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107章 保安宮之役(4/4)玉碎

知閒言炎 | 2021-08-24 08:00:04 | 巴幣 12 | 人氣 134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保安宮裡的人聽見北方傳來駁火聲,一郎心想:『不妙,還是中了計,果然軍隊在北面有伏兵!』但無奈此時他們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只能期望北去的人自求多福了。

卓仔得知敢死隊的分兵計畫後,就不斷想方設法要去到憲兵陣地通風報信,他一直躲在外頭等待監視敵情的哨兵退去。好不容易等到學生兵散夥,老兵們回去分領槍彈,見難得出現空檔,趁機突破保安宮防線,向南一路狂奔!卓仔邊跑還邊用日語喊道:「撃たないで(不要開槍)!」他天真的以為軍隊和台灣站一樣,裡頭也有人懂日語。

負責警戒的衛兵對他頻頻警告:「什麼人?站住!不許動!」何奈卓仔聽不懂鄉音重的國語,仍一股腦地往憲兵的陣地奔去。突然「砰」的一聲槍響,距離防線不到二十米遠的卓仔當場被爆頭,命喪菜市!與此同時,憲兵隊的防線響起一陣叫好聲,兵士們紛紛大讚開槍衛兵的槍法了得!

一郎聽見菜市傳來槍響,不明就裡的他以為軍隊開始動作了,於是打算先發制人!他高呼一聲:「行くぞ(我們上)!」十多枚煙幕彈自前殿瓦礫堆後方拋出;其中幾枚是用擲彈筒打出,飛得較遠,直接飛進憲兵隊的防線裡!年輕憲兵們一時間誤以為是手榴彈,頓時嚇得驚慌失措,四處找掩蔽!半分鐘不到,整個廟口菜市是煙霧瀰漫,遮天蔽日,即便這時天色已亮,但能見度卻不足兩米!

「罩子放亮點,罩子放亮點啊,罩子都給老子放亮點啊!」老譚神色慌張,不斷重複同樣的話。一旁的狄隊不曾見過老譚如此焦躁不安,竟也不由自主的緊張起來;他拔出配槍與弟兄們守在防線後,一同保持警戒!

突然間,煙霧中飛進來若干枚手榴彈,並先後炸開!驚恐萬分的兵士們像無頭蒼蠅般的四處逃竄,這使得防線開始出現缺口!

老譚對著潰散的兵士們喊道:「莫慌、莫亂、守住陣地,兩兩背靠背貼著,莫讓小鬼子……!」話沒說完,煙霧中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奔來,聽聞一聲:「ばんざい(萬歲)!」一道人影衝出煙雲,端著長槍竄進防線;轉瞬間,一刺刀直直紮進一名年輕憲兵的肚子裡!

老譚見狀,立刻端起卡賓槍朝入侵者連開五槍,將其擊斃!與此同時,整條防線上不斷傳來「ばんざい」的嘶吼聲,入侵者接二連三闖入;好些兵沒來得及反應,就這麼被莫名其妙的捅上一刀,當場肚破腸流!

一時間,防線裡混著兩撥人馬,短兵相接,近身肉搏;單單老譚一人就擊斃三名入侵者,直到把第一顆彈匣打光!換彈的同時,他瞄到狄隊用手槍打死一名入侵者;只見那人身上斜背著一只沉澱澱的包,於是本能反應地抓住狄隊的武裝帶,一個轉身往騎樓裡拽!這才剛躲到柱子後面,那人竟然自爆了,當場炸死一票沒來得及躲開的憲兵!

五零機槍開始朝煙霧盲目射擊,槍口火燄引起一郎的注意,於是他朝火焰方向投出一枚手榴彈;機槍射手的鋼盔被敲出「噹」的一聲,接著轟然一響,機槍隨之安靜下來!一郎趁亂摸進了機槍堡,得見裡頭有三名士兵當場被炸得血肉模糊!

後頭兩名敢死隊員尾隨一郎也進了機槍堡,他們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的說:「既然攏跑來到這了,阮就陪你跑完『尚尾仔』(最後)一程。」語畢,兩人先後又衝了出去,聽聞兩聲「ばんざい」後又是一輪槍響!隨著這兩員敢死隊相繼犧牲,混亂的廝殺聲與駁火聲才開始蕭停下來。

過了好一會兒,煙霧漸漸散去,憲兵們開始穩住陣腳,搶救傷員。一郎躲在機槍堡裡,遲遲沒人過來查看。他用最後僅剩的兩枚手榴彈,壓在機槍兵的屍體底下做成詭雷;接著他探出頭來,試圖找尋弘爺口中那位「狄隊長」的位置;但一郎沒能找著狄隊,卻先讓老譚給發現!

