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恐怖-《窺》120.守瞳之理

月雨海魅 | 2024-04-19 19:51:45 | 巴幣 0 | 人氣 464


120.守瞳之理
  事實是,林函薰是林庚呈與自己兄長的妻子王美鈴結婚後,生下來的親生女兒。
  不管孩子異父同母、同父異母,甚至是沒有血緣關係的領養、認養等親子關係,沒有什麼社會倫理道德上值得被批判的點,然而,施茗學警官仍不認輸般的反覆閱讀手中紙本資料,想確定這其中真有自己設想的狗血戲碼。
  當然,以林庚呈家族「優良傳統」信條來看,估計大嫂改嫁給小叔子後又懷有後者的女兒這種事恐怕也無法被接受的吧?遺憾如今民智開化、新思想衝擊下的林家大概已沒有人堅守前代遺留下的意識形態,即便它早就無形刻劃入後代基因跟教育養成階段中。
  只不過,又有多少林家的「暗箱之蟲」成功熬過化蝶的洗禮,而不是如同林庚呈獲得預料之外的新生呢?
  這群林家後代親族還有機會相聚碰面嗎?又有多少人會在茶餘飯後中提及這段優良傳統?這樣的優良傳統又會在堅守家醜不可外揚的潛移默化制約下,對外人訴說嗎?
  話又說回來,撇除林庚呈如今表現在眾人面前狡詐、獨斷,自我為中心的性格,檢驗此事是否挑戰林家「優良傳統」的底線,到底還有什麼意義?
  ──不……並非沒有意義。
  確定了林函薰確實是林庚呈親生女兒;對比母親與女兒歲數差,推敲出沒有林癸涀在世時,嫂子與小叔子暗通秋款之可能後,施茗學警官腦中閃過糾結這番看似沒有意義情事背後,衍生出真正玷汙林家優良傳統的「至暗一面」。
  精準來說,是人性至暗的一面。
  「如果林函薰真的是林庚呈的親生女兒,不就說明……他除了親手殺了自己的妻子,也手刃自己年幼的女兒後……棄屍?」
  「學長,此前不就有林家妻女失蹤案就路口監視器影像,間接假設『林庚呈殺害兩人後棄屍』這項推論了嗎?」
  面對施警官面露驚詫的呢喃,一旁的小隊同仁眉宇輕皺,然卻引來對方的嚴肅以對。
  「你想,就算一對成年人夫妻因為劇烈爭吵搞到你死我活,但一個正常人會對年幼的兒女下殺手嗎?一個父親到底會為了什麼理由,有必要到親手殺害自己的女兒?
  施茗學此話一出,隨即引起現場與會多數者出現身心不適的反饋。
  正如他所說,此前尚在假設階段的「父殺妻女」推論,並不會使一等有著辦案經驗、強大心理素質的公僕有太大的情緒波動;可是,如今即便還是沒有直接證據證明林庚呈真的殺害自己妻女,林函薰作為被親生父親殺害的「兒少被害人」身分,無疑伴隨確定親族關係後,加深人普遍對無辜弱勢孩童早早被迫離世的憤怒跟憐憫。
  因為是普世之感,讓這件事從林家的至暗一面升格成人性的至暗一面。
  而這般看似僅旁觀者觀感的宣洩,也進一步帶出另外關於當事者的人格心境推論。
  「看來林庚呈的性格是林家傳統所造成,造就他人格的突變,那其實也說明這個人根本不把親人跟人命當一回事,任何人都不過是成就他自己的棋子,可能他對失蹤的母親態度也是這樣吧?
  我不是想否定這個男的真的連最基本的血緣牽絆跟惻隱之心都沒有,但說不定把王美鈴的母親留到現在,也只是認為沒有動手的必要。
  可是,若這個人變成『捨棄家人也沒關係,只要自己能活下來』的瘋子,就能一併解釋他為何怨懟兄長,甚至到對方死後也要拿來當保護自己的擋箭牌,還逼大嫂改嫁給自己了。
  我可以大膽的說,作為『優良傳統』家族一份子的他,自懂事以來承受巨大壓力,估計也痛恨自己的原生父母吧?從母親還特地為自己的大兒子選訂棺木、辦追思會,保留屍身妄想復活對方,以及大兒子死後隔年就跑去求仙,加上哥哥林癸涀的成就遠高於林庚呈,再回歸林家注重優良傳統這點來看,不正說明林庚呈是家中不被期待、不被疼愛的小孩?
