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古風BL】愛若沐兮 CH10 履冰

珊迪 | 2021-07-26 19:29:23 | 巴幣 20 | 人氣 141


    言兮諾獨自在房裡窮極無聊,決定在府裡晃悠,才剛步出房門,門口的僕從立刻緊跟其後。

「別跟了,我只是去個茅廁。」言兮諾隨意搪塞,從一旁甬道看見沐風悠閒的坐在前院和路謹嵐下棋,心想這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方才在他的衣襟裡沒有尋到賣身契,估計這會兒應該放在書房或是臥房了。

    他躡手躡腳的來到書房,迅速帶上房門,桌案上整齊排列著文房四寶,旁邊的書架上一塵不染的放滿了書冊,隨意翻找,卻一無所獲,抬頭看見架子最高處,有一木製小盒,踮起腳、伸手抓取,才剛碰到木盒,脖頸上已被一把匕首架著。

    他低頭一看,匕首上刻著的狐狸似曾相似,倏地想起徐府黑衣人的匕首也有同樣的印記,與此同時,熟悉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裡:「兮諾,找什麼呢?」

    狐狸匕首和手臂上的刀傷湊在一塊,讓言兮諾瞪大眼睛,篤定沐風就是那日的黑衣人,嚇得手一鬆,盒子往下掉落,差點砸到頭頂。

    身後的沐風一手接住盒子,將匕首收進腰間,趁機用胸膛蹭著言兮諾的後背。「想找什麼,都可以問問我。」

「我這就是在外頭晃著晃著,迷路了,就來到這屋。」言兮諾懼怕的反過身,脊背倚靠著書架,感到陣陣壓迫,側開了臉。

    沐風由衷佩服他睜眼說瞎話的能力,不忍戳破。「就這麼不偏不倚的踏入我的書房?」說完,還用手托著他的下顎,讓他只能和自己對視。

    言兮諾僵著身子,眼裡充滿著恐懼。

「在府裡擅闖主子的書房是要懲罰的。」

    沐風不斷逼近,兩人的唇瓣快要緊貼的那一刻,言兮諾束手無策的闔起眼,將頭撇開。

「懲罰還要有的。」沐風覺得戲弄太過,不忍再欺負,退後了一步。

「你說吧…書房我確實擅自進了,懲罰我可以受。」

「我想…吃桂花糕。」

「要我去鋪子買嗎?」

    沐風搖頭。「自然是要你親手做。」

「可以,半個時辰以內就行了。」

「半個時辰,怕是你做不出一百個。」

「一百個?你一個人怎麼能吃那麼多。」言兮諾沒好氣的睨著他。

「我也沒說我一個人要吃一百個,況且做這點桂花糕當作懲罰,應該相當輕微了。」
    言兮諾沒想再爭論,硬著頭皮來到廚房,所需材料早已備妥放在桌上,他心不在焉的把糯米粉倒進一旁的大盆,接著揉搓成粗粒狀,均勻的平鋪在盤裡,然後撒上餡料、糯米粉和桂花瓣,最後放入蒸籠。

    他緊接著開始製作下一批,腦裡思索著該如何告發沐風是黑衣人的身分,並且順利奪回賣身契。

    倏地靈光一閃!雙手一會兒用力揉捏糯米粉,一會兒又把糯米粉當成仇人似的重擊,心忖:「這次必定要讓那個偽君子付出代價。」

    兩個時辰過去,總共製了六十個桂花糕。

    他掀開蓋子,準備將下一批桂花糕從蒸籠拿出,一時之間忘了蒸籠內的熱氣蒸騰,沒有特意避開,整隻手被衝出的蒸氣燙得蓋子都給掉到了地上,還疼得叫了一聲。

    潛藏在廚房外的沐風終於看不下去,擔憂的衝了進來,道:「沒事吧?」

    他心疼的拉著言兮諾被蒸氣燙得泛紅的右手。

    言兮諾用力的把手抽走,撿起地上的蓋子,準備將蒸籠內的桂花糕取出。

「別做了。」沐風抓著他的手腕喝斥。

    言兮諾全身是汗,怏怏不樂的和他唱反調,冷聲道:「你不是說要一百個,現在只有六十個,我還得繼續做。」

「我說不要做了。」沐風厲聲阻撓,抓緊他的手臂。「你現在得趕快擦藥。」

    言兮諾使勁掙脫,但是力氣根本無法與之抗衡,還是被生拽活拖的帶進了臥房。

「把手伸出來。」沐風讓他的手浸泡在冷水盆裡好一會兒,接著拿起膏藥。

「我自己來。」言兮諾伸手想搶。

    沐風用一個白眼,遏止了他的動作,溫柔的在發紅的手上塗藥。

    言兮諾心忖:「這偽君子實在矛盾,雖然在徐府救了我一命,但卻又百般戲弄,然後這會兒又如此深情,他八成是瘋子吧?」

「別再弄傷了,我很心疼。」

    言兮諾對這句話感到嗤之以鼻,甩開了沐風的手,道:「答應你的一百個桂花糕,我一定會做完。」

    沐風望向他眼裡的堅定,突然想起兒時乳臭未乾的自己,為了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他,也曾經瀲著這種眼神,不禁微笑,不再阻攔言兮諾的行動。

