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77章 金賢婚宴

知閒言炎 | 2021-07-25 08:00:02 | 巴幣 20 | 人氣 115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因為通貨膨脹的關係,他們包了60萬的現金,整疊捆好,紅紙裹著,像塊磚兒似的交付禮金桌。阿春、乙妹就坐在桌裡頭,她們身後還擺了兩件大竹簍,裡頭裝滿錢磚,壘得像兩座小山!孩子們正圍著竹簍轉呀轉,嬉戲的同時還兼著看顧禮金。

簽完名、交完禮金後,在蔡秀的引路下,三人找到小治他們;這時才知,僅大輪車一行人就佔了一桌!小玲數了數人頭,以她為基點,左起依序是小治、查理、浩克、羅排、花子;右起是弘爺、阿偉。

「咦~怎麼沒看見俊泰?」小玲問。

「他今天不舒服,待在家裡休息。」浩克婉轉回道。

一張十人桌,餘下兩個位子,就在小玲納悶會是哪兩位和他們一起同桌時,許久不見的蔡蓉,在海川的攙扶下緩緩走了過來,兩人先後就坐。只見蔡蓉小腹為凸,明顯有了身孕,過了三個月的保密期,海川趁今天蔡家大喜之日,喜上加喜的宣佈蔡蓉懷上了!

現場親友聞訊後,輪番前來敬酒致賀,畢竟海川也盼了好多年,如今總算如願以償,喜獲麟兒;唯小治、查理、浩克三人,彼此面面相覷,心照不宣!

查理嘗試轉移話題,滿臉笑意,讚嘆:「在這麼艱困的時陣幫阿賢舉辦大婚,蔡家確實毋簡單啊!」

蔡蓉不冷不熱地嘲諷道:「攏是因為賢仔是咔桑的親後生......。」話沒說完,海川趕緊示意她少說兩句,以免失禮!

有對夫妻從鄰桌走了過來,他們先對海川敬了一杯,接著再對同桌的人也敬一杯。海川起身向大夥介紹,他們就是二姊夫"卓東陽"與二姊"蔡娣"!小玲舉杯回敬的同時,與卓仔對了一眼,彼此心裡有底,但仍顧作陌生!

過了一會兒,阿貴偕金富一同過來敬酒。阿貴因忙於張羅婚宴,分身乏術,他向大家頻頻致歉說:「招呼不周,還望你們多多包含,今晚酒菜一定包君滿意!」可一旁的金富卻氣色很差,好似幾天沒睡的樣子,整個人神情恍惚、魂不守舍,不同以往那樣能言善道、八面玲瓏!

冬天太陽落得早,沒過多久,天色開始變得昏暗,路燈紛紛亮起,當桌上花生瓜子都快嗑光了,"總鋪師"的人手這時才開始陸續上菜。與此同時,新郎倌和新娘終於登場亮相,偕同長輩們逐桌敬酒。

金賢一身黑色緞面長袍馬褂,胸前掛著一朵大紅結彩;新娘一身鳳冠霞披、穿金帶銀,大輪車一行人這才首次見到新娘的模樣!
她的相貌平平,姿色一般,五短身形,體態豐腴;他們這才總算明白,為何這個時代能有女孩都年芳二十了,還尚未出嫁!

身為新郎倌的金賢,臉上雖掛著笑意,但卻皮笑肉不笑,不難發現他正用意志力強打著精神,逢場作戲!他的內心肯定很排斥這樁婚事,但即便百萬個不願意,也無可奈何;此時的他,只好藉著不停的敬酒,企圖把自己活活灌醉!

席間,小治與小玲比鄰而坐,兩人雖心繫彼此,但整晚卻沒有太多交集,連句"最近過得好嗎"都沒敢問,只是顧左右而言他,興許是兩人心中皆有愧的緣故;小玲與楊站的那點破事,以及蔡蓉肚子裡的孩子,這些都深藏彼此心裡,沒敢讓對方知道!

筵席接近尾聲,海川夫妻倆先一步離席;他們前腳才剛走,小玲就趕緊向小治透漏:「對面桌那個二姊夫,你們得防著點!」

「為什麼?」小治不解。

小玲:「他就是姓楊的安插在你們身邊的'抓耙仔"!」聽到小玲這麼一說,小治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但你們先別打草驚蛇。」小玲怯聲地說:「我看他也不是什麼壞人,這回多虧有他,阿富才能順利脫險!總之,只要知道誰是眼線,後面的防範措施就好辦了。」

這一晚,俊泰之所以沒去吃喜酒,是怕觸景傷情。他獨自一人在家留守,煮點麵線,拌一拌肉燥,囫圇就是一餐。就在他端起麵碗,正要開動時,門外傳來多輛汽車的引擎聲;由遠而近,在此起彼落的陣陣煞車聲後停了下來!

俊泰直覺不妙,因為這時代的汽車本來就不常見,加上每回聽到引擎聲,準有壞事發生;於是他不敢大意,把碗筷放下,先穿上鞋和外衣再說。

三輛黑頭車就停在平房前面的街道上,車上先後下來九名黑衣人,他們身著中山裝、頭戴紳士帽,而其中一人正是燈子!他帶著一隊幹員,循卓東陽提供的線索,驅車來到這裡。楊站命他趁婚宴這天來江仔嘴踩點,闖一趟空門,搜一搜大輪車的老巢!

當燈子走近平房一瞧,驚覺不對勁,怎麼屋裡頭會有燈火?心想:『難道有人在家!』他環顧四周鄰房,家家戶戶皆門窗緊閉,烏漆嘛黑,唯這家尚有明光;於是他輕輕推了大門一把,結果門沒鎖,一推就開!此時俊泰人就站在門後,他與燈子四目相望,雙方剎時間皆不知所措!

「站住!」燈子這一喊,俊泰立馬撒腿往後跑,跑到廚房,推開後門,奔出屋外後一溜煙就不見蹤影了!

燈子趕緊帶人追上前去,因為讓人看到臉了,按江湖規矩,他得滅口才行!他們兵分多路,勢必得把人抓住;只是後門一出去就是鄰里間的巷弄,若非當地住戶,外人一旦闖入,就如同進了八掛陣,拐沒兩個彎準迷路!

俊泰遁入巷弄的同時,邊跑邊用台語大聲喊叫:「火燒厝、火燒厝啊、緊來救火唷!」他知道這時候喊救命,肯定不會有人出手,但如果喊失火,街坊鄰居定會竄出來一探究竟!

果不其然,原本夜深人靜的鄰里,很快開始有了騷動;全仗日本人戰時的消防演練到位,家家戶戶男丁們熟練地戴上防災頭巾,執起打火帚、提著水桶,紛紛從屋裡跑了出來!

他們看到有外省人打扮的陌生人出現在巷弄裡,趕緊圍過來盤問。他們先用閩南話問他們:「恁是啥麼人?是叨位在火燒厝?敢是恁在喊救火?」見對方似乎不懂,又用日語再問一遍。

燈子及其幹員們這時都慌了,倒也不全是因為聽不懂或答不出,而是行動見了光、露了臉,還不慎栽進了八卦陣,驚動了馬蜂窩,讓鄉親們持傢伙團團圍住!此時他們一心只想著速速撤離,走為上策!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