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105章 保安宮之役(2/4)攻堅

知閒言炎 | 2021-08-22 08:00:02 | 巴幣 12 | 人氣 82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楊站自討沒趣的退了回來,站到了燈子身旁,怨道:「都賴你,給我出這啥餿主意,偽造軍令!唉……我這半生戎馬攢來的功績全哉在你手上!」

「您別洩氣。」燈子湊到楊站的耳邊,怯聲說:「大丈夫能屈能伸,您瞧……咱不是還有人。」燈子比了比身後那十四名幹員,接著說:「您瞧狄隊長這陣法佈得……,他竟然在北邊留了那麼大一個口子,到時庄裡的暴民肯定會往北逃竄!」

燈子建議,等狄隊上了前線,再趁機帶隊至北面打伏擊,說不定還能逮著頭犯,戴罪立功!他還補充道:「敗陣之兵、漏網之魚,憑咱們哥幾個去對付,那是綽綽有餘!」聽完此計,楊站也深表認同,於是二人決定先按兵不動。

憲兵隊趁天黑前,兵分二路,由南面東西兩側街口攻入;狄隊身先士卒,領東路軍前鋒五十人,循自己稍早進庄的路線朝保安宮推進!

巷戰是憲兵的專業,他們不盲目衝鋒,而是挨家挨戶,逐樓逐層的搜;一經發現屋裡有人,不管裡頭躲著的是民是匪,破門後先扔手榴彈進去,等炸開後再奪門而入,格殺勿論!他們只對前進路線上的鄰屋進行掃蕩,其他不知名巷弄一概不進,就怕戰線擴大,分散兵力。

憲兵進軍過程還算順利,敢死隊佈置於庄南一帶的獨立據點被一一拔掉!好不容易挺進到廟口菜市時,已經入夜;由於視線不佳,狄隊下令暫停推進,先讓東西兩路前鋒隊於菜市南面集結。

敢死隊埋伏於菜市東西兩側的三角窗據點,架在二樓窗後的輕機槍早已對準烏央烏央、紮堆聚在一起的憲兵們!由於敢死隊必須等候一郎的指令才能開火,所以只能暫時忍住不扣板機,任憑憲兵們肆意陳兵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背著一輪電話線的通信兵快速移動到狄隊身旁,等接好電話線,與後方迫砲班取得聯繫後,兩發照明彈先後打向夜空,照亮了整個廟口!

就在狄隊正要喊話勸降的同時,三發信號彈自保安宮後方對空射出;緊接著,東西兩側三角窗據點突然火光四射,源源不絕的子彈直狠狠地朝憲兵們打了過來!一時間,前鋒隊當場被打得抱頭鼠竄、遍地哀嚎!

有老兵第一時間趕過來掩護狄隊,並押著他,硬是把他拖進南側街屋的騎樓裡尋找掩蔽!

就在他們轉移的過程中,保安宮方向也開始輸出火力,而且射界更廣,槍法更準!等狄隊緩過神來,抬頭一看,原來把他從火線上搶下來的老兵正是老譚!只見他抓著電話筒,要狄隊趕快下令,先停止打照明彈,再炮擊三角窗,轟掉火力點!

迫砲班長稍早隨狄隊入庄過,對廟口建物的佈局已有概念,接獲命令後,先打一發校準彈,落在了東側三角窗前,經彈道修正,一輪三連發,把三角窗炸成了廢墟!同樣程序再操作一遍,應用在西側三角窗上,很快的,一郎的三點犄角就這樣被轟掉了兩點!

但此時的前鋒隊已折損過半,倖存兵員只能隨狄隊一起縮在南面街屋,哪都去不了,被釘死在騎樓裡。隨著照明彈的停止,槍聲開始蕭停,只有零星的單發槍響還會時不時的放出;每回槍聲一響,現場必有人中槍倒地!

躲在鄰柱後面的年輕士兵們開始情緒崩潰,放聲大哭!一些負傷倒地的傷兵們頻頻哀嚎,剛開始還能放聲呼救,但隨著失血漸多,很快就不再吱聲了!

