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120章 後記(3/3)終章

知閒言炎 | 2021-09-06 08:00:02 | 巴幣 132 | 人氣 120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一週後,小治、小玲、大衛、羅排,一行四人特地驅車回了一趟阿里山,拜訪娜娜與塔斯庫;他們夫妻倆依舊住在山上,過著傳統的部落生活。三十一年裡,娜娜前後生了七個孩子,四男三女,除了三子不幸早夭外,如今多已長大成年。

在這個早婚的時代,長女「帕庫」已嫁為人婦,還生了兩男外孫。看見娜娜如今兒孫滿堂,一家和樂融融,大夥也都替她感到欣慰;與其他人背井離鄉、飽經風霜的境遇相比,著實幸福太多。

回到部落的第一個夜晚,晚餐後他們和塔斯庫、娜娜一家圍在溝火前,喝著小米酒,聊天、敘舊。席間,塔斯庫不忘詢問木匣子的下落;得知木匣子交由美國人收走後即不知所蹤,令他頗為不悅!

為了安撫塔斯庫,大衛只好破例一回,冒險違反規定,向他們洩漏木匣子裡頭的五色石來歷!

五色石屬於第七週期,原子序為115的「鏌」元素;據推測,很可能是17世紀,逃亡到阿里山的荷蘭傳教士所遺留!在正態時間線上,鏌元素於2004年以前都未曾被人類發現過,為防觸發新的歷史事故,所以五色石現由聖光會保管。

鏌元素在地球上可以說「不存在」,但能透過人工合成的方式產生!只是人造鏌極不穩定,生成後僅100毫秒即衰變成「鑈」元素!像五色石這種可以穩定存在上千年,甚至上萬年的鏌,確實罕見;關於五色石的其他信息,目前仍被列為最高機密!

大衛講得是口沫橫飛,可現場沒幾個人聽得懂他在說些什麼;甚至塔斯庫自己也是很吃力的透過娜娜翻譯,聽得一愣一愣!最後只好自討沒趣的就此打住,不再追究。

其實大衛自己也未曾目睹過五色石,上交聖光會後就沒再見過那木匣子了;至於鏌元素是否真如傳說中那樣具有五種顏色,在場沒有人知道。

酒過三巡,將醉未醉之際,小治突然話鋒一轉,感性的說:「其實我們這次回台灣……是來向你們道別的!」此話一出,現場氣氛頓時凝重了起來!

娜娜不解,看著小治他們,問道:「啊你是要道別什麼?」

小治:「還記得美國人那座蓋蓋停停、停停蓋蓋的LHC嗎?」

顏正道:「記得呀,怎麼,要正式運作啦?」

小治點點頭,說:「對,達拉斯計畫的最終實驗項目,聯邦政府批准了!」

顏正道:「所以……你們同意參與了?」小治、小玲默不做聲,只是點頭、微笑。

娜娜不明就裡,頻頻問道:「你們別不理我,到底怎麼回事啦?」

顏正道:「那你們何時走?」

小治:「明早下山。」語畢,顏正道隨即端起一碗小米酒,致意後先乾為敬。

娜娜這下真急了,嚴肅的問:「喂,到底怎麼回事,快點告訴我啦!」

「說來話長。」小治和大衛對了一眼,問道:「這事能說嗎?」

大衛呲了一聲,輕蔑的說:「無妨,反正他們(指塔斯庫)也聽不懂,你想說什麼就說吧。」

所謂的「最終實驗項目」,才是興建LHC的真正目的。原本三一系在冷戰時代的重點工作是阻止LHC完成,但隨著大輪車一行人的出現,這個重點工作發生轉變;再加上冷戰期間,得知蘇聯那邊出現多名蛇系AN後,逼得聖光會不得不從極力阻止轉變成全力協助,幫美國搶先一步完成!

「哼,原本能早個幾年完成,卻讓『甘迺迪』插了一槓子!」小治話剛說到這,大衛突然乾咳兩聲,暗示他這事不能講!

