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108章 收拾、善後

知閒言炎 | 2021-08-25 08:00:02 | 巴幣 12 | 人氣 96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渡船啟航後,往擺接溪上游開去,或許是疲憊,或許是焦慮,船上的人皆沈默不語。雲豹車艙裡,花子瑟縮在羅排懷裡不停啜泣,餘悸猶存的她還不停傾訴昨晚的經歷有多麼驚心動魄!弘爺上半身露在炮塔外,持望遠鏡監視岸邊動靜,同時心裡還不斷回味剛才擊斃楊站的瞬間,那畫面真是越想越解氣!

小治爬出車艙,問道:「我們接下來要去哪裡?」

「台中。」弘爺掏出一郎給他的信封,遞給小治。

接過信封後,小治先閱覽一遍,嘀咕:「一郎要我們加入另一支武裝民兵?」

「沒錯!而且事到如今,政府一定會全力緝捕我們,已經沒有其他路可走了!」弘爺說完,再端起望遠鏡,繼續監視岸上動靜。

失去浩克和俊泰後,現在的小治是極度厭戰,他不想再參與什麼武裝抗暴的運動了。「我看……還是回山上吧!」小治突然想起娜娜和部落,他認為躲到山上會比到台中更好。

弘爺點了點頭,說:「你是副連長,你說去哪,我們就去哪!」

車艙裡的阿貴聽見他們對話,也探了出來,還說他已和鐵道部的舊同事安排好,下午會有一班火車開抵板橋,到時會載大輪車和學生兵一起南下!

阿貴:「台中那頭,『八田桑』都已經打點好,你們到了台中再做決定也不遲;至少……先把這船的學生兵先帶下去台中。」

渡船行至湳仔溝,將船上人車卸下後隨即離去。剛下船,遠遠就看見羅排的馬被圈在雞舍工地理,低著頭,吃著草,一旁還停著阿貴稍早騎來的腳踏車。

大輪車與學生兵們來到工寮稍事休息,阿貴點了點人數,大輪車六人,學生兵八人,再加上萬猴共十五人。隨後,阿貴與羅排兩個人,一人騎車,一人騎馬,一起回到二姊夫家裡。

看到阿貴和羅排平安回來,金富很是高興,彼此還交流一下稍早所經歷的一切,但就是沒人知道卓仔的下落!

金富不放心北庄家裡的情況,於是騎上阿貴的腳踏車,先自行回家查探。稍晚,阿貴張羅齊十五人份的早餐後,讓羅排先帶回湳仔溝;等金富回來後,他再騎車到板橋火車站,聯絡火車事宜。

確定過北庄未遭戰火波及,晌午,金富帶著一家妻兒老小返回蔡家。一回到家,他就急著來到書房撰寫新聞稿,希望能盡快將稿子寫完,好把新聞發佈出去。

小治一臉惆悵的站在工地,久久不語,因為這裡充滿了浩克與俊泰的回憶,點點滴滴,歷歷在目;再看到自己辛苦蓋到一半的雞舍,就這麼戛然而止,心中不勝唏噓。

查理從工寮那邊走了過來,拍拍他的肩,安慰道:「當初搞這些,只是想幫你們轉移PTSD,沒想到你們竟然做得有聲有色;若在承平時期,你們哥幾個一起合作,肯定是成功的實業家!」查理與小治分享以前在戰地採訪的經驗,並試著開導他。

查理:「眼前這些都是身外之物,無須太過執著,能活著才是最重要的!」

小治:「可惜……他們已經不在了。」說完,不禁悲從中來,潸然淚下。他不停自責自己,懊悔、憤恨,各種負面情緒如浪潮般襲來,令他情緒再次崩潰!

