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103章 夜襲

知閒言炎 | 2021-08-20 08:00:04 | 巴幣 112 | 人氣 125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傍晚,楊站一行人來到憲兵隊。不巧,狄隊又帶兵外出平亂,隊上過半兵力也都不在;好在楊站這回手持派兵令,胡副沒敢怠慢,隨即點齊一個連的兵,全副武裝來到火車站,再乘火車開赴板橋。

當部隊抵達江仔嘴時,已經入夜。他們先在南庄西南方向二公里外的一間土地公廟駐紮,等燈子尋回忠義服務隊成員後,再依掌握到的情報開始擬定作戰計畫。他們在供桌上做了一套簡易沙盤,服務隊把庄內的兵力佈署、人數、武裝、給養等情況,甚至整個南庄的街道佈局都詳實交代!

後經楊站評估,他認為必須趁江仔嘴防務尚未完成之際,先發制人,打得他們措手不及!雖然胡副以夜戰視線不佳,不利攻堅為由,建議等白天再發起攻擊,但很快遭到駁回;此時的楊站,一心只想一雪南機場遇襲的恥辱!

凌晨1點,楊站親自率兵一路潛行至南庄北端,他打算夜襲保安宮!他們兵分三路,主力從防禦較弱的北面發起攻擊,另於東、西兩面發起佯攻,以分散敵人火力!

楊站領一個排的憲兵加上響馬等十四名幹員走北路,為中軍主力;另東西二路,燈子在東,胡副在西,各領一個排於兩翼策應。

雖然他們都持有服務隊提供的街道輿圖,但上面僅繪出主要幹道,鄰里巷弄卻沒能清楚交代;當部隊在夜裡自北向南進入南庄後,在巷弄裡拐沒兩個彎就迷失了方向!

百來人的腳步聲,在靜悄悄的鄰里間很快就驚動貓犬,接連好幾聲狗吠後,埋伏於北面巷弄警戒的學生兵察覺到有動靜,隨即提槍上膛,一看到有軍人出現,立馬開槍!

一時間,北面巷弄突然槍聲大作,此起彼落。迷路的三路軍兩眼一抹黑,分不清東南西北,完全掌握不到敵人位置!彷彿每一扇窗、每處轉角、每條路口,皆有子彈射出,令他們進退兩難!

駁火聲很快就驚動全庄,一郎從睡夢中驚醒,趕緊來到前殿坐鎮,掌握當前戰況。得知有軍隊從北面襲來,隨即命曹長先對空打出兩發信號彈,對全庄敢死隊發出警報!

其實一郎對北面遭襲早有設防,他把保安宮交給曹長後,親率二十人自南面出發,向西轉進,打算迂迴至西北方後再切斷敵軍退路。可萬萬沒想到,就在西面巷弄裡與胡副的西路軍遭遇,雙方人馬隨即展開激戰!

楊站與燈子在遭遇伏擊的當下,就開始猶豫要不要腳底抹油,走為上策;再看到兩發信號彈一亮,誤以為有更多伏兵將至,嚇得立馬鳴金收兵,循原路撤退;撇下胡副的西路軍身陷巷弄,孤軍奮戰!

經過一夜激戰,天一亮,清理戰場時才赫然發現,一共38具憲兵屍體,其中一具還是少校軍銜!且當中有不少人是弘爺和阿偉在憲兵隊的舊識,他倆做夢也沒想到,昔日故友,竟會在戰場上兵戈相見,不勝唏噓!

此戰告捷,還擊斃少校軍官,令敢死隊士氣大振,可一郎的心情卻更加沈重了!他趕緊勸還住在南庄的鄉親們快快離開此地,他估計過沒幾日,必有更大的兵禍將至!

保安宮首戰以0比38的勝利捷報,隨著金富的報導,新聞當天就傳遍全台!

