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古風BL】愛若沐兮 CH31 妙算

珊迪 | 2021-09-08 10:26:24 | 巴幣 116 | 人氣 123


    徐知府指著幻化為狐狸且失去意識的沐風,賊笑道:「把這隻狐狸給關進籠子裡。」話一說完,沐風猛地站起,瞳眸變得緋紅,瞬時強風從門外襲來,院落裡的花瓣被吸進大堂,變得利如刀刃的刮花了一旁的梁柱、座椅,接著準確飛向言兮諾身畔,將他手上的繩索輕而易舉的割斷,隨即飄落於地面。

    沐風繼續發力,脊背上的毛皮如刺蝟般直直豎起,倏地狂風橫掃,更多的花瓣像被磁石吸引般從門外被吸入,全都以沐風為中心環飛,徐知府嚇得往後倒退了好幾步,狂風夾雜著漫飛的花瓣,讓眾人下意識伸手遮臉,在不察之際,沐風倏地在花瓣旋風中變回了人形。

    狂風隨後止息,花瓣散落一地,沐風竟已重新穿上衣袍,毫髮無傷的綻放著曩昔春風得意的笑靨,將劍刃立在徐知府的脖頸上,「驚喜嗎?」

「怎麼可能…你不是已經中毒了…」

    沐風嗤笑道:「你能有毒藥,我難道還不能有解藥了?」

    徐知府怔忡得啞口無言時,言兮諾摘掉了口裡的布,奔到沐風身邊,打量著他的身子,「你…沒受傷嗎?」

「沒事,兮諾。」沐風架在徐知府脖頸的刀刃沒有放鬆警惕,用空閒的左手摸著言兮諾的臉頰,將他的淚痕拭去,一反方才輕蔑的態度,溫柔道:「待會兒我再好好的和你解釋,好嗎?」

    言兮諾乖乖往旁邊步去,沐風再次冷著聲音對徐知府道:「你未免太小瞧我了,我當真要殺了你的話,這薰香的毒怕是還沒讓我發作,你已經先命喪黃泉了。」說完,刀刃輕輕滑過徐知府的脖頸,一條血色痕跡跟著滲出,讓沐風露出狡黠的微笑。

「饒…饒…命…」徐知府聲音發顫,僵著身子求饒。

「要他們現在立刻放下兵器,都撤了,全部退出官府。」沐風掃視著拿著兵器,警戒在四周及大堂外的官兵。

「還不聽令,放下武器,退出府外。」

    百餘官兵聽了徐知府的話,紛紛撤退到府外。

「別殺我,沐公子。」徐知府卑微的哀求。

「放心,我還真不會殺你,雖然我方才很多次都忍不住那麼做,但我畢竟答應了別人。」

「謝謝沐公子。」徐知府滿臉寫著驚慌,雙手合十的道謝。

「我還沒說完,雖然不殺你,但是方才的帳,你現在得一一還回來。」沐風拎著徐知府的衣領,將他騰空抓起,接著重重往地上一摔。

    徐知府蜷曲在地上跪著來回磕頭,「對不住,對不住。」

「兮諾,方才他用右手拉你頭髮的?」沐風漾著滿臉柔情回望言兮諾,得到了確認後,俯身抓住徐知府的右手腕,用力扭動,只聽見喀拉一響,他的手骨錯位,疼得哀嚎。

「痛嗎?」沐風冷如冰霜的語氣,讓人不寒而慄。

    徐知府痛得只能用慘烈的呻吟回應這個問題。

「看來很痛,那我幫你分散點兒注意力。」沐風殘忍的抓起徐知府左手腕用力一扭。

「啊…饒命…饒命…」徐知府雙手無力支撐,疼得在地上打滾。

「沐風,行了,適可而止。」言兮諾憐憫的上前抓著沐風的衣袖,「墨也還不知道被關在哪。」

「人呢?」沐風踢了踢徐知府的垂在地上的手臂。

「就在這後頭。」

    言兮諾立刻走到後堂,將墨也給攙扶了出來,雖然他已喝過淚水,卻還是虛弱的無法站穩,言兮諾連忙將他攙扶在自己身側。

    沐風吃醋的癟嘴道:「兮諾,給我扶著他吧!」一把將墨也抓到懷裡。

    這時,門外傳來了一陣爽朗的笑聲,道:「小沐風,玩得開心嗎?」

「還行吧!」沐風揚起得意嘴角,望向門口正並肩走進的紫宸和路謹嵐,又看向在地上痛得打滾的徐知府,率先自首,「我可沒殺他哦!就是讓他兩手脫臼了而已。」說完,還無辜的聳肩挑眉。