正在向學生兵介紹雲豹的弘爺,見小治、查理兩人情況不對,把車交給阿偉,再偕羅排一同前來關切。

與哭斷腸的小治相比,弘爺反倒顯得豁達。這一年半來,在憲兵隊待久了,弘爺漸漸變得和老譚他們一樣,對生死之事看得很淡,尤其是在百合子死後!「這就是戰爭,我們昨晚所經歷的一切,都是戰爭的一部份!」弘爺說完,扶起小治,再拍拍他的肩膀,勸他趕快振作起來,因為後頭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查理:「你也許不知道,正是你當初那句『把雲豹顧好』,讓弘爺有了活下去的目標。他們之所以能堅持到現在,就是為了完成你當初交給他的任務!你也是軍人,應該能理解。」

小治搖搖頭,氣餒的說:「我才沒那麼偉大,如果可以,我也想一走了之。」他甚至不諱言,打算以死謝罪!因為他認為死亡才是離開這場惡夢的唯一方法。

查理斥責:「別胡說!你忘了浩克當初跟你說過的話嗎?你手底下還有人指望著你,不可以講這種喪志的洩氣話!」聽完查理這麼一唸叨,小治心裡萌生一股莫名的厭惡感,他開始厭惡自己這個副連長的身分;副連長這三字就像孫悟空的金箍圈一樣,牢牢困住他,想甩又甩不掉!

燈子召回服務隊,再從他們口中得知那些早一步散夥的暴民家住何處,於是他去找狄隊借兵,打算挨家挨戶的逮人!

狄隊一開始是直接拒絕,但燈子跟他說:「您隊上戰死這麼多弟兄,卻沒逮著一個活口,這鍋兒您可揹得?」燈子把話說到這兒,見狄隊若有所思,便接著往下說:「我的人手也死了不少,正愁逮幾個活口回來『頂缸』(替罪)呢!」

狄隊不解:「活口?你哪來的活口?」

燈子笑了笑,說道:「不巧,剛好我掌握到線報,只需勞駕您借我幾個兵,我保證幫您把人逮足、逮齊!」語畢,狄隊隨即點了一個排的兵借給燈子。

借到兵後,燈子循線來到鄰庄一戶人家,家門口掛著一塊直匾,匾上還寫著「自願兵」三個漢字。

經過一夜鑿戰,曹長一人躺在床上補眠,但總是心神不寧的翻來覆去,輾轉難眠。11點許,曹長太太說外頭有軍大人找他,是趕緊起身,穿好衣服前去會客!

燈子見曹長右手臂負傷,心裡便有底了,心想:『哼,個男人肯定參加過昨晚的戰鬥!』於是假借指認屍體與協助調查為由,請曹長隨他們走一趟,還說:「去去就回。」兩人全程皆用閩南話交談,除了服務隊的台灣人外,在場的外省兵沒人聽得懂他們都說了些什麼。

曹長不疑有他,當真以為去去就回,還同太太交代一句:「『中晝』(中午)飯菜幫我留著。」之後便隨燈子一行人離去。

後來燈子又以相同手法,於江仔嘴附近一帶逮捕了好多先行散夥的敢死隊員;凡是讓服務隊記下,又找得到人的,無一倖免!

阿貴來到板橋火車站,此時車站正陷入緊張的警民對峙;據說,稍早還有民眾攻擊縣政府!阿貴費了好一番功夫才順利溜進車站,並與「北廠」(台北鐵道工廠)的老同事取得聯繫,這才得知,全台鐵路交通因為罷運,已全面停擺!

獲悉此事,阿貴擔心火車若開不出來,大輪車和學生兵就無法南下了!所幸北廠老同事再三保證,說目前鐵路還掌握在本省人手上,他們會在軍隊重新奪回控制權之前,搶先一步發車出去;但幾時能發車還不知道,只能先講好搭乘車站,等候列車到來。

阿貴評估板橋火車站的情勢後,認為不宜在板橋搭車,於是改約樹林火車站。

回到湳仔溝,阿貴告訴大夥要再橫渡一趟擺接溪,到樹林搭車;可他還沒聯繫船老闆,於是要他們繼續在此等候。這時,查裡提出要求,說想趁等船的空檔,回去平房收拾重要物品。但無奈交通工具有限,只好托阿貴騎車載著查裡,加上羅排,三人再回江仔嘴一趟。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