老譚一邊幫狄隊檢查傷勢,一邊說:「救不活了,讓他們去吧。」所幸狄隊沒中彈,只是轉移時剉了點傷。

「莫再嚎啦,兔崽子!」老譚對鄰柱哭爹喊娘的年輕士兵喊道:「你們不老惦記著上一回戰場,打一槍試試;都給老子仔細瞅瞅,這就是戰場,回去夠你們和老鄉吹上好些年咧!」

趁戰火間歇,狄隊清點人數,合上他,此時騎樓裡僅剩四十七員!

「『老譚』,你當年和鬼子們拼搏的時候,可曾落過這般境地?」狄隊問

「可慘嘍。」老譚接著說:「一個師打到一個人不剩,這種事多了去!」

「夜裡不好打,不該冒然挺進,挑這時候攻堅,唉……是我大意了。」狄隊懊悔不已的說。

「夜裡才好打!」老譚又開始話起當年:「夜裡啥子都莫看見,老子以前打鬼子,就愛挑夜裡偷襲!你瞅不著鬼子,鬼子也瞅不著你,槍還不好使,只能拼大刀、拼刺刀……。」

狄隊突然振作起來,問道:「當真瞅不著?」

老譚:「若天上有月亮,還得行;若沒月亮,近一點還瞅得著,再遠一點,瞅得就費勁咧。」

狄隊看了看夜空,今晚雲層厚,基本沒月光,於是他抓起話筒,命人把重機槍抬至前線。在煙幕彈的掩護下,兩挺白朗寧M2點50重機槍分別架在了菜市南端,東西兩側各一挺。機槍班的人就地取材,搬來木板、帆布、麻布袋、輪板車、碎磚塊等就地能找著的物件壘了兩座機槍堡!

狄隊見機槍堡已搭建完畢,宮廟那頭仍沒什麼大動靜,想必夜幕與煙幕起了點作用;於是下令,要在庄外待命的預備隊也進庄集結,同時還命現場尚能行動的士兵,趕緊蒐集陣亡戰友身上的武器彈藥。

一小時後,天空再度亮起照明彈,沒等保安宮有所動靜,菜市南端的憲兵們立刻開火,朝保安宮正面傾瀉火力!每扇窗、每道門都不放過,50機槍死命地往正殿三道廟門射擊,不一會兒,那4公分厚的實木門被打得稀爛,廟裡動靜清晰可見!廟裡的敢死隊也嘗試反擊,只是槍眼一閃出火光,立刻引來更強大的火力壓制!

狄隊發現宮廟左右的鐘樓與鼓樓佈有火力點,於是命迫擊砲將其炸毀;幾輪狂轟爛炸後,鐘樓、鼓樓皆垮,還把保安宮前殿屋頂硬是打出一個洞!一枚迫砲彈就這麼直直落了進來,當場炸死一票守在殿裡的敢死隊!

前殿是遍地死傷,血流成河!負傷人員隨即被移至後殿,交由俊泰、花子負責搶救;但他們倆實在忙不過來,最後連在北面守衛的小治、查理、浩克也過來搶救傷員!可無奈人手有限,傷員卻不斷增加,廟裡又沒醫生,急救設備還短缺,且醫療耗材漸漸吃緊,好幾名重傷的隊員沒能挺過去,就這麼斷了氣!

這次交火,雙方打了半個小時,迫擊砲甚至打光了所有高爆彈!保安宮正殿的木結構屋頂也因為承受不住砲擊,在駁火聲停止後沒多久,突然崩塌!一些還在前殿的人員和傷員,無一人來得及逃出!

宮廟屋頂一坍,狄隊見有機可乘,想擴大戰果,立刻把餘下所剩兵力全部叫上;待他一聲令下,全員向保安宮發起衝鋒!

在煙幕彈和50機槍的掩護下,陣陣殺聲響徹整個廟口。當大隊人衝到牌樓前不遠處,即遭保安宮瓦礫堆後方和東西兩側街屋、巷弄打出來的火網阻擊,當場又有大批兵員倒下!

狄隊眼看形勢不利,趕緊下令停止衝鋒,退回菜市南面;至此,戰事停歇,沒再傳出槍響,兩軍就這麼對峙一整晚,誰也沒能拿下誰。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