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古風BL】愛若沐兮 CH22 重逢

珊迪 | 2021-08-15 21:27:58 | 巴幣 36 | 人氣 148


    沐風和言兮諾躲在草叢裡觀察著把守入山口的官兵們,除了這條上山的路,兩旁都是濃密的樹叢,完全無路可走。

「我看我們還是別去了。」言兮諾難掩失望的低垂著雙眼。

    沐風原先就知道密道,挽著言兮諾的手,說:「我有法子。」趁著官兵不察,潛行至左側灌木叢,將虛掩的灌木枝拿開,一條低矮像隧道的蜿蜒洞穴出現在眼前。

「快進去。」

    言兮諾蜷縮著身體,鑽進了漆黑的灌木洞裡,沐風在後頭將灌木虛掩,兩人在積累著落葉的柔軟泥地上往前爬行,循著前方微弱的光線,爬出了灌木叢,拍了拍雙手沾著的泥濘,放眼望去,映入眼簾的是一整片長滿了荊棘的山坡地。

「沒有路了,往前會受傷的,我們還是…」言兮諾還沒說完,沐風已經勾起唇角,將言兮諾拉到懷裡,使著輕功,飛身在整片荊棘之上。

    言兮諾在高空中俯瞰,驚懼的摟緊沐風的腰,直到安穩落在平坦的草地上,才脫離沐風的懷抱,跟隨著腦裡的兒時記憶,穿越了一片小樹林,來到了父母的墓前。

    言兮諾眼裡盈著抱歉和想念的淚,跪了下來,哽咽道:「爹、娘,孩兒不肖,到這時候才來看你們。」

    沐風把包袱裡的鮮果和糕餅整齊的放在墓碑前,接著用匕首清除著墓地旁的叢生的雜草,輕拍了言兮諾的肩安撫著他悲傷的心緒,突然指著前方的白色花田說:「我去前面探個路。」

    言兮諾應了一聲,看著墓碑,盈滿的淚終於潰堤,啜泣著說:「爹娘,你們不要擔心,我現在…過得很好,遇到了很好的人,他叫沐風,接下來…我會時常過來看看你們的……。」訴說了這幾年的經歷,他擦乾了眼淚,發現有一隻狐狸站在遠處望向自己,他雖然喜歡狐狸,但還是害怕狐狸大發獸性忽然攻擊,遲遲不敢邁開腳步靠近,沒想到狐狸突然像小狗般搖起尾巴,朝著前方白色花田跑了幾步,又回過身看看他。

    言兮諾感覺到狐狸釋出善意的邀請,鼓起勇氣走近,發現那雙熟悉的褐色眼眸,驚詫的喊了一聲:「小狐狸!你是小狐狸!」即使牠的體型已經比那時大了一倍,但言兮諾仍然能清楚的分辨那就是從前他救過的那隻小狐狸。

    言兮諾卸下心防,被小狐狸一路帶領,來到了白色的韭菜花田中央,隨風搖曳的雪白花海,讓他深吸了一口氣,原本悲傷的心緒都被風給帶走,瞬時舒暢不少,言兮諾彎下腰,伸出手向小狐狸示好,說:「謝謝你帶我來看那麼美的花田。」但小狐狸卻不明所以的揮動著右腳爪,讓他嚇了一跳,心想小狐狸莫不是要展開攻擊,正想起身,牠已經輕輕的將腳爪覆在了言兮諾的手掌上。

