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古風BL】愛若沐兮 CH24 昭然

珊迪 | 2021-08-21 16:29:11 | 巴幣 24 | 人氣 121


    徐知府起身,用狡黠的目光瞅著全身抽蓄的沐風,惺惺作態的問:「沐公子,還好嗎?」言兮諾無暇回應,摟著沐風飛一般的往一旁甬道邁步,徐知府立刻起身尾隨其後,卻被一隻手攔住了去路,是路謹嵐!他和在場賓客宣布道:「我家主子身體抱恙,詩詞大會就先到此結束,萬分抱歉。」

    現場賓客聞言,都先行離開,只剩徐知府杵在原地,身旁還有好幾名隨扈,他別有用心的指著身旁佯裝成賓客的道士,說道:「我這位友人略通醫術,不如就讓他看看沐公子的狀況吧!」

「就不勞煩您費心了。」路謹嵐依然強硬的擋著去路。

「我看也沒什麼比沐公子的性命更重要了,恕在下無禮了,我這就去救沐公子。」徐知府心口不一的說著違心之論,命隨扈拖住路謹嵐,趁隙和道士快步走在甬道上搜索著兩人的身影,誤打誤撞來到書房前,推了推上鎖的門,叫囂著:「言公子、沐公子,在裡面嗎?」

    言兮諾想攙扶沐風坐到一旁木椅,卻聽到門外徐知府的喊聲和急促的敲門聲。

「快進密室……這裡不安全……」沐風從泛白的唇裡抖抖巍巍的擠出字句。

「在哪?密室在哪?」言兮諾心急如焚的問,但沐風已經疲憊得說不出話。

    門外的徐知府得不到回應,揚聲喊道:「既然不開門,就恕徐某無禮了。」接著用腳踹開了書房房門,就在同一刻,言兮諾無力攙扶沐風,將背往牆壁一靠,轉動了牆上的木頭方形雕飾,那堵牆驟然開始旋轉,兩人隨即被帶到另一個空間。

    徐知府和道士闖進了書房,四處查看,發現裡面空無一人。

「莫非不是這?而是調虎離山之計?」道士疑惑道。

    兩人步出房門,繼續在沐府別處搜查。
 
※※
 
    言兮諾摟著沐風,將他攙扶到密室的床上。

    沐風吐著氣音,斷斷續續的說:「桌上…有…一封信,那是…給你的。」

    言兮諾從桌案上拿起了信,瞥了一眼牆上大大的狐狸圖騰,有好多話想問,沐風的抽蓄卻愈發嚴重,他趕緊坐回床榻旁,「沐風…沐風!要不我帶你去找大夫吧!」

「不必…,方才酒裡有毒,這大夫是治不了的。」沐風皺著眉頭,疼感痛從腹部蔓延至全身,像千萬隻螞蟻嚙咬般令人發麻,他咬著牙隱忍,卻還是從齒間溢出淒厲的哀號。

「怎麼會治不了…怎麼會?我這就…這就去請人找大夫來…」

    沐風想伸手抓住他,卻連手臂也舉不起來,急促的喘息聲夾雜著氣音道:「不要走…」,言兮諾擔憂的無法走開半步,只能守在床沿,看著他如此痛苦的模樣,覺得自己被千刀萬剮。

    沐風啟唇,輕吐著字句:「兮諾,只要你…在我身邊,就好了,那樣…我就會好起來。」

「好,我不走,我會一直在你身邊。」言兮諾抓著沐風逐漸冰冷的手。

「那…你快喝下眼淚,喝完會好點的。」言兮諾從兜裡拿出白玉藥罐,讓沐風服下。

    半晌,原以為眼淚該發揮效用,沐風卻比方才更加撕心裂肺的呻吟,他覺得體內好像有一股強大的力量不斷衝撞著他的五臟六腑,讓他疼得彎腰在床上翻滾,接著往床側吐出了一口黑褐色的血,顫抖著唇角說:「好冷…好冷…」

    言兮諾趕緊將被褥覆上,「這樣呢?好點了嗎?」說完,用衣袖將他嘴角的血漬拭去。

「還是…冷。」沐風全身打起哆嗦,緩緩的闔上雙眼。

    言兮諾立刻躺在一旁,將沐風擁入懷裡,「怎麼那麼冰…沐風…沐風…你醒醒。」正納悶為何淚水沒有作用時,在眨眼之間,沐風竟然從他環著的臂彎裡瞬間消失!那過程快得言兮諾無法看清,他掀開了被褥,赫然發現床榻上除了沐風的衣物,還有一隻蜷縮成一球的狐狸。

