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84章 半山派

知閒言炎 | 2021-08-01 08:00:02 | 巴幣 14 | 人氣 115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楊站聽完後哈哈大笑,譏道:「我說"秀真"呀,你老愛拿我尋開心,這種缺心眼的事,就是按著牛頭喝水,拉海豹子上山,辦不成!」

會遭楊站拒絕,乃意料中事;老瓦自己也明白,這事難度極高,若不拿出更實惠的條件與之交換,勢必很難推得動他。
就在這個時候,老瓦突然心生一念,提議:「此事若助我辦成,你和小玲的事,我便不再追究!」他決心忍痛割愛,把小玲當作籌碼,和"楊"換上一回!

老瓦
心裡很清楚,自己這輩子無法再行男歡女愛了;倘若"楊"與小玲之間生米已成熟飯,成全他們也許是件好事。

可聽到老瓦這麼一說,楊站心裡當時就咯噔一下!怯聲問道:「當真不追究?」他心虛的以為自己和小玲那點小打小鬧,老瓦全都掌握了,內心臊得直哆嗦!

「不追究!」老瓦認真回道。

「那好,我就答應幫你一回!」楊站擔心自己落下把柄在老瓦手上,權宜之計,只好先答應再說!

見楊站應允得如此之快,倒是令老瓦頗感意外!沒想到單憑一個小玲,竟能讓這隻老狐狸甘願接下硬茬!

不可思議之餘,老瓦好奇又問:「難道這事你有辦法?」

「我呿,哪能有什麼辦法!」楊站先深深吸上一口菸,再緩緩吐出煙雲,然後說道:「實不相瞞,我這裡有收到線報,說二月底會有共產黨要員抵台,早有意想把"閒雜人等"(泛指其他單位)支開,以免打草驚蛇又誤傷自己人!」

「共產黨!」老瓦意有所指的說:「莫非,你也收到來自蘇佔區的情報?」

「不錯,就是來自朝鮮蘇佔區的重要幹部!」楊站喝了口酒,攤坐沙發上,語重心長的說:「唉~台灣最近老不安寧,四處都有零星暴亂,鬧得慌;我尋思著,這八成與他們有關!」

老瓦:「看來咱們算是趕上同一件事了!」隨後他坦言,此番北上,正是為了追查蘇佔區幹部一事;但他認為民亂與共產黨是兩回事,民亂主要是失敗的經濟政策所致。

可楊站不以為然,還說:「經濟不經濟的茬兒,咱管不了,也不該管;總之,我先想辦法把台北市的稽查任務放緩再說。」接著"楊"突然提議:「要不咱倆來比賽,看誰先逮著蘇佔區的幹部如何!」語畢,老瓦隨即點頭,表示同意。

楊站:「那敢情好,咱們就這麼說定了!」

得知楊站對暫停查緝也所見略同,老瓦算是吃下了定心丸。最後他再補充道:「如果台北市範圍太大,暫停不得,不妨試試縮小範圍。」

「縮小範圍?」"楊"略感不解。

老瓦:「不錯,我掌握到的線報,只需暫停延平區一帶的稽查工作即可。」

楊站:「我呿,真他媽奇了,你的線報竟能細到延平區這個份上!」

老瓦呲了一聲,又說:「我還能告訴你,若暫停三天都辦不到,掐頭去尾,至少27日那天必須得停!」話一說完,老瓦便起身,作勢離開;就怕再聊下去,會被問出線報來自大輪車,到時又得遭他冷嘲熱諷一番;弄不好,他反悔的可能性都有!

小玲隨燈子來到憲兵隊,這時的弘爺與阿偉還在外頭開小差,尚未歸隊。沒見著他們倆,令她有些失望,只好乖乖跟著燈子把公事辦完。

兩人來到憲兵隊的號房,值班士官看過條子後,從裡頭帶出7名遭羈押的人犯出來。燈子對他們上下打量一遍,再用日文和他們攀談了幾句;雙方有來有往、應答如流!

