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古風BL】愛若沐兮 CH18 醋意

珊迪 | 2021-08-04 21:35:31 | 巴幣 36 | 人氣 167


    沐風矯捷的用指尖抓住朝言兮諾飛去的箭,轉頭迸著奪目的殺氣看向護牆上的紫宸。

「唉呀!我這箭怎麼射歪了,差點射到人嘍!」紫宸從護牆上一躍而下,一派輕鬆的朝兩人走來。

    沐風捏著箭柄往紫宸身上使勁一擲,速度完全不亞於用弓射出的箭,如果方才他不在言兮諾身邊攔下這箭,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紫宸側身閃躲,飛來的箭削去了他隨風揚起的一小撮長髮,他玩味的笑語:「小沐風,對我可真是熱情。」

    沐風無法壓抑心中的怒火,驟然眼神一沉,踏著迅捷步伐,飛身往紫宸那兒奔去,右手直擊他的門面。

「我可是靠臉吃飯的,小沐風,別打我臉啊!」紫宸靈活閃躲,和沐風一前一後來到寬敞的前院。

    兩人你來我往的過招,紫宸揮了一記右拳,卻只是虛晃,驟然勾起左腳,重重向沐風腹部踢出,沐風以退為攻,騰起雙腳向後退了幾步,再往前奔馳,在衝刺的勢頭中,朝紫宸胸前虛虛實實的揮出好幾掌,紫宸被逼得不斷後退,好不容易才穩住腳步站定。

    言兮諾焦急的在一旁盤踅,深怕沐風會受傷,想上前勸架,又不敢靠近,正巧路謹嵐從旁經過,便心急的指著紫宸,問道:「路謹嵐,他是誰?你快點過去勸勸,讓他們別打了。」

「他啊!是紫宸,沐風兒時的朋友。」

「朋友?」

「他們一直都是這樣打打鬧鬧,放心,不會出什麼事的。」

    紫宸用手刀阻擋沐風的掌擊,逮著機會緊抓沐風的手腕,吃味的說:「你為了那小子,對我發那麼大的脾氣?」

    沐風掙開紫宸桎梏著自己的手,從腰間掏出匕首,架著他的脖頸,低聲警告:「你最好收斂點,紫狐,別動言兮諾。」

    言兮諾在遠處聽不清兩人的對話,只看見他們交頭接耳,莫名感到心氣不順。

「把這危險尖銳的東西收好啊!」紫宸佯裝柔弱的看著脖頸上的鋒芒,輕輕拉著沐風寬大的衣袖。

    沐風冷眼收起匕首,回身朝言兮諾身邊步去,神色倏地換上了一抹開朗和蕩漾。

「小沐風,你就叫叫我的名字嘛!我的名字不好聽嗎?」紫宸跟在沐風身後走了過來。

    言兮諾聽著那聲「小沐風」,抿嘴想掩飾不悅,但想起方才兩人過招時黏膩的肢體接觸,嘴角無法抑制的垂了下來。

「兮諾,這是紫宸。」沐風貼著言兮諾身測,刻意保持了與紫宸的距離。

    言兮諾禮貌的微微點頭,開始準備自我介紹:「紫公子,我是…」

「你是言兮諾,我知道。」紫宸無禮的打斷了言兮諾的話,直截了當的說:「我知道沐風喜歡你,但你喜歡他嗎?」

    言兮諾愣著不知該如何回應,覺得自己的臉上肯定染上了一片紅暈。

「紫宸。」沐風翻了白眼,揚聲試圖制止這個話題。

「那我就開門見山的說。」紫宸冷笑。「我喜歡小沐風。」

    沐風見紫宸沒有要停下的意思,朝他肩頭用力捶了一拳。「你有完沒完?」

「嘶…」紫宸抓著沐風的拳頭,笑得更加燦爛。「小沐風的拳頭打得我渾身舒爽哪!」

    紫宸的示愛和沐風朝紫宸身上揮去的拳,都讓言兮諾覺得心臟被緊緊擰了好幾下,他強顏歡笑,對紫宸又羨慕又嫉妒,假借犯睏的名義回去臥房歇息,想來招欲擒故縱,卻怎麼等都等不到沐風來臥房找自己。

