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古風BL】愛若沐兮 CH7 如醉

珊迪 | 2021-07-21 22:17:05 | 巴幣 24 | 人氣 108


    言兮諾被吻得氣息紊亂,快要窒息,才將沐風從身上推開,抽離了深吻。

「跟我回家,好嗎?」沐風將臉湊到言兮諾耳邊呢喃。

「你莫不是壞人吧?」言兮諾雙眼澄澈的瞅著他,看來無辜又天真。

    沐風笑著捏了言兮諾的鼻子,「是,我是壞人,會欺負你的壞人,那你還要跟我回家嗎?」

「那我仔細看看,就知道…你是不是壞人了。」言兮諾雙手捧著他的臉蛋,左右端詳了好久,雙手倏地垂落在身側,闔眼睡著了。

    沐風啄了言兮諾的額頭,將他打橫抱起,從老鴇那取走了黎月馨的賣身契,讓路謹嵐駕來馬車,回了沐府。
 

    沐風抱著言兮諾,用腳匡噹撞開了客房房門,再用腳勾門將其虛掩,輕輕將言兮諾放在床榻上,坐在床沿,整理著他凌亂的長髮,憐愛的看著他酣睡的容顏,揚起了滿足的笑容,正要起身離開,被言兮諾拉住了手腕。

「別走…」

    沐風回身坐回床沿,溫柔細語,「怎麼了?不舒服嗎?」

    言兮諾沒有回應,將沐風的上半身拽到自己懷裡,勾著他的後頸,迷離的看著沐風的臉龐好一會兒,猝不及防的舔吻起沐風的唇。

    沐風詫異的蹙眉,逃離了這個不明不白的吻,接著無奈的歛眉道:「言兮諾,你喝醉酒對誰都這樣嗎?」

    言兮諾使著蠻力,將手放在沐風後腦勺上,再度把他拉近,又用力的吮起沐風的唇瓣。

    沐風無法忍受撩撥,熱情的回應了起來,言兮諾沒有停止深吻,還大膽的將手游移到沐風的衣襟,將他的外袍、褻衣褪去,再脫下自己的袍子,讓褻衣自然的垂在身側,讓胸前的旖旎一覽無遺。

「言、兮、諾…」沐風懸崖勒馬,緊急停下了親吻,按著言兮諾的雙肩,將他壓在床榻上,看著言兮諾白皙精實的胸腹,嚥了口唾沫,「你再這樣我可不打算再忍了。」

「那你別走…」

    沐風被他語氣黏膩的請求融化了內心,「那你好好歇著,別再亂來,我就不走。」

「好。」言兮諾才剛允諾,趁著沐風放鬆了防禦,又出爾反爾的環著沐風的後背,將他往自己身上拉,讓沐風整個人緊貼在自己身上,彼此灼熱體溫漸漸相融,他接著開始嬌嗔抱怨,「我覺得好熱。」

    沐風覺得自己的身子也發燙,尤其是下身,正無法控制的升起慾望。

「為什麼這兒有個硬硬的東西抵著我。」言兮諾伸手往抵著自己身下的那硬物一摸。

「言兮諾…」沐風的肉莖被隔著褻褲捏了一把,他趕緊抓著言兮諾的手,躺在一旁的床榻上,將他牢牢抱緊在懷裡,不再讓他輕舉妄動。

    過了一會兒,言兮諾便累得沉沉睡去,沐風緊緊箍著他的腰,身下的火熱還未退去,不禁為這漫漫長夜嘆了口氣。

 
    隔天早上,言兮諾看見一張俊美的臉龐在自己眼前,優秀的眉骨、長長的睫毛、挺拔的鼻峰、粉嫩的唇瓣,他覺得這美夢實在香甜,忍不住用手摸了這張臉,才發現這觸感過分真實,往下一看,那男人一絲不掛的躺在面前,而自己也衣衫不整,他這才驚覺這不是夢,嚇得垂直坐起,惶恐的問:「你…是誰?」

    沐風睡眼惺忪睜開眼,看著言兮諾驚恐的神色,和昨夜判若兩人,便知道他徹底清醒了,「沐風。」

    言兮諾聽到這名字,再細看那張俊臉,才想起了曾在蘭芳甜品鋪外和他有一面之緣,他趕緊將身上的褻衣穿好,「這是哪?我怎麼…」

「沐府,我的府上。」沐風不厭其煩的開始細說,「簡單來說,昨天我本來以為我從青樓贖了一個女子回來,結果這女子竟然是個男的,也就是你。」

    聽到沐風這麼說,言兮諾的腦裡閃過了片段的記憶,他想起自己用手勾著眼前這男人深吻,不可置信的撫著自己的頭,他怎麼能和初次見面的人翻雲覆雨,何況那人還是個男子?

    沐風看著他晃動的瞳孔,忍不住接著繼續逗弄,「昨夜,我們脫光了衣服,然後開始親吻,接著就…」

    言兮諾聽著,又想起了幾個不堪入目的畫面,全都和沐風所說不謀而合,趕緊出言遏止,「你別說了。」

「言兮諾…放心,我會對你負責的。」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要知道你的名字也不是難事。」沐風從一旁外袍裡拿出了賣身契。「還有,這賣身契上頭的姑娘是誰?你的情人嗎?」

「不是。」言兮諾心不在焉的回應,正在從震驚中回神。

「那就好。」沐風甜笑。

    言兮諾強行平復心情,整理好思緒,用灑脫的語氣接著說:「沐公子,你不用對我負什麼責,昨天我對你做的舉動,實在對不住,還請你把月馨的賣身契還給我,我這就悄然無聲的離開。」

「悄然無聲?離開?」沐風不屑的輕笑。「你要離開也可以,賣身契我自然不會給你,等你走了,我就去把這黎月馨給帶來府上,畢竟這人也是花錢贖的。」沐風佯裝著不在意,起身穿上了褻衣和外袍,準備步出房門。

「別,沐公子。」言兮諾出聲喝止,他可不能再讓黎月馨蒙受委屈。

    沐風又踱步貼近床沿,俯身靠近,將言兮諾逼到退無可退,側頭靠近他的臉頰,讓自己溫熱的鼻息輕輕撒在他的臉上。「那你想好該怎麼做了嗎?」

    言兮諾羞赧的別過臉,心裡竟然有一絲別樣的期待,強行回神,用力推開了沐風。「我不走就是了。」

    言兮諾雖這麼說,卻緊抿著唇,開始盤算該如何偷偷把賣身契給拿到手,好盡速逃離這個虛偽的傢伙身邊。

「待會來前院用早飯。」沐風落下了一句話,步出了房門。

    言兮諾氣得捶了幾下床板,覺得世人都被沐風的偽善蒙蔽雙眼,他根本不是樂善好施的活菩薩,而是一個道德淪喪的小人,起身正想穿起外袍,才尷尬的發現床榻上只有昨晚的那套女裝。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