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古風BL】愛若沐兮 CH25 逢生

珊迪 | 2021-08-22 17:35:54 | 巴幣 24 | 人氣 115


    隔日一早,言兮諾依舊守在床榻邊照料沐風,只要沐風開始抽蓄,他就會輕拍他的背,柔聲的呼喚他的名字,和他說:「要快點好起來。」每當這麼說完,總會感覺沐風的抽蓄暫時得到緩解,言兮諾知道他聽得見,在他耳邊低語:「等你痊癒了,我們在一起去山上,好嗎?」
 
    兩天後,言兮諾睡眼惺忪的在沐風身邊睜開眼睛,眼前熟睡的竟然不是狐狸,而是變回了人形的沐風!他又驚又喜的喊了他好幾聲,得不到回應,只看見沐風臉色蒼白,嘴唇泛著微微的青紫,裸著的身子還滲出點點汗珠,浸濕了被溽和床榻。

    言兮諾急著想去拿塊布給他擦汗,打開了密室的暗牆,正巧碰到路謹嵐神色慌張的衝進了書房,道:「徐知府又來府裡了。」

    兩人步出書房,才剛闔上門,就碰見了自顧自走來的徐知府。

「徐知府,您怎麼不等人通報,就直接闖了進來,究竟何事讓您那麼著急?」言兮諾若無其事的微笑道。
「沐公子自從上次身體不適,到今日這都過了好幾日了,我自然是來關心關心。」

「您來關心,怎麼還帶著官兵入府呢?」言兮諾抿唇,隱忍著對徐知府的怒意。

「這不方才去處理公務,順道而來,還真是失禮了。」徐知府使了個眼色,讓官兵上前試圖壓制二人。
「徐知府休怪在下不客氣了。」路謹嵐抽出腰間的劍,讓言兮諾站在身後。

    衝突正一觸即發,書房的門突然嘎吱一響,穿著褻衣的沐風從開啟的門縫中露出疲憊的笑容道:「徐知府,恕沐某在家過於放浪形骸,衣服也沒來得及穿好,就出來見您了,希望莫怪。」

    徐知府看著當日分明喝下毒酒的沐風,這會兒竟安然無事的站在眼前,穩著眼底的驚詫,問道:「沐公子,看來已然無恙?」

「是,謝謝徐知府關心,上次詩詞大會實在可惜,下次必定再邀請各位來府上一聚。」沐風打了個哈欠,用手捂著嘴,佯裝疲累道:「沐某就不招呼您了,這天氣真涼爽,正想回去睡個回籠覺。」

「行,那我就不打擾諸位,改日必再登門拜訪。」徐知府拂袖離去,怒氣沖沖的出了沐府,管家輕聲在耳邊捎上一句:「您就真這麼放過沐風這小子了?」

「既然他如此命硬,那就再給他些時日,反正…我已經知道他的軟肋了。」徐知府邪魅一笑,上了轎子離去。
 
※※
 
    沐風見徐知府走遠,強撐的身子再也使不上力,癱軟的倚靠著房門,被言兮諾一把攬住了腰,他順勢將身子安然的倚著言兮諾,氣若游絲的說:「扶我到臥房。」
 
    沐風被攙扶著坐上了床,和言兮諾二人眉來眼去,完全忘卻路謹嵐還站一旁。

「主子,我可先打擾您倆一會。」路謹嵐撇開視線,接著稟告,「負責準備詩詞大會當日酒水的僕從說酒裡的毒與他無關,但我已經將他關押。」

「無所謂,把他給放了,然後多給他一些銀兩,立刻逐出沐府,讓他去外面自個兒過日子。」

「主子的意思是?」

「此事不必再繼續追查了,到此為止。」

「可是,那徐知府…」路謹嵐想起徐知府所做的惡事,義憤填膺的說:「總不能這麼輕易饒過他。」

「罷了,多行不義必自斃,這混濁的汙水我可不想沾,過段時間,我就會讓這一切回到原點。」

    路謹嵐深知沐風脾性,不想再勸,便出了房門。

「身體好些了?」

「好多了。」沐風露齒微笑。

「騙人,你嘴唇都還發紫呢!」

「我沒騙兮諾,我現在老老實實的,什麼祕密也沒有。」

「你早就該告訴我實話,沐風。」言兮諾想起前幾日沐風的遭遇,眼底倏地盈滿了淚,將他牢牢抱緊。
    沐風伸手撫著言兮諾的背來回摩娑,「你說要跟我在一起一輩子,我都聽見了。」

