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114章 下山

知閒言炎 | 2021-08-31 08:00:02 | 巴幣 12 | 人氣 79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一天上午,有數名鄰社的鄒族青年來到部落找塔斯庫,想遊說他帶領部眾下山出草,一同加入抗暴行列!

塔斯庫當下沒急著答覆他們,而是請他們暫時留在部落,給他一點時間考慮;回頭趕緊找來娜娜與大輪車成員們商議,問參與抗暴,不置可否?

娜娜當場反對,還要塔斯庫力勸鄰社的青年們也不要參與!「如果他們堅持抗暴,就趕快想辦法打發走他們!」娜娜嚴肅的說。

可塔斯庫也很為難,他擔心拒絕出草會被視為懦弱,將來在族人面前怕會抬不起頭!就在塔斯庫進退兩難之際,羅排突然靈機一動,帶領前來遊說的鄰社青年先看過一遍大輪車,再透過娜娜翻譯,明白的告訴他們,說:「塔斯庫有比出草更重要的使命,就是『守護大輪車』,不讓車子落入軍隊手中!」鄰社青年們聽完羅排的說法後,紛紛表示可以理解,遂而離去。

打發走鄰舍青年,塔斯庫顯得有些氣餒;其實他內心很想下山出一回草,因為他這輩子還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戰鬥過!他提起蕃刀,來回擦拭,幻想自己哪天也能和祖輩的勇士們一樣,用它斬下一枚敵人的首級!

娜娜抱著孩子坐到了塔斯庫身旁,並試圖開導他。她說:「現代戰爭可不像古代那樣,單靠勇氣和體魄就能取勝;戰場上全是砲彈、子彈,滿頭亂飛,你甚至連敵人在哪都看不到,就被當場擊斃,憑你那把刀根本起不了作用!」

塔斯庫噘著嘴,像個孩子似的揮舞著蕃刀,想證明自己也是一名合格的勇士;他知道娜娜上過戰場,也殺過人,因此在他的心裡總覺得自己差她一節,很不是滋味!

娜娜明白塔斯庫心裡在糾結什麼,於是很有耐心的開導他。娜娜問:「勇士有很多種,不是殺過人才叫勇士;倘若如此,那強盜、土匪也都能算作勇士?」語畢,她拾起老頭目的煙槍,然後遞給塔斯庫,換下他手上的番刀,接著說:「爸爸也是勇士,他守護了部落、守護了古老傳說,而他把這項使命傳給了你,你就得繼續守護下去,這才是你成為勇士的唯一道路。」聽完娜娜苦口婆心的一番勸導,塔斯庫這才釋懷了些。

塔斯庫抱起剛滿四個月大的女兒「帕庫」,還逗她玩了一下。看到帕庫天真無邪的笑容,他這才領悟到:『娜娜說得對,比起殺人,守護和平其實更有意義!』因為他殺的另一個男人,也許是別人的丈夫、別人的父親!若換他被殺,那麼娜娜、帕庫也將失去丈夫和父親;這種靠殺戮換來的榮耀,根本毫無意義!

轉眼間,時間來到了三月下旬。

缺乏抗生素的阿偉,舊疾復發,於是弘爺打算帶他下山就醫。羅排聽到弘爺想下山,立馬表態,願一同前往;因為花子也說想去探望馬神父,此趟下山正好一舉兩得。可小治卻憂心忡忡的表示反對!他以平地動亂尚不穩定為由,認為此時下山,風險還是太大。

查理見小治自從撤出保安宮後,就一直魂不守舍,心神不寧;知道他這是PTSD復發,於是建議他也下山走走,否則待在山上整天胡思亂想也不是辦法。經查理、羅排、弘爺三人輪番勸說,小治終於點頭同意下山。當晚,娜娜特地幫他們張羅了族人的傳統服飾,把他們喬裝成鄒族的模樣,以防遭到軍警認出!

隔天一大早,弘爺、阿偉、羅排、花子、小治、查理,一行六人,拄著長杖,腰配番刀,吃過早餐後便動身下山。

原本羅排還打算騎馬下山,卻被娜娜勸阻,她說:「你見過哪裡有原住民騎馬的?你騎馬下山,不就漏餡了!」娜娜此言在理,羅排只好作罷。

步行下山可沒比搭車輕鬆,乘雲豹只需2小時的車程,用走的,山路6小時,平地3小時,他們走了大半天,直到傍晚才抵達教會醫院!

此時醫院是人滿為患,醫療人員忙裡忙外,遍地皆是身負槍傷、刀傷、燒燙傷的傷患!據說他們都是從嘉義市區、嘉義飛行場、紅毛埤送過來的民眾。

他們六人在醫院逗留許久,入夜後才得以見到馬神父;他身著手術服,渾身是血,幾天下來,已不知搶救過多少命危的傷者!此時的他是一臉倦容,疲憊不堪。見到羅排和花子,可以感覺到他很想擠出一點微笑,但無奈實在太累,連笑的力氣都沒了。

稍後,馬神父請來一位不久前才到醫院駐診的白人醫師「路易」(法國籍 36歲)給阿偉看診;可無奈醫院當前也缺乏抗生素,所以路易只能做消極的症狀治療,幫阿偉舒緩一下病情。

由於天色已晚,他們決定不回山上了,今晚就在醫院住下來。但不好意思白吃白住,在羅排和花子的引薦下,小治、查理、弘爺也加入了醫護團隊,幫忙跑跑腿、打打雜,偶爾還照看一下病患。這晚醫院裡頭,得見五名鄒族打扮、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的一夥人,時不時的在醫院裡東奔西走、來回穿梭,這畫風讓人略感滑稽!

深夜,小治和查理在醫院外頭清洗擔架,突然一道熟悉的聲線叫出了他們,抬頭一看,竟然是林海川!後來得知,海川與蔡蓉夫妻倆就住在醫院附近的友人家裡;他此番前來醫院就是為了幫蔡蓉拿藥,卻沒想到竟在此遇見小治和查理!

原本海川還很高興能在他鄉遇故知,但聽完江仔嘴發生的事情後,心情立馬急轉直下,悲痛萬分卻又欲哭無淚!

海川說嘉義也不好過,整個三月同樣是兵禍連連!民兵、軍隊在市區、郊區輪番交戰,這兩天才稍微平靜一些。海川怯聲的問:「恁這馬住在叨位?」他覺得市區不太平,想換一個更安全的地方棲身。

隔天一早,海川收拾好細軟,帶上蔡蓉,開著一輛汽車出現在醫院門口;他想請大輪車的人引路,帶他們一同上山,也去投靠部落。經過商議,小治與查理帶海川先行返回部落,而弘爺陪阿偉留在平地尋求治療,羅排與花子則繼續留在醫院幫忙;如此一來,四人留在平地,彼此也好有個照應。

驅車回部落的路上,蔡蓉臉上掛著許久未見的笑容!自從離開板橋後,由於環境改變導致生活起居的不適應,有好長一段時間她總是愁容滿面。如今與大輪車的故友重逢,沿途不但喜上眉梢還有說有笑;而海川終於尋得安全的棲身之所,倒也樂得輕鬆!

其實小治與查理心裡都明白,論生活條件,山上可不比平地容易;真正令蔡蓉開心的原因為何,是車上的知情者們誰都不敢說出口的秘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