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夏夜狐狸畫》參繪 雛姬 -2

看著我的眼睛 | 2021-07-25 12:00:04 | 巴幣 16 | 人氣 35


「哇,被發現了。」
被和沐凡揪出來的是在上一樁碟仙事件中的相關人物,同為三班的陳豪傑、金大東以及葛瑤。除此之外,班長安怡潔竟然也混雜在這群人裡。
「是你們啊,不是叫你們離我遠一點嗎?沒想到連班長也來了。」
「身為班長,我當然要關心班上同學,為何下課那麼久了還在學校逗留啊?」
安怡潔理直氣壯的回答。
「那妳為什麼那麼晚還沒回家呢?」
「我剛從圖書館溫習完書出來,準備回家。看到他們鬼鬼祟祟,就跟著過來看了。」
「那你們呢?」
遭受和沐凡斜睨目光詰問的葛瑤三人,尷尬地笑了笑乖乖吐實。「因為看到你帶著黑畫筒,所以我們猜測該不會又有新的妖怪出現,一時好奇才尾隨跟過來看的。」

「別再有下一次,否則我可不敢保證你們會安然無恙。」
「你還挺好講話的嘛。」
面對安怡潔的問題,和沐凡兩眼呆滯的望向星空:「不,只是因為我懶。」
「呃,意思是本來想追究,但因為懶得追究,所以幹脆就算了嗎?」安怡潔語氣中難掩詫異。

「差不多,就這樣吧……」倏然和沐凡的手機聲響起,寄送了一封簡訊來。閱畢後,和沐凡轉頭向簡呈倫。「妖怪的事情解決了,接下來關於你的事情,我就帶你去看個東西,如何?」
「什麼東西?」
「其中一個選項。」和沐凡故作神秘的邁開步伐離開,簡呈倫則尾隨於後。

其餘人也趕緊追上。「等等我們啊。」


在和沐凡趕往商店街後,只見張庭楷等不良少年已是鼻青臉腫,還被黑帽人綁在電線杆上示眾,並且逕自在電線杆上掛木牌寫上校園霸凌犯相關字樣,再畫個箭頭朝下指向張庭楷。

「這傢伙,還真是亂搞一通啊。」
和沐凡搔搔頭,有點不知該如何善後的無力感湧上心頭。

黑帽人瞧見和沐凡,熱情地揮手致意。「來得還挺快的嘛……」
「我本來是打算甩掉這些跟屁蟲的,但因為某人體力太差,所以失敗了。」
在和沐凡身後緊接著是安怡潔、葛瑤等一票人,而簡呈倫則在隊伍最後面用雙手抵住大腿,曲著身體低著頭,一副氣喘吁吁,彷彿快吸不上氣的模樣。

「咦,妳不是七七嗎?」安怡潔敏銳的察覺了黑帽人的身分。「幹嘛穿成這樣啊?」
夏七七用手指將帽沿往上頂,露出臉龐。「被發現啦。」
這時一個拿著手機的女孩,從隔壁超商裡走出。「來了真多人。」
女孩同樣是三班的同學,名叫劉語純,是夏七七自一年級開始的死黨。看見她手上拿著手機拍攝,和沐凡頓時領會了夏七七全盤的作戰計畫。
「小純,也來了。」陳豪傑驚道。
金大東附和:「簡直像是在開三班的聚會嘛。」

和沐凡問夏七七道:「妳該不會錄下了那群傢伙自曝罪行的告白,打算po上網吧?」
「不愧是阿沐,簡直是我肚裡的蛔蟲啊。」夏七七拍著和沐凡的肩膀笑答。然後拿出口袋裡的錄音筆示眾,同時一把抱住拿著手機拍攝的劉語純肩膀往自己靠。
「只要回去將影像檔跟錄音擋編輯後,就可以上傳啦!假如校規、法律不能制裁這些人的話,那就用輿論來給予這些壞人教訓,保證讓他們千夫所指,沒臉見人啦。」
「下一句是無疾而終吧?」和沐凡冷靜的吐槽。
「隨便啦。」
「對了,我順便把苦主給妳帶來了。」和沐凡指向後方剛喘完氣的簡呈倫。
夏七七走向簡呈倫,單刀直入道:「喂,手機給我。」
不明所以的簡呈倫剛取出手機,就被夏七七搶走。夏七七回到劉語純的身邊,利用藍芽傳輸將影像檔傳送到簡呈倫的手機裡頭,然後將手機跟錄音筆一併塞回簡呈倫手裡。
「東西給你,要怎麼做都隨便你。」
簡呈倫輕輕頓首,收下了手機跟錄音筆。

「好啦,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啦。在警察來之前,還是儘快閃人才是。」
在和沐凡的提議下,三班的同學們準備撤離。

這時,簡呈倫獨自一人跑到張庭楷面前。
「我不會再默不吭聲的接受欺凌了,這是我的選擇。」然後作勢要揮拳打張庭楷的臉頰,卻突然停在半空。「這一拳我會結結實實還給清醒的你,無論是用什麼方式。」
簡呈倫揮拳的手放下。另一隻手則緊緊將手機跟錄音筆攥在手裡,真正沉重的一拳在這裡。

