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一一九

Ej | 2021-07-18 18:22:06 | 巴幣 6 | 人氣 112


《想再叫妳姐姐》


  「你看見了嗎?」

  「又要讓我看什麼夢...」

  「你看不見,所以看見。」

  「...」已經完全搞不懂這聲音想向我傳達什麼了...

  「看清她、包容她...到時,你將看清。」

  「唔...」再一次的從夢中醒來,時間已經是早上了,能聞到裏柳做菜的香味「...看清...過去的記憶嗎?她是指旭嗎...?」

   「海原...陪我...」

   「嗯?怎麼了?」每抱著我的手,像是有陌生人在一樣「難道!」立刻拿了武器衝下車。

  「海原早安~早餐快做好了,也叫一下每吧~」

  「旭?怎麼...」自稱我姐姐的女性束著馬尾、圍著圍裙做著早飯。

  「沒什麼啦~昨天沒什麼工作,就在這混了整個晚上,還在不該睡的時間睡著了,現在精神的很,就算到了十二點也不會想睡吧~」

  「不...我是想問...為什麼早餐是妳...」

  「啊~因為昨晚跟玉子她們提起就一直吵著說想吃,所以就借一下器具啦~」

  「裏柳呢?」

  「跟他交涉的結果,給了他新的橫笛他才把廚具借我,不過放心,食材是我自己準備的~」見旭一手抓著一條時不時還會跳動的魚,一手拿著菜刀...

  仔細聽隱約能聽到迴盪在林間的優美音色「都讓妳來太不好意思了,我來幫忙吧。」

  「我是想說好,但打從剛才就有人一直用充滿怨恨的眼神瞪著我,所以還是讓我自己來吧!」她說完就俐落的把魚放在砧板上,魚身首異地。

  我回頭,每探出半顆頭盯著這裡「...糟了...」能看出她很不高興「怎...怎麼啦?」我過來她這。

  「太近了...」

  「不...是旭她一直靠過來...」

  「不行!」

  「唔...但她是我姐姐,我想問一些事...」

  「問事不用靠那麼近!給我保持距離!」

  「...好的...」跟隊裡的女孩子講話每也沒怎樣啊...難道又做相關的惡夢了嗎...總之先聽她的了。

  「「旭姐姐早安~海原早安~」」雙胞胎醒了,難得的是還不見照柿的身影,通常這時候他應該在一旁健身或是繞著營區跑之類的。

  「哈~旭怎麼在這?」真倪桑也下車了,沒拿著拐杖不知道要不要緊...

  「有人想吃,所以來幫忙做早飯~」

  「抱歉勞煩了~不過還真香啊~吃什麼?」真倪桑湊過去。

  「涼拌小黃瓜、韭菜炒蛋、鱈魚排、素食味噌湯,另外為了玉子跟葡萄準備了炸地瓜餅、野蕨天婦羅、燙山蘇,飯是健康營養的五榖米哦~」旭仔細地給魚去鱗切片。

  「鱈魚?沒吃過呢~」「聽說很好吃~」雙胞胎邊走到旭那,邊把自己的頭髮梳理好。

  「很好吃哦~」

  「好了,先去坐好,都麻煩人家了就不要在旁邊搗亂。」真倪桑把雙胞胎兩人帶到一旁的餐桌那。

  「呼~跑到忘了數圈數了...呼~算了,有流汗就好。欸?怎麼是旭在掌廚?裏柳那傢伙上哪打混了?」照柿汗流浹背的回到營區,不出幾秒就調整好呼吸了。

  「沒打混,是人家要求的。」裏柳從樹上跳下。

  「哦,拿到新笛子啦?」

  裏柳讓橫笛在手指間繞圈「旭說想做早飯,所以在我面前做了這東西給我當作交換借給它廚具...明明是一小時內手工製作的,音色卻好的沒話說...而且是隨手砍了根樹枝做成的。」

