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古風BL】愛若沐兮 CH32 廝守(終章)

珊迪 | 2021-09-12 13:29:24 | 巴幣 18 | 人氣 121


    徐知府被定罪革職後,原本封閉的山路又重新開放,言兮諾得以和沐風回到山上舊居長住,不知不覺就共度了十餘日的恬淡生活。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路謹嵐死皮賴臉的不願回到中原,反而在山下尋覓了一處小地方自個兒住著,一有空閒就上山叨擾兩人愜意的生活。

    在一個看似平凡如常的夜裡,沐風夾帶著夜的靜謐悄悄從屋外走進,邁步至床沿,看見言兮諾安然的躺在床上仍未清醒,輕喚:「兮諾。」

    這熟悉的嗓音非但沒有驚擾言兮諾的睡眠,反而讓他更加嗜睡的將身子側臥面壁。

「別睡了,小豬仔。」沐風將手探進被褥,搔癢著他的腰側。

「再一下嘛!」言兮諾閉著眼,懶洋洋的扭動著身子。

「太陽都落山了,該吃晚飯了。」沐風俯身在他的臉頰上印上數不清的吻。

    臉上不斷傳來的親吻咕唧聲和溼熱感讓言兮諾慢慢甦醒,意識到「太陽落山」這幾字,才旋即杏眼圓睜,抱怨道:「你怎麼都不叫我,待會晚上睡不著怎麼辦?」

「那正好…養足了精神,可以做一些你我都喜歡的事。」

「別不正經了。」言兮諾緩緩起身,羞澀的撇開視線。

    沐風托起言兮諾的下頷,作勢親吻,讓言兮諾情不自禁的閉上眼睛,卻在唇瓣幾乎相貼時,停下動作,還訕笑道:「你在期待什麼?」

    言兮諾不耐煩的睜眼,覺得被戲弄,推開沐風,下了床榻,看到一旁桌上放著燒雞和幾道酒館的小菜,喜孜孜問道:「好餓啊!你什麼時候準備的?」

「方才請路謹嵐去買的。」沐風抓著他的肩膀,讓他坐在椅子上,「趕快吃,待會兒帶你去外面散步。」

    言兮諾抓起雞腿猛啃,發現沐風直勾勾的一直盯著自己,注意起吃相,從狼吞虎嚥變成了細嚼慢嚥,見沐風仍然望著自己,尷尬的將雞腿往沐風口邊遞送,「喏,雞腿你也吃點。」

    沐風搖頭婉拒,「你多吃點,我要把你養成小豬仔。」

「那你到時候可別後悔。」言兮諾微笑,啃得滿嘴油油亮亮。

「不會,肉肉的抱起來多舒服。」沐風拿起筷子,隨意吃了幾口菜,心思已拋到九霄雲外,正盤算著待會兒的計畫。
    晚飯結束,沐風牽著言兮諾步出家門,點點流螢點亮了前方晦暗的山間小路,指引著他們再次來到韭菜花田。

「快看!你最愛的螢火蟲。」沐風歡欣的指著四周的螢光。

    言兮諾卻緊緊盯著沐風的笑顏,深情的說:「我再也看不見螢火蟲了,現在,我只看得見你。」說完,仰起頭深吻了沐風。

    唇瓣交疊纏綿了一陣,沐風燦笑道:「你可真是越來越油腔滑調了。」

「那可當然,我師承沐風沐公子。」言兮諾打趣的挑眉。

「那…讓我看看你的吻技是不是青出於藍。」沐風緊摟著言兮諾,唇舌再次繾綣相偎。

    比起瀰山遍野的綠幽光點,更加耀眼的是他們彼此眼眸裡映成的對方。
    山野漫步了一周,再次回到了屋子,言兮諾才一推開木門,就被眼前景象愕然的怔忡在原地,回望沐風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映入眼簾的是喜氣洋洋的紅,赤紅的鳳凰刺繡桌巾、繡工精細的鴛鴦大紅被褥、朱紅的錦緞床帷、掛著赭紅布幔的牆,以及上頭正紅色的囍字剪紙,燭火的照耀,讓屋內被襯得更加鮮紅艷麗。

    沐風微笑道:「現在你有兩個選擇。」

「是什麼?」

「第一是…你嫁給我。」

「那第二呢?」

    沐風再次將他拉回懷裡,「第二是…我娶你。」

    言兮諾在他的懷裡昂首,淘氣道:「如果我都不選呢?」

「那我只好把這屋裡的裝飾都給撤了。」沐風作勢要去撕下牆上的囍字。

「欸,別!」言兮諾一把拉住沐風的衣袖,羞怯的低頭道:「我兩個都選。」

    沐風回眸,戲謔笑語:「貪得無厭。」說完,開始褪去自己的外袍和襯衣。

「你要幹嘛?」言兮諾緊張的問。

    沐風不斷靠近,將言兮諾逼至床榻邊,在他差點失去重心跌倒時,伸手抓住他的衣襟,指著床榻上放置的兩套紅色衣裳,「該換囍袍了。」

    言兮諾羞怯的吁了一口氣。

「你腦裡在想什麼呢?」沐風嘲笑。

    兩人褪去了全身衣物,穿上紅色襯衣,再給對方套上紅色囍袍,並繫上紅色腰束。

「這袍子可真好看。」言兮諾坐在鏡子前,拿出兜裡的木梳要梳頭。

    沐風站在他身後,自然而然的接過了梳子,將他的青絲梳理得飄逸柔順。

    言兮諾透過鏡子看著身後的沐風,支支吾吾的問:「我們…是要…成親,對吧?但高堂…似乎沒法拜。」
「傻小子。」沐風將雙手輕放在他的肩膀上,俯身在他頸邊輕柔耳語:「狐妖族沒有拜堂這個禮俗,我爹娘當初也沒有拜堂,交換了信物後便約定了這一世。」