眼見這幅情景,和沐凡、夏七七不禁相視一笑。

隨著警笛鳴聲靠近,眾人旋即一哄而散。
翌日,張庭楷這自承霸凌罪行的影片被po上網,同時在網路媒體的推波助瀾下,引起有關當局的高度重視,派遣相關人員進駐凜如高中調查,掀起了社會上一陣不小波瀾。
在罪證確鑿的情況下,張庭楷等人被移送少年法庭,而企圖包庇霸凌案的相關學校或警方人員,同時遭受了降職或記過等處分。

正當簡呈倫隔日想向和沐凡、夏七七表達謝意時,二人卻向學校請了長假。
而原因,很簡單。

分道揚鑣後的那一夜,並不平靜。


揉雜著驚懼和害怕的汗珠,自胡萱臉龐滑下,握著鐮刀的手仍緊緊不放,但勝負卻已然分曉。
面對穆澤以指爪狂襲而至的攻勢,胡萱即使用盡渾身解數閃躲,一身制服還是被爪痕撕裂了數處。

「投降,別再抵抗。」穆澤緊攫的指爪一鬆,和著血跡的碎布翩飛四散。「我已是手下留情。」
胡萱將鐮刀斜立胸前,以雙手緊握上下擺出防禦架勢。「三個字,不可能。」
「妳本是三尾狐眾內妖力僅次於神前的人,可是現在卻連還沒使出武器,甚至連一半妖力都沒拿出來的我,打成這副狼狽的模樣,真是令人不勝唏噓啊。」
「即使妖力再怎麼低落,我也絕不認輸。」
「這是妳逼我的。」

倏然,穆澤伸長的指爪恢復了原樣,但身上的妖氣卻開始不斷攀升,並以自身為中心捲起了一陣螺旋氣流,由下往上衝向天際。隨即一股邪氛在穆澤的右前臂上凝聚成形,赫然幻化成一個臂弓。
「臂弓『弦月』。」
本在一旁默默觀戰的魏晴,這時也驚呼了起來。「阿澤,要動真格囉。」

心知妖力略遜一籌,胡萱心一橫決意先發制人,搶奪機先。
「狐火。」胡萱轉身用狐尾甩出一道火焰襲向穆澤,同時驅身上前欲以貼身戰,封鎖臂弓射程。
「太慢了。」
魏晴用左手拉動臂弓上的弦,射出數枝纏繞狐火光芒的妖氣箭矢。箭矢後發先至,粉碎了胡萱的狐火,頃刻已逼近胡萱身前,胡萱趕緊煞住疾行步履同時彎腰向後,以躲開奪命箭矢。
「別怪我。」
然而穆澤早已移動到胡萱正上方,拉動弓弦朝著胡萱,再度發動第二波攻擊。呈後仰姿勢的胡萱無處閃避,箭矢轟然而至,在海灘上應聲激起一陣沙塵暴。

避開被路燈照亮的街道及稀疏的通行人車,和沐凡、夏七七另闢蹊徑施展獨特的方術「飛步」,在屋頂上飛簷走壁作高速移動,不敢稍有一絲懈怠。而目標則直指前方的無人海灘。
「激烈的妖力對決,希望還來得及。」
「小萱,妳可別這麼輕易的給我倒下啊。」
疾行中感受到穆澤的妖氣突然飆升,和沐凡在心裡不禁詫異。「好強的妖氣,是幾尾狐呢?」

將鐮刀長柄當作拐杖,胡萱勉強從沙堆內撐持起傷痕累累的身軀,但妖力已趨至極限。
「呼呼……」
「還回被妳盜走的寶物,隨吾等返回狐族接受制裁,我就能留妳一命。」
「我還是那三個字,不可能。」
「倔強,只是讓自己繼續痛苦。」
穆澤再度以指勾弦,妖氣纏繞著狐火凝聚成箭,這一箭遠比之前更加巨大。「裂天破。」
指節鬆開,妖箭夾帶狂風捲起漫天沙塵,直擊向前。知道這招範圍難以閃避,胡萱將全身妖力引導至鐮刀上,試圖硬接孤注一擲。

「是妳自找的,萱。」
箭矢以磅礡之姿飛射而出,揚起比上一回更加驚人的沙暴,轉瞬覆蓋蒼穹。
穆澤微閉起眼似在哀悼。「這是何苦呢?」
「苦是不苦,倒是有點鹹。」
忽然自塵煙裡響起了莫名的聲音回答,穆澤、魏晴霎時緊繃神經,凝望著胡萱所在的位置。塵霧緩緩隨風吹散,朦朧之中只見一個大魔法陣矗立在前,彷彿隔絕了所有艱險。

穆澤推了推眼鏡。「你們是……」
「她的朋友。」挺身在胡萱跟前的正是及時趕到的和沐凡與夏七七。


「是通靈人啊。」魏晴移行至穆澤身邊,和胡萱等人儼然涇渭分明。
將法陣收回的和沐凡,無畏宣示身分。「我是出身『封妖之玄武』的通靈人,和沐凡。」
「還有『降妖之白虎』的夏七七。」
「很抱歉,不管你們有何過節,都不許你擅自對我們的朋友動手。這是我的原則,要是跨越我的底線,玄武將掀起翻天浪濤,吞滅所有妖氣。」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