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85章 教堂

知閒言炎 | 2021-08-02 08:00:04 | 巴幣 22 | 人氣 125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這不好辦吶。」梁隊一臉擰巴地說:「你哪個地方不挑,偏偏挑延平區咧?要知道,大稻埕就在延平區裡頭,從淡水河進來的商貨,一過港就全往大稻埕送,我怎麼可能放三天空城!」

「要不,26、27兩天,容我兩天時間就好,你看行不?」楊站拜託再三,可梁隊死活不肯答應!

「要是換你遇見人犯,不讓你抓,你可受得了?」梁隊反問。

楊站:「那可不行,我是見人就得抓!」

梁隊:「那不就對囉,我同你一樣,見貨必查,查獲必收!」

好說歹說磨了半天,楊站實在沒輒,只好使出撒手鐗!他從暗袋捏出一粒金豆子並放進梁隊手心裡,怯聲說:「這顆小石子,買你和你的兄弟們兩天假,你看行不?」

見到金豆子,梁隊眼睛當場為之一亮!但還是故作推辭:「不行、不行、這可不行!」

梁隊臉上
表情微妙變化,楊站一眼就看穿,兩人就這麼一推一送的反覆推攘;最終梁隊還是收下了金豆子,並答應於27日那天,僅派少量稽查員於大稻埕當差,且只在碼頭執行例行性的稽查工作。

好不容易獲得梁隊首肯,楊站這才了去一樁心事;雖然無法如願拗得三天暫停查緝,但獲得一天放寬執法也算聊勝於無。

傍晚的淡水港,船隻紛紛進港靠向碼頭停泊;入夜後,因海上能見度低,船隻鮮少會再開出港。

楊站看原本繁忙的碼頭漸漸沒了人影,決定收隊,明天再來;只是他們一行人前腳才剛走,老瓦的人馬後腳就來!前後相差不到10分鐘,雙方沒能遇上。

老瓦領著南部分站的幹員們,在馬仔領路下,驅車來到淡水港蹲點。

老瓦與楊站的情報來源不同,掌握到的時間點也不一樣。楊站白天還在籌劃24至27日的攔截行動,老瓦所獲得的情報卻是今晚,而且還精準地掌握到是在傍晚至入夜前這個時段!

此時淡水河上已不見從外海入港的大船了,最後一艘進來的大船是艘漆有專賣局三個字的公務船。老瓦心想:那興許是剛返港的緝私艇吧。

反正港裡的船隻寥寥無幾,也沒什麼大動靜可觀察,他們一行人的目光就聚焦在那艘公務船身上,看他們入港、靠岸、停船、下錨,直至船員登岸。

閒來無事,老瓦就點了點船員人數,當他點完後警覺不對!心想:『船員太少了,那麼大一艘船,就派這麼點人開出去,未免太過精簡!』直覺事有蹊蹺,趕緊派人尾隨上岸的船員,跟蹤他們;而他自己帶著另一名幹員,一路朝碼頭快步潛行,企圖摸上船去一探究進!

就在距離公務船不足50米時,船尾頓時又冒出兩人,嚇得老瓦和幹員趕緊跳進另一艘船裡,尋找掩蔽!等船上兩人先後下船,往岸上走去;老瓦再命幹員緊跟其後,而他則獨自登船搜索。

船裡頭黑燈瞎火,僅能憑藉月光進行搜索。尋了半天,都沒見半個人影,底層船艙也是空無一物。他心想:『這專賣局的人也太不上道,連本航海日誌都沒有!』遍尋無果後,老瓦下船回到岸邊與顧車的司機們會合。