  「聽起來真厲害...」

  「啊呵...呵...照柿...等等我...」

  「舛花?」我疑惑的看著大汗淋漓跑回來的舛花。

  「不行啦!全商隊營區一圈太長了...呵...」

  「一開始誇口說沒問題的是誰啊~?」照柿把倒地的舛花拉起來,讓她靠在身上「運動完不要馬上坐下,站著等呼吸平復,先喝點水吧!」

  「舛花也去跑了?」「全商隊一圈?」「「好厲害——!」」

  「呵...才不...照柿都跑七圈了...還八圈...不知道...呵...呵...現在不要跟我說話...呵...」看起來真的超累的。

  「早安~舛花怎麼濕成這樣!?」剛醒來的玉子被她汗如雨下的模樣嚇個正著。

  我回到每待著的車廂那「大家都和樂融融的呢~」

  「嗯...」

  十幾分鐘過後「吃早餐嘍~!大家都過來吧~!」旭在高喊。

  「一起去吧~」

  「嗯。」

  我們一起吃了早餐,旭跟大家都開開心心的笑著,不久昨晚跟在旭旁邊的女孩也過來了,連同之前的鬼族女性伊吹小姐與黑貓,由於位子不夠,她們主動的坐到一旁的灌木那。

   今天的早飯味道很不一樣,但也很美味,甚至比裏柳做的好吃,更何況是看到每能跟大家一起吃飯並不自覺的笑著,沒有比這更棒的早餐時光了。

  飯後一段時間~

  「我成功了!」葡萄大叫一聲。

  「好厲害...」舛花佩服。

  旭看著被燒的焦黑的靶子「葡萄是第一次給魔力填充屬性嗎?做的很好呢~」

  現在的狀況是葡萄、玉子、每以及陪著每的我在聽旭的術式課程,而另一邊的卯之花、墨跟照柿在跟伊吹小姐練搏擊,至於真倪桑去總隊那了、裏柳則在某棵樹上吹笛子。

  「葡萄已經能使用基本的"放出"了,但要添加屬性沒有別人幫忙就不行了...舛花,換妳跟她試試。」

  「好。」原本是每輔助葡萄讓她成功"放出"火行攻擊,這次換舛花。

  她把手放在葡萄背上,專注的一點點流通魔力。

  然後不知為何的...附近的金屬物品全飛來吸在葡萄身上...

  「啊——!好重!」葡萄重心不穩,跌在地上。

  「欸!對不起...我哪裡做錯了?」舛花急忙拿開手。

  「基本上沒做錯,只是"磁"這個概念對妳而言似乎不是那麼明顯,間接影響到提供給葡萄的魔力導致暴走。」撇一眼才發現,旭的雙手接住了好幾把菜當跟釘子這類的危險物品。

  「唔...」

  「不用氣餒~有空去多玩玩磁鐵之類的東西加深印象。」旭變把葡萄身上的雜物放回原本的地方邊解說,我們也一起幫忙「好在魔力沒很強,不然力道可能會讓釘子之類的東西直接插進身體裡,要小心哦!」

  「咿!」舛花臉青了...

  「那接下來換玉子~」

  「來吧!」一樣,玉子把手放在葡萄身上,接著電光開始出現在葡萄伸直的手上...

  旭似乎察覺不太對的大喊「葡萄!把雙手舉高!」

  「欸?」葡萄還沒反應過來,高熱的光束從她手中射出,旭瞬間從衣服裡拉出銅鏡,光束碰到鏡子後往天上反射,把雲層切了對半...

  「...」

  「...」

  「...」

  「...」

  「...」

  「「「那是什麼啊——!」」」包刮玉子跟葡萄在內,所有人驚訝的大叫。

  「這威力...妳們真的是初學者?」旭看著有點發紅的銅鏡質問。

  「我...我我我...」葡萄快哭出來了。

  「我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但葡萄是無辜的!要怪就怪我!」玉子替葡萄出面,雖然都一樣快哭出來的樣子...

  「不...不是那樣...」旭看著兩位小妖精「妳們...有血緣關係?」

  「「妳怎麼知道!?」」

  「因為仔細觀察妳們的魔力很相似,再加上這契合度...雖然又有點微妙的不同...」

  「...」

  「...」

  「...」

  「「「妳們是姐妹!?」」」葡萄跟玉子跟旭意外的人都高喊,包括打搏擊那邊的幾位。

  「...唔...」

  「哎呀~...我們沒說過嗎?」玉子裝傻似的不斷把視線移開。

  「咿?妳們都不知道?我...是不是拆穿了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旭不知所措的站在一旁,慌慌張張地揮著雙手。

  「玉子...我...」葡萄緊緊拉住玉子的下擺。

  「唔嗯...戰術性撤退!」玉子俐落的背起葡萄,迅速逃進森林裡不知何處。

  「...那個...我是不是...闖禍了?」

  所有人看著旭,思考了一下「「「應該...算是。」」」

  「有人知道發生什麼事嗎...?」一直在樹上吹笛子的裏柳察覺不對跳了下來。

  然而這問題,在場沒人回答的出來...因為根本沒人知道那兩隻小妖精是親人什麼的「先是莫名其妙的夢,然後姐姐冒出來,再來被野獸追,突然又得知她們是...最近的生活也太戲劇化了吧!」我不禁在心中大力吐槽。