    他好奇的步出房門,偷偷站在遠處觀察,發現沐風和紫宸仍在前院交頭接耳,突然有說有笑的一起往大門走去,出了沐府。

「好你個沐風。」言兮諾氣得跺腳,心想前幾天受傷時,沐風還把他捧在手掌心呵護,今天來了個紫宸,就把自己棄之如草芥了。

    他嚥不下這口氣,也往大門步去,準備出府閒晃。

「言公子。」路謹嵐從後面叫住了他。

「路謹嵐?」

「你不能出府。」

「為什麼?」

「主子要我看著你。」

「那他自己怎麼就跟紫宸出去了。」言兮諾委屈癟嘴,仍固執的往門口邁步。

「等等主子知道我沒照看好你,我可得被扒皮了。」路謹嵐哀求。

    言兮諾不忍為難路謹嵐,只好拖著不情願的步伐回去臥房歇息,耐不住無聊,便去廚房做了點桂花糕打發時間,又折回房間,沐風竟然還沒回來。

    夜幕低垂,他一個人隨意吃了點晚餐,從僕從那兒得來一封來自黎月馨的信,知曉黃大娘喝下自己的眼淚後,已然康復,而街坊鄰居卻越來越多人染上此種怪病,不免擔憂了起來,他立刻請僕從給黎月馨捎了口信,並準備許多白玉小罐,要開始生產更多的「秘藥」。

    他坐在床沿,拿起白玉小罐,邊哭邊接著流下的淚,雙眼哭得紅腫,正準備要臥床歇息,房門被匡噹打開。

    沐風走了進來!

    言兮諾趕緊將藥罐藏進枕頭下,擦拭著眼角的淚。

「兮諾。」沐風看到紅著眼眶的言兮諾,快步走近,坐在床榻邊問:「怎麼了?身體不舒服?」他摸了下言兮諾的額頭確認是否發燒。

    言兮諾明明很想念沐風,心裡卻鬧著彆扭,冷淡的答:「沒有。」

「心情不好?」沐風溫柔的用指腹將他臉上的淚痕拭去。

「不是。」言兮諾下意識的否認,但心情委實被紫宸和沐風的互動搞得莫名糟糕。

「那怎麼哭了?」沐風百思不得其解,看著桌上放著一盤桂花糕,便走過去拿。「兮諾,你做的嗎?」

「對,有人不給我出府,還讓我一個人待在府裡,我閒著也只能去做桂花糕。」言兮諾意有所指的抱怨。

    沐風這才嗅到一絲醋意,淺笑卻不言明,津津有味的吃了三個桂花糕,道:「兮諾的手藝真好。」

    言兮諾對稱讚充耳不聞,在意的問:「你今天和紫宸去哪?」

「處理些事情。」

「什麼事?」

「一些公事。」

「我不能知道嗎?」

「都是些無聊的事。」沐風信口回答。

    言兮諾覺得兩人似乎有不可告人的祕密,板著臉躺到床榻上。「我要睡了。」

    沐風替他蓋好被褥,柔聲道:「晚安。」

「你是不是少做了些什麼?」言兮諾對於沐風沒有獻上親吻,感到莫名失落。

「少了什麼?是要熄掉燭火嗎?還是?」沐風心知肚明,卻開始裝傻。

    言兮諾癟嘴道:「不是…」

「那是什麼?你不說我怎麼知道!」沐風笑得燦爛。

「沒事,晚安。」

    沐風整理地上的被褥,脫去外袍準備就寢,發現言兮諾已安然睡去,重新回到床沿,憐愛的輕啄他的額角。
    隔日一早,言兮諾從睡夢中清醒,發現沐風不在地板的被榻上,起身環顧房內,卻空無一人。

    他焦急的推開房門,只瞧見路謹嵐守在房門口。

「路謹嵐,沐風呢?」

「他和紫宸出去了。」

「他們又去哪了?」

「這個…我也不知道。」路謹嵐結結巴巴,不敢說兩人是為了偷偷調查徐知府才出去,一時半刻答不上來。

    言兮諾覺得實在可疑,但又問不出結果,鬱悶的坐在前院,雙手托腮的望著遠方發愣,想著該如何才能讓沐風將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