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104章 保安宮之役(1/4)勸降

知閒言炎 | 2021-08-21 08:00:02 | 巴幣 112 | 人氣 88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一郎知道羅排有匹馬,於是想托他一事。一郎打算趁大軍圍城前,請羅排出庄去聯繫渡船老闆。為此,一郎特地取來紙筆,伏案畫起了圖;只見他在紙上畫了好多符號,但羅排僅僅看得懂山、河、太陽,還有一艄船,其他就真的是鬼畫符了!

一郎知道羅排不懂閩南話,路也不熟,於是他把地址寫在信封上,再教他先去蔡家找阿貴,再請阿貴帶他去找船老闆。最後一郎把圖摺好,裝進信封裡遞給羅排,還說船老闆不識字,但看得懂圖,只要把這張圖交給船老闆就可以了。

弘爺擔心羅排隻身在外會聯繫不上,再給了他一支對講機,有備無患。羅排收下對講機,揹起背包,腰繫番刀,與花子離情依依的道別後,隨即策馬離去!

狄隊聽完楊站的匯報與服務隊掌握到的敵情後,再總結一下現有兵力。先遣隊206員再搭上昨晚的殘部72員,楊站的幹員與服務隊不算,共計278人。再加上迫擊砲2門,重機槍2挺,輕機槍8挺;依現有兵力來看,欲強攻還是略顯吃力,得等後續部隊抵達才行。

有別於楊站昨晚自北向南的攻勢,這回狄隊改從南方發起攻擊;他將攻擊發起線推進至庄前二百米處,讓整個南庄都涵蓋在迫擊砲的射程範圍內!

狄隊就地取了根竹竿,繫上白布,說想進庄勸降,順便探個虛實。他知道治安戰與衛國戰有所不同,庄裡的暴民畢竟還是百姓,百姓舉槍即是匪,是匪就得剿,倘若棄械則是民,是民就得撫。狄隊想先禮後兵,看能否不戰而屈人之兵。

楊站自告奮勇,表示願意陪同,但狄隊直接拒絕了!還說:「您這張臉,就怕他們認得;我想這事就甭勞駕您了,我去就行!」語畢,狄隊右手打起白旗,左手拎著一瓶從隊部帶出來的清酒,再挑一名迫砲班長,兩人一同步行入庄。

庄裡鴉雀無聲,格外安靜,連狗吠聲都沒,一股死寂到難以言喻的壓力籠罩整座南庄!埋伏在各個角落的敢死隊員,見兩軍人手無寸鐵,前者提著一瓶酒,後者打著白旗,緩緩走過自己的防區,沒人敢亂放槍!

狄隊步伐穩健,不敢走太快,也不敢走太慢,從庄外到廟口菜市,不過短短三百米的路程,狄隊彷彿走了大半輩子!身後的迫砲班長早已嚇得一臉鐵青,冷汗直冒,還時不時東張西望,就怕哪扇窗會突然一個閃光,射出子彈!

最後兩人來到保安宮的牌樓底下,和當年在馬場町兵營初來乍到時一樣,狄隊用精神抖擻的口氣報上自己的名銜:「我是國民革命軍第70軍107師憲兵隊中校大隊長『狄家興』,望各路英雄好漢切莫急躁,敝人先禮後兵,想前來交個朋友!」

話剛說到這,原本緊閉的右側廟門緩緩開啟,僅半開一個小縫,讓弘爺、阿偉兩人先後從裡頭走出來!狄隊看到他們倆出現,原本還忐忑不安的心,變得輕鬆許多。

弘爺:「隊長,您省點力吧,你說的話他們聽不懂!」雖然國語聽不懂,但好在白旗還是認得。

「想不到你們倆還穿著這一身黃皮呀!」狄隊指著他們身上的憲兵制服調侃道。

「天氣冷,沒什麼衣服可換。」弘爺說完,往市場比了一下。隨後四人來到烤鴨鋪裡,找了張桌子,再搬來椅子,一起坐了下來。阿偉在鋪裡尋到兩只茶碗,往桌上一擺,接著狄隊把酒一開,與弘爺、阿偉先乾一碗。

一陣寒暄過後,弘爺把廟口槍擊事件、中山堂、雲豹逃營、南機場救援,一直到昨晚的夜襲,前前後後,一五一十全告訴予狄隊,這時他才有幸聽到另一種版本。在此之前,狄隊只能收到軍隊裡的宣傳以及楊站的一面之詞。

兩相對照下,狄隊認為,所謂的官逼民反不過是一場誤會所引發的暴動。於是勸道:「你們若願投降,我保證不為難你們。」他還直言,楊站已有把柄在他手上,一切責任大可往楊站身上推,不必擔心會禍害到大輪車與其他無辜百姓!

