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106章 保安宮之役(3/4)分兵

知閒言炎 | 2021-08-23 08:00:03 | 巴幣 10 | 人氣 95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一夜激戰,引來不少鄰庄鄉親圍觀,但他們最多也只敢停在一公里開外隔岸觀火,看那天空不時落下的照明彈,聽著時而激烈、時而零星的駁火聲!

北庄居民擔心自己遭受波及,紛紛徹夜走避!蔡家也一樣,金富帶著全家人逃去二姊家躲避戰禍;等安頓好家人後,金富與卓仔是徹夜難眠,於是二人乾脆結伴,一同前進南庄。金富想獲得即時戰況,以便一早發佈新聞;而卓仔則盼著能否探到什麼情資,撈點戰爭財!

戰事停歇之際,有數名心急如焚的鄉親,冒著危險乘夜溜進南庄;他們來到保安宮想尋回自己的兒子、兄弟或丈夫。有些年輕的學生兵被家屬找著後,經過一番數落,當場給帶了回去;有些則看到親人已成冰冷的屍體,甚至斷手斷腳或面目全非,氣得跑到一郎面前叫囂、咒罵,直到讓人給勸了出去!

此時的一郎,滿頭鮮血的坐在長板凳上。稍早前殿坍塌時,不慎遭掉落物擊中腦門,花子正在替他包紮。

一郎聽見左側傳來女人和小孩悽厲的哭聲,轉頭一看,是曹長的太太;她帶著倆幼童,背上還揹著一個嬰兒,跪地哭求曹長回家!

曹長背對妻小,還不斷破口大罵,要她們母子四人趕快回去,別在這裡胡鬧,這會令他覺得很丟臉云云!

不知是出於愧咎還是不忍,曹長自己也是聲淚俱下,不敢直視自己的妻兒。一郎在旁全看在眼裡,原本還鐵石心腸的他竟也開始動搖了,開始反思這次起事抗暴的價值何在?意義又何在?

小治心急如焚的跑來找一郎,問他有沒有看見浩克和俊泰?因為他與查理遍尋不著他們倆!

一郎說他沒有看到,接著小治絕望地往前殿方向走去,只見查理早已跪在瓦礫堆前,沈默不語。小治當場泣不成聲,他不敢相信,一夜之間又再失去兩人,而且還是一起同生死、共患難至今的老戰友!

弘爺離開雲豹來到後殿,遠遠就看見小治和查理兩人正瘋狂的清理瓦礫堆,好似在扒找什麼!一郎問他:「是毋是『羅仔』轉來呀?」弘爺點點頭,說羅排發來的無線電,他與船老闆已行至擺接溪下游,渡船就泊在鴨場前的溪畔。

得知渡船消息後,一郎命在外各個獨立據點的隊員全數返回。與此同時,金富和卓仔也來到保安宮,一郎好奇問他們:「恁是安怎入來(你們怎麼進來)?」金富說外頭並沒有遭到軍隊包圍,庄裡庄外平靜得很!

一郎再看了眼曹長的太太,心想:『一個女人帶著小孩都進得來,難道真如弘爺所說,那個狄隊長一開始就打算留條活路給我們?』

等獨立據點的隊員陸續回來後,確認再三,西、北、東三面皆無軍隊動靜,這下一郎心裡有底了。他集合敢死隊餘部,告訴他們:「咱今載日起事的目的已經完成,嘸需要閣再增加無意義的犧牲!」再一番發自肺腑的道歉與致謝後,一郎精神抖擻的用日語宣佈:「ボランティア隊解散(敢死隊解散)!」語畢,不少人立即放下武器,解下白巾與武裝帶,但也有人拒絕解散,堅持不退!

一郎留下退役老兵幫大家斷後,其他學生兵要回家就回家,不願回家者,一郎請他們護送大輪車至擺接溪,助他們登船撤離。這時一郎開始認同弘爺的說法,必須保住大輪車,以防軍隊出現第二輛!

