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古風BL】愛若沐兮 CH19 不期

珊迪 | 2021-08-07 15:43:09 | 巴幣 234 | 人氣 140


    路謹嵐坐在前院的石椅上,撞見言兮諾端著剛做好的桂花糕走來,便問:「言公子,你方才又跑去做桂花糕啊?」

「對,而且這次可不是普通的桂花糕。」

「什麼意思?」

「反正是新口味。」言兮諾得意的燦笑,將桂花糕放在桌上,心想沐風肯定會又驚又喜的誇讚,屆時就能將注意力全都轉移在自己身上。

    但這如意算盤似乎打錯,他久候一個多時辰,沐風仍未回府,實在悶得發慌,便請路謹嵐拿來弓和箭,在前院置了箭靶。

    他生疏的拉開弓弦,胡亂射出十餘箭,全都沒落在靶上。

    路謹嵐看得直搖頭。「言公子,原來你不會射箭哪?」

「這是我第一次射箭。」言兮諾尷尬的吐舌微笑。

    路謹嵐怕他傷了自己,等等又得給沐風碎念,在旁提點了一番,不料言兮諾再次拉弓,奮力射出一箭,依舊脫靶。

「不命中箭靶似乎也是個才能。」紫宸從護牆上一躍而下,看著散落一地的箭拍手嘲諷,踱步走來。

    言兮諾啟唇欲語,身後一股熟悉的溫暖籠著他的後背,他知道是誰來了,笑著轉過頭,正巧對上沐風深邃的眼眸。

    那俊俏的臉龐近在咫尺,讓他曈孔微震,迷亂了心神。

「想學射箭啊?」沐風張開雙臂,溫柔的圈住他的雙肩。

    言兮諾灰濛的心情霎時一掃而空,笑道:「那你要教教我嗎?」

    沐風寵溺微笑,抓著言兮諾的手,一起把弓拉滿,卻不知道懷裡的他被這舉動撩得根本沒有辦法專心看向箭靶。

「放。」沐風指示可以放開弓弦,飛出的箭居然正中紅心。

    言兮諾看著留在靶心上的箭,倏地回神讚嘆的哇了一聲,繼續央求道:「你再教我一箭。」

「不可以,你剛剛射了多久?皮都給磨破了。」沐風抓著他的手查看。

「就一會兒而已。」

「不過你為什麼突然要學射箭?」

「總不能每次都靠你,我也得學些本領。」

「那這樣我可不教你了。」

「為什麼?」

「這樣你才可以完全依賴我。」沐風捏了捏他的鼻子,把言兮諾摟進懷裡抱緊。

「你倆把我當空氣嗎?」紫宸雙手交抱,打翻了醋醰,從沐風手裡搶來了弓箭,漫不經心的一射,那箭竟然精準的將方才落在靶心上的箭從中劈成了兩半,他挑釁的睨著言兮諾,意有所指道:「我看你們的關係就跟這箭一樣,到頭來還是會被分開的。」

「是嗎?」沐風不以為然的搶過弓箭,毫不猶豫的再次拉弓射出,也將紫宸在靶心上的箭從中劈開。「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會剷除這當中的所有阻礙。」說完,留下冷眼望向箭靶輕笑的紫宸,牽著言兮諾走到一旁的亭子,雙眼一亮,道:「兮諾,又做了桂花糕?」

