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83章 姑婆廟

知閒言炎 | 2021-07-31 08:00:02 | 巴幣 10 | 人氣 113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送老瓦回台灣站後,阿偉突然提議,說他不想那麼早回部隊,還坦承自己養病這段期間實在憋壞了,這趟出來,就盼著能逮到機會,去茶室好好發洩一番!其實弘爺正有此意,難得放出來自由兩天,就這樣回去,是有點可惜;加上他也好些日子沒看到百合子了,於是兩人一拍即合,決定回去前,先走一趟茶室。

兩人輾轉來到茶室,阿偉一如往常,小姐剛到,便急著往後室帶去,留弘爺獨自一人在和室泡茶。但今天反常,等了許久,都未見百合子過來;最後實在按奈不住,弘爺跑去找媽媽桑詢問,到底怎麼回事?

只見媽媽桑一臉尷尬,吱吱嗚嗚半晌,一副難以啟齒的模樣;弘爺警覺不妙,態度轉為嚴肅,質問百合子她人到底怎麼了?是否人在醫院?是否安好云云!

最後媽媽桑自知若沒給弘爺一個交代,他不會善罷干休,這才唯唯諾諾的坦承,說百合子於農曆年後沒多久,因病過世了!

突然收到這晴天霹靂的噩耗,弘爺震驚到啞口無語!他落寞的回到和室,整個人癱軟的坐在榻榻米上;此時他的心,徹底涼歇!穿越自今,弘爺最大的精神支柱就是百合子,可如今人就這麼沒了,連最後一眼都沒能見著,他是悲慟萬分,卻又欲哭無淚!

媽媽桑見弘爺情緒低落,先免費招待兩壺清酒,再上幾碟小菜,任他獨自一人在和室裡頭沈澱沈澱;而她則躲在和室外頭,偷偷觀察,只是沒想到越看,自己心裡也越發沈重!

按說,一般男人遭遇這類打擊,不外乎痛哭一場後再喝個酩酊大醉,經過一番宣洩,這關也就過去了。可弘爺不那樣,他沒哭沒鬧也沒落淚,只是靜靜坐著,一聲不吭;眼前一茶几的酒菜是文風不動,滴酒未飲!

弘爺光臨茶室快一年了,媽媽桑對他多少有些了解,知道他與一般的尋歡客不同,是真的有情有義且剛正不阿的男人!但媽媽桑鮮少見過男人悲傷時是呈現這種狀態,一時半刻間也不知該如何是好,慎重起見,沒敢派小姐過去;面對這種喜怒不形於色的男人,就怕"女兒們"一不小心觸怒到他,掃到颱風尾!

半小時後,辦完事的阿偉心滿意足地走了出來。驚見弘爺狀態不對,趕緊上前關切怎麼回事;得知百合子死訊後,阿偉也沉默了。

阿偉人在軍隊,有醫官在,染病尚可醫治;但百合子就不同了,在這個資源匱乏的時代,又身處社會底層,想獲得妥善的醫療資源,可比登天還難!再說,媽媽桑手底下小姐那麼多,生死之事、來來去去;對她而言,走了一個百合子,不過是少一副碗筷而已!

阿偉拍了拍弘爺的肩膀,輕聲地說:「走吧,我們離開這裡,以後不來了。」語畢,扶弘爺起身,緩緩走出和室。臨走前,阿偉特地問了媽媽桑,百合子安葬何處?他們想去上香、致意。

媽媽桑告訴他們,百合子因病死亡,遺體直接火化,沒有入土,而牌位就安奉在姑婆廟裡。感念弘爺過去對百合子多有關照,媽媽桑特地請龜公領路,帶他們前去祭奠。

隨著龜公的腳步,一路向西,出了街區,輾轉來到郊外一間姑婆廟。

廟不大,是棟閩南式的小平房,但入口處卻矗立一座原木搭起的日式鳥居。見廟裡沒人,弘爺心裡嘀咕:『難道這是間陰廟?』思緒走到這,隨即發現廟的後頭有片墳地,裡頭立滿墓碑,有漢式也有和式。

廟裡有尊地藏菩薩,後頭有座三層階梯台,上面擺滿牌位。龜公說附近一帶幾十間茶室的”姊妹們”若不幸故去,尚未出嫁又回不了家門的她們,牌位就會安奉於此,日後茶室同行再定期舉行法會祭祀她們。

龜公先走一遍祭奠流程,再恭敬地從階梯台上請下百合子的牌位;這時弘爺才知道,原來百合子的漢名叫”翁採珠”!

