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102章 箭在弦上

知閒言炎 | 2021-08-19 08:00:02 | 巴幣 12 | 人氣 102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力戰、避戰,兩派分歧僵持不下,最終不歡而散!廟公找一郎說句公道話,他認為避戰派的意見不無道理,畢竟兵者凶也,子彈不長眼。廟公還說:「兩軍相戰打起來,樓仔厝『損蕩』(毀壞)閣算小事,若萬不離閣再傷及無辜的鄉親,你有幾條命也嘸夠賠!」於是遊說一郎把戰場移至郊區。一來,鄰里間可避免戰禍;二來,也能成全敢死隊求戰的決心。

一郎是明白人,自然聽出廟公話理的潛台詞。廟公表面中立,但心底其實主張避戰;雖說廟公所言在理,可野戰對敢死隊來說幾乎沒勝算,等於白送軍隊一次勝利!與其犧牲自己長敵人士氣,不如破釜沉舟來一回巷戰,尚能拼死一搏!

一郎深知自己兵力有限,守不了整個庄,於是向廟公提出請求,希望能借他的保安宮作為據點,讓敢死隊據守其中!如此一來,也能避免戰事殃及民宅。

廟公聽完當場傻眼,呆若木雞、良久無語,懊悔不該多嘴,把火引到自己身上!當他正琢磨該用什麼理由拒絕時,一郎端起步槍,拉了一下槍機,作勢清槍。

廟公畢竟曾在道上混過,馬上讀懂一郎的暗示。心裡嘀咕:『他這哪裡是借!』一郎現在有人有槍,話語權掌握在他手上,借廟不過是客氣的知會一聲!

但廟公仍存有私心,摸了摸鼻子,說:「嘸你先去擲茭,呷保生大帝請示旨意;你若是擲有三個聖茭,我這間廟就給恁拿去打!」廟公打算賭一回,寄望無形的力量能幫他保住宮廟。

一郎起身,先循禮參拜完後回到供桌前,雙膝跪地,畢恭畢敬向保生大帝請示;結果一連擲出三個聖茭,廟公這才總算心甘情願。

翌日,一大早,敢死隊與大輪車的人開始構築保安宮的防禦工事;每道門、每扇窗,都疊起沙包、木板;周邊街道還架起竹矛、柵欄,以為路障、拒馬。許多支持他們的鄰里鄉親也動員前來協助工程,甚至還有不少人捐糧、捐水、捐被毯等物資,為可能陷入的持久戰做準備!

廟公領著萬猴與他的小弟們,連忙把神像請出,移駕至鄰庄宮廟暫時安置。一郎架起爬梯,偕小治、查理與弘爺,四人先後爬上宮廟的屋頂,蹲坐在橘紅色屋瓦上俯視整個南庄。

保安宮坐北朝南,是全庄的制高點,視野良好,可遠眺整個江仔嘴!用望遠鏡還能看見更遠一點的「鐵路橋」(新店溪橋)與「光復橋」(舊稱「昭和橋」),這也是為何一郎要向廟公借保安宮據守的主要原因。

另一個原因,是保安宮位於南庄中央,四周民宅林立,不利軍隊動用重炮與飛機轟炸,可挾民宅以增防守優勢!這也是一郎拒絕野戰,堅持巷戰的重點考量。

「彼邊恐怕是戰況尚激烈的所在!」一郎指向廟口菜市說。

由於西、北、東三面皆是鄰里巷弄,不利攻擊方排兵佈陣、施展火力,唯南面廟口菜市的開闊地有利大部隊正面展開;所以他在南面東西兩翼各挑一棟三角窗的街屋佈置據點,設置機槍,與保安宮呈三點犄角之勢,交叉火網,相互支援。

正當一郎自信滿滿的介紹完防線佈局後,突然話鋒一轉,語重心長的問:「恁的大輪車若是袂堪作戰,敢會使沈入溪中,莫給外省仔拿去禍害別人!」他知道大輪車沒剩多少彈藥,戰力有限,且此役必敗,擔心戰後會落入軍隊手中!

小治、查理是沒什麼意見,但弘爺卻強烈反對!因為雲豹可是他的寶貝,過去一年來,日復一日,夙夜匪懈的保養維護,豈容說沉就沉!

弘爺:「憲兵隊還閣有一台大輪車,若是軍隊找到方法將車修理好適,安呢咱台灣人手頭會使拿出來對抗的車,就剩這台了;所以絕對袂使沉入溪中,而且還閣要想辦法保護著!」語畢,一郎嘆了口氣,臉一沉,看著弘爺半晌無語。

其實弘爺所言也不是沒有道理,最後一郎只好將此事暫時擱置,因為眼下還有其他工作要忙活,雲豹的去留問題,只好等稍晚再議了。

楊站、燈子返回台灣站,發現站樓被另一群台灣站幹員攻佔,他們還幫忙將環境大略整理一遍!當楊站一看到響馬出現,這才知道他們是老瓦南部分站的人!

響馬:「『瓦爺』失蹤多日,我們群龍無首,不知該如何是好,想說來投靠『神爺』您;卻沒想到這裡竟然放空城,還遭暴民洗劫!」他們好不容易將滯留站裡的民眾驅離,重新奪回控制權,這才剛掄起手來收拾善後,楊站就回來了。

得見響馬一行人到來,令楊站大喜過望,恰如久旱逢甘霖,一波及時雨緩解了他的燃眉之急!再清點一遍人數,一共十四員,合著還有三輛黑頭車與一輛卡車,不但訓練有素還自帶槍彈;與臨時組建的忠義服務隊相比,雙方素質簡直天差地別!

收編了老瓦的南部幹員後,楊站士氣大振,他開始琢磨著:『該如何反攻江仔嘴,奪回大輪車以報一箭之仇!』偏偏手上沒兵沒權,他來回踱步,苦惱不已。

燈子見楊站一籌莫展,於是提了個餿主意。他怯聲提議:「不如咱們偽造軍令!」話音剛落,楊站立刻破口大罵:「混帳東西!偽照文書都能讓你牢底坐穿,何況是偽照軍令!你不想活命,我還想活!」

燈子也是萬般無奈才會出此下策,還勸道:「大丈夫欲成大事,就該不拘小節;何況現在外頭都亂成一鍋粥了,誰還管得著那些繁文縟節!」

楊站聽他這麼一說,也覺得有些道理,於是問:「那……這事你可有把握?」

燈子拍著胸脯再三保證:「放心,這活兒我門兒清!」最後楊站同意燈子的提議,走一回險棋試試!

燈子借了輛黑頭車開出去,也不知他究竟去了哪裡;等了半天,直到過15點才回來,同時手上還拿著一張幾可亂真,如假包換的派兵令!

楊站頻頻誇道:「響兒!瞧你這事辦得……天衣無縫啊!」取得兵令後,事不宜遲,趕緊點齊人馬直奔憲兵隊去。

出發時,響馬還不解的問:「『神爺』您不派人留守,難道這衙門不要了?」

楊站:「唉,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不就是棟遮風避雨的殼子,有啥好希罕的,沒了就沒了!」他還引用燈子的話,說:「大丈夫欲成大事,就該不拘小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