    但是,才不過一霎那,沐風就後悔了,立刻叫來路謹嵐,百思不得其解的問:「他剛剛做桂花糕時,怎麼看起來那麼不開心?墨也明明說過他喜歡做桂花糕的。」

「你要人家一次做那麼多個,怎麼會樂意?過猶不及啊!主子。」

「你等等給言兮諾送點冰的烏梅汁去,廚房裡太熱了。」

「捨不得啦?」

「還有…待會在旁邊多幫幫他,我進去怕是也幫不上什麼,他還得對我擺臉了。」

    路謹嵐小聲咕噥:「你還會怕他對你擺臉啊?」

「你在嘟嚷什麼?」

「沒有,什麼也沒說。」路謹嵐乾笑了幾聲,步出房門,趕緊往廚房去。
※※
「喝點吧!這兒太熱了。」路謹嵐遞了碗冰烏梅汁給言兮諾。

「謝謝。」言兮諾用衣袖擦了擦汗,接過烏梅汁暢飲。

「要我幫什麼,別客氣,儘管說。」

「沒事,我可以自個兒來。」言兮諾因為手被燙傷,動作比方才緩慢許多。

「你就發些活兒給我,要不然等等主子看到可得宰了我。」路謹嵐用氣音哀求,還不時使眼色瞥向窗外,示意沐風肯定會在外頭偷看。

    言兮諾只好勉為其難的讓路謹嵐幫忙,得到了幫手,剩下四十個桂花糕一個時辰內便完工。

    路謹嵐前腳剛出廚房,沐風就從外頭走進,沒有關心桌上的一百個桂花糕,反而拉起言兮諾的手,看著燙傷的紅比方才消退,才舒展了緊鎖的眉頭。

    言兮諾甩開他的手,問:「不嘗嘗嗎?」

「不餵我嗎?」沐風指著桂花糕,漾起一抹笑意。

    言兮諾忍著怒火,緊抿著唇,拿起一個桂花糕,用力塞進沐風的嘴裡,讓他的嘴角全沾了白粉。

    沐風捂著嘴,好不容易把桂花糕吞進去,喜孜孜道:「這桂花糕就跟你一樣甜。」

「我又不是食物。」言兮諾不悅的板著臉。「你慢慢吃你的桂花糕得了。」

    沐風吟哦詩句,撩撥道:「鮮膚一何潤,秀色若可餐,桂花糕哪裡比得上你。」

「行了,這花言巧語對我無效。」言兮諾嘴上這麼說,卻還是不自覺的雙頰發燙。

「我怎麼不記得你方才臉有燙傷哪?怎麼現在變得那麼紅?」

「哪有,你別瞎說。」言兮諾羞赧的撇開視線。

    沐風食髓知味,接著燦笑道:「好好好,我說錯了,想必你這肯定是天生的好氣色。」

    言兮諾咬牙切齒的睨著他,盤算著計畫,低聲提議道:「既然桂花糕這麼多,你一個人也吃不完,那是否可以答應我一個請求?」

「當然可以,這都是你辛辛苦苦做的。」

    言兮諾央求道:「我想…拿一些給墨也,請他幫我分給街坊們。」

「行,那待會我讓下人送過去。」

「可以讓我親自去一趟蘭芳甜品鋪嗎?我想找墨也聊聊。」

「好,但你要先…幫我把嘴角擦乾淨。」沐風無辜的指著自己嘴角被沾著的白粉。

    言兮諾強忍怒意,用自己的衣袖粗魯的拭過他的嘴角。

    沐風再次展開笑顏,厚臉皮的說:「還要再餵我一個桂花糕才行。」

「沐公子方才已經答應,莫不是想反悔?當心食言而肥。」

「食言而肥…」沐風惡趣的湊近言兮諾耳邊低喃:「你指的『言』是你嗎?我都還沒好好嘗過呢!怎麼會肥?」

    言兮諾紅著臉,無奈的瞟了他一眼,又拿起桂花糕,把沐風喋喋不休的嘴堵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