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110章 邊間寢室

知閒言炎 | 2021-08-27 08:00:02 | 巴幣 12 | 人氣 113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傍晚,大輪車一行人抵達嘉義火車站,這裡有部份職工曾在前年協助過島津少將,所以對大輪車並不陌生,同時也對他們的境遇感到唏噓不已。稍晚,在職工們的協助下,清了間倉庫,暫時將大輪車安置在裡頭。

後來聽職工們說,昨天軍隊和民兵發生過戰鬥,現在整個嘉義市區是風聲鶴唳、動盪不安!於是大夥合計,還得趕緊向阿里山轉進才行。當他們提出請求後,仗義的職工們立刻安排一班五分軌小火車,乘著夜色,一路向東,輾轉來到一處木材場,等天一亮,再乘小火車走林業鐵道上山;最後在羅排的領路下,中午前順利抵達塔斯庫的部落。

部落族人見大輪車再度歸來,無不喜出望外,宛如戰士凱旋般的熱情歡迎!尤其是娜娜,她望穿秋水、朝思暮想,終於把大夥給盼回來了;只見她一身傳統服飾的打扮,手裡抱著襁褓中的嬰兒,步履蹣跚地從屋子裡走出來迎接他們!

塔斯庫得知他們一路疾行、跋山涉水,已有大半天沒吃東西,趕緊命人張羅午餐,傳來山豬肉、小米酒、各式山產、野菜招待。久別重逢的他們,一整天下來有著許許多多聊不完的話,彼此把酒長談,交流近況,直到入夜。

老頭目於去年初冬,剛過耳順之年沒多久即不幸故去,如今部落頭目由塔斯庫繼任。娜娜得知浩克、俊泰前天不幸罹難,以及小玲下落不明,也感到悲痛萬分、唏噓不已!

塔斯庫整理了間空屋,讓他們暫時住在裡頭;比起紛亂、動盪的平地,如今山上相對安全許多。

沒逮著大輪車的燈子,雖心有不甘,但也莫可奈何。為了將功折罪,他積極展開忠義服務隊的擴編工作;幾天忙活下來,葷素不忌的募得了數以百計的群眾加入,是地痞流氓、三教九流皆有!原以為組織這些社會底層人士是要幫著政府平穩局勢,沒想到張站卻要他們四處擴大事端,還特別囑咐:「必要時可使用極端手段!」暗示他們可濫用暴力!

燈子心想:『不愧是新官上任三把火,這張站手段可不比楊站差,也是一員狠人!』不禁佩服局裡果然是人才濟濟,一山還有一山高!

一天深夜,燈子剛收工散班,閒來無事的他於站裡溜達,走著走著,就晃到了小玲的寢室。他尋思著:『玲姐這間房是邊間,位在走廊盡頭,平時鮮少有人會走到這裡。』思緒走到這,嘴裡開始嘀咕:「『神爺』金屋藏嬌,煞費苦心啊!」

燈子出於好奇,伸手扭了扭門把,結果門沒鎖,一轉就開!他順勢走進房內,把門闔上,燈一亮,沒差點嚇死在房裡!他撞見老瓦就坐在床上,兩眼直勾勾地瞪著他!

「等等……等等,瓦……瓦爺,呃不,是『邢主任』,您……您咋會在這兒?」燈子給嚇得語無倫次,頻頻犯口吃,手還不停在腰間來回摸扒,但怎麼也摸不著配槍!

「你冷靜點!」老瓦表明自己是活人,不是鬼,還調侃道:「你都當差那麼久了,咋膽子還這麼小!」聽完老瓦這麼一通說後,燈子這才漸漸穩住情緒。

老瓦說自己無處可去,暫時棲身於此,幾天下來都沒人發現他,燈子是第一個闖入的幹員!「自從『楊廣元』陣亡到『張秉承』赴任,這其中隔了多長時間?」老瓦問。

燈子掐指算了算,嘴裡還嘀咕著日期,回道:「『神爺』是3月4日戰死,隔天3月5日就見到『張爺』,這前後也就一天時間!」

老瓦:「你不覺得這速度賊快賊快!」

燈子:「就是說呀,我也這麼覺得!『神爺』還屍骨未寒,『張爺』就走馬上任,這銜接得恰到好處,簡直未卜先知呀!」沒等燈子把話說完,老瓦示意他先緩緩,別急著亂瞎猜。

老瓦:「如今……台灣站的舊部就剩你和我了吧。」

燈子不解:「『瓦爺』,您這話啥意思呀?」

老瓦:「我懷疑……咱們周圍有暗樁!」

燈子一臉錯愕,怯聲問:「您說得是『地下黨』?」

「不知道,我也還在查。」說完,老瓦托燈子今晚先幫他弄來一把手槍和百發子彈,一套衣褲和一雙功夫鞋。

對燈子來說,張羅這些都不叫事,立馬應允,但他好奇的又多問一句:「不知『瓦爺』您當前究竟在追查什麼?」

「我就跟你坦白說了吧,黨國之外還有另一股勢力蠢蠢欲動!」接著老瓦把曹天鉞是雙面諜、美軍船艦、忍者鞋步兵等等,這幾天以來的前後經過全都告訴燈子;燈子聽完,當場瞠目結舌、難以置信!

「如果我猜得沒錯,你們站樓在2月28日陷落那天,上峰就已經獲悉了,所以才派『張秉承』來台接任,目的就是想取代『楊廣元』!」老瓦語重心長的接著說:「我算了算,五天內趕赴台灣並走馬上任,時間上掐得剛剛好!」

燈子這才恍然大悟,說道:「這就不奇怪了,如果有暗樁,那這一切都能解釋通了!」此前他還百思不解,為何張站可以出現的這麼即時。

與此同時,老瓦心裡還琢磨另一件事:『如果曹天鉞是雙面諜,那她在台灣至少還有一支暗樁沒被發現!』再回想去年初,他與楊站都未呈報未來人一事,可天鉞卻偕蔣主任秘密訪台;思緒走到這,老瓦又問:「你們衙門陷落當天,還有誰知道此事?」

燈子思索了半晌,回道:「那晚我曾到憲兵隊移監,還神不知鬼不覺……。」話沒說完,老瓦心裡便有底了,他心想:『暗樁肯定就在憲兵隊!』接著,燈子又把收編響馬一行人、南機場遇襲、偽造軍令調兵、夜襲保安宮等等過程,鉅細靡遺的陳述一遍。

稍晚,老瓦從燈子手上取得槍、彈、衣、褲、鞋之後,立即動身前往憲兵隊。臨走時,還特別囑咐:「明日當差,該幹嘛幹嘛,千萬別讓人知道我棲身於此;我還活著這事,你得幫我藏著!」見燈子頻頻點頭應允,老瓦這才放他離開。

離開寢室,燈子朝自己宿舍的方向走去,路上他不停地反覆琢磨:『瓦爺剛才說的各種奇人異事也忒玄乎,該不會是想誆我吧?』這念頭剛一閃過,燈子突然警覺不妙,嘴裡嘀咕:「遭了,剛才還幫他張羅手槍和子彈,萬一『瓦爺』自己就是地下黨,那我豈不通敵,還資敵!」於是他立刻回頭,往玲姐的寢室奔去!可等他再回到邊間寢室,把門推開,這時房裡早已空無一人,只剩老瓦換下的那一身破衣舊褲!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