狄隊得知消息後,氣得立刻趕回隊部了解情況。他從留營軍官手中接過派兵令後,再轉給身旁的「政工指導員」(「輔導長」舊稱)辨識。等指導員看完這紙兵令後,直接斷言:「這是假的!」並指著兵令上頭的關防,向狄隊表示破綻在這!

狄隊勃然大怒,對著留營軍官怒罵:「你們全他媽瞎了狗眼,這麼粗糙的偽軍令,你們竟然都沒發現!」他指著上頭的關防斥責:「是『國防部』嗎?要蓋『警備總司令部』呀我呿!肏他媽一群豬腦袋,你們敢情是聽南京的命令在辦事呀!」

氣急敗壞的狄隊,持著偽軍令跑去找憲兵司令告狀,直言這筆賬可不能賴給他,還向司令請命,欲率兵去追補偽造軍令的楊站長,以討回公道!

憲兵司令知道事態嚴重,隨即同意狄隊的請命。只不過司令也明白,楊站是「保密局」(軍統於1946年7月改稱「國防部保密局」)的人,他也得罪不起;於是改以勦匪的名義,命他率兵前去江仔嘴協助平亂,另外還加派自己的警衛連支援!

派警衛連支援,是司令刻意留下的心眼;美其名是支援,但其實是防著狄隊躁進所設下的保險。

等狄隊點齊兵馬,隨即直奔火車站,欲搭車趕赴板橋,可到了車站後才得知火車早已停駛!今天上午,全台鐵路交通已遭本省人全面控制,還罷工、罷運!無奈之餘,狄隊只好率兵返回隊部,並找來汽車連連長,問道:「憑我們卡車的運量,把部隊運到江仔嘴需要多長時間?」連長也是剛到任不久,不知如何回答,於是找來老譚代答。

老譚瞅了瞅狄隊身後那齊裝滿員的五個連,再掐指算了一下,回道:「一趟可拉二百人,六百人的話,也就是三趟,我估計……差不多半天的功夫可行。」聽完,狄隊下令:「先車運二百員隨我趕赴江仔嘴!」餘下四百員交付指導員,採急行軍的方式徒步至江仔嘴。

老譚不解,建議:「車運只需半天,要不再考慮考慮?」

狄隊沒好氣的說:「以前大江南北,一天五、六十里路都在走了,台北到板橋這他媽才多遠!」他深知兵貴神速,別說半天,恨不能一小時後全軍就出現在江仔嘴!

中午,據保安宮屋頂守望的人回報,說看見有支車隊剛過新店溪!一郎明白大軍將至,傳令個據點嚴陣以待;然後他對保安宮的防務做了些調整,把原本佈署於廟口牌樓前的大輪車調至北面,鎮守後方。

憲兵車隊剛過新店溪,就讓服務隊的人給攔下,並領他們至土地公廟與楊站會合。

狄隊一看到楊站,當場怒不可遏,顧不得當年楊站對自己還有知遇之恩,立刻命人將其拿下,還拔出配槍,以偽造軍令治罪,作勢要就地正法!

楊站當下心知肚明,有口難辯,但他畢竟是老江湖,知道這時求饒沒用,得威逼利誘才行。於是勸道:「你收到的命令肯定不是來抓我,而是來平亂;所以你殺我不但無功,沒準還得罪人!官場上一但得罪人,即便有一萬個殺我的理由,你未來的仕途恐怕只會更加艱難!」

見狄隊略顯遲疑,楊站趕緊再建議:「這樣吧,江仔嘴裡頭有我的人;留我一命,或許還能助你一臂之力!」

狄隊聽完後,默默把槍收回,再責令楊站把昨晚全程戰況與現有情報,鉅細靡遺的詳實匯報。

創作回應

Reineke
戴將軍是誰?戴笠都死了快一年了
2021-08-20 13:18:12
知閒言炎
哈,校對草稿時漏掉這處,多謝提醒。(已修正)
2021-08-20 13:21:4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