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78章 卓東陽

知閒言炎 | 2021-07-26 08:00:03 | 巴幣 100 | 人氣 119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俊泰回到自家後巷,再爬上屋頂,匍匐於屋瓦上,居高臨下,遠觀街坊鄰居們如何團團圍住黑衣人盤問!

燈子等幹員們陸續收攏、聚齊後,趕緊撤回黑頭車,引擎一發、油門一踩,立即揚長而去,不知所蹤!莫名其妙的街坊鄰居因遍尋不著火原,紛紛各自回家休息,鄰里間又恢復往常一樣的寧靜。

俊泰有驚無險的經歷這一番折騰,也沒胃口吃麵了;他把門窗緊閉,手握菜刀,坐在無線電旁警戒,就怕黑衣人再度折返!他心想:『下回要是逃不過,那就跟他們拼了!』

晚上20點,大夥喝完喜酒回來,俊泰把稍早發生的一切,鉅細靡遺的告訴大家。

「調虎離山之計!」查理若有所思的說:「一開始我還納悶,今晚怎麼小玲會難得出現?聽俊泰這麼一說,我才想明白;讓她回來,就是為了引開我們的注意力!」

小治:「看來那個姓楊的千算萬算,就是沒算到我們家裡還有人!」說完,再把二姊夫”卓東陽”就是楊站眼線一事告訴大家。

大夥合計,認為平房已不安全,但租約尚未到期,一時半刻也搬不走。最後查理提議,先把無線電機組轉移至他和羅排合租的街屋那裡,因為二姊夫還不知道街屋這回事。

隔天一早,他們開始轉移無線電,算上前兩次的經驗,如今已是第三回了;一上午的功夫就把無線電架好,還在街屋樓頂立了一根長天線。

與此同時,查理特地去找海川,想打聽"卓東陽"這個人;但海川卻避重就輕,簡單帶過,不願多談。

海川口中所稱的”卓仔”,出身自”後埔庄”知名的中醫世家,比海川小一歲。卓父過世後,大哥繼承中醫,二哥繼承藥房,身為么弟的他沒有繼承父親的衣缽,只分得了一些田產。年輕時曾與人合夥,經營過一些小買賣。

查理發現從海川身上問不出什麼有價值的情報,於是再跑去找蔡蓉打聽;但這回可就不一樣了,她一聽到卓仔,是劈哩啪啦的連珠炮,怨個沒完!

從蔡蓉口中得知,卓仔這人眼高手低、好高騖遠,不肯腳踏實地,整天就只想著賺快錢、發橫財!早年與人合夥做生意沒搞成,還差點賠光田產;後來又染上賭博,欠了一屁股債!光欠債這事,海川就幫他代償了不知有多少!後來發現根本無底洞,這兩年就鮮少再去搭理他了。

打聽到這些後,查理心裡就有底了;他認為必須對二姊夫設防,並保持距離,起碼不能讓他知道街屋與無線電的事。隔天,查理把私塾收了,以免橫生枝節!

12月24日,憲兵隊多數士官兵和往常一樣,又被派出去支援了。由於弘爺和阿偉非原建制的兵,所以大部分時間都讓他們在營區留守;除非不得已,否則不太會把他們外派出去。

昨晚,他們終於把倉庫裡的槍枝全都保養完畢,一早趁隊部沒什麼人,偷偷將最後三把T-91步槍放回去。不料,才剛走出倉庫,就撞見正在四處找他們倆的老譚!

所幸老譚沒有對他們進出倉庫一事提出質疑,而是直接問道:「待會要走一趟板橋去支援任務。那地你們倆熟,要不隨弟兄們走一趟,你們看得不得行?」

沒等弘爺答腔,阿偉立刻答應!
他知道每回外派出去,若有幸提早結束,視情況,將有機會賺到若干小時的黑假,反正只要在"么八洞洞"(18:00 p.m.)前趕回隊部就行。於是弘爺、阿偉兩人便隨老譚所部一同登上軍卡。

到了板橋,下車後才發現,這裡不是他們熟悉的江仔嘴!弘爺攔下一名路人攀談,得知這一帶叫”後埔庄”。

憲兵隊的工作很簡單,就是隨台灣站的幹員前去緝拿嫌犯;大部分的活兒都由幹員們執行,憲兵只需站在外圍,充個人場,壯壯聲勢,必要時再阻擋一下好事的圍觀群眾,以防閒雜人等妨礙公務即可。

任務很簡單,沒什麼難度,弘爺、阿偉二人就隨老譚所部站在外圍一線警戒、看戲。過沒多久,就見幹員們從一戶合院裡牽著一列嫌犯出來;他們雙手遭粗麻繩捆著,頭還罩著麻布袋,就這麼讓人押上了卡車!

「他們好像是同一家子的人耶,有老有少,怎麼連女人、小孩都綁!」阿偉不解的問。

「別多嘴,反正不干我們的事。」弘爺低聲告誡。

等嫌犯被載走後,任務也就結束;可中午都還沒到,兩人便隨老譚他們開小差去了。吃過午餐,一行人又來到茶室光顧,這種套裝行程幾乎已成了一種例行公事!

和往常一樣,弘爺招來百合子一起泡茶、喝酒、聊天;只是今天的百合子有些微恙,略顯虛弱,似乎是生病了;再瞧她臉上的妝,畫得比以前還厚,時不時還會咳嗽兩聲!

傍晚回到憲兵隊,一行人讓狄隊在大門口逮個正著!夜路走多,難免撞鬼;不只老譚被狠狠訓了一頓,連弘爺、阿偉也遭同坐!當晚,便和老譚他們一起,讓人給押進隊部號房,關一天禁閉!

弘爺、阿偉在號房待過,這裡對他們來說並不陌生,反正也只關一天;可老譚他們就感到特別的鱉屈,被關禁閉不說,連明天的"行憲紀念日"也黃了!開半天小差卻賠上一天的假,實在得不償失。

號房裡頭依舊人滿為患,且獄友多是平民百姓,他們這批穿軍裝的囚犯一進來,立刻形成強烈對比!

「怎麼感覺這裡頭的人,比上次多更多?」阿偉問。

老譚一臉無奈的說:「台灣站那兒早就關滿人嘍,吞不下的全都過到我們這裡來!」

「大人、大人、憲兵大人!」突然間,鄰間有人用閩南話呼喚弘爺和阿偉。轉頭一看,瞧他穿著打扮,是白天被押上卡車的那戶人家其中一員!他問:「憲兵大人,幾天前我"捌在"(曾在)江仔嘴蔡家的辦桌場上看過你!」

弘爺感到不可思議,心想:『那麼巧,還有這種事!』

那個男人自介姓"吳",名"添福",人稱"福仔",與海川、金富熟識多年,說著說著,竟哭了起來!他語帶哽咽地說:「拜託拜託,請你幫阮講一聲,阮毋是共產黨,真正毋是共產黨!拜託拜託,放阮一條生路!」說完,男人立即跪地,不停往地上磕響頭,再三拜託!

"福仔"身後的人犯見狀後,也紛紛跪下磕頭;這一跪,就像多米諾骨牌一樣,號房裡頭所有人犯全都下跪,齊聲向弘爺、阿偉喊冤,苦苦哀求!

老譚他們沒見過這種陣仗,都看傻了!不禁讚嘆:「我說你們哥倆倒底啥能耐,咋全都跪地把你們當菩薩拜!」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