  根據家庭背景、關係者行為及個人成就等線索片段,揣摩案件關係者的性格是案件偵辦人員、學者、心理側寫專家等慣用方式,往往可對案件起到重要的推理假設作用;只不過,深度解讀即使有機會接近真相,也可能偏離偵查的正軌。
  「老施,以現在的情勢聚焦討論林庚呈的人格養成沒有太大的意義。就像你觀察想像隔壁鄰居肯定有反社會人格,有很大機率會跑到街上隨機砍人,實際上他根本什麼都沒做是一樣的道理。」
  回應施茗學的是坐在另一張會議桌最前面,帶領回收小組B隊,一名有著菸酒嗓、頭髮稀少花白,體寬壯碩與其同期的警官,也是他帶回了有關林庚呈與王美鈴原生家庭的相關資料。
  這次由對方拉回本次針對證物回收會議的重點。
  對方目光持續落在手上資料,以筆搔頭續道:「我不否定你那真性情下的精湛推理,但對父親殺害親生女兒憤慨歸憤慨,還是先等你們送回陳醫師那裡的證物有所結果再來憤慨。」
  「你是指我們在林庚呈新居浴室天花板上找到的林函薰畫的那張圖?」由於被對方拉回理智,有些感到沒面子的施警官斜瞥了對方一眼。
  「對對對!不是說預防萬一還是交給陳醫師去鑑定嗎?說不定還真的會在那上頭找到什麼可以定林庚呈殺妻弒女罪的蛛絲馬跡呢!不過話又說回來,也在看到那張全家福加一隻貓的圖後,讓我連結上王美鈴的原生家庭。」
  聽聞此話,所有人皆不約而同將注意力回到手頭資料
  「先回到林庚呈一家的成員組成,主要是父親林庚呈、母親王美鈴,還有長女林函薰;只不過,說不定還存在一名成員,而且是從母親王美鈴原生家庭過渡過去的。
  施茗學根據圖畫與對方的說詞,很快便看出該名成員為何者。
  「老唐,你該不會是指……林函薰畫中的那隻米色花貓?」
  「可不是?」名為老唐的警官聳聳肩道:「這隻貓可是也有出現在我們這次從王美鈴姨母那帶回來的照片裡。雖然這隻寵物沒有讓王家現存親人提及的價值,不過還是得知了是當初王美鈴出社會獨自外出生活工作,她的母親因為怕女兒寂寞所送的寵物。」
  這裡玄學顧問楊燕芸與林孟承互相交換了眼神,那是熟知「生物靈性」於腦中堆砌出可能情況的默契反應。
  只不過,施警官對以上資訊感到不以為然。
  「所以你想說什麼?假如那隻貓在王美鈴兩次婚姻期間還在,那最後林函薰還看到牠並畫在圖中,不也是理所當然的嗎?」
  「不不不,施警官,你別這麼急嘛!你看看資料中的照片影本,黑白歸黑白,但送給王美鈴的時候明顯已經是成貓了,怎麼可能對方歷經兩段婚姻又生下一個十歲女兒時還活著呢?」
  「果然是因為林函薰看到了一直跟在母親身邊小貓的靈魂,才把祂給畫進去的嗎?那麼,對方就有可能見證林家事件的發生始末。」
  原本面對楊燕芸的話,差點讓施茗學因感荒謬而跳腳,但還是就既有現況壓抑了下來。
  「這是不是能說明林庚呈把這張畫留下來的目的?比如關乎他的作案動機之類的。」
  唐警官語畢,視線轉移到方才發言的楊燕芸身上,明顯是請教之意。
  對此,玄學顧問開始闡述自己的看法。