    言兮諾驚恐的跳下床,往後退了好幾步,警戒的看著床上奄奄一息的狐狸,覺得那身形似曾相識,湊近定睛一看,詫異的睜大雙眼,喚了一聲:「小狐狸…是你?」

    言兮諾坐回床沿,對這一切怪異的現象不能理解,想到方才沐風給自己的書信,立刻打開來讀。

    兮諾:
    七年前,你在山上救了一隻身受重傷的小狐狸,在送走他的時候,你和他說,以後會再見面,還告訴他你叫言兮諾,你要他好好的長大,並和他揮手道別,從此,言兮諾三個字便鐫刻在他的心底了。
    小狐狸聽了你的話,為了用自己的力量來找你,每天勤練武功,發憤學習,從很遠的地方重新走進了你的生活,他在心裡想像了一百種浪漫的重逢,卻全然不是如此,反而偶然的在蘭芳甜品鋪前與你相見,心裡滿滿的悸動,當初的小男孩,已經長成了一位翩翩少年,他想和你一起度過每個四季,所以他自私的把你牢牢困在身邊,以為時候到了,就可以親口對你說出這個祕密,卻不知道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他,竟然怯懦了。
    他用他的愛掩飾了不願面對的真相,因為他不想成為你口中的妖怪,也不想看到你懼怕的向後退,他好想和你長相守,他只想做你的沐風,而不是那個可以化為狐狸的狐妖。
    如果你想離開,他不會阻攔,但請讓他好好的和你告別。
    以後,他仍然會默默守護你。
沐風
 
    言兮諾讀完信,淚水撲簌簌的流了下來,從兜裡拿出了狐狸木雕,將它牢牢握住,「你這個傻子,我怎麼會害怕…又怎麼會離開,小狐狸…沐風…,我要一輩子和你在一起。」
 
    這時,密室門再度被開啟,言兮諾聽見聲響,抽出沐風落在衣物裡的匕首警戒著,看到是路謹嵐走了進來,才鬆了口氣,將匕首放下。

    路謹嵐看到床榻上的沐風化為狐狸身,著急的上前摸著沐風冰冷瑟縮的身子,「沐風…沐風…。」

「沐風會沒事吧?他什麼時候能醒?我們要不要找大夫來給他看看?」言兮諾心急的一次丟出了很多問題。

「這一時之間也很難說得準能否醒來,得等沐風自行將體內的毒素排出,我們無能為力。」路謹嵐嘆了一口氣。

「毒…,酒裡有毒,可是我也喝了酒,怎麼我卻沒事?」

「酒裡的毒是專門對付妖族的,能夠讓妖族變回原形,而一般人食之無害。」

「那…路謹嵐…,你也是狐妖嗎?」

「是…,沐府上上下下都是狐妖族。」路謹嵐低著頭,「對不起,我們無心騙你。」

「沒事,不怪你們。」言兮諾擦了擦淚水。

「我先去追查方才的酒是怎麼給下的藥,千萬別讓沐風出來密室,徐知府雖然走了,但八成會再來。」

「放心,這兒有我。」言兮諾守在床榻旁,躺在沐風身側,讓他窩在自己的胸腹前,輕輕的摩娑著他的毛皮,臉上的淚痕還未乾涸,便沉沉睡去。
 
    隔日破曉,言兮諾一睜眼,看到狐狸身的沐風仍然蜷縮在床榻上,他不願接受的搖搖頭,說:「不可能的,再喝一點眼淚,再喝一點一定會好起來的,七年前分明也喝過,傷口不是就痊癒了嗎?」言兮諾自欺欺人的再次給沐風喝下眼淚,讓他躺著又歇息了好幾個時辰,以為會有起色,沒想到沐風的身子卻開始劇烈的顫抖,勉強張開眼睛,又虛弱的闔上眼睛。

「怎麼會這樣…我的眼淚…怎麼可能會沒效。」言兮諾想起了娘親曾說過眼淚無法救自己心愛的人,這會兒竟在除了爹娘之外的第三人身上真實應驗了,他失落的喃喃道:「為什麼愛一個人,非得要那麼痛?」說完,不捨的將狐狸身的沐風環在懷裡,嗚咽的說:「沐風…我知道你聽得見…你一定要好起來,一定要,我要跟你在一起過一輩子。」

    沐風兩隻垂下的耳朵抽動了一下,從緊閉的眼角溢出兩滴晶瑩的淚珠。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