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古風BL】愛若沐兮 CH12 鼓舌

珊迪 | 2021-07-27 21:43:07 | 巴幣 126 | 人氣 165


    言兮諾一步出甜品鋪,就立刻掙開沐風不安分的手,逕自加快腳步往前走。

「兮諾,別走那麼急嘛!」沐風大步流星的跟上。

    兩人並肩而行,就像一幅如夢似幻的圖畫,街上因而萬頭攢動,路謹嵐在前方開路,將人群一分為二。

    關注著他們的視線,讓言兮諾稍微感到負擔,忍不住尷尬的側頭問道:「這街上那麼多人看著,你不會不習慣嗎?」

「這樣熱鬧也不錯,況且他們也不是惡人,想必都傾心於我。」

「少臭美了,我看這裡八成都是為了看我的。」言兮諾自信滿滿的仰頭。

「那要不要打個賭?」

「賭什麼?」

「賭這些人到底是為了看誰,才擠在街上。」

「好,那如果你輸了,你就把賣身契還我。」

「那如果是你輸了呢?」沐風饒富興味的笑。

「我就答應你幫你做件事,只要不違背倫理道德,不謀財害命,我定會去做。」

「好,成交。」

    路謹嵐朝人群大聲宣布:「現在請各位來排隊,如果你今兒是為了看沐風沐公子才在這街上的,就請排到他的面前,如果是為了看言兮諾的,便在他面前排一列。」

    話一說完,大伙都覺得有趣,紛紛開始移動、列隊,過了一會兒,勝負分明,言兮諾面前的人寥寥無幾,而沐風面前則大排長龍。

「所以你得幫我做件事了。」

「要做什麼快說,我願賭服輸。」

「跟我走,我要你做的事這裡不能做。」沐風魅笑。

「說好不能違背倫理道德,不謀財害命的。」言兮諾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

「放心。」沐風眉開眼笑的抓起他的手腕,在街上疾走。

    言兮諾試圖甩開這惱人的桎梏,但只是徒勞,身體被牽引著只能往前,不管怎麼掙扎,力氣都無法與沐風抗衡。
    走到布莊門口,沐風才鬆手。

    言兮諾看著自己被拽紅的手腕,抱怨道:「都紅了,你抓那麼緊做什麼!」

「所以啊!不要想從我身邊逃走,我就不會抓這麼緊了。」沐風理直氣壯的回擊。

「你…」言兮諾覺得他簡直不可理喻,但又對這種無賴行為啞口無言。

「那我幫你揉揉嘛!」

「不必了。」言兮諾趕緊將雙手藏在身後。

    沐風滿臉笑意的享受這種逗弄情趣,他喜歡看到言兮諾氣惱中夾雜著羞赧,且無能為力的被自己掌控的模樣。

    掌櫃聽見門口的對談聲,走出來一看,是常客沐風,招待兩人進去貴客廂房,笑著問:「沐公子,今天打算做幾件衣裳啊?」

「今天是給我身邊這位俊俏的公子做。」

    掌櫃喚來裁縫,正要給言兮諾量量身長尺寸,被沐風伸手攔住。「掌櫃,就不勞煩了,那布尺給我吧!我來量就可以了。」

    路謹嵐聽懂言外之意,立刻請掌櫃及裁縫同自己出去,帶上房門,留下了獨處的二人。

「脫衣服。」沐風柔聲命令。

「為何?」

「量尺寸啊!我要你做的事,就是讓你帶幾套衣服回去。」

「不…不用了。」

「難不成你喜歡一直穿我的?」沐風緩緩靠近他,曖昧的笑。「我當然也不介意。」

    言兮諾放棄爭辯,脫去外袍,身上只剩雪白的褻衣褻褲,他張開手臂,直勾勾看著沐風。「喏,可以量了。」

「你不把褻衣脫下,怎麼能量得精準?」沐風拿著布尺,步步逼近。

    言兮諾張著手臂不動。「直接量吧!」

「你方才不是說過會願賭服輸?」

「也是,沒什麼大不了的,量個尺寸罷了。」言兮諾雲淡風輕的掩飾緊張,將褻衣脫了下來。

「手舉著,轉過去。」

「做啥?」言兮諾光著上半身,驚慌的看著他。

「量臂長和你的肩寬。」沐風將他轉過身子,讓他打開雙臂,先是用胸口蹭了蹭他的後背,再用手指在他的肩頭和手臂上跳舞似的輕輕按過,接著才將布尺拉長,開始測量。

「轉回來。」

    言兮諾順從的轉過身,才發現沐風離自己太近,兩張臉幾乎要碰在一塊,趕緊退後一步。

「手打開。」

    言兮諾將雙手張開平舉,沐風湊上前,用幾乎是環抱的姿勢將布尺從他後腰繞到腹部,接著往前一拉,言兮諾重心不穩,跌進了他的懷裡,又趕緊若無其事的站好。

    沐風笑著將布尺拉緊,雙手有意無意的拂過他的腰線,讓言兮諾敏感的瑟縮了一下。

「這腰真是纖纖似柳…」沐風接著把布尺往上推,雙手環在他的身後,手指刻意沿著布尺,從身後一路摸到胸前,還若有似無的撫過乳尖,再將布尺拉緊。

「你到底…有沒有在量?」言兮諾伸手反抗,卻被沐風抓著手腕動彈不得。

「當然有,要量得仔細點。」沐風看著他胸前的堅挺,體內的慾望肆無忌憚的被挑起。「之前都沒注意到…這兒竟然是那麼好看的粉色。」

    言兮諾感覺一股熱意從胸口蔓延到臉上,看到沐風將布尺抽開,趕緊把衣服穿好。

    這些害羞的舉動盡收沐風眼底,讓他噙滿了笑意問:「你喜歡什麼顏色?」

    言兮諾漫不經心的隨口回應:「給你決定就行了。」

「兮諾這是想穿我愛看的顏色嗎?」沐風邊說邊開門,請掌櫃將各式各樣的布匹拿進房裡。

「誰管你愛不愛看。」言兮諾冷著聲,小聲嘀咕。

    看了好幾輪布匹,沐風都不甚滿意的搖頭,掌櫃又拿進來一批,為難的說:「沐公子,小店裡的顏色就只有桌面上的這些了。」

    言兮諾不耐煩的說:「就挑個顏色,有必要那麼婆婆媽媽的嗎?」

「這都沒有我喜歡的顏色。」沐風苦惱的皺眉沉思。

    言兮諾掃視置放在桌上三四十餘種色彩斑斕的布匹,疑惑問:「這不是什麼顏色都有嗎?」

「沒有,就是缺少了某種顏色。」

「那沐公子,到底喜歡什麼顏色?」言兮諾咬著字句,不耐煩的說。

    沐風突然靠近他的耳邊,吐著氣音道:「我喜歡…你的美色。」

「恬不知恥。」言兮諾怫然往退後了一步,趕緊作主跟掌櫃選了幾款布料,又看向沐風問:「你知道我最討厭什麼顏色嗎?」

「什麼?」

「你這種貨色。」言兮諾解氣的說完,甩頭走出房門,用手捂了捂自己的臉頰,才驚覺熱得發燙。

「兮諾…兮諾…」沐風對他的嘲諷甘之如飴,在後頭喊著:「我這可是鳳毛麟角、稀世之珍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