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古風BL】愛若沐兮 CH29 構陷

珊迪 | 2021-08-31 21:12:51 | 巴幣 18 | 人氣 144


    沐風飛身從護牆高高躍下,望著前院滿是倒在血泊中的官兵屍體,竟沒有半點驚詫,彷彿一切都在預料之中。至於路謹嵐的下落,他暫且無暇可管,三步併兩步的回到書房,振筆寫了封信箋,打算差人給遠在中原的爹娘送去。

    沐風緊抿著唇,平日不舞劍的他,拿了掛在牆上的劍佩戴在腰間,破釜沉舟般步出房門,接著珍愛的看著腰間的狐狸玉飾,喁喁道:「我不會失約的,兮諾,我答應過你了。」他經過後院,才發現花圃的桂花在他不注意時,已經變得毫無生機,一陣強風惡狠狠的驟然襲來,摧殘著脆弱不堪的花兒,一時之間凋零的花瓣漫天飛揚,沐風冷眼看著此景,竟露出一抹黯然的笑。
    
※※
    徐知府威風凜凜的坐在官府大堂上,看著官兵將言兮諾帶了進來,賊笑道:「言公子,我們可又見面了。」

「還不跪下。」一旁的官兵用長棍敲打了言兮諾的膝蓋後側,讓他雙腿一軟,直直的跪在地上。

    言兮諾抬頭狠狠的瞪著徐知府,恚恨道:「墨也呢?」

    徐知府隨意擺了擺手,兵卒就將墨也從後堂押了出來,只見他滿臉是血,衣袍破破爛爛,露出的肌膚都是一條條因鞭打而滲血的傷痕,他虛弱的被拽到言兮諾身邊,被兵卒凶橫的推壓跪下,氣若游絲的頹然倒地。

「墨也…你還好嗎?」言兮諾連跪帶爬的來到墨也身邊,抓住他的肩膀,讓他能夠穩著重心佝僂而坐。

    墨也使勁抬起頭,嘴角發顫道:「對不住,兮諾,我無意將眼淚的事說出去,可是我爹娘給徐知府抓著,我…只好…」

「肅靜。」官兵粗暴的將兩人強行拉開。

    徐知府高傲的仰著頭,語氣輕蔑的道:「不是大夫卻擅自開藥的罪,你可認?」

「百姓們因而康復的不計其數,試問我何罪之有?」言兮諾臨危不懼的訴說自己的磊落。

    徐知府嗤之以鼻的嗔道:「還敢嘴硬,既然如此,就先讓你的朋友嘗嘗苦頭。」

「你這是什麼意思?」

「還不好好伺候一下。」徐知府朝著墨也拋了一個眼神,兩個官兵立刻推倒墨也,讓他趴在地上。

「你們要幹嘛?」言兮諾著急的上前張開手臂阻攔,被一旁官兵強拽跪地,只能眼睜睜看著官兵將棍杖高舉過頭,朝墨也的臀部、背脊重重揮去。

「住手!」言兮諾死命想掙脫官兵控制,但只是徒勞,他被按得更緊,甚至整個人都伏在了地上,一隻無力的手在空中揚著,試圖阻止一切。

    徐知府惡趣的露出陰沉的微笑,「接著打。」

    墨也疼得連哀號的力氣也沒有,只能發出若有似無的呻吟,背上的衣料上除了舊的暗紅痕跡,又添了更多鮮紅血漬。

「夠了!夠了!」言兮諾看著半死不活的墨也,落下的兩行熱淚,咆哮著:「不是說了,會把墨也給放了,你出爾反爾。」

「出爾反爾?我可是已經放了墨也的爹娘了,既然你都說我出爾反爾,那我再將他們兩抓回來好了。」

「你這無賴!你配做父母官嗎?」言兮諾氣得雙唇顫抖。

「住嘴!言兮諾,你勸你最好速速認罪。」

    言兮諾掄拳怒視著徐知府,聽著棍杖一下下響亮的拍打聲,再也耐不住悲憤,從官兵的桎梏中激烈的扭動著身軀,撕心裂肺的吼著:「別打了!停下來!我認,我認罪。」但墨也此刻已經奄奄一息的闔上了雙眼。