  「我想各位應該都聽過年幼時期的孩童容易見到神鬼精怪靈魂一類存在的說法,因此不否認林函薰小妹見過母親過世的寵物這層可能。另外就我們發現這張畫當下見到林函薰小妹殘留的情感殘渣的顯現,也足以說明此畫對祂的重要性。那以前面這些來看,若林庚呈對女兒仍懷有些許後悔或其他情感,那做出藏畫之舉多少還是能夠理解的。」
  身旁的林孟承則說:「我猜唐警官指的意思是林庚呈因為發現女兒見到了不存在的東西,才特地把畫留下來,並種下日後恐懼的因子,最終剛好藉由家庭衝突一併殺害了林函薰小妹。
  可是如楊師傅所說,林庚呈不會不知道小孩子可以看見靈體這類的傳說,因此林庚呈針對女兒的殺害作為,我認為大概率不會是這件事的延伸。
  話又說回來,如果林函薰小妹真的珍惜這張畫,就說明這應該是祂內心中完美的『家庭畫像』吧?可是那條劃過父母頸脖的線,卻也凸顯出自己內心累積下來對雙親的負面情緒。」
  「恨意嗎?」施茗學嗤之以鼻回道:「不難想像在那種家庭下突變的人,會對自己妻女施以什麼樣的家庭暴力。林函薰會恨自己的父親可說是理所當然的。說不定兒女對自己的恨也可以變成林庚呈下手的動機之一。」
  「當然是不否認這種可能。根據我們的觀察,劃過雙親頸脖的加筆應該是生前所留下,所以家暴情事應該八九不離十。又如果林函薰小妹看得到小貓,在家中作為獨生女沒有其他依賴宣洩對象,不免也會把小貓視為家人、心中的支柱。」林孟承附和道。
  「……林小妹的心境我大致可以理解。」
  「林顧問說得沒錯,我也是認為那隻貓在林函薰看來意義非凡,另外根據剛才的討論不就得出了不僅老施說的林庚呈痛恨自己的原生家庭,連他女兒也有複製下來的跡象嗎?
  啊……說到底,一般家族的陋習、文化都會被代代複製下來,很難抹除那刻入身體跟基因中的烙印。
  「少說得文謅謅的!」施茗學對同期碎嘴道:「所以我就問為什麼突然扯一隻死去的貓?」
  「這就是有趣的地方了……抱歉、抱歉,謝謝兩位老師發表自己的看法,雖然關於林函薰看到貓的靈魂這件事算是插曲,我也想知道有沒有父親得知女兒有異能,害怕到殺死對方的可能,可惜還是拚不出林庚呈的動機。」唐警官話到此,笑看了施警官一眼,接著說:「有趣的地方就在於,還是談回來王美鈴這隻寵物貓身上。」
  「莫名其妙!結果你又扯貓──」
  「根據昨晚向王美鈴表兄妹詢問,從一次見面中,當時讀高中的王美鈴似乎就有談到離家的打算,只是最終被自己的母親留了下來。
  至於想要離家的理由,是想脫離父母親的掌控。不覺得那種高壓氛圍跟林庚呈的原生家庭很像嗎?」
  「這就是你說有趣的地方?」施警官不禁失笑。「那是巧合吧?再說,誰不知道兒女受不了家庭壓力多少會產生外逃心理。我以前也有過這種時期啊!」
  「哎呀,所以等到女兒準備出社會真的攔不住的時候,王美鈴的母親才終於放手並送一隻貓給她啊!好聽點是陪伴的寵物,難聽點就是看出女兒實際上有著依賴情懷嘛!不然真的想走,大學……更早早在高中就跑出去了,不是嗎?