「那…既然沒有這禮俗,現在為何還…」

「前幾天,墨也和黎月馨拜堂成親時,你那艷羨的眼神我都看到了。」

「那是自然流露的神情嘛!看他們那麼幸福,怎麼不羨慕?」言兮諾委屈巴巴的小聲咕噥。

「所以我想給你一個婚禮。」沐風俯身親吻了他的側臉,「你願意和我相伴一生嗎?兮諾。」

「你說錯了。」

「哦?」沐風瀲著好奇的目光。

「是此生,來生,生生世世都要相伴。」言兮諾的笑靨被整屋的紅映得更加甜美。

「兮諾說得對。」沐風牽起言兮諾的手,親吻了他的手背。

    兩人站在一旁囍字牆下的桌前,拜了天地,並相視對拜。

「禮成,是不是得送入洞房了?」沐風急不可待的將言兮諾打橫抱起。

    猝然,屋外傳來了匡的一聲巨響。

    沐風放下言兮諾,小心翼翼的開了門,路謹嵐已站在門前自首,「主子,對不住,我方才撞到了架子上的陶器。」

「你還在這兒做什麼?任務都已經完成,天色不早,該下山了。」

「我只是想要提醒…你們的交杯酒可還沒喝呢!」

    沐風攢緊了拳頭,威嚇道:「我數到三你最好立刻消失。」

「可是我也想看主子的囍事,所以…」

「念在你今天的苦勞,我可以數到五。」沐風佯裝惱怒的歛眉。

「是是是!」路謹嵐頭也不回的往山下奔馳。

    言兮諾來到門邊,看著路謹嵐奔走的背影,說道:「你讓路謹嵐一個人準備整屋子紅,可真是辛苦他了,應該讓他留下來喝杯酒的。」

「他三天兩頭就來,今天這重要日子總該讓我們清靜一下。」沐風迅速的把木門闔上,別有深意說道:「雖然待會兒大概靜不下來,肯定整屋都充斥著天籟美音。」

「沐風!」言兮諾叫喚了他名字,試圖停止他淫靡的想法繼續瀰漫。

    沐風腦裡縈迴著愛人嬌柔的呻吟,曖昧道:「好,不逗你了。」邊說邊走到桌前斟滿了酒,兩人舉杯,才剛勾著手臂喝下了交杯酒,沐風便急切的摟著言兮諾,溫柔耳語:「這下總該送入洞房了。」

「再多喝幾杯嘛!」言兮諾在他的懷裡掙扎。

    沐風忖度著酒精的催化,或許能讓言兮諾更好的沉浸在待會兒的性事中,只好耐著性子,勉為其難的應允了言兮諾的請求。

    兩人坐在桌前啜酒閒談,不知不覺竟喝了兩盅酒。

    言兮諾雙頰泛紅,搖搖晃晃的拿起空酒壺,渾身酒氣的指著沐風,開始胡言亂語:「小二,快點再上一壺酒。」

「誰是小二。」沐風起身,將言兮諾打橫抱起,「我是你夫君。」

    言兮諾振振有詞道:「放開我,你這家店不行啊!區區一個小二竟然敢戲弄客人,還不把我放下。」

「好,立刻把你放下。」沐風將他輕放在床上。

    言兮諾頓時不勝酒力的闔起眼,沒了動靜。

「兮諾,兮諾。」沐風搖晃著言兮諾,見他似乎已經寐去,只好將他的外袍褪下,細心的蓋上了被褥,坐在床沿盯著言兮諾帶笑的睡顏,無奈的喁喁道:「早知道就別讓你喝酒。」

    言兮諾沉酣在美夢裡,夢裡的他站在蜿蜒迤邐的山間小路上向著遠處揮手,原來有一隻狐狸正朝他奔馳而來,他蹲踞在地,張開雙臂將狐狸緊緊抱在懷裡,還夢囈著:「小狐狸,你真的…長大了,總算…回來找我了。」

    沐風寵溺的親吻了言兮諾紅暈的臉頰,啞然失笑道:「傻小子,你欠我一個洞房花燭夜。」

(全文完)



作者的話

從來不知道,「全文完」這簡簡單單的三個字,竟然是那麼令人感動的。

感謝閱讀愛若沐兮的讀者,這是一篇不夠成熟的作品,故事架構鬆散不說,世界觀也渺小得很,用字遣詞還時常崩塌,冗文贅字還一大堆哈哈XD

不過,我很喜歡愛若沐兮,因為這是我第一次寫古風,也是第一次寫了一篇沒有斷尾的長篇小說,我跟著故事裡的主角嘗盡酸甜苦辣,也和讀者同仇敵愾的討厭起反派老徐。


汲取了這次的寫作經驗,下一個作品肯定會越來越好的。

(預計還會有番外。)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