    徐知府聽到了滿意的答案,讓官兵停下了杖刑,狡黠笑道:「讓言兮諾把眼淚給他服下。」

    言兮諾一被鬆開,立刻奔到墨也身側,將自己的淚水接進了藥罐,讓他翻過身,躺倒在自己懷裡,服下眼淚。

「將墨也先押到地牢。」徐知府一說完,兩個官兵一左一右的強行抓著墨也的胳膊,將他抬起半截,拖著下身在地,給押了下去。

    言兮諾深惡痛絕的睥睨著徐知府,「我都已經認罪,你為何不肯放過墨也?」

「別急,我們得確認看看這眼淚是否有奇效。」徐知府別有深意的勾起了嘴角。
※※
    沐風步出沐府,立刻引起了周遭街坊的側目,對於大夥兒的指指點點,他以一貫風流倜儻的笑容回應,經過蘭芳甜品鋪時,他不自覺的停下腳步,想起他那比桂花糕還甜的兮諾,笑容逐漸變質為苦澀。

    一旁街坊看著他癡癡望著甜品鋪子,熱情的問:「沐公子,想吃桂花糕嗎?要是旁邊人太多不方便,我可以進去幫您買。」沐風搖搖手,婉拒了好意,繼續邁開步伐,眼看再拐過一個彎就是官府,身後一股熟悉的氣韻迅速逼近,他隨即旋過身子一看,是路謹嵐!

「主子,言…」路謹嵐正要開口,沐風就捂住他的嘴,將他拉進一旁隱蔽的暗巷裡。

    路謹嵐懊悔的低頭道:「徐知府知道了言公子用眼淚救人的事,掐著這點派官兵把他帶走了。」

「我都知道了,看來那線人已然暴露。」沐風格外平靜的態度讓路謹嵐更加無地自容,他在跪下來前被沐風挽住了手臂,只能慚赧低聲道:「主子,對不住。」

「你確實該道歉,而且我真的想宰了你。」沐風攢著拳頭捶了他的手臂,「既然犯錯,就得接受處罰。」

「主子的任何處罰我都接受。」

「很好。」沐風冷笑一聲,斂容道:「從現在起,我不需要護衛了。」

「主子,什麼意思?」路謹嵐驚詫的睜大雙眼,抓著他的衣袖。

「我不要你了。」沐風口是心非的撇了撇嘴,甩開他黏過來的手。

「我不走,我要在主子身邊。」路謹嵐不可置信的搖頭,否定著現實。

「違抗我的處罰你是想死嗎?」沐風冷著聲音恫嚇。

「您要打、要罵,要讓我死,我都可以接受,主子,就是別讓我走。」路謹嵐卑微的雙膝跪地。

「讓你留著氣我嗎?這些年你做的蠢事還少嗎?」沐風尖銳的說著違心之論。

    路謹嵐覺得自己的心被狠狠的剜到淌血,眼眶倏地噙滿了淚水,雖然沐風比他小了好幾歲,但是每日形影不離的相處了七年,主僕之情早已根深蒂固的種在了心底,要他如何能決絕的離開。

    沐風見狀,想著言兮諾這會兒的處境,一肚子惱火被激得竄燒了起來,猛地攫住路謹嵐的衣領,將他整個人騰空提起,咬著字句怒嗔:「路謹嵐,你給我收起懦弱,敢讓我看到你的眼淚,你就死定了。」

    路謹嵐被拎在空中,雙手無力的垂落於身側,強忍淚水道:「您明明知道…徐知府設下了天羅地網,為何還要獨自前去,我們可以從長計議的。」

    沐風瞅著路謹嵐的滿面愁容,自覺行為失控得過分,鬆開攫住路謹嵐的手,收斂了脾氣,疲憊的輕笑道:「做我的護衛這麼久了,難道就這麼不信任我嗎?」

「不是這樣的,主子,我知道那幫人自然不是您的對手,但對方已經知曉你的身分,我擔心…」

「好了,好了!別婆婆媽媽的。」沐風截斷路謹嵐的話,旋即換上一張柔和的面孔道:「我不容許自己有更多的軟肋給別人抓著了,所以別讓我有後顧之憂。」

「更多的軟肋…」路謹嵐重複念了這幾個字,接著為了確認意義,愕然問道:「我也是主子的軟肋嗎?」

「隨你怎麼想,我這些肉麻話只能說給兮諾聽。」沐風用往常的戲語消弭路謹嵐的擔憂,推了他一掌,讓他離自己遠遠的,「如果聽得懂,就快滾回去中原找我爹娘。」

「主子,我知道您的意思了。」路謹嵐知道這是沐風最後的讓步,縱使百般不願,還是勉強揚起了笑靨。
「那還不快走。」沐風煩躁的揮了揮衣袖。

    路謹嵐踟躕不前了一會兒,哽咽道:「我和老爺、夫人會一起等您的。」眼看沐風快要發火,他才緩緩往前走,每走幾步便不捨的回頭,直到遠得再也看不清沐風,才飛身消失在暗巷裡。

    沐風目送他的身影離去,隨即用幾不可聞的聲音,無奈道:「傻子,別等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