老譚端起槍來就是一輪三連射,一郎沒來得及躲開,一發子彈左眼進、右後腦出,倒臥在機槍堡裡,當場斃命!

老譚得意洋洋的前來檢查戰果,後頭還跟著幾名憲兵幫忙警戒。他翻開一郎的屍體檢查,確定已遭擊斃後,順勢再翻開旁邊友軍的屍體,這時老譚突然大喊:「有詭雷,躲開!」沒等後面的憲兵反應過來,他抓住一旁的屍體先撲上去蓋住詭雷,緊接著轟㝫一聲巨響,趴著的老譚當場被炸飛半米高後再落回地面!

老譚的肚子被炸出一個窟㝫,臟器外露,四肢抽搐!瑟瑟發抖的他,用盡最後一口氣力警告:「兔崽子,當……當心詭雷!」語畢,隨即斷氣!弟兄們見狀趕緊圍過來搶救,卻意外引爆另一枚詭雷,當場又炸死兩員!

狄隊趕了過來,命所有人員先後退,改派其他有經驗的老兵前去處置;等確認沒有詭雷後,才著手搶救傷員,但為時已晚!

大輪車準備登上渡船時,南面傳來駁火聲,大夥心知肚明,那定是一郎幫他們斷後所激起的新一波戰火!可駁火聲沒持續多久就蕭停了,擔心遭到追擊,還是趕緊把人車先弄上船再說。

已在船上的羅排,看見花子平安無事,剛開始還很是欣慰,但很快得知浩克與俊泰犧牲後,心情又悲痛了起來!

小治自責得很,他想起去年俊泰失蹤時,浩克曾對他斥責過的話,怨嘆自己沒能力帶大家平安度過!弘爺安慰他說:「現在說這些都沒用,未來的一切已經由不得我們自己了,只能彼此相挺,咬著牙,走下去!」

正當渡船要開走時,萬猴出現了;他背著行囊一路狂奔而來,最後再涉水登船。萬猴稍來廟口的情況,說一郎發起「玉碎戰」,和老兵們全員犧牲!悲憤之餘,萬猴決定和學生兵一起南下,矢言要替師傅報仇!

7點半,400員主力部隊終於抵達江仔嘴!指導員說他們昨天下午出發後,要過新店溪時才發現鐵路橋和光復橋都讓暴民給堵死了,實在闖不過去,只好改道;但這一繞,好死不死又走錯道,路上又是暴民、又是路障,最後繞道中正橋(舊稱「川端橋」),七彎八拐,幾經波折,這才趕到。

狄隊問:「有遇見汽車連的人嗎?」指導員瑤瑤頭,說他沒遇見。狄隊長嘆一聲,心想:『汽車連遲遲沒回來覆命,恐怕也是沒了!』

等部隊主力集結完畢,狄隊立馬發起反攻,等攻陷保安宮後才發現這裡已是空殼一座!

狄隊沒見著大輪車仍不死心,於是下令全庄地毯式的搜!後來燈子找到狄隊,還說大輪車與一部分暴民殘部往北逃去。聞訊後,狄隊立刻帶兵向北殺去,可到了擺接溪畔,卻不見大輪車與殘黨人影,倒是遍地屍體,有武裝暴民,也有台灣站的幹員!

狄隊來到楊站的屍體旁,感慨:「你這又是何苦呢?我都還沒出手,你卻活活把自己折騰死!」

後來,狄隊派兵把楊站和十四名幹員的屍體都殮了,還對燈子說:「日後你若當上站長,可別忘了我這個隊長才是。」

燈子抑制住內心的激動,臉上未顯露一絲喜悅;他心裡明白,如今全台灣的保密局幹員就剩他了!升官這事,指日可待。

創作回應

Reineke
下一個「楊站」出現了
2021-08-24 11:57:28
知閒言炎
是呀,現實世界也是如此;比如說,走了美國人,來了塔利班。
2021-08-24 14:57:4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