—————————

  「她們沒有追來...可以休息一下了...」

  「姐...回去一定會被追問...要怎麼辦...?」

  「不行,我們說好再也不提起人渣的事了,死也不說...」

  「但這樣...不跟大家解釋清楚的話,會不會也離開我們...就像爸爸媽媽一樣...」

  「蒲萄...妳真的明白那人渣做了什麼嗎?」

  「但是...我...」

  「聽著蒲萄!我們的爸爸!是人口販子!我們的媽媽"都"因他下落不明!而我們也被當商品到處推銷!如果當時裏柳沒買下我們的話...我們的一切都是他給的...我們曾對著他給我們的姓氏發誓不再提起那些事...」

  「姐姐...」

  「唔...呃呃呃...對不起...對不起一直讓妳忍著...一直逼妳不准叫我姐姐...」

  「姐姐...我想告訴大家...」

  「為什麼...?」

  「因為我想...以後我想光明正大的叫妳姐姐!不是躲在被窩裡小小聲的叫...」

  「...蒲萄...」

  聽到這,我決定還是有些動作好了...

  平順且哀愁的音色自笛子傳出。

  「姐姐?聲音...」

  「唔...被找到了...」

  讓蜻蜓隨著音樂起舞,圍繞在她倆身旁。

  我看著保護著蒲萄的玉子不斷警戒四周,我決定開口...還是算了,讓兩人靜靜,我在一旁觀望就好...

  停止吹奏。

  「姐姐,裏柳應該也知道我們的事吧...?」

  「...應該...」

  「還是回去吧...」

  「但這樣...」

  「...我相信大家都...都會接受的...」

  「...」



—————————»海原視角~

  「什麼——!?裏柳是你們鎮裡的富二代!?」旭驚訝的下巴都掉下來了,老實說我也很驚訝。

  「只要是那鎮的人都知道。」舛花補充。

  「當時村子被毀時我是在蟲襖家的大宅廢墟下找到他們的,當時裏柳死命撐著梁柱保護玉子跟葡萄...」照柿回想起當時。

  「我們也!」「有幫忙!」「那木頭!」「很堅固!」「「完全砍不斷!」」

  「我差點放棄救裏柳,他當時一心只想讓玉子跟葡萄出來...」

  「你們鎮到底...發生什麼事...?」我好奇最久的問題,決定在現在發問。

  「你們有聽說過曾經有人試圖反抗千本大太嗎?」

  「噗——!咳咳...」

  「呃...旭還好嗎?」

  「沒事沒事,不小心嗆到而已...你繼續~」總覺得旭的表情一瞬間不淡定了。

  「當時革命軍跟千本大太戰的很激烈,而在抗爭末期最為嚴重,許多地區因為一點點的嫌疑被千本大太肅清,我們鎮是其中之一...」照柿想起過去,傷痛的低著頭。

  「唉~太好了...我還以為是爸爸媽媽做了什麼呢~仔細想想怎麼可能呢~哈哈~!」

  「旭,妳這是...什麼意思?」提到旭的父母,應該就是我的父母...

  「啊,我好像沒說過...不過該說嗎...說了應該沒差~總之就是...」

  「「「就是...」」」

  「我爸爸媽媽就是革命軍首領哦。」

  「...」

  「...」

  「...」

  「...」

  「...」

  「「...」」

  「「「欸——!」」」

  很好,本以為已經很戲劇化了,沒想到現在更過分了。

  灌木叢晃動了一下,裏柳回來了。

  「有找到她們嗎!?」舛花激動的起身。

  「別激動~不就在這裡嗎~」他雙手各被一人抱著,玉子跟葡萄躲在他身後。

  「呼——擔心死我了...」

  「而且她們有話要說,都安靜些~」裏柳把兩人推到前面「深呼吸,好好把話說出來。」

  「「哈——呼...嗯!」」她們同時掀起衣服,原本我下意識的迴避,但我被那詭異的烙印吸引住了目光。

  「呵——!」在場只有旭很驚訝,之外沒人有什麼反應,大概是都不明白那是什麼東西...

  「旭知道那是什麼嗎...?」

  「那是...奴隸制約...」

  「妳是說她們!?裏柳!這是怎麼回事?」照柿拉扯他的衣領逼問。

  「等等!」

  「照柿誤會了!」

  兩人推開照柿...