    紫宸拿沐風沒轍,走到徐知府面前,低頭瞥著他狼狽的模樣,厲色道:「徐知府,你身為朝廷命官,貪贓枉法,動用私刑,甚至開採國家的鐵礦,可知罪?」

    徐知府躺在地上,對眼前這位陌生人的指控雖感到嗤之以鼻,卻又無力起身反駁,只能粗喘道:「你…你又是誰?怎麼能…定我的罪。」

    紫宸從腰間拿出了象徵天子身分的黃金令牌,「看過嗎?我可真怕你這小小知府,沒見過這玩意兒。」
    徐知府驚詫的瞪大眼睛,當朝天子竟然出現在他的眼前,他用力甩了甩頭,想否定現實,多希望這只是場惡夢。

「要不要再讓你痛一點,你才相信這不是作夢?」沐風揮舞著劍刃威脅道。

    徐知府聞言,立刻反過身子跪下,礙於雙手手腕都已脫臼,無力跪拜,只好整個人匍匐在地,惶恐的道:「參見皇上,小的知罪…知罪。」

「很好,從今日起,罷黜徐知府的官職,流放北疆,那兒的鐵礦可多了,你可以好好的以罪犯的身分為國開採。」

「皇恩浩蕩…皇恩浩蕩。」徐知府語帶嗚咽伏在地上,雙手無力的垂落在身側領了命。

    紫宸用腳踩著徐知府的背,回過身看著言兮諾,怒斥:「言兮諾,你這渾蛋,不准再讓小沐風身陷危險了。」

    這突如其來的謾罵,讓言兮諾愣在原地。

「要不是小沐風喜歡你,我肯定把你殺了。」紫宸斂容。

「紫宸…」沐風揚著不悅的語音怒視紫宸,正想指責他的口無遮攔,言兮諾已經斬釘截鐵的回應:「你不會殺我的。」

「哦?」

「我相信你會是個好皇帝。」

「少拍馬屁了。」紫宸悶笑了一聲,接著說:「你照顧好沐風。」說完,將踏在徐知府身上的腳挪開,力大如牛的拎著徐知府的衣領,將他抓舉在空中道:「這廝我就先領走了。」

「我會讓沐風幸福的。」言兮諾堅定的對著紫宸的背影宣示。

    紫宸停步,饒富興味的添上一抹微笑,才再次邁步走出大堂。
    目送紫宸離去後,沐風扭頭望向他的護衛,不耐的喊:「路謹嵐,還不快點。」

「主子,何事?」

「你不是跟了我七年,就這點默契?」沐風沒好氣的皺眉。

「您不說我哪知道。」路謹嵐嘀咕。

「竟然還理直氣壯的,還不快把這傢伙扛回家去。」沐風指著自己身側的麻煩玩意兒。

「是!」路謹嵐將墨也攙扶到自己身邊,「那主子…你們待會兒要上哪去?」

「用七年的默契自個兒猜吶!」

    路謹嵐微嗔道:「主子你…這擺明是欺負我,方才也是和紫公子…哦不對…方才也是和陛下一起騙我。」

「騙你什麼了?」

「你不是要我回去找老爺夫人?我以為你…」

「我打算要和兮諾過兩人生活,這不是得讓你有個地方去嗎?」

「主子你也太狠心了。」

「嘖…還不快去。」

「主子,我待會兒送墨也回家,會去找你們的。」

「你就早點回中原吧!我可是已經給爹娘捎信了,說你要回去。」沐風賊笑道。

「主子…」

「哎呀!你快帶墨也回去,別婆婆媽媽的。」

    路謹嵐噘嘴,不情不願的扶著墨也步出了大堂。
※※
    沐風、言兮諾攜手回了沐府,一走進臥房,言兮諾就掄拳,使出全力捶了沐風的胸膛,「該告訴我了吧?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生氣了嗎?」