「阿珠啊,常常來找妳"開講"(聊天)的軍大人這馬來捻香祭拜,妳若天上有知,就請妳要保庇大家平安健康,順心如意......。」龜公雙手合十,嘴裡念念有詞。

就在兩人焚香祭奠時,有隻巴掌大的白蛾子飛到弘爺的左肩上停下;這蛾子有對雪白翅膀,兩隻毛茸茸的觸鬚,優美極了;阿偉從未見過這種既大且白的蛾子,於是興奮地叫弘爺轉頭快看!

弘爺轉頭一看,那白蛾子仍在,見牠沒飛走,於是伸手搭了過去;沒想到白蛾竟爬到他的手背上,還用口器在皮膚上的來回磨蹭,彷彿像在輕吻!

弘爺這時笑了,突然間也釋懷了!他意識到百合子的死,對她來說其實是種解脫,提早結束悲情的此生,得以重新投胎轉世去。這念頭剛一閃過,白蛾子隨即拍了拍翅膀,振翅高飛,朝不遠處的竹林飛去。

回到站樓的老瓦,還是沒能見著楊站和小玲。他有不好的預感,心中一股醋勁油然而生;直覺告訴他,小玲很可能讓"楊"給佔去了!當初被調去南部,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把小玲留在"楊"的身邊;果真就應了那句"怕什麼,來什麼"!

老瓦心裡嘀咕:『好傢伙,想躲著我!我就”蹲”(守)在這裡等,反正你衙門在此,早晚得回來。』

於是老瓦在站裡四處溜達,不經意的就溜到了號房。裡頭烏央烏央的人滿為患,不少人犯連坐下的地都沒有;這畫面勾起了他當年在76號遭囚禁時的回憶,當場令他萌生了側隱之心!可無奈這裡不歸他管,也只能愛莫能助。

傍晚,楊站總算回來了,他與小玲先後從車上下來。瞧他們言行舉止、談笑風生的模樣,就老瓦看來,兩人的關係已不言而喻!老瓦心裡雖然很不是滋味,但仍不動聲色的上前迎接他們。

「唷喝,是秀真!你啥時回來的?快,快快進來,咱們得好好喝上兩杯才行!」楊站滿臉笑意,一手搭著他的肩,喜孜孜地將他迎來辦公室絮叨;同時還不忘吩咐燈子,帶小玲再去一趟憲兵隊!

老瓦見小玲又被支開,略感不悅,但無奈有要事求助於他,只好先耐住性子,沒多說什麼。和過去一樣,兩人在沙發區先抽幾支菸,再喝上兩杯,一陣寒暄後才開始說正事。

老瓦開門見山,直接向楊站請託一事;希望能透過他在官場上的人脈,讓專賣局的人於二月底的最後三天,也就是26、27、28三日暫停台北市的稽查工作!

創作回應

Reineke
楊站會同意嗎?…
2021-07-31 16:06:49
知閒言炎
關於這點,當初我在寫作時也卡關很久。答應嘛,這不符楊的人設;若不答應,我故事沒法寫。弄不好,還得花幾百字去寫老瓦如何跟他鬥智鬥嘴,增加讀者無謂的閱讀量。

所幸最後我找到了巧妙的方式,迫使楊站同意,又不違他的人設和常理。(按常理,沒人會答應的。)

這釦沒有埋很長,會再下集揭曉。
2021-07-31 16:21:3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