「誰要跟你過一輩子,我只想跟小狐狸過一輩子。」言兮諾將臉埋進沐風胸膛裡。

「那我要變回小狐狸嗎?」

「不要,現在不要,我想好好抱抱你。」

你…不怕我嗎?」沐風小心翼翼的問。

「為什麼要怕你?」言兮諾仰起頭啄了沐風的唇瓣,「不管是沐風,還是小狐狸,我都喜歡,而且是著了魔的喜歡。」

「可是…我不是常人。」沐風斟酌著字句,怯生生的從嘴裡吐露之前不敢談及的事,「是狐妖。」

「不管你是什麼,你都是我的沐風。」言兮諾依偎在他懷裡甜笑,下一霎那腦中突然迸出了一個詭異的想法,便脫離懷抱,在意的問:「沐風…我之前聽說書人講過妖族可以活好幾百歲,你該不會也是吧?然後等我去世之後,就跑去和別人在一塊了。」

    沐風笑得往後仰,用指尖輕敲了言兮諾的額頭,道:「兮諾,你過分可愛了,竟然連這也能吃醋,狐妖和人類壽命相仿,不會活成幾百歲的老妖怪的。」

「才不是吃醋。」言兮諾聽了覺得羞惱,用唇瓣堵住了沐風的訕笑。

「這一切都好像作夢。」沐風緊緊擁著言兮諾,感受著從他身上傳來的熱度,「我好怕突然醒過來,你不在我的身邊。」
「這不是夢,是真的。」言兮諾親了沐風的臉頰。

「我想休息會兒。」沐風躺在了床榻上,拉著言兮諾的手,「你陪我躺會兒。」

「不行,我得去做件事。」

「就一會兒。」沐風可憐兮兮的噘嘴哀求。

「你就放心休息,我就在府裡而已。」言兮諾替他將被褥蓋好,順勢掙開他桎梏的手。

    沐風吃味的癟嘴道:「莫不是又要哭著收集眼淚,給街坊治病了?」

「不是,這兩天我還哭得不夠多呀?能給街坊的量早足夠了。」言兮諾用一個深吻安撫著沐風的在意,「好好歇息。」說完,便大步流星的邁出房門。
 
    言兮諾把路謹嵐找到前院,手上拿著弓和箭,突然恭敬的作揖,鞠躬道:「路謹嵐,你可否教我射箭?」

「言公子,可太客氣了。」路謹嵐對這分客氣感到負擔,連忙將言兮諾的身子拉起,疑惑問:「不過這會兒怎麼又突然想學射箭了?」

「我想長點本事,想保護沐風,況且我相信只要我好好的練,總有一天會派上用場。」

    路謹嵐忍住了嘲弄的笑意,拿起言兮諾手裡的弓,示範了一次,接著讓言兮諾自行拉弓,在旁提點了一會,掌握了竅門,言兮諾又獨自練了兩個時辰,箭雖然沒有正中紅心,但竟然已經可以射到靶上了。

「看來兮諾挺有天分的。」沐風不知何時開始,已經悄然無聲的站在他身後。

    言兮諾回過身,杏眼圓睜道:「嚇死我了,沐風,你出現都不作聲的。」看著沐風紅潤的氣色,又關心的問道:「你好多了?」

「好多了。」沐風為了證明身子已然痊癒,將言兮諾騰空抱起,轉了好幾圈才放下,接著狡黠的轉動了眼珠子,不安好心的說道:「兮諾,你可知道這射箭講求的是心靜,遇到任何情況都要能夠穩定發揮,你可有把握?」

「有,我有把握。」言兮諾拍了拍胸脯。

「好,那你射看看。」

    言兮諾自信的拉滿弓,瞄準著靶心,沐風戲謔的將臉湊近言兮諾的頸窩吐了一口溫熱的氣息,逗得他無法穩定心神,拉弓的手一放,箭直直的飛入了一旁的草叢裡。

    沐風樂得大笑。

「欸,這樣怎麼能專心射箭,你靠得那麼近。」言兮諾大聲抗議,「那換你射。」

「不必試,我自然可以正中紅心。」沐風才不給他機會復仇,將雙手擺在身後,悠悠的昂首離開。

「你又耍賴。」言兮諾跟在沐風後頭,笑逐顏開的抓起他身後的手,將他的身子扳過來面向自己。

    那個霎那,柔和的月光灑落在兩人身上,和彼此眼底流淌的深情相互氤氳,在朦朧之間,沐風將言兮諾拉入懷裡,緊緊相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