  「你以前不是說她們是傭人的孩子嗎?現在這是怎麼回事!」照柿很激動。

  「照柿!你先冷靜一點...」舛花拉住他「旭,奴隸制約是什麼?」

  「海原,我跟你說過契約的事吧?奴隸制約是一種。」

  「欸?」

  「顧名思義就是奴隸,反抗者死,認份者也毫無益處...是只能一輩子被當作道具對待的印記。」

  「裏柳——!」

  「安靜些~小鬼~」伊吹用鎖鏈把衝動的照柿綁住。

  「但為什麼之前都沒看到那印記?」舛花提問。

  「我們藏起來了...」

  「裏柳的爸爸給我們用的...」

  「消掉就沒辦法再隱藏了...」

  「...倒底是怎麼回事?」我問。

  「我們的媽媽都是妖精,而爸爸是同一人...不過他是人販子...媽媽失蹤後我們被印上烙印,被拴著鐵鏈銬著腳鐐,走過三個城鎮。」

  「第一個地方沒有人買我們,到了第二個地方雖然有人在競標裡出價,但因為糾紛他被殺掉了...這時就只剩我們,最後第三個地方就是裏柳買下我們的地方...」


—————————

  陰暗的巷子裡,有個迷路的孩子四處張望尋找路線,最後他放棄尋找,隨便開了扇門進去,結果門一開便是向下的樓梯,他不假思索地走下去,在此打開底下的門「不好意思~可以借廁所嗎~?」

  「哪來的小鬼?鬼族?有什麼事?」

  「我想借個廁所,行的話幫忙指個路。」這男孩最近才搬來這鎮。

  黝黑皮膚的壯碩男子摸了摸鬍渣「嗯~小弟弟,不如這樣,你消費一筆我們提供一項服務,不管是如廁還是指路都行~」

  「好啊。」

  「哈哈~真乾脆的小鬼頭啊!」

  「那我消費兩樣就能借廁所跟拿到地圖嘍?」

  「沒錯,就是這樣。」

  「那不好意思,我有些急,可以先上廁所嗎?」

  「當然當然,讓客官憋著可不好,地圖也先給你吧!」

  「大叔人真好~那我不客氣了~」

  這時這位大叔的想法是這小鬼肯定沒錢買下所謂的"商品",所以先完成他的要求,等他發現之後就把他變成"商品"。

  男孩出來了「謝謝,我來看看商品吧~」

  「好好好~這邊請~」

  他領著男孩進入一個房間,而男孩看到裡面被銬住的兩個女孩時表情沒有絲毫變化,也許是有點暗沒看清楚而已,大叔這麼認為。

  「如何?」大叔露出奸笑

  「讓我確認一下商品品質。」男孩走過去蹲在兩個女孩前,他確認到了身上有烙印「叫什麼名字?」

  「唔嗯...」

  「蒲萄跟玉子...」

  「嗯~不錯~這樣子的話...不知道這樣夠不夠?」大叔本以為事情很簡單,直到男孩隨手從包包拿出一條金磚。

  「啊...啊啊啊...這...這...」大叔猛甩頭保持冷靜「不...不夠!這兩人可是半妖精混血,至少要這樣的四倍!」

  「是嗎?好的,給~」不料又多出了比四倍更多的五條金磚...

  「唔...這...你...這...你...這...你...」

  「那請把鑰匙給我吧~然後制約權也交給我。」

  「呃呃...唔...啊...是...是!馬上辦!」大叔跌跌撞撞的衝出去拿了鑰匙跟帶有術式的契約文件。

  搞定程序後男孩解開女孩們的腳鐐讓她們行走、解開她們的項環讓她們好好呼吸、解開她們的手銬讓她們擁抱彼此。

  他們走出門外「好了~第一件事就是到那邊坐著。」男孩讓她們坐在巷內的一個木箱上。

  男孩從口袋拿出陶笛開始吹奏,聽到音樂的紫髮女孩從原本的驚恐轉為沉靜...

  不久後~

   「啊!這是什麼!?不要...不要過來!啊啊啊——!」門內不斷傳來哀嚎,女孩們面面相覷。

  「走開!為什麼會有蛇!?咿——!地下室哪來的老鷹!?啊啊啊——!」大叔抱著收入衝出門,身上爬滿蟲子跟爬蟲類,後頭還追著老鷹跟麻雀還有鴿子,他一到大街上便馬上被野狗野貓追殺。

  「哈哈哈哈哈——!逃的好好玩啊~哈哈哈~」

  女孩們原本忍著,但因男孩的關係再也忍不住「「哈哈哈——!活該!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肚子好痛...呵~好了,我們走吧~」

  「去哪?」黃髮女孩護著另一個女孩。

  「回家,剛好我們家需要傭人,妳們沒地方去吧?那我給妳們地方住、給妳們東西吃、給妳們衣服穿...之後我們就是家人了~」鬼族男孩蹲在地上,不久後,剛才的金磚被貓啊狗啊之類的小動物給帶回來。