  王美鈴的原生家庭雖然沒有像林庚呈這麼可怕,但透過王美鈴姨母的說法,王家也是有那種重男輕女,倚重男性做主、主導家庭事務,女性扮演好輔佐持家角色觀念的家族
  雖然是這樣,但王美鈴的祖母還是曾經鬧出一件大事,最後被判了殺人罪,餘生在獄中度過。」
  一聽到刑事案件,忙了一夜的與會眾人才又總算凝聚注意力,翻閱起手中資料。
  案件內容主要提及王美鈴的祖母因為不堪長年受到丈夫羞辱、施暴,最終忍無可忍持刀刺傷丈夫四十六刀,對方當場傷重不治;而加害人即便有因情節斟酌量刑,終究還是於獄中走完剩下的人生歲月。
  「都已經老夫老妻了,還做出這種傻事?」施警官不禁嘆道。
  「就因為攜手走過了大半輩子,才知道自己失去了多少人生歲月,耗在什麼樣的人跟環境中,換來遲來的醒悟吧?」
  「就說不要文謅謅的!嘖,可是這樣一點也不值得。」
  「值不值得不是我們這群外人說得算。」唐警官以沙啞嗓音,流瀉出些許感慨。「我們覺得不值得的東西,說不定對某些人而言,是值得一輩子去付出守護的認定。也或許本來就沒有什麼值不值得,當下就是一種不甘心、要留或丟的體悟。
  所以王美鈴的母親,甚至是王美鈴自己也繼承下來,那潛移默化刻入體內『扮演好身為女兒、妻子、女性角色』的遵旨,特別是在看到自己的祖母做出那樣的事情後。」
  唐警官手撐著下巴繼續道:「正因王家這種看似理所當然的『美德』或稱是陋習都可以,因此當時王美鈴祖父葬禮現場,姨母就有聽到王美鈴的母親對自己女兒給出『不要像奶奶一樣』的叮囑。這也從另一層面證明了為何王美鈴母親不願放自己的女兒離家,強留對方到出社會前了。
  因為美德歸美德,就像林庚呈的母親追從幡天道一樣,王美鈴的母親也需要一個心靈支柱。而他的母親的心靈支柱是自己的女兒,她希望自己女兒未來若還未找到認定的丈夫,至少還有隻貓可以做為她陪伴依賴的對象,只是沒想到那隻貓又成了守護王美鈴女兒的存在。」
  「可是王美鈴卻碰上剛好注重『優良傳統』又大男性主義的林家,來個一拍即合?不但沒有讓王美鈴的人生觀出現新轉機,反而回歸那守舊該死的『美德』?」施茗學不快的回應。
  「這就是有趣的點啊!老施,這一切就像命運一樣,林庚呈一家的悲劇因子也是在這時候種下的。看下來,結果真正逃脫牢籠的說不定只有林庚呈求仙去的母親呢!
  可是,這裡值得注意的是,就如你所說的王美鈴回歸那該死的美德,一樣也是從親族那裡得來的訊息,據說王美鈴改嫁給林庚呈這件事,是王美鈴主動提出的
  結合前面說下來的那些家史跟送貓,此處不就看起來像是王美鈴終於找到屬於自己人生的最終歸屬嗎?兩個在傳統陋習家庭文化荼毒成人的人,水到渠成的結果。」
  「終究想逃離原生家庭禁錮的兩人,還是逃不了刻入體內的詛咒嗎?林庚呈被『優良傳統』給詛咒,而王美鈴是被『美德』所詛咒。在林癸涀死後,兩人反而因為詛咒意外結合,錯認了對方是自己命運中的真正歸屬、遲來的依賴。失去愛貓未得女兒之前,林庚呈成了王美鈴新的心靈支柱,對方也成了林庚呈艱辛人生中的心靈支柱?
  那為什麼……他們又會走向毀滅?最初點燃毀滅業火的那個人,又是誰?」
  ──又是基於什麼原因?
  至此,楊燕芸應內心感觸與覺察出聲低喃,林王兩家詛咒的延伸,到這裡總算結合,且扭曲成有別於最初模樣的詭異樣態。
  而那樣的樣態不僅讓將王美鈴和林函薰帶入地獄,也讓林庚呈自此更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最後甚至徒留王美鈴的母親於活人地獄之中,如今仍在空無一人的屋內與女兒的「幻象」對視,同時被身體機能退化和內心悔恨所折磨。
 
  一雙碩大的貓眼,從頭到尾在暗中窺探著。
  是陪伴、是守護、是傳承,亦是詛咒。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