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古風BL】愛若沐兮 CH9 莫測

珊迪 | 2021-07-25 19:13:17 | 巴幣 20 | 人氣 256


    夜色融融,沐風領著言兮諾走進廳堂,笑道:「我請了一位貴賓來府上,等他到了,就開飯。」

    言兮諾整日沒有進食,看著滿桌珍饈,肚子餓得咕嚕響,尷尬的和沐風對望,趕緊撫著肚子裝作若無其事。

「你一天沒吃東西,要不先吃點兒?」

    話才剛說完,門外進來了一位熟人,言兮諾頓時笑逐顏開,心想自己總算能從這煉獄被救出去了。

「沐公子、兮諾。」墨也打了聲招呼。

「墨公子,請坐。」

    墨也坐定,看著言兮諾道:「昨日你一宿沒回家,爹娘很擔心,不過你現在看起來過得那麼好,今天回去,我跟他們說說,他們也就能安心了。」

「過得好?」言兮諾苦笑,接著給墨也使了多次眼色,但他卻完全不知不覺。

「是啊!我都聽沐公子說了。」墨也曖昧的笑。

「說什麼?」

「你和沐公子的關係。」

「什麼關係?」

「互相傾慕的關係。」墨也一副明知故問的模樣,還挑了眉。

「才不是。」言兮諾厲色否認。

    墨也以為言兮諾只是難為情,拍了拍他的肩。「別害臊,該早點告訴我的啊!作為朋友會無條件支持你的。」

「我…說了不是。」言兮諾咕噥,瞪著笑盈盈的沐風,覺得有理說不清。

「不是嗎?」沐風別有深意的將手放進兜裡,半掏出那張賣身契,又收了進去。

    言兮諾勉強收起怒意,咬牙切齒道:「那…不知道沐公子是喜歡我哪兒了?」

    沐風陡然傾身向他逼近,帶有侵略性的低語:「全部。」

    言兮諾莫名悸動,下意識的別過臉,將身子往後傾。

「莫非…兮諾忘記了,昨日拉著我到後庭賞花,我手摩花鈸、揉掐花蕊、直搗花心,然後…」沐風興致勃勃的胡謅昨日情事。

「行了,你別說了。」言兮諾截斷沐風的話,雙頰發燙的喝了好幾杯酒化解尷尬。

    兩人的互動像極了拌嘴的戀人,讓墨也禁不住噗哧笑了出來,道:「這感情可真讓我艷羨。」

    言兮諾眄睨著墨也,轉移話題問道:「月馨還好嗎?」心裡卻忖著只要取回賣身契,他就要立刻離開這個鬼地方。

「不用擔心,已經順利回家了。」

「別顧著聊,喝點酒、吃點菜。」沐風溫柔的視線不曾從言兮諾身上離開,看著整日沒進食的他,狼吞虎嚥的嘗起佳餚,總算安放了內心的擔憂。

    酒過三巡,言兮諾酩酊大醉,倒在桌上昏睡。

    墨也臉上染著紅暈,醉意讓他打開了話匣子,樂呵呵道:「我們兮諾酒量真的很差。」

「確實蠻差的。」沐風想起昨晚在青樓,喝得爛醉被自己撿回家的言兮諾,不禁莞爾,接著開始進入正題,用路謹嵐支的招,探起口風。「那…兮諾平時最喜歡做什麼?」

「他啊!可喜歡做桂花糕給別人吃了。」墨也笑著和沐風乾杯,接著一飲而盡。

「哦,是嗎?那他還喜歡什麼?」

「喜歡…」墨也思考良久,開玩笑的說:「他喜歡…銀子吧?」

「銀子?」

「誰不喜歡銀子,沐公子你說說。」墨也咯咯的笑。

「你說得沒錯。」沐風陪著笑臉,和墨也聊了一會兒,無法從喝醉的他口裡探得更多情報,便草草結束飯局,讓僕從送他返家。

「起來了,兮諾。」沐風搖了搖言兮諾的肩。

「我想睡覺。」言兮諾揮開了沐風的手,闔眼趴著不願起來。

「聽話。」沐風拽起他的上身,輕而易舉的將他打橫抱起。

    言兮諾的臉龐靠在結實的胸膛上來回磨蹭著柔軟的衣料,直到挪到舒適的角度,才在這溫暖的懷裡寐去。

「別一直考驗我的定力,傻小子。」沐風聽著自己怦然的心跳,不自覺將目光落在言兮諾柔軟的唇瓣上。
    
※※
     沐風輕柔的將言兮諾放在客房床上,卻還是將他吵醒了。

「我有點兒不舒服。」言兮諾整張臉痛苦的皺在一塊。

「哪兒?」沐風撫著他的肩。

「我想吐。」言兮諾乾嘔著說話,下一霎酣暢淋漓的側頭吐了一床,外袍也沾著白白糊糊的嘔吐物。

    酸酸的奶餿味瀰漫整個房裡,沐風喚了僕從前來清掃,褪去了言兮諾的外袍,將他抱去自己的臥房歇息。
    隔日一早,沐風坐在床沿的花磚腳踏上,上半身倚靠著床沿熟睡,言兮諾先行起來,左右環顧,發現這是沐風的臥房。

    他低頭看著沐風的睡顏,竟然開始好奇這張臉何以生得如此俊秀,半晌,才緩緩回過神,發覺這可是奪取賣身契的良機,小心的將手伸入沐風的衣襟,接著探入更深,卻一無所獲。

「找什麼呢?」沐風笑著緊握他的手。

「沒…沒有。」言兮諾迅速把手抽開。

    沐風欺身壓在他身上,挺直腰桿將自己的外袍、褻衣褪去,只留下了褻褲。

「你這是要幹嘛?」

「這樣更方便你找東西。」沐風俯身湊近他,在脖頸處吐了一口溫熱的氣息。

「你這瘋子。」言兮諾一把將他推開,用喝斥掩飾著羞赧。

    沐風心滿意足的停下戲弄,起身離開床榻,從一旁櫃子裡拿出兩套新的袍子,「你要穿白色,還是藍色?」

    言兮諾看向沐風,被他右手臂上一道深紅的刀疤吸引了視線,想起那日徐府的黑衣人也被自己用匕首劃傷了同樣的部位,不禁起了一身戰慄。

    沐風見言兮諾沒有回應,以為他不樂意穿自己的袍子,再次問道:「還是…你打算待會就穿著褻衣?」

「白色。」言兮諾心不在焉的隨口應了一聲,看著沐風揚起的嘴角,除了賣身契,更想探尋那笑意下掩藏了多少祕密。

創作回應

九尾白狐
果然還是珊迪的 BL小說能滿足我的口味
2021-07-25 21:37:58
珊迪
謝謝白狐(眨眼
2021-07-26 19:31:1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