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夏夜狐狸畫》肆繪 戰約 -2

看著我的眼睛 | 2021-08-04 19:00:12 | 巴幣 22 | 人氣 44


和沐凡解釋道:「我記得奶奶在小時候跟我講過。簡單講,是一種將樹破壞,作為勝利條件的戰鬥。以一定範圍做為約束,約戰雙方各自於戰場兩端挑選一棵或數棵樹貫入妖氣作為標的,然後從自己的陣地出發,以破壞對方的樹為目的,途中假使遭遇可選擇戰鬥或者避開。直到有一方的樹被破壞殆盡,或全員失去戰鬥能力為止來分出勝負。」
「幹嘛那麼麻煩,直接來場大亂鬥就好了。」夏七七不以為然道。

和喜久則插嘴道:「自相殘殺只是製造機會讓別的妖怪趁虛而入罷了,這種模式能將損傷降低。畢竟要具有野性的妖怪們,使用純粹的文鬥是辦不到的,所以才有這種折衷的方式產生。」

雛姬道:「妾身可以接下這場戰決,那麼出戰人數方面呢?是三……」
「六對六!」和沐凡忽然大喊道。「就以六對六來決勝負吧。」
神前面無表情看向和沐凡,和沐凡絲毫不避四目相接道:「我們應該也有參戰的資格吧?」

和喜久嘴角微揚,這個出戰人數正符合他心中所想,雛姬心機深沉為避免其暗中作手,因盡可能使其兵力傾巢而出,而如今掌握的全部人數正好是雛姬自己加上胡萱和其餘四名部下,共計六人。

「雖然表面上說是狐族內鬥,但這等妖力衝突,只怕會波及到人類。身為守護人類的玄武一脈通靈人,自當尋一席之地出戰以便監督之,何況還有一個朋友必須帶回,沒錯吧?」
和喜久望向後方的和沐凡、夏七七二人。
「是的。」和沐凡堅定回答。

神前微閉了眼,旋即又睜開:「既然這樣,就各出三人。」轉向雛姬方向。「到時候,我一定會把妳我之間的帳一併清算的。」雛姬輕笑。
「撤。」神前一聲令下,自高壓電線盪下,隨即如跳蚤般以跳躍法轉瞬離開。
體力稍有恢復的穆澤跟魏晴,緊跟著神前而去。
「這傢伙就不會等等我們嗎?」
「這麼冷酷,才是神前啊。」

雛姬也迴身往王座走去:「容妾身告辭了。」雛姬坐上王座,擁胡萱在懷。「最後讓妾身告訴你們一件事,妖怪不需要朋友,只需要臣服者。」
語畢,雛姬等人化作數團妖氣衝上天際,直到消失在視野之內。

「爺……」
「哼,真狼狽啊。有事回去再說吧。」
望著和喜久離去的背影,和沐凡深刻感受到自己身為通靈人的不成熟和無能為力。

走了幾步後,和喜久倏然停頓:「對了,你也一起來吧。」
「唉呀,還是瞞不過你的法眼啊。」從沙灘旁的防風林後面,走出了一個似曾相識的身影。「你們好啊。」景曼熱情朝著和沐凡跟夏七七打著招呼。


「唉呦,妳輕一點啦。」
正伸直手臂在被貼痠痛膏藥的和沐凡,臉部難得有些糾結的哀嚎道。
剛從東部返回家裡的妹妹,和熙妍嘟著嘴一邊碎唸一邊撕下藥膏的貼膜。
「沒用的老哥,我才一不在就被妖怪打成這樣。」
和熙妍在貼上藥膏後故意在傷處重重拍打了一下,讓藥膏服貼,這個舉動卻讓和沐凡痛得驚聲尖叫。
「小妍,妳想殺了我啊?」和沐凡本能縮回了手。

廚房門口垂落的布幔掀開,一樣剛從東部返回的和家奶奶,手裡捧著剛切好的水果盤放在桌上,隨興在內堂裡木質地板上坐了下來。
「男孩子別整天喊痛,看人家七七多淡定啊……」
這時同樣身上貼滿膏藥的夏七七,正目不轉睛看著深夜重播的偶像劇。臉上表情隨著詼諧的劇情而笑容滿溢,一點也看不出身上傷痕所帶來的痛楚。

和沐凡面露無奈,抽了抽嘴角。
「別把我跟這個熱血笨蛋女相提並論,好嘛?」話鋒一轉,又問道:「對了,奶奶妳跟小妍那麼倉促的離開,到底是去了哪裡?」
和奶奶頓時臉色一沉:「東部,去找『青龍』家主事的那個老頭。」
「有什麼事嗎?」
「去徵求『傳授的資格』。」
「傳授的資格?是要傳授什麼啊?」

正當和沐凡拋出疑問時,和喜久跟景曼從迴廊外往內堂走來。
「當然是要你跟七七去接受特訓的許可啊!」和喜久來到堂內,在靠牆的坐墊上緩緩坐下。景曼則在拉門附近席地而坐。
「咦,這麼說爺早就預料到我們會被打敗嗎?既然占卜出這個結果,幹嘛不早點告訴我們。」
「傻瓜,根本沒有必要占卜,依你們現在的實力輸是理所當然的。」

景曼微笑插嘴:「雖然說和同學跟夏同學,已經是掌握兩種天賦的『完全型』的通靈人,但這也並不代表本身的實力有多強悍,不過是多點本錢罷了。」
和沐凡望向這個還算陌生的男人須臾,然後朝向和喜久道:「爺,你跟景老師認識很久了吧!難道他也是個……」
「沒錯,他也算是個通靈人。」
「可是……」
「你想說從他身上感覺不到強大的靈氣嗎?因為他能夠壓抑自身的氣息,或者該說若不這麼做,會有很多麻煩找上他,因為他跟我們有點不同。」
和沐凡視線再度膠著在這個始終帶著笑容的男人身上,但滿腹疑問絲毫未減。

和喜久斬釘截鐵道:「總之,你只要知道他是同一陣線的人就足夠了,剩下的以後再慢慢解釋吧!還有三個出席的名單,除了你和七七,另一個就是他。」
「不知道我會不會扯後腿呢?不過應該還不至於吧,哈……」景曼自嘲道。

忽然和熙妍雙手交叉胸前,站了起來。但嬌小的體態,卻毫無壓迫感可言。
「等一下,怎麼看也應該是由我去出戰吧?讓這個大叔去,不算犯規嗎?平均年齡都被拉高了啦!」
「不,我才20幾歲呢!怎樣也不能算大叔吧?」景曼握拳,嚴正的反駁著。
和沐凡看著眼前鬧劇又無奈抽了抽嘴角:「看來他很在意呢。」
這時,和喜久卻彷彿早已透徹了一切般的笑了,然後說:「這樣吧,小妍就讓妳跟景曼打一場,當然是點到為止,贏的人就奪得第三個出戰名額如何?」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