小玲不知燈子也懂日語,還如此流利,就隨意誇了他兩句;不料,這一誇,讓燈子意氣洋洋、忘其所以!還得意的說:「哼~不然妳以為上峰為啥派我們來台灣?那可都是萬裡挑一,一時之選啊!」

「一時之選?」小玲不解。

燈子:「我和神爺都是局裡少見的"半山派"。」半山派又稱"半山仔",是指日治時期離開本島,前往大陸發展的台灣人;其中不乏商人、學生、罪犯或抗日份子。

「所以楊站長也是台灣人?」小玲此時才知楊站出生台灣員林這事,所以感到很詫異!接著她又問:「那他應該也懂台灣話,幹嘛老跟台灣人講日語?」

「老實說,我也納悶神爺為何不直接講台灣話?」燈子尋思了半晌後,笑答:「說不定......他這是在防著妳唷!哈哈哈哈。」

小玲翻了翻白眼,再問:「既然你也是半山,那你又是哪裡人?」

燈子坦承自己是新竹人,後來赴大陸參加抗日,一直待在福建當通訊員,還透漏自己其實不姓"高”,在江湖行走用得都是化名;最後燈子發現自己講得太多,說溜了嘴,趕緊打住!

回程的路上,小玲好奇問燈子:「我們今天幹嘛來憲兵隊點人犯?」

「這事妳就甭管了,反正不干妳的事。」燈子不願透露差事的具體內容,還轉移話題,反問:「我就覺得奇怪,今天神爺咋會讓妳跟我出來跑這一趟?」見小玲沉默半晌沒答腔,便自行腦補說:「難道和瓦爺回來有關?」

小玲依舊沒回話,但微妙的表情讓燈子讀了出來,於是說道:「哎,我就瞎猜唄,妳別介意;站裡人都知道瓦爺就是半個太監,咋能和神爺爭女人,是吧。」

「半個太監!」小玲一臉震驚!

後來燈子把老瓦過去的事蹟一股腦地全抖了出來!小玲這才想起,原來當初在閣樓醉倒的那晚,大腳怪還真沒對她怎麼樣!

車上兩人話匣子一開,就這麼有一句沒一句的閒扯話嘮,直到返回台灣站。

2月22日,楊站接獲新線報,指蘇佔區幹部將於24至27日間偷渡來台,並於淡水港登岸!但礙於人手不足,他必須得在淡水港和大稻埕之間擇一地進行攔截!

上午,小玲隨楊站一起來淡水港勘查,和以往一樣,燈子早已帶著一隊人在現場佈置工作了。

冬末春的淡水港依舊寒風陣陣,凜凜刺骨,碼頭工人如螞蟻般勤奮不懈地搬運商貨,上船下船進出碼頭,來回奔走。

楊站偕小玲來到碼頭邊上,瞧見不遠處有隊專賣局的稽查員正在盤查貨物,這讓他想起老瓦委託他辦的那件事,於是走過去找他們搭話。後來得知,他們隊長人就在岸邊上的茶舖裡頭喝茶,於是再往茶舖走去。

走進茶舖,楊站一眼就認出稽查隊隊長是他在重慶結識的一名稅警!他暗自慶幸:『既然是老朋友,那事情就好辦了!』

「呦~這不是"粱念祖"(名)、"梁知誠"(字)嗎!啥時到得台灣?來了也不找我喝個茶!升官啦,當隊長了這都......。」兩人有段時間沒見面了,楊站先和"梁隊"噓寒問暖一番。

梁隊帶著廣東口音說道:「早就想找你出來喝茶啦,但就是不知道要去哪裡找。我說你們這幫在軍統當差的,各個都神龍見首不見尾,要我上哪找去!」

一陣寒暄過後,楊站也不拐彎抹角,直接開門見山請他幫個忙,藉口緝捕共產黨,為防打吵驚蛇,望他行個方便,於本月26、27、28三天暫停延平區一帶的稽查工作!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