「『就船了後』(上船以後),阮會使去叨位?」弘爺問。

一郎:「去台中。」說完,他將八田的書信遞給弘爺,還說到了那裡自然會有人接應他們!

自願追隨一郎的老兵共計十八人,原本曹長也想留下,但被一郎勸了回去。還說:「阮攏是羅漢腳,無牽無掛。你呷阮嘸同款,你有母仔子欲養,毋通留在這呷阮作夥赴死!」

決定回家的隊員們,把剩餘的彈藥交給老兵;不願回家的隊員們則留下子彈,僅帶著步槍、刺刀,打算轉往中南部繼續再戰!臨行前,金富特地幫敢死隊與大輪車拍了張大合照。隨著鎂光燈泡一閃,此役唯一的影像將永遠定格在照片中,存留於世。

一郎再次對金富叮囑:「你一定要幫阮將戰報傳出去,給全台灣人攏知影,這樣阮的犧牲才有意義!」金富應允後,帶著歸心似箭的隊員們循他來時的路徑撤離。可就在他們要離開時,卻不見卓仔人影,但迫於時間緊急,怕軍隊隨時會發起進攻,金富只好帶著人們先走一步了!

一郎命人把庫存的彈藥悉數搬出,平均分給在場的所有老兵。有老戰友提著一帆布包交給一郎,裡頭裝滿手榴彈,還說:「攏知影你以早是投手,這堆手榴彈留給你去丟!」一郎笑了笑,接過沉甸甸的帆布包,斜揹在身上。

正當他們清槍、裝彈、磨刺刀的同時,有人起音,唱起『臺灣軍之歌』(日本軍歌);其他人隨即跟著合唱,嘹亮的歌聲很快傳開,並響徹整個廟口!這時天剛擦亮,南面一宿沒睡的憲兵們聽聞日本軍歌,齊聲繚繞,不禁納悶,對面廟裡那幫台灣人,倒底是中國人?還是日本人?

老譚昂聲警告大家:「兔崽子們,都給老子打起精神,罩子放亮點!」依照他過去和日軍交戰的經驗來看,通常在歌聲之後就是要發起衝鋒了!

往北轉進的大輪車與學生兵,剛越過堤防就遇上埋伏在此、恭候多時的楊站所部,雙方人馬隨即展開遭遇戰!由於學生兵身上子彈都已留給老兵,只能和幹員們拼刺刀;雲豹為了掩護學生兵,也打出了所剩無幾的子彈!

響馬手持雙槍,一連14響,當場放倒數名學生兵!可雙槍的罩門在於換彈不易,子彈打完後,換他讓人一刺刀扎進了心窩子,當場斃命!

弘爺從瞄具裡頭發現楊站的身影,立刻朝他打出三發30mm鏈炮,其中一發命中楊站的左胸,直接貫穿!這一擊,弘爺終於幫前年那一車的弟兄報了仇,了結一樁心願!

燈子見楊站中彈倒地,趕緊奔過去檢查傷勢。只見楊站的左胸被擊出一個大窟窿,奄奄一息!瞧他雙眼瞪得老大,貌似死不瞑目,燈子當場就嚇尿了,連滾帶爬,撒腿往回跑,撇下幹員們,頭也不回!

一開始,幹員們因有槍在手,略佔上風;但隨著手槍子彈相繼告罄,很快變成赤手空拳和學生兵展開白刃戰!學生兵仗著人數優勢與雲豹的火力掩護,很快扭轉戰局。經過這輪短兵相接,老瓦那十四名幹員全數犧牲,而學生兵也所剩無幾!

創作回應

Reineke
楊站終於死了!
2021-08-23 12:14:16
知閒言炎
對,被燈子給坑死的!(哈哈哈)
2021-08-23 12:24:36
大同寶寶
被燈子的餿主意害死
就算沒死在這也會因他的餿主意敗掉前途
2021-08-24 03:08:17
知閒言炎
是呀,燈子的人設就是那種專坑自己長官的下屬。^_^
2021-08-24 15:03:4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