「你這個沒良心的,我方才真的以為你要…」

    沐風低頭啄了言兮諾的嘴,讓原本要說出的話被堵住,才繾綣道:「不許詛咒你的夫君。」

    言兮諾氣得拍打了好幾下他的手臂,「又沒個正經了,你為什麼不先告訴我?」

「方才的情況根本來不及說,只好將計就計。」

「還有紫宸居然是陛下,你怎麼也沒告訴我…」

「就連我也是剛剛才知道。」沐風拉著他坐在床沿,「我現在就鉅細靡遺的告訴你……」
※※
    今天一早,沐風因為路謹嵐線人的信,被誘騙到了山上,再次回到沐府時,只看見滿地的屍體,而言兮諾和路謹嵐都已不在府裡,他經過後院,原本想直接去官府找徐知府算帳,頓時強風捲起滿院桂花花瓣,從護牆上飛來了一人,他疑惑的喊:「紫宸?」

「小沐風,你莫不是打算直接過去官府吧?」

「你…也知道此事?」

「我知道,而且知道的可比你多。」紫宸笑著說,「你打算怎麼做?」

「直接過去殺了徐知府。」沐風扼要的說。

「你要殺了他自然輕而易舉,但是這麼做豈不是太便宜他了?」

「少廢話了。」沐風往前走,不想再搭理紫宸,對他來說,只要殺了徐知府,所有問題都迎刃而解,言兮諾也可以免於危難。

「你真的變了,小沐風。」紫宸冷笑了一聲,「認識你這麼久以來,不曾見你殺過一人,但你卻願為了言兮諾…」

「我沒變,從來沒變,那是你不夠了解我。」沐風繼續往前邁步,一直以來,他總是用雲淡風輕的態度,瀟灑的面對任何事,但言兮諾是他的例外,那是他即使犧牲性命,也要守護的特別存在。

「我命你不可以殺了徐知府。」紫宸強硬道。

    沐風停步回望,嗤笑道:「憑什麼?」

    紫宸猶豫半晌,從兜裡掏出象徵天子身分的黃金令牌,「和我合作吧!小沐風。」

「你這令牌怎麼偷來的?擅闖皇宮,盜取天子令牌可是要砍頭的。」沐風震驚的愣在原地。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我是從那牢籠裡偷來的。」紫宸無奈的歛眉嘆氣,皇宮雖富麗堂皇,對他來說卻只是囚禁他的巨大牢籠,他被高聳的宮牆困得快要窒息,但基於責任心,只能用盡全力處理國家大事,微服出巡成為了他能呼吸自由空氣的最後一點奢侈。

    沐風打小就認識紫宸,感受到他眼底的真誠,收斂了不置信的神情,「好傢伙,你騙我多久了?」

「你也沒問我,怎麼能是騙?」

「強詞奪理,所以小時候你每次莫名其妙消失一段時間,莫不是要回宮?」

「是,小沐風那會兒有想我嗎?」紫宸走進沐風,從後頭摟著他的腰。

「想啊…,想揍你一頓。」沐風甩開他的手,著急道:「快點進入正題,你想要我怎麼做?」

    紫宸正色道:「徐知府在山上開採的鐵礦,今天會運下山,他知道你今日會去官府,必定會將兵力把守在官府,我想趁此機會去劫鐵礦,你只要幫我拖延時間,最後留他一條性命就行了。」

「不是,你既然身為當朝天子,當時就知道他偷採鐵礦,怎麼不派兵剿了他?他一個小小知府,即使加上私兵,也才不過幾百人罷了。」

「當時正覺得有趣,想等他開採得差不多,坐收漁翁之利的,沒想到前些天聽說你給徐知府那老奸變成狐狸了,就著急著從京城趕來看你,只帶了幾個護衛,然後方才到這兒,發現言兮諾給官兵抓走,就偷偷潛入官府,聽到了徐知府說待會鐵礦要被運下山之事,這不根本沒來得及準備。」

「那為何不直接殺了徐知府?」

「一刀痛快的殺了他,對他來說根本是恩賜,我要他為自己的罪刑付上慘痛的代價。」

「行吧!隨你,只要兮諾無恙,對我來說足矣。」

「喏,這是解藥,你先吃了。」紫宸遞了一顆丹丸在沐風手裡,「徐知府已經知曉你的身分,待會肯定會用計讓你變回原形。」

「真是麻煩,我真的想過去直接一刀了結了他。」沐風蹙眉抱怨,一口將丹丸吃下,接著準備步出沐府。

「小沐風…」

    沐風沒好氣的回眸,「又咋了?」

「我想聽你叫我聲陛下。」

「想得美,你這瘋子。」

    紫宸看著沐風離去的背影,悵然若失的笑了,他霎時明白眼前的人不會屬於自己,不管是現在,亦或是未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