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古風BL】愛若沐兮 CH28 危機

珊迪 | 2021-08-29 14:23:03 | 巴幣 8 | 人氣 118


    幾日後,和煦陽光從窗牖灑進臥房,沐風先醒了過來,不想打擾言兮諾的睡眠,輕輕挪動了枕在他脖頸下發麻的手臂。

    言兮諾感受到動靜,緩緩睜開雙眼,沐風的臉龐將他的視線完整佔據,他將目光游移至面前那柔軟的唇瓣,情不自禁的將嘴貼了上去。

「吵到你了?」沐風在緊貼的唇瓣中,擠出了問題。

    言兮諾抽離親吻,搖搖頭回答:「是我睡不著了,因為我很期待今天。」感覺沐風溫熱的鼻息輕輕搔癢著他的臉蛋,言兮諾又忍不住湊上去親吻了好幾口,接著問道:「我們什麼出發?」

「待會起床梳洗,吃點東西,我們就出去。」沐風將言兮諾凌亂的髮絲給撥順,前幾日他就已遣散了府裡的僕從,打算今日和言兮諾離開江南,四處遊歷,過著逍遙的二人生活。

「那你就不能在府邸裡快活的當沐公子了。」

「那是,我甘願當兮諾的夫君。」沐風又開始了一如往常的不正經。

「可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你得當我的僕從給我奴役。」言兮諾用手掌推拒著他的胸膛,癟嘴假裝氣惱。

「那也沒問題,只要讓我在兮諾身邊,做牛做馬都行。」

    言兮諾對這種不正經的玩笑話似乎已經熟悉的產生抗體,膩歪的笑語:「你就做我的小狐狸,給我抱著當寵物,讓我可以捏捏你的小臉該多好。」

「你這擺明是想欺負我啊!」沐風在言兮諾的臉上印上一個個永無止盡的吻,彷彿在預示著待會的血脈噴張。

    言兮諾立刻想起前幾日,兩人都是破曉便清醒,但總是情難自已的在床榻上纏綿至日正當中才出門,深怕待會又該如此,原本能夠出外的時間又要推遲,連忙說道:「不過,我倒是很好奇。」他捧著沐風的臉,不讓他輕舉妄動,接著問:「你本來就喜歡男子嗎?」