  沉默了會兒,姐妹倆同時潰堤大哭。

  「好了好了~再說一次妳們叫什麼名字?」

  「玉子...」

  「蒲萄...」

  「姓氏呢?」

  「「...」」

  之後男孩不管怎麼問她們都不肯說出姓氏,即使用制約威脅她們也寧願抵抗也不說。

  「好,既然不說那我給妳們吧~妳就叫山吹,因為頭髮跟棣棠花一樣漂亮。妳就叫紫鳶,因為紫色的頭髮很高雅的感覺,如何?」

  女孩看了彼此「「嗯!」」非常滿意的點頭了。

  之後男孩帶她們回到家「爸爸~」

  「什麼事噗——!」一看到兒子拿著制約書跟帶著兩個女孩回來,他馬上把咖啡吐出來。

  「抱歉雖然有點玩樂性質~不過救到她們也值得了!」

  「哦~詳細說說。」

  如此這般...

  「哈哈哈哈哈——!好樣的!不愧是我兒子!之後紋章我會想辦法,這些錢給你,帶她們到接上去買些像樣的衣服還有生活用品!」同樣是鬼族的父親隨手丟了一疊鈔票給自己兒子「哈哈哈——!當時讓你學笛子還怕誤了你的未來呢!」

  「哈哈~好了,玉子、蒲萄,我們走吧!」男孩像她們伸出手。

  這是她們第一次見到如此光明的世界,既母親失蹤後人生便是一片黑暗,而這在鬼族中會被鄙視的角,卻成了她們的指標。

  之後成功把制約拿掉了,女孩們獲得自由,但她們仍然待在男孩身邊,雖然烙印的痕跡不會消去、心的缺口亦始終存在,但男孩溫暖的手已經填滿兩人的全心全靈...



—————————

  「妳們中間穿插的某些詞彙會不會太羞人了點?」裏柳拍拍兩人的頭。

  「喜歡裏柳嘛~」

  「嗯~最喜歡了~」

  「今天把事情說出來感覺如何?」

  「好多了...但感覺還是很不安。」葡萄不知道什麼時候抱住了我的手。

  「啊!葡萄貼太近了!」左方的玉子推開在我右方的葡萄。

  「玉子也是!」

  「喂,妳們兩個不睡覺就出去。」現在是晚上,應兩位小妖精的要求搭了帳篷,而我也莫名其妙的被捲進來了...也罷,以前都一起睡的。

  今天聽完故事後不意外的大家都沒多少反應,都很平常的對待她們倆,而照柿也因自己的衝動跟我道歉了,雖然我是沒關係,但以他的個性不讓他做什麼的話肯定會變得更躁動,所以之後三個禮拜都是他洗碗。

  令我意外的是旭哭的很慘...本不清楚年紀輕就當上高官是個什麼樣的人,沒想到心裡也還是很純真的...有些放心了,至少不是太奇怪的人。

  「裏柳在想什麼?」

  「沒什麼。」

  「在想今後要選誰吧~啊!好痛好痛對不起...哇哇哇...」狠狠捏了玉子臉頰。

  「這不是妳們這年紀該想的,現在就繼續快樂過日子就好~」

  「唔嗯...」

  選誰嗎...一直以來我是怎麼看待她們的呢...還真是個值得思考的問題,算了,睡覺吧。



—————————

  這時的外頭餐桌~

  「嗚嗚嗚...總覺得身邊的人都倆倆成對了,我家那狐狸還是那副樣子!」把酒杯砸在桌上。

  「旭妳啊...還有那樣子就很好了!我人生可是整整少了一半加一條腿啊!啊啊啊!可惡啊——!」

  我舉起酒杯「枝桐小姐...嗝...革命...尚未成功!」

  她也舉起杯子「各位同仁還需努力!」

  「「乾啦——!」」



  「唉...大小姐什麼時候那麼會喝酒了呢...該把這狀況回報給奈竹小姐嗎?」

  「喵...」

  「是啊是啊,是該讓旭發洩一下...」

  「伊吹小姐、小黑,要不要喝?」

  「阿蘇啊~這畫面真不知道該不該讓妳看到...」

  「No...no problem...maybe...」

  「是說這是什麼?」

  「用鮪魚油混清酒加熱再泡了根辣椒的原創調酒!」

  雖然不意外又是這種奇妙口味,但既然黑醬都津津有味的喝了我也別破壞孩子的笑容了...

創作回應

2隻小東西賣萌中...
2021-07-18 21:29:1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