「真可愛。」言兮諾看著牠溫馴的眼神,順著牠頭上的毛摸了好幾下。

    小狐狸舒服的闔起眼,一張臉往言兮諾的腳邊來回磨蹭,還將身子的重量毫無保留的依託上去。

「小狐狸,你過得好嗎?」言兮諾憐愛的順著牠的毛皮摩娑至後背。

    小狐狸發出了頻率很高的叫聲,像在回應言兮諾,接著滑稽的在地上翻滾,把言兮諾給逗笑了。

「你的眼神和沐風真像。」言兮諾盯著牠的褐色眼眸,想將牠看穿似的湊近。

    小狐狸後不安的退了一步,背上的毛敏感的豎了起來,驟然迅速的轉過身飛奔,矯捷的消失在茂密的白色花田中。

    言兮諾在後面跟著竄動的花簇追逐,突然一陣強風吹來,整片韭菜花田像浪花般起伏擺動,讓他跟丟了小狐狸,更在花田裡迷失了方向。

    直到風戛然而止,他靜下來看著遠處一簇白花突兀的窸窣震動,懷揣著不安緩緩靠近,撥開了白花,卻什麼也沒有,他正要繼續探索,猝然,視線一片漆黑,雙眼被矇住。

「沐風…」言兮諾感受到熟悉的氣息,將沐風的手拉了下來,回過身看他。

    沐風將手裡一束開得燦爛的韭菜白花遞給言兮諾。

「你跑哪了?」言兮諾看著花束甜笑。

「在附近晃晃,看到白色花田,覺得這花很美,就想摘給你。」

「我剛剛遇到小狐狸了,而且是我小時候救的那隻。」

「哦?你怎麼斷定的?」

「我不會認錯的,雖然牠已經長大了,但那就是牠,我敢肯定,而且他的眼神跟你的很像。」

「我這麼俊俏的人,怎麼就像狐狸了?」

「也只有眼神像而已,牠可比你可愛多了。」

「可愛?」沐風聽著對自己狐狸身的誇獎,忍不住笑出聲音,「那我跟狐狸,你選一個。」

    言兮諾猶豫了半晌,才勉強的說:「選你。」

「我跟狐狸比,竟然還要猶豫嗎?言兮諾。」沐風吃味的搔了搔他的腰側。

「不是嘛!我都選你了。」言兮諾哈哈大笑,「你怎麼連狐狸的醋都要吃啊!」

「對,我就愛吃酸的。」沐風湊上前給了他一吻,言兮諾不知道的是他可不只吃狐狸的醋,甚至還是吃「自己」的醋。

「快下雨了。」言兮諾伸出掌心,接住了幾滴冰涼的雨珠。

    驟然雷聲陣陣,瞬間烏雲密布,天色黑得像是夜晚,雨水滴滴答答的落在兩人身上,沐風用衣袖遮擋著言兮諾的頭頂,兩人在雨裡奔馳,來到言兮諾從前的家避雨。

    推開了竹籬,院子裡散落著一堆陳舊的器具、竹簍,屋舍的木門早已腐朽,裡面布滿了蜘蛛網、積累了厚厚的灰塵,言兮諾環顧了屋內,想起了以前的生活點滴。

「看來暫時不能下山了,雨太大了。」沐風看著門外,衡量著雨勢。

「那就在這兒先待著。」言兮諾從櫃子裡拿出僅存的蠟燭點亮,將白色的韭菜花束放進木罐並擺在桌上,妝點著破舊的屋內。

    沐風清理著床榻上的灰塵和蜘蛛網,把自己的外袍給平鋪了上去,「真想把這整頓一下,和你住在這兒。」

「可是這兒沒有錦衣玉食,也沒有下人可以使喚,又簡陋得很。」

「有你有我,何陋之有?」

「那你可別想使喚我做牛做馬啊!」言兮諾噘著嘴。

「我哪裡捨得使喚你。」

「是啊!你哪裡會使喚我,你只會捉弄我…」

「怎麼捉弄?」沐風摟著他,手隔著衣袍,掐了一下言兮諾的肉莖,「這麼捉弄嗎?」

    言兮諾朝沐風身上撲過去想要反擊,兩人重心不穩,跌躺在地上,沐風護著言兮諾,自己的背先著了地。

「沒事吧?」言兮諾問。

    沐風勾著他的後頸,用吻代替回答,接著甜蜜的笑了出來。

「你再捉弄我,我也是會生氣的。」言兮諾用力的掐了一點沐風手臂內側的軟肉。

「嘶…你居然真的捏啊你。」沐風疼得皺眉,但看到言兮諾咯咯的笑,眉心立刻舒展開來,跟著燦笑。
    

    窗外的傾盆大雨和兩人的打鬧一直持續到夜幕低垂都未止息,他們肩並肩坐在床沿,言兮諾自然而然的將頭枕在沐風的肩上,輕聲的說:「沐風,今天真的謝謝你。」

「不必謝我,等到詩詞大會結束,我安頓好整個沐府,我們就尋一個小地方住著,過只有兩個人的生活,好嗎?」沐風等不到回應,又問了一次,「好嗎?兮諾。」依舊沒聽見聲音,他側過頭,才發現言兮諾已經沉沉睡去。

「真是…」沐風將言兮諾摟在懷裡,讓他舒適的靠在自己的胸膛。

    沐風看著桌上搖曳的燭火,無法決定命運似的被門外灌進的強風吹得忽明忽滅,擔憂的心情油然而生,如果言兮諾發現了他的狐妖身分,是否還能維持這份喜愛?正思考著,燭火耐不住吹拂,倏地熄滅了。

    沐風苦澀的冷笑,無奈的自言自語:「這會是我們的未來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