「不是。」沐風斬釘截鐵的回答。

「那你就是喜歡女子囉?怎麼還…和我在一塊兒。」言兮諾嗓音難掩失望的漸弱。

「因為我喜歡的是兮諾,所以不管兮諾是男子或是女子,我都喜歡,只要是你,只要是…言兮諾。」

    言兮諾聽得喜孜孜的甜笑。

「倒是你,喜歡我什麼了?」

「全部都喜歡,從頭到腳,從裡到外,每一個部分都喜歡得讓我窒息。」

「聽你這麼說,我突然覺得對不住你。」沐風突如其來正色道。

    言兮諾不解的蹙眉,問:「為何突然跟我道歉?」

    沐風覺得成功捉弄了他,軟化了嚴肅表情,邊笑邊說道:「因為我肯定是給你吃太多我的口水了,讓你說起情話來,溜得一點也不害臊。」說完,兩人的唇瓣再次緊緊相依。

    房門這時被匡噹撞開,路謹嵐著急的衝進來,低頭迴避視線,不敢看向床榻上摟抱在一起的二人,氣喘吁吁道:「主子,十萬火急,我這會兒一定得進來稟報。」

「快說。」沐風摟著言兮諾,不耐的看向路謹嵐。

「紫狐在山上給徐知府的人馬逮住了。」

「怎麼可能?」

「千真萬確,這是線人給的信。」路謹嵐將信遞給沐風看,這個線人給的情報從沒有失真,消息非常可靠,「說是在山上被抓住,官兵們這會兒要把他給宰了,將毛皮給製成皮草。」

    沐風讀完了信,道:「我得去一趟。」正準備起身,腰被兩隻手臂緊緊箍住。

「我跟你一起去。」言兮諾緊摟著沐風不願放開。

    路謹嵐看著難分難捨的兩人,提議道:「要不我去吧?」

「你們倆都留在府裡等我,我一個人行動起來方便些。」

    言兮諾瞳眸裡漾著擔憂,「那你一個人去怎麼會安全?」

「沒事的,你對我沒信心嗎?」沐風溫柔的捏了捏言兮諾的臉蛋,將他皺起的眉心用吻撫平。

    言兮諾雖然不想讓沐風涉險,但他知道紫宸是沐風的兒時玩伴,也是他珍視的人,自然沒法勸他別去營救。

    得到了共識之後,沐風在言兮諾的額角印下濕熱的吻,「乖乖等我回來。」隨後便起身更衣,準備出發。
    
    沐風前腳才剛出,沐府的大門傳來陣陣巨大的敲門聲,因為沒有僕從前去開門,大門給外頭的人重重撞開,路謹嵐和言兮諾聞聲,才剛走到前院,就被大批官兵團團包圍。
    帶頭兵長冷著聲音道:「言兮諾,現在立刻跟我們走一趟官府。」

「言公子做了什麼需要去官府?」路謹嵐擋在言兮諾前面,環顧著四周。

    帶頭兵長嗤笑道:「老子和言兮諾說話,乾你何事了?」

    路謹嵐氣得想拔劍,被言兮諾按住了手腕。

「不知這位官爺這樣擅闖別人的府邸究竟為了何事?」言兮諾問道。

「你不是大夫,卻私自開藥給百姓,已然違反了律法。」

「這是違反了哪門子律法?那些百姓不都好起來了嗎?」路謹嵐在旁邊忿忿不平嚷嚷。

「老子沒空跟你們廢話。」帶頭兵長給了手勢,命令一旁官兵上前捉拿言兮諾。

    路謹嵐抽出腰間的劍,擋在言兮諾前面,「想帶走言公子得先問過我。」他緊握著劍柄,眼神同鋒芒一般銳利,劍刃精準的刎過官兵的脖頸,才一劍就讓他們倒地不起。

    官兵拿著刀,從四面八方不斷湧了上來,路謹嵐在一陣慌亂中拽著言兮諾的手腕左閃右躲,揮舞著劍刃,官兵本來就不諳武功,靠得是人海戰術,完全不是路謹嵐的對手,躺倒了一片。

    帶頭兵長有備而來,不耐的嚷著:「別敬酒不吃吃罰酒了。」隨後從兜裡掏出一塊玉珮,扔在地上,「徐知府說了,只要你跟我們走,就放了墨也。」

    言兮諾一眼就認出那玉珮是墨也平日裡別在腰間的玉珮,揚聲喊道:「我跟你們走。」

    帶頭兵長聽見這句話,示意讓官兵們停下了攻擊。

「言公子,別中了他們的計哪!」路謹嵐蹙眉。

「我不能放著墨也不管。」言兮諾下定決心的抿唇,「就像沐風要去救紫宸一樣。」他上前撿起碎成兩半的玉珮,將它緊緊攢在手裡,憤恨的咬著牙。

     臨走前,言兮諾拍了拍路謹嵐的肩,像在告訴他一切都會沒事,隨後隻身朝帶頭兵長走去。

    路謹嵐糾結的舉著劍喝止:「言公子,別去!」但言兮諾的身影已經沒入了官兵堆裡,路謹嵐揮著劍,又斬殺了好幾人,但更多的官兵像是夜晚見了光的蟲子,沒完沒了的上前將他包圍。

「你這小子最好安分點別動,要是再跟來,我怕言兮諾的命可會不保。」帶頭兵長抽出腰間的劍,架著言兮諾的脖頸,粗魯的推著他步出大門。

    路謹嵐無能為力的握緊著劍柄,只能惱怒的佇足原地,看著官兵慢慢撤出沐府。

※※

    沐風來到入山口,穿越了灌木叢,飛身躍過荊棘,沒有穿過眼前的樹林,而是往樹林相反的方向步去,他小心翼翼的不走明路,而是在草堆裡潛行,疾走了半晌,前方終於出現一幢老舊的木屋。

    沐風從靜謐的空氣中嗅到一絲詭異的氣氛,倘若紫狐被抓,四周怎麼可能空無一人,他躡手躡腳走至木屋旁,踹開了木門,裡頭果然空空如也,他自知中計,回身正要離開,一支箭遠遠的從樹叢飛來,射在了木屋的牆上,箭身還綁著封信,他將箭拔下,拆開信紙一讀,怒不可遏的將它揉成一團,接著往前狂奔了幾步,騰起身子飛在空中前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