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古風BL】愛若沐兮 CH15 竹馬

珊迪 | 2021-07-31 17:42:28 | 巴幣 28 | 人氣 144


    沐風坐在後院亭子裡,看似平靜無波的啜茶,其實正沉澱著方才被言兮諾攪亂的心緒,不禁低吟:「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輕嘆了一聲,又喃喃自語:「也罷,也就是七年,我還可以等,幾個七年我都等。」

    驟然,一陣狂風襲來,狠狠打落滿院盛開的桂花,風未停歇,反而更加猖狂,瞬時撒落了雪白花雨,沐風帶著銳利目光回眸,往護牆上一看,原本站在上面的人影倏地消失,他迅捷起身,來到後院中央,左右顧盼,感覺身後一股強勁的氣息正步步進逼,一回頭,一個身形比他還要高大魁武的男子朝他擊出一掌,他側身閃躲,往後退了幾步,喚了一聲:「紫狐…」

    男子三兩步又逼近,兩人拳腳過招,一時之間難分軒輊。

別老是叫我紫狐,叫我的名字嘛!」男子說完,迅捷的一躍而起,消失在沐風眼前,下一瞬,已經貼在他的身後,雙手環住了沐風的腰。


「我的小沐風,別來無恙吶?」

「你來做甚?」沐風懶得掙扎,男子食髓知味,將他箍得更緊了。

「怕你太想我,來找你坐坐。」男子比沐風高了半顆頭,將臉輕易的放在沐風的肩上。

「你莫不是欠揍,什麼做做?做什麼?」沐風用手肘往後狠狠的頂了一下他的腹部。

「嘶…我不是說那種做,我是說來你府裡坐坐。」男子鬆開了手,無辜的撫著自己的腹部。

「說吧!到底什麼事?」沐風往亭子裡走。

「就不能是來看你?」男子跟在後面,勾著沐風的肩。

「紫宸。」沐風冷著聲,示意他別動手動腳。

「難得叫我的名字,怎麼叫得那麼兇?」紫宸癟嘴,收回自己的手。

「有事快說,沒事快走。」

「我來是要告訴你,當心徐知府。」

「不該是你該當心點嗎?」沐風訕笑,「上次不知道是誰給他逮住了。」

「小沐風不來救我,我也是逃得出去的。」

    沐風不屑的輕笑,「大言不慚,上次沒有我,你早就給做成皮草了。

「呿…」紫宸翻了白眼,接著故弄玄虛,「徐知府…封山的祕密,你知道嗎?」

「為了狐狸?那傢伙不是很愛狐狸皮草?」沐風給紫宸沏了杯茶。

「是為了鐵礦。」

「你說那山上有鐵礦?」

「對,礦產乃屬國家所有,他卻想私自開採,所以才封了山。」

「那與我們何干?」

    紫宸口乾,拿起杯子一飲而盡,「小沐風,怎麼改了性子,竟不喝酒,改喝茶了?」

「快接著說。」

「那傢伙貪贓枉法,心懷不軌,採來的礦冶煉成武器後,想做什麼也是心照不宣。」

「但一切可有證據?」

「我會拿到證據的。」

「你這逍遙過日子的人,淌這渾水做什麼?這可不是扮家家。」

「反正我懶得解釋了,你知道我還查到了什麼嗎?」紫宸壓低了音量,「有一傢伙在官府以狐狸身變回了人身。」

「不可能。」

「千真萬確,這是線人的情報。」

「我們現在去一趟。」

「來不及了,他不明緣由的變回狐狸,死了。」

「死了?」

「總之那徐知府絕對不是等閒之輩。」

    這時,路謹嵐從大門口悠閒的進來,立刻被沐風叫住,「路謹嵐,你怎麼在這?」

「怎麼?」

「言兮諾呢?」

「他不是在府裡嗎?」

「我之前不是要你時刻盯著他嗎?」沐風愀然變色。

「我哪知道他出府了。」

「如果他有點事,我一定把你的皮毛給扒了做皮草。」沐風省下步行時間,踏著輕功,飛出了護牆外。

「有那麼誇張嗎?那麼大個男人,才這麼一會兒,難不成會不見吶。」路謹嵐委屈的嘀咕。

「小路路。」紫宸招手喚他過來。

「紫公子,好久不見。」路謹嵐堆著笑容朝他走去。

「小沐風那麼著急要找的人是誰?」

「是主子的愛人,言兮諾言公子。」

「愛人?」紫宸聲色俱厲,「小沐風的愛人只能是我。」

「紫公子,我先告退,得趕緊去外頭幫著一起找言公子。」

「我也去,給我找到了,肯定先要了他的命。」紫宸摩拳擦掌。
   
※※
 
    言兮諾在外頭閒晃著,來到黎月馨家。

「月馨,這兒,給你。」言兮諾將賣身契放在桌上,「遇到了點小麻煩,所以這才拿到,真是抱歉。」

「言哥哥,快別這麼說,你的恩情,我真的再怎麼樣也無以為報。」黎月馨眼角噙滿了淚。

「別謝我,墨也也幫了不少忙,你有空去找找他。」言兮諾左右張望,「不過…怎麼都沒看到黃大娘?」

「病了,在房裡歇著,最近街坊好多人都染上這種怪病,怎麼樣都好不了。」

「要不我進去看看。」

「我怕會傳染給你。」黎月馨說。

「那你把這個給大娘喝了。」言兮諾從兜裡拿出藥罐。「明天會好點的。」

「這是?」

「祖傳的秘藥。」
 
※※
 
    言兮諾離開了黎月馨家,獨自在市集閒逛,吃了碗麵、買了串糖葫蘆,在大街上享受著自由的空氣,腳步卻不知被什麼牽引,回到了沐府門口,他踟躕半晌,邁開了步伐,陡然轉身,還是決定回到他該回去的地方—墨家。

    那時,雷聲隆隆,烏雲密布,眼看就要下起大雨,言兮諾為了抄近路,往暗巷步去,走了一會兒,便覺得身後有股強烈的壓迫感,他不安的嚥了口唾沫,身後傳來了似笑非笑的低沉男聲:「言兮諾…總算找到你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