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古風BL】愛若沐兮 CH13 相悅

珊迪 | 2021-07-29 23:15:43 | 巴幣 30 | 人氣 163


    言兮諾不顧沐風在後頭的叫喚,加快腳步走出布莊,沐風吩咐路謹嵐和掌櫃交代後續事宜,連忙奔出去追言兮諾。

    眼前的景象卻讓他們驟然停下了腳步。

    一個凶神惡煞的惡霸拽著一位纖弱的姑娘,「竟還有人把妳給贖出來,可真是有法子。」一旁還站了五個獐頭鼠目的跟班,人群逐漸聚集,但都沒人敢上前幫忙。

    言兮諾定睛一看,那姑娘正是黎月馨!

「不如你就跟了我吧!我肯定帶你不薄。」惡霸拉著黎月馨的手,色瞇瞇的笑著。

    黎月馨害怕的大哭,徒勞無功的試圖掙扎,卻只能無力的被牽著走。

    言兮諾不顧一切的衝上前,被一旁的跟班伸手阻攔,「小兄弟,你這是幹嘛?」

「放開她!」

    黎月馨聽到言兮諾的聲音,淚眼婆娑的望著言兮諾,著急的大喊:「言哥哥,救我。」

    沐風在一旁聽見那聲言哥哥,感到莫名刺耳,不禁蹙起了眉心,決定袖手旁觀,讓黎月馨的言哥哥好好的去拯救她。

    言兮諾試圖衝破跟班的防守,往黎月馨那奔去,跟班懶得再勸,握起拳頭,就朝言兮諾揮。

    沐風不知何時已站在言兮諾身邊,替他抓住了即將飛到身上的拳頭,說:「兄臺,你這動手可就不對了。」接著看似輕輕的往後一推,那跟班便往後飛了五六步,跌坐在地上,痛得哀嚎。

    其他跟班看沐風不像等閒之輩,不敢招惹,便掄拳過去要揍言兮諾。

    沐風看著往後逃的言兮諾,笑彎了眼問:「要幫忙嗎?兮諾。」

「不用。」言兮諾實在拉不下臉要沐風幫忙,往一旁攤販那跑去,跟班追得很緊,他將水果攤販的竹籃子整個掀翻,李子、棗子倏地滾滿了整地,跟班們閃躲著水果,有的跌倒,有的踉蹌。

    沐風覺得有趣,望著言兮諾鬼靈精怪的路術,樂得拍手笑了出來,「你確定真的不需要幫忙嗎?」

    這時,只聽見黎月馨哭喊:「言哥哥,救我,言哥哥。」惡霸正拽著她要往一旁的小巷走去。

    言兮諾靈敏的閃躲著身後的跟班,已經分身乏術,只好喊了聲:「沐風,快救她。」

「好咧!」沐風這還是頭一次聽到言兮諾喚自己的名字,勾起愉悅的嘴角,快捷如風的踩著腳步來到惡霸跟前,在他來不及反應時,已經在他的胸膛拍上了重重一掌,黎月馨趁著惡霸鬆手,暫時逃脫至沐風身後。

「你這小子是誰?」惡霸語氣不耐的瞪著沐風。

「如沐春風,沐風。」沐風依舊掛著笑容。

「原來你就是沐風。」惡霸從腰間抽出了匕首,狠辣的朝沐風喉頸刺去,卻被他輕而易舉的躲開。

「真是有趣,只是來街上逛逛,還有遊戲可以玩。」

    猝然,從言兮諾那兒傳來了陣陣哀號,沐風回眸,言兮諾不知何時已經得到援助,和一旁同樣討厭惡霸的街坊合力圍著那幾個跟班,狠狠的用腳開始踹,讓跟班痛得在地上打滾求饒。

    沐風站在原地拍手叫好,嘀咕著,「看來沒有我,也挺機警的。」

「月馨,你沒事吧?」言兮諾暫時解決了跟班,從後頭快步上前。

「言哥哥,我沒事。」

「這姑娘喊了你幾次言哥哥了?」沐風翻著白眼,才一個箭步已站在惡霸身後,反手奪下了他的匕首,蓄力攢緊拳頭,眼珠子骨碌碌地轉,吃味的自問自答:「她喊了你四次言哥哥。」接著在惡霸的胸腹報復性的狠捶了一下、兩下、三下、四下,惡霸瞬時癱軟無力的倒地,跟班們一跛一跛的從旁趕來,攙扶著惡霸,往暗巷逃竄。