半小時過去,幹員"響馬"(駱保
平 27歲)跑了回來,回報那群船員最後的去處,就位在紅毛城東南方向一間教堂裡。

「你們其他人呢?」老瓦問。

響馬:「都在教堂外頭蹲著呢,死死盯著,一隻蒼蠅都甭想飛出來!」

老瓦:「帶傢伙了嗎?」話音剛落,響馬隨即從兜裡掏出兩把手槍!「走,瓦爺我今晚帶你們唱一回大戲!」語畢,命響馬帶路,兩人一起朝教堂奔去。

來到教堂外,老瓦點齊幹員,命他們槍都上膛,兵分二路,於教堂前、後門外聚攏,同時破門,二路人馬最後在禮拜堂會合。只見教堂裡頭,長板凳、聖母像、管風琴皆在,講壇兩側整排的蠟燭還熒熒閃爍,但就是不見半個人影!

「瓦爺,咱今晚唱的這齣,該不會是"聊齋"吧?」響馬怯聲問。

「別胡說八道!」老瓦駁斥完後隨即下令:「給我搜!」

幹員們聞令後開始分頭搜索,教堂裡裡外外、上下四周每處都尋了個遍,偏偏就是連一位神父、修士、修女都沒找著!

老瓦心裡琢磨:先行下船的7名船員加上殿尾的2員一共9人,若全都進了教堂,不可能憑空消失,這裡頭一定有什麼貓匿!接著,他來到燭台前面,審視其乾蠟油的量,判斷一個小時前還有人在;再仔細瞅了瞅搖曳不停的燭火, 發現屋內有風,隨即再命人去把門窗關上!

老瓦站上講壇,用臉頰去感受空氣中那紊亂不定的氣流,尋著氣流方向來到一扇門前;打開門後,一股寒風從門裡竄了出來,往內一探,是支下去地窖的樓梯!

「空穴不來風,下面一定有文章!」老瓦說完,回講壇取下一支蠟燭,另一手握著槍,身先士卒走了下去!響馬和幾個膽大的幹員也取來蠟燭,跟著他的步伐走了下來。

樓梯盡頭是間地窖,室不大,10坪左右,裡頭堆滿各種物資;有糧袋、有酒桶,還有大木箱子無數,但依舊沒人。

地窖裡有扇門,打開後又是一支往下走的樓梯,而且這支梯更長!再沿著樓梯一路往下走,大約下去二、三層樓的深度後來到一處下水道,他們順著下水道繼續往前走。老瓦一邊走還一邊計算步數,走了三千多步後終於來到出口,是淡水河的東岸,岸邊一帶佈滿紅樹林,淺灘處還停著幾艘竹筏。

「瓦爺,您過來瞧瞧!」響馬在另一頭嚷嚷著。

老瓦轉身走了過去,就在下水道出口北面不遠處的紅樹林裡,藏有2座半圓形的涵洞;再走近一瞧,才知道原來是”格納壕”!

格納壕沒多大,最高處僅2米1左右,成年人走進去,還得彎腰低頭才行。洞裡停放一艘木殼小艇,艇身寫有日文假名和阿拉伯數字。


「這啥玩意啊?」響馬提問的同時,還用手槍敲了敲船殼!

「混帳,別亂敲,把槍拿開,當心蠟燭,全都給我躲遠點!」老瓦突然嚴肅的警告在場每個人,並介紹:「這玩意叫"震洋",是當年小鬼子的自殺艇,會炸的!」

最後,老瓦垂頭喪氣的走出格納壕,收起手槍,點了支菸,自顧自的抽了起來。他知道人已經追丟,只能暫且記下地道、自殺艇,合著公務船、教堂的事,明天一起呈報上去。至於那9個人,一旦進了淡水河,沿著河道往上游開去,會去到哪?在哪登岸?只有天曉得了。

創作回應

.50 BMG
已看並推!縮圖帥!
撿一個從第一章到現在都有的小細節,別稱可以使用書名號〈〉,而內語可以使用雙引號『』,以便於讀者快速區分主客關係
2021-08-02 09:40:20
知閒言炎
感謝您的推薦與提點,後面章節會採納您的意見做修正,並再次感謝。
2021-08-02 09:52:5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