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古風BL】愛若沐兮 CH14 怦然

珊迪 | 2021-07-30 17:45:02 | 巴幣 26 | 人氣 101


    隔日一早,言兮諾在床榻上睡眼惺忪的睜開眼,看著手上揣著的狐狸木雕,不捨的自言自語,「真的要走嗎?」他出了房間,左右張望,期待著會在某一個轉角和沐風擦肩,但卻似乎是奢求。

    言兮諾沒見到沐風,失落的離開沐府,往前走了一會兒,聽到身後傳來大騷動,回身一看,沐府門口聚集了一群官兵,帶頭官兵拿著官府印鑑嚷著,「奉徐知府之命前來搜查。」說完,便進了沐府。

    言兮諾知道大事不妙,心急如焚的奔回沐府,接著抄近路,搶先一步進了沐風的臥房。

「兮諾?」沐風穿著雪白的褻衣、褻褲坐在床沿,正準備更衣。

「你的匕首呢?」

「在枕頭下。」

「那你快躺進去。」

「啥?」

「我等會跟你解釋,你快點。」言兮諾著急的從一旁桌案上拿了塊方巾蒙住半臉,把沐風擠在床榻的一側,用被褥蓋著,自己也躺了上去。「待會都不要從被褥出來,也別出聲。」

 
    門外這時傳來一陣騷動,只聽見路謹嵐的勸阻聲:「你們就不能等我進去通報嗎?」

「我們奉徐知府之令前來搜查,哪那麼多規矩,快讓開。」官兵蠻橫的將房門重重推開,一進臥房,就看見床上躺著一個蒙著方巾的男子臥在床榻上咳嗽,身上蓋著衾被,虛弱道:「好冷…」

    官兵想上前查看,被路謹嵐伸手攔住,「我可跟你們講,別靠近我主子,他呀!感染了不知什麼病,最近街坊也很多人都得了那怪病,大夫都說會傳染,全身畏寒,還老咳血,有什麼話在這問、在這說便可。」

    官兵聽得一愣一愣,也確實聽說了最近疫病肆虐,又看到床榻上男子這般虛弱,完全不敢上前,「那請沐公子把右手手臂伸出來。」

「為什麼還要看手?」路謹嵐問。

「這檢舉信上說,當日擅闖徐知府府裡的黑衣人右手臂上有刀傷,我們總得確認一下。」

「怎麼能叫一個病人…」路謹嵐惴惴不安的試圖做最後掙扎。

    言兮諾這時將自己的手臂從衾被伸出,自然是一點傷痕也沒有。

「這下可以走了吧?」路謹嵐沒好氣的說。

    官兵看到手臂沒有刀傷,連這最重要的線索都不能吻合,也不好再繼續蒐查下去,全員撤出了沐府。
    沐風從被褥裡爬出來,了然於心的看著言兮諾,「你可比我想的還要聰明,言兮諾。」

「不過這一切到底怎麼回事?」路謹嵐疑問。

「我…」言兮諾一時語塞,不知從何說起。

「你不必說,我都明白。」沐風莞爾。

「你不生氣嗎?」言兮諾對沐風意想之外的表情感到納悶。

「不氣,不管你怎麼對我,我都不氣。」

「沐風…」言兮諾感到慚愧。

「而且你因為擔心我,方才出府又折回來了。」

「你怎麼知道我出府?明明我都沒看到你。」

「這府裡就這點大,有什麼事我會不知道。」沐風的笑容依舊燦爛,「而且我答應你讓你自由進出府邸了。」

「沐風,對不住。」

「為什麼跟我道歉?」

「我好像誤會你了。」

「哦?我們兮諾誤會我什麼了?」

「我覺得你不是壞人,至少這幾天的相處,讓我想這樣相信。」

「你不怕我去徐府是去謀財害命?」

「如果你那天當真如此,又為何要救我?而且如果那天徐府有任何傷亡早就傳遍街頭巷尾了。」言兮諾冷靜的開始分析,突然好奇的問:「不過,你到底去徐府做什麼?」

「那你呢?兮諾,是為了紫狐吧?」

「是…我是很好奇紫狐的模樣。」

「我也是為了紫狐,只不過我是為了救紫狐。」

「你為什麼要救牠?」

「那我那天又為什麼會救你呢?」沐風避而不答,突然摟著言兮諾。

「我該走了,該回家了。」言兮諾尷尬的掙開他的懷抱,「在這兒叨擾你那麼久,實在沒有理由留在這。」

「我不就是你的理由嗎?」沐風歛起笑意,雙眼脈脈含情。

    言兮諾只覺得沐風又在開玩笑,接著說:「還有,我身上的衣服,等我回去洗乾淨了,就拿回來還你。」

「這府裡所有東西都是你的,你要還我什麼?」

「但我還是不該拿,沐風,你已經幫我太多了。」

    沐風對他的執拗感到不悅,把他按在床榻上,將外袍扒開,「那你乾脆現在就還我。」

「沐、風!」言兮諾厲聲抗議。「別鬧。」

「你打算逃避到什麼時候?」沐風俯身,將臉埋在他的脖頸處烙下一吻,手從開襟處探了進去,隔著褻衣摩娑著他的乳尖。

    言兮諾紅著臉,驚懼自己總是因為沐風輕佻的舉動怦然,重重將他推開,邊跑邊整理衣著,頭也不回的奔出了沐府,心慌意亂的在喧囂的大街上踽踽獨行,想著:「我竟然喜歡一個男子?」倏地慌張的把手探進兜裡不知道在尋些什麼,直到拿出狐狸木雕才鬆了口氣,嘟囔著:「嚇死我了,好險還在。」接著珍愛的將它牢牢握在手裡。
 
※※
 
 
    一名官兵匆匆進了官府,稟報道:「方才去沐府搜查一無所獲。」

    徐知府揮了揮手,示意無礙,「好戲這才開始呢!」

    接著一個穿著布衣、全身是傷的男子被押到大堂上跪著,徐知府在堂上,看著一旁的道士問:「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有辦法將這人再次變回狐狸身?」

    道士從藥罐裡倒出一顆丹藥,「此丹藥如果給人類食用,並無害,但如果給妖族食用,便會暫時原形畢露,而且喪失部分內力。」

「那快點給他服下。」

    道士將手裡的丹藥塞入布衣男子的口中,不一會兒那男子突然在地上抽蓄,痛苦不已,接著從後腰處長出尾巴,沒隔多久,整個人突然幻化成一隻棕色的狐狸,身上的布衣散落在地。

    一旁的官兵全都嚇了一跳,拿著兵刃,將他團團圍住,但那狐狸因為藥效,已無力的癱軟倒下。

「先將這人關押,不對…先將此狐狸關押。」徐知府目瞪口呆,從道士那兒拿了更多的丹藥,默默開始盤算著接下來的計劃。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