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101章 忠義服務隊

知閒言炎 | 2021-08-18 08:00:02 | 巴幣 114 | 人氣 109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狄隊站在被拆到只剩車殼的33型雲豹前面,一臉惆悵。稍早得知弘爺、阿偉兩人把車開走後是怒不可遏,為此還狠狠訓斥胡副好一番!這時的他,心情才稍稍平復一些。

過沒多久,傳令來報,說楊站來找。稍後,狄隊再帶楊站來到雲豹停車處;楊站這下總算鬧明白,原來清晨襲擊他們的大輪車,真就是弘爺他們!

楊站:「我知道車子在哪!」他想跟狄隊借兵,但被拒絕了!

狄隊解釋:「現在戒嚴,你沒調兵令,我就算想借,也借不了。」

於是楊站又跑去「警備總部」(警總)找陳儀請令,可兵令沒請到,反倒讓陳儀教訓了一頓!陳儀怒道:「你不但辦事不利,還讓勢態越演越烈!如今全台各地都陷入動盪,我手上哪裡還有兵可以借!」

楊站見兵借不成,那就改要錢吧,畢竟站樓讓人端了,現在人手所剩無幾,找上峰調人又緩不濟急;眼下最立竿見影的辦法就是討得一筆金費,就地重整旗鼓!

陳儀:「行啊,你要是有能耐,錢不是問題!」於是楊站把組織「糾察隊」的計畫向陳儀提案。

可聽完提案後,陳儀卻不以然的說:「你這都什麼跟什麼?起這啥名堂,我能報銷嗎?」陳儀要楊站先回去好好琢磨琢磨隊伍名稱後再說。

其實陳儀眼下最迫切需要的正是一支武裝力量,他曾一度想請「蔣委員長」派兵來台平亂,但他認為此時事態還不到向中央搬救兵,妄圖靠自己手上現有的兵力平息。方才聽到楊站提案糾察隊的計畫,令他有些心動!如果能就地組建一支體制外的武裝力量,以夷制夷確實不失為一個好主意,可就是嫌名字不稱頭。

離開警總後,楊站和燈子開著卡車再度回到憲兵隊。由於楊站擔心大輪車殘黨會趁這段兵力空窗期往他處轉移,於是想派一些糾察隊成員先行滲透到江仔嘴,以監視他們的動向!一來,糾察隊是本省人,有利隱藏身分;二來,他現在能招到的人手也就剩糾察隊了。

狄隊見楊站這趟回來,還帶走好些人犯,倒也樂得開心,因為這幫他減輕不少號房超收的壓力。

下午,楊站的卡車回到台灣站,此時站裡已不知被其他暴民洗劫過多少回了!他擔心一身外省人的打扮會遭暴民攻擊,於是在糾察隊成員的護衛下,和燈子一起悄悄潛回站裡,搜出幾件從之前人犯身上扒下來的便服先暫時換上。

楊站刻意回小玲的寢室做一番巡禮,想起過去好幾夜的魚水之歡,不禁觸景生情,一陣鼻酸;離開時,他還不忘取走櫥櫃裡殘存的一條粉色內褲,以為留念!

稍晚,卡車載著糾察隊開往板橋。路上燈子嘟囔著:「我就不懂,這『糾察隊』咱們去年也用過,咋現在就不能報銷了?」

楊站:「要是咱們拿自己的錢,養自己的人,你愛咋叫都行;可那幫當官的人不行,他們愛擺譜,得起個冠冕堂皇的名字才行!」

燈子:「那還不容易,許他們一個不就得了!」

楊站呲了一聲,說:「你有文化,你許唄。」說完,卡車正好駛到一間關帝廟前,廟旁鄰棟的樓房牆上寫有「忠黨愛國,為民服務」的精神標語。此時燈子嘴裡嘀咕:「忠黨愛國、關二爺……。」他突然靈機一動,想到「忠義服務隊」這個名字,趕緊轉頭向楊站提議!

楊站:「唉,叫啥名都無所謂,現在最要緊的是咱們手上得有人!」他這時想起了老瓦,心裡嘀咕:『秀真這傢伙也真是,最需要他的時候卻不知跑哪兒去了!』

一郎修了封家書,上頭寫著他與家人徹底斷絕關係的聲明!他不想因為自己起事抗暴而連累父母,何奈蘇父難以接受,氣到閉門不見!眼看拜別父母不成,無奈之餘,只好到神祖牌位前焚香祭祀,跪地叩首、一拜再拜,懺悔不肖子孫如何如何云云。

離家前,一郎特地囑咐弟弟們,代他好好照顧老爸老母,他的父母恩只能等來世再報了!三個弟弟本想隨他一起參與抗暴,但被他罵了回去!他說這種事,家裡出一個人就夠多了,還嚴正警告他們萬萬不可跟來!

傍晚,一郎回到保安宮,見雲豹就停在廟口廣場。平常庄裡一有黑頭車出現,都能引來側目,更何況是口耳相傳已久的大輪車!消息一傳開,馬上吸引附近一帶鄉親前來佇足圍觀!一旁的敢死隊也是久久未散,他們都在等候進一步的指示。

入夜後,各庄仕紳、大輪車以及敢死隊的要員們,再次齊聚廟裡開對策會。

這晚,主流意見是「力戰派」主張的抗暴到底,但也有少部分提議自首投降的「避戰派」;他們擔心兵禍會波及鄉里,一心只想著如何把傷害降至最低。正殿裡,大家又是七嘴八舌,你來我往,議論不休,氣氛比前天晚上還要激烈,好幾回講到激動處還險些大打出手!

就在不知第幾回拳腳相向才被剛遏止,一郎起身說話了,他表示:「我自己的性命嘸重要,但是投降這款代誌實在是太『厭氣』(窩囊)!我甘願犧牲自己,欲給六百萬台灣人攏看著,安呢犧牲也才有價值,才有意義!」說完,現場力戰派響起一陣歡聲雷動,振奮不已。

但避戰派一名代表卻冷冷懟了一句:「愛死你自己去死,莫呷阮這些無辜百姓攏總拖落去陪你逗陣赴死!」沒等代表把話說完,力戰派的人當場聽不下去,又激起一波新的衝突!

就在這時,萬猴與他的小弟們押著兩名陌生臉孔的外地人進來廟裡,說他們鬼鬼祟祟在庄裡亂晃,怕是宵小,所以先逮過來聽後發落!

外地人趕緊跪地求饒,頻頻喊冤,自介說來自台北市,也想一起參與抗暴,同時還拜託一郎,希望能讓他們加入!

一郎聽他們口音是道地台灣人,便沒留什麼心眼,讓萬猴領他們到一旁稍事休息。接著一郎轉身,藉外地人的到來,理直氣壯的對避戰派說道:「恁攏有看著啊,這就是我所講的影響力,給台灣人覺醒的影響力!」

列席在旁的金富和八田聽完一郎慷慨激昂的論述後,兩人是深表贊同。八田對金富建議:「你一定要將一郎的新聞散佈出去,『給閣咔多』(讓更多的)人知影尹的事蹟!」

創作回應

oVo巴爾坦星人
路過... 我好像第一次來?
2021-08-18 18:29:20
知閒言炎
肯定是,否則“巴爾坦星人”這麼大名鼎鼎,我肯定有印象!^^
2021-08-18 20:21:5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