「對,而且是新口味,你吃吃看。」

    沐風拿起一個,放入嘴裡,立刻豎起大拇指稱讚。「裡面放了什麼?」

「我放了花生粉。」

    紫宸聽見言兮諾的回應,迅速跑來,著急的拍著沐風的背。「你快吐出來,快!」

    但為時已晚,沐風早就將桂花糕全嚥了下去。

「怎麼了?」言兮諾滿臉疑惑。

「你不知道小沐風對花生過敏嗎?」

「對花生過敏?」言兮諾全然不知,頓時覺得自己和沐風之間隔了一堵隱形的牆。

「沒事,才吃一塊,不會怎麼樣的。」沐風漾著甜蜜的微笑,沒有一絲責怪。

    紫宸冷聲道:「言兮諾,你這豬腦袋,怎麼連這個也不知道?」

「兮諾,沒關係,是我疏忽了,沒有告訴你。」沐風連忙緩頰。

    紫宸在一旁搖頭,要僕從將花生桂花糕撤下。

「沐風,對不住,我真的不知道…」

「說了沒事。」沐風輕拍他的手背安撫,轉移話題道:「你明天想做些什麼?我陪你。」

    言兮諾正要開口,紫宸已經搶先一步,道:「小沐風,你得陪我。」

「你省省吧你,讓我清靜點。」沐風冷哼了一聲,隔著衣料搔抓著不斷發癢的胸腹。

「沐風,怎麼了?」言兮諾看著臉蛋逐漸泛紅的沐風,正想從兜裡拿出眼淚藥罐,紫宸已經上前,粗魯的扯開沐風的衣襟,這才發現胸前早已布滿了紅疹。

    沐風連忙將衣襟重新穿好,怒斥:「紫宸。」

「都這樣了,你還逞強。」紫宸搖頭,猝不及防的將沐風打橫抱起。

「你要幹嘛?」言兮諾拽著紫宸的手臂,卻被重重推開。

「言公子,當心。」路謹嵐在一旁看似攙扶,實則強拉著言兮諾,防止他再次上前。

    紫宸心想言兮諾連花生過敏都不知道,更不可能知道沐風狐妖的身分,而現在沐風已經起了過敏反應,待會如果突然變成狐狸身,暴露了身分,那可真的糟糕。

「紫宸。」沐風皺眉抗議,身體卻已經使不上力。

「現在開始都聽我的。」紫宸快步奔回沐風臥房,將房門上鎖。

    言兮諾掙脫路謹嵐的控制,跑到臥房外,不斷拍打著房門,嚷著:「沐風,沐風,怎麼樣了?快開門,我有藥可以給沐風吃的。」

「不必了,小沐風今天由我照料。」

    言兮諾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既憤怒又悲傷,用腳連續狠踹好幾下房門。「你開門,紫宸。」

    路謹嵐站在他身後直搖頭,無可奈何的輕敲了他的後頸,讓他暫時暈厥在自己懷裡。「對不住,言公子。」

    他實在不知道情緒愈發崩潰的言兮諾接下來會不會更加變本加厲的試圖硬闖,只好出此下策,將他送回臥房休息。
※※
    房裡的紫宸搖頭嘆氣,小聲的問:「他不知你是狐妖的事?」

「不知。」沐風將上身衣袍褪去,耐不住癢,又開始抓了起來。

「別抓!方才已經讓下人去請大夫了。」

    紫宸見沐風仍然止不住搔癢,牢牢按住他的手腕,強壓在床上。「小沐風,你還真是不聽話。」

    沐風因為過敏症狀加劇,突然感到陣陣暈眩,無力反抗,只能出言恫嚇。「你方才推兮諾的那下,我一定要你還的。」

「都這種時候了,還對我這麼兇,唉!我看你名字的風字是瘋子的瘋吧?」紫宸從他身上爬起,坐在床沿問道:「你為什麼不告訴言兮諾你的真實身分?」

「別管…」

「你是不是怕他覺得你是妖怪?」紫宸無奈撫額。「如果是這樣,這算是什麼愛?」

    沐風氣若游絲的闔起眼,昏昏沉沉的寐去。
※※
    一個時辰後,言兮諾從床上驚醒,沒時間思考自己為何暈倒,立刻奔去沐風的臥房。

    房門此刻已經敞開,他衝了進去,看見沐風裸著上半身,虛弱的闔眼躺臥在床,而紫宸則站在一旁守著。

「沐風…」

「說話就說話,別靠過來。」紫宸張開手臂阻止言兮諾靠近。「他現在需要休息。」

    言兮諾從兜裡拿出自己的眼淚藥罐。「這是秘藥,給沐風喝下,會好得很快。」

「小沐風方才已經給大夫看過了。」紫宸抓著言兮諾的手臂,推著他的後背,將他趕到房門口。「既然人你也看到了,就快回去吧!今天由我來照顧小沐風。」說完,將房門闔起上鎖。

    言兮諾敲了幾下房門,瞬時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傷心,他沒有在門口大吵大鬧,深怕吵到沐風歇息,拖著沉重的步伐走回自己的臥房,才剛拿起白玉藥罐,淚水瞬間潰堤,他難過自己如此不了解沐風,和紫宸相比,簡直是個拖油瓶,什麼忙也幫不上,就只會扯後腿。

   他屈膝蜷縮在床榻一角哽咽,不知過了多久,原本明亮的窗外,早變得一片漆黑,流下的淚水已裝滿了五個白玉藥罐,他疲累的將臉埋進雙腿間,覺得自己正持續向深不見底的悲傷下墜時,有一個溫暖的臂膀牢牢將他擁住……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