小治:「總之,美國人現在決定用LHC去找尋上帝粒子;我是想……如果能再次打開時空裂縫,說不定又能穿越回未來了!」

「這事安全嗎?」娜娜略顯不安的問。

「沒人敢保證,也許成功回到我們那個時代,也可能去到其他時代,又或者……。」小治豁達的笑了笑,接著說:「按天鉞的說法,獲得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死亡!」

「那妳也會去嗎?」娜娜轉頭問小玲。

小玲點點頭,回道:「會呀,而且小治之所以同意,也是被我說服的!」

小玲在五年前罹患子宮頸癌,子宮切除後,對人生有了不一樣的感觸;當科研團隊向她提出最終實驗的邀請後,想都沒想就同意參加了!

隔天一早,一行人驅車下山後,來到嘉義水上機場。當天下午,在大衛的安排下,小治、小玲隨他一同登上美軍運輸機,飛離台灣。

隔年,1979年一月,台美斷交,顏正道與孫良玉被迫返回美國,結束長達十二年的駐台聯絡人工作。

同年三月,LHC終於在哈里斯堡啟動實驗,為了更進一步符合當年他們穿越時的條件,美國陸軍還支援一輛V–150四輪裝甲車搭載小治和小玲。但實驗才開始沒多久,就發生了「三哩島核電廠事故」,LHC幾乎在同一時間停止運作!

究竟是實驗引發核電廠事故?還是核電廠事故中斷實驗?由於查不出確切原因,始終沒有定論。最後聯邦政府以核電廠事故為由,把最終實驗的失敗掩蓋過去;而達拉斯計畫也因此被正式終止,與計畫相關的所有紀錄被列為聯邦最高機密,永不解密!

事後科研團隊回到現場,卻不見那輛V–150,人、車就這麼憑空消失!曾請求美軍協助並擴大搜索,但最終無果;此後再也沒人見過小治和小玲,就連天鉞透過遙視,也沒能找到他們!

天鉞在整理他們二人的遺物時,發現了島津少將的武士刀、查理的榮譽勳章、一枚金幣和一封遺書,遺書屬名「達拉斯計畫自願者–何宇治」。她把武士刀、勳章、金幣全上交聖光會,但私底下卻偷偷把遺書交給羅排,還叮囑道:「遺書這事你得幫我守著,可千萬別洩漏出去!」

羅排應允後,接過遺書,讀完,隨即掏出打火機,當場扔進煙灰缸裡燒掉!

天鉞:「挺上道的嘛!」

羅排聳了聳肩,面帶微笑的說:「回台灣這十二年沒白過,人情世故,應對進退,分分寸寸我都能拿捏得恰到好處!」

「再告訴你一件事吧。」天鉞接著說:「我申請退休了,等許可下來,我將離開美國……。」

「妳要去哪?」羅排問。

天鉞:「西藏!」

兩人當天就此一別後,羅排與花子就再也沒有見過曹天鉞和大衛了。

爾後,羅排藉由掌握未來資訊,靠著精準投資,獲利不少;不但名利亨通,還成了著名的稀有晶礦石收藏家,晚年與花子一起在舊金山的豪宅裡安度餘生。

1986年,墨西哥世足賽,羅排和鄰居打賭並成功預言了阿根廷奪冠!鄰居的已故表哥是一名韓戰退伍老兵,願賭服輸,竟把表哥在仁川登陸中獲得的榮譽勳章,作為代價償給了羅排。

1999年,高齡七十七歲的羅排,因緣際會下結識一位名叫「查理」的新加坡籍留學生;兩人是一見如故,成了忘年之交!

隔年,羅排想以口述的方式,委託查理幫自己寫本傳記。知道查理也是軍事迷,在口述自傳完成的那天,便把鄰居那枚榮譽勳章作為酬勞的一部分,支付給他。

「孩子,你畢業後想從事什麼?」羅排問。

時年二十一歲的查理,靦腆的笑了笑,回道:「不瞞您說,我也不知道。」

羅排建議:「你文筆這麼好,記者這份職業應該很適合你!」

最後,查理欣然收下榮譽勳章,辭別羅排,轉身離去。

看著查理年輕時的背影,那即視感不禁令羅排想起當年落難於光復初期的台灣,腦中不斷湧現那一幕幕驚心動魄、九死一生的畫面;其中的悲歡離合、喜怒哀樂,恍如昨日、憬然赴目。

–END–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