「若是堅持要戰……。」狄隊瞅了瞅保安宮,再指了指四周圍的民宅,說:「這小村子,怕是一會兒就打沒了!」

弘爺呲了一聲,不以為然的說:「我們是無所謂,要戰要和對我們來說都沒差;就是廟裡頭那幫人不好說,他們現在已是亡命之徒,只求一戰,死得其所!」

狄隊乾笑兩聲,譏道:「他們是梁山好漢吶!敢情你們也上了山,入夥啦?」

弘爺無奈的表示:「您忘啦,我們也是不打不相識,你我手上都沾了彼此人的血,我那一車弟兄的骨灰都還停在廟裡頭供著呢!」

狄隊無奈的點了點頭,知道與他們是沒得談了,又沉默了半晌後,說道:「那行,既然你們要戰,我只好奉陪到底了!」

弘爺:「你也只能奉陪到底了!」話音剛落,狄隊不解的問:「此話怎講?」於是弘爺把「勸退林江邁,換來劉金萊的死」一事告訴狄隊。

弘爺語重心長的說:「我曾試圖避免動亂發生,但沒用,反倒誘發了更糟糕的事件!」弘爺回頭看了眼保安宮,想到金萊的死,很可能與自己介入歷史有關。他長嘆一聲後,略顯氣餒的說:「這起動亂是歷史的必然,你我誰都躲不了,也阻止不了!」

其實狄隊的勸降,讓弘爺很糾結,畢竟他在憲兵隊裡有不少朋友,這一年來也確實受他們照顧不少。可弘爺終究不是憲兵隊的人,若真要選邊站,按他的個性,還是會站到小治這邊,不會因為換了制服,就改變陣營;而阿偉則決心跟隨弘爺,共進共退!

狄隊:「既然你們不是這時代的人,死在這裡也不值得!」說完,再將茶碗裡的酒一飲而盡,然後說:「我會在北面留個口子,你們若是想走,就往北撤!」語畢,狄隊將茶碗往地上一砸,隨即起身,告辭後偕迫砲班長一起離開烤鴨鋪,往來時的方向走了回去。

鋪裡留下一臉狐疑的弘爺和阿偉,不懂狄隊為何要刻意留退路給他們?百思不解之餘,兩人只好先返回保安宮,把剛才和狄隊的對話向大家回報。

對於北面留退路這事,一郎認為是欲擒故縱之計,想把敢死隊引出庄外進行野戰!雖然弘爺反駁,說那不像狄隊的作風;可一郎不以為然,畢竟戰場上兵不厭詐,沒人敢把話說死。

狄隊這趟一往一返,中間還喝了兩碗,時間又過去一個小時,可後續那400人的主力部隊仍未抵達!狄隊這時開始急了,命汽車連連長帶上駕駛兵,開車循原路回去找。「路上遇到兵就先拉上車,能車多少多來先車多少!」狄隊命道。

老譚原本也想隨部開車回去,卻讓狄隊給留了下來,還說:「隊上新兵多,需要上過戰場的老兵帶著。」加上老譚與弘爺、阿偉熟識,沒準還能靠他再勸降一次。

汽車連開走後,又一小時過去,這時已經過17點了,眼看天就要黑;最後狄隊決定不等了,開始著手兵力佈署,準備攻堅!

佈置任務時,楊站湊了過來,又自告奮勇的說:「給我一隊人到北面打伏擊吧!」還強調北面一帶的路徑他熟。

可狄隊沒讓楊站把話說完就直接否決了,還警告:「您啥主意都甭出,給我老老實實待在一旁就好!」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