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116章 木匣子

知閒言炎 | 2021-09-02 08:00:02 | 巴幣 12 | 人氣 87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天鉞:「我就坦白說了吧,我只要你們的車,還有一個懂車的人就好;至於其他人,想一起走的就順便,若不想走的就留下,一切隨意!」

查理沉思了一會兒,問道:「我們去了美國,有機會回到未來嗎?」

「這我還真不知道!」天鉞笑了笑,接著說:「但我相信台灣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你們應該都心知肚明!」經她這一提點,查理馬上意會過來,表態願意前往美國;眼看查理都點頭了,小治與羅排便不再猶豫,皆表示同意!

這時弘爺突然面有難色的說:「我們一路南下,又再上山,車子油料已所剩無幾!」

「這你不用愁。」天鉞喚人從吉普車上提下4桶手提油箱,還說:「這些柴油應該夠你們把車開下山。」有了油料,弘爺便開始整備車輛,準備下山。

看到弘爺和黑衣人在雲豹車裡車外、忙進忙出,令娜娜開始有些依依不捨,因為他們這才剛回部落沒待幾天,馬上又要離開;倒是塔斯庫顯得輕鬆許多,畢竟部落裡老躲著外人,怎麼算都是一層風險。

塔斯庫看著黑衣人的穿著打扮,突然想起古老預言的後半段;「夕陽西下,明月高掛,戰士尋得五彩寶石,隨黑衣使者向西而去。」

這後半段雖然塔斯庫從小就會唱也會背,由於沒什麼太具體的內容,就一直沒怎麼去仔細琢磨;直到他看見兩黑衣人挽起袖子,協助弘爺幫雲豹加油時才聯想到,預言裡的「黑衣使者」該不會就是在說他們?

於是塔斯庫回到家裡,翻箱倒櫃,找出老頭目傳給他的一只木匣子,那是歷代頭目代代相傳的信物!這木匣子娜娜也曾看過,因為是老頭目的遺物,所以沒怎麼放在心上。

塔斯庫把木匣子捧了過來,並擺在了大夥面前;這木匣子雖然只有一塊磚那麼大,可重量卻比磚頭重上許多!只見他小心翼翼地把木匣子打開,裡頭用棗紅色棉布裹著一塊銀灰色的金屬立方體,上頭有人工打磨過的痕跡,但沒有任何彩繪或圖騰,連文字也沒有,不像原始部落常見的手工藝品,反而更像現代的工業製品!老頭目生前曾說過,這東西是二百多年前一位逃進部落避難的紅毛傳教士所留下,而關於彩虹戰士的古老預言,也是出自傳教士!

天鉞拾起木匣子並仔細端詳了遍,赫然發現匣子外頭竟刻有荷蘭語!精通荷蘭語的她,很快就讀出木匣子刻文的信息,其實就是古老預言的荷蘭原文;除了預言外,一旁還附有警語,說內容物具有放射性,要求保管者不得任意開啟!

天鉞這才剛讀完警語,塔斯庫就開始敲打金屬立方體;他想進一步打開,看看裡頭裝著什麼!此舉馬上遭到天鉞制止,還要他趕緊把布裹回去,快快收進木匣子裡!

「甭費勁了,你打不開的,這玩意已經被封死!」天鉞指著金屬立方體,接著說:「若我猜得沒錯,這應該是塊『鉛棺』,裡頭裝著某種具有放射性的稀有元素,也就是你們預言裡所說的『五彩寶石』!」後來天鉞要求塔斯庫,希望他能謹尊預言指示,把木匣子交給她帶走!

塔斯庫當場拒絕,並透過娜娜翻譯,強調這是歷代頭目傳承的信物,絕不輕易給人,何況還要讓人帶離部落!但娜娜卻反過來力勸塔斯庫,讓這東西離開部落,還同他解釋了好一番。雖然塔斯庫聽不懂什麼是放射性,當他聽到娜娜說歷代頭目皆未能活過六十歲,可能與蒐藏這東西有關,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讓出木匣子。

天鉞也不白拿,他知道高山族不同於漢人,普通金銀財貨他們未必看得上。於是她偕大衛暫離石板屋,不久後再回來,手上拎著兩件銀鏈錦甲,作為交換木匣子的回饋!獲悉錦甲的作用後,夫妻兩人欣然收下,這時塔斯庫的臉上才重新展露笑顏。

稍晚,小治和查理來到部落後山,找到海川與蔡蓉寄居的石屋,想與他們辭行。

蔡蓉與小治對了一眼後,隨即低頭,沉默不語;她知道稍早來的車子,是要帶他們走的!小治看著她的肚子,自己心裡也是五味雜陳,心想:『這輩子怕是無緣見到她肚裡的孩子了!』

海川向查理坦言,去年聽到他曾說會死很多人時,自己還半信半疑,直到親身經歷嘉義市的動盪後,總算信了!「『這擺』(這次)動亂,毋知何時才會當結束?」海川問。

查理:「得等到陳儀下台,換人接任後才會結束!」他還告訴海川,說之後國民政府會推行一系列與土地、貨幣相關的政策,建議他等動亂平息後,趁早把大部分的田產變賣,或換成黃金以避險保值;還勸他未來二十年內最好離群所居,深居簡出,可保全身家!

下午,等一切準備就緒,天鉞想趁天黑前領他們下山。出發時,羅排將馬牽了過來,並把韁繩交給娜娜,還說:「只要你們學會騎馬,以後下山就可以不用走大老遠的路了。」

娜娜:「放心吧,這馬我會好好養著,至於騎不騎牠,就再說了。」

最後,大夥向娜娜、塔斯庫、部落族人、林海川夫妻揮手道別;隨著引擎聲響起,排氣孔噴出陣陣濃煙,兩輛吉普車與一輛雲豹在煙雲中緩緩開出部落,一同下山。

當車隊來到山腳時,已經入夜。天鉞早已安排一支軍隊於入山處守候;等他們幫雲豹再把油加滿後,在軍隊的護送下,車隊沿八掌溪一路向西疾駛。

這晚,萬里無雲,風清月明。行進間,小治掀開艙蓋,想出來透透氣。一旁的羅排,上身半露於炮塔外,不禁感慨道:「記得前年演習時,我們上山也是走這條路吧。」

小治看了眼左側不遠處的八掌溪,也同聲感慨:「是呀,我記得那時的路又寬又平,很好走,不像現在這樣顛簸!」

車隊來到八掌溪出海口,於附近一處沙灘上停下。一小時後,一艘「LCM」(機械化登陸艇)從外海開來,在車頭燈的指引下完成搶灘;跳板放下後,在隨艇人員的引導下,雲豹緩緩開進LCM,離開台灣本島。

登上美艦,一眼就看到闊別多日的小玲,正坐在輪椅上恭候大夥多時;她是朝思暮想,望穿秋水,一看到雲豹開上船,當場喜極而泣!

弘爺配合水兵的指示,將雲豹停在下層塢艙,固定好車身後,美軍陸戰隊遂行登車檢查,從內到外,全都檢視一遍,並要求他們把車上武器、餘彈悉數繳出,由美軍保管!

解除武裝並完成檢疫後,阿偉隨即被送去醫務室接受治療,其他人則被帶到一間六人艙,還給他們每人發一套新的衣褲,等盥洗完後再領他們到餐廳用餐。

他們之中,又以花子所受到的感官衝擊最為強烈!不曾離開台灣的她,就像劉姥姥進大觀園,對艦上的一切是又驚又喜;尤其是餐廳供應的西餐,更是令她眼界大開!當她喝下人生第一口可樂時,因不慎嗆到,惹得大夥哈哈大笑!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