「看來我錯過了一場好戲。」路謹嵐姍姍來遲。

「謝謝公子。」黎月馨向沐風道謝。

「不必謝,謝謝你的言哥哥便可。」沐風咬著言哥哥三個字,用力的讀了出來。

「月馨,這是怎麼回事?」言兮諾問。

「我方才走在街上,誰知道又遇上那惡霸。」

「那接下來怎麼辦?」言兮諾擔憂的說。

    沐風用手肘撞了路謹嵐的手臂。

    路謹嵐接收到指示,雙手抱拳,「這就交給路某,定會暗中派人護姑娘周全。」

「那現在還不快送人回去。」沐風使著眼色,想快點把黎月馨給支開,和言兮諾獨處。

 
※※
 
    夜幕低垂,回到了沐府休息了會兒,言兮諾在屋裡待著無聊,走到前院,看到沐風正坐在亭子裡品茗,走至他身後,喚了一聲:「沐風…」

    沐風早知道他來了,但卻詫異的抬頭看他,「這是你第二次喊我的名字。」

「那我還是叫沐公子嗎?」

「叫我的名字,我喜歡聽你這麼喊。」沐風直勾勾的盯著他。

    言兮諾迴避那灼熱的目光,轉移話題,「今天謝謝你救了月馨,要是只有我,月馨八成又被抓走了。」

「不必謝,你坐,我有東西要給你。」沐風從一旁拿了一個比手掌略小的狐狸木雕遞給了言兮諾。

「這是?」

「我方才親手刻的狐狸。」

「謝謝。」言兮諾愛不釋手的端詳著木雕,「你也喜歡狐狸嗎?不然怎麼你的匕首上有狐狸?」

「喜歡,我當然喜歡。」

「你刻的狐狸真好,和我小時候見到的狐狸長得好像。」

「哦?狐狸可能都長得很像。」沐風啜了口茶,掩飾自己岌岌可危的尷尬。

「不過…你怎麼會送我這木雕?」言兮諾疑問。

「我看你身上一直都掛著狐狸玉飾,想必是喜歡狐狸吧?」

「是,我是喜歡狐狸。」言兮諾望向遠方,眸子裡瀲著水光,「小時候我救過一隻小狐狸,牠受了重傷,雖然後來痊癒了,但我再也沒有見過牠。」

「就這樣就喜歡了?」

「因為我覺得狐狸看起來特別有靈性,特別可愛。」

「那我也可愛,也有靈性,不是嗎?」

「你…是可惡。」

「那…那隻狐狸,後來怎麼了?」沐風明知故問。

「不知道,我再也沒有見過牠。」言兮諾滿臉惋惜。

「那你想見牠嗎?」

「想,我想看牠長成什麼樣子了。」

「你不怕嗎?狐狸長大之後,可是很兇的,可能得把你給吃了。」沐風作勢張牙舞爪的靠近言兮諾。

    言兮諾搖搖頭,「不怕。」

「你都沒見過,怎麼知道不怕?」沐風莞爾。

「我相信牠們不會無緣無故傷人。」

「哦?」

「就像你一樣…,雖然總會對我開些過分的玩笑,但我也沒見過你真的傷害過別人。」

「玩笑?」沐風苦澀的嘆息,在他心裡那些都不是玩笑,而是真切的喜愛,他起身往言兮諾靠近,將賣身契放在他的手上。

「為什麼還我?」言兮諾大驚失色。

「因為那些從來不是過分的玩笑。」沐風正色,「以後,你可以自由出入沐府。」

「你不怕我走了,就不回來了?」言兮諾將賣身契收進兜裡。

「我怕。」

「那你為什麼要還我?」

「因為即使沒有這張紙,我還是能讓你留在我身邊。」

「你這麼有自信?」

「因為…你只能是我的。」沐風突然往前,在他的唇上印上一吻,接著抽離,目光繾綣的望著他。

    言兮諾明明悸動不已,卻逃避著他的深情,慌亂的往後退了一步,「我…又不是東西,怎麼會是你的。」

「那你在慌什麼?」沐風看著他泛紅的雙頰,不禁失笑。

    言兮諾被猜中心事,佯裝若無其事的說:「時候不早了,早點休息。」說完,回頭往臥房走去。
    沐風抬頭瞥見星月交輝,目送言兮諾的背影,放聲吟詠:「願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

    言兮諾躊躇剎那,抬頭看了一眼夜空,又加快步伐離去。

    那一晚,言兮諾在床上翻來覆去,握著狐狸木雕,腦裡全被沐風唇瓣的柔軟和令人心醉的話盤踞,把狐狸木雕放在心窩,用被褥半掖著臉,不自覺的甜笑。

    下一剎那,猛地回過神,拍了拍自己的臉頰,整理紊亂的心緒,自言自語道:「不對,我這是在幹嘛?明天就要離開這了。」他好不容易拿到了賣身契,不再被沐風要脅,不再被逗得團團轉,這會兒終於可以離開沐府了,可是怎麼一點兒也感覺不到開心?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