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一一八

Ej | 2021-07-11 20:26:37 | 巴幣 10 | 人氣 70


《神通眼》


  「"金炎蔽天,一掌若火"」

  金光閃爍,我緊緊抱著每無法看清發生了什麼。

  光芒散去,野獸群的腳步聲也紛紛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不斷傳來的倒地聲。

  「發生...什麼事了?」

  「海原...牠們都...倒下了...」

  「什麼狀況?」回頭了解發生什麼事。

  看到的是最後一隻牛在一個女孩面前倒地,女孩把手放在牠頭上「抱歉啦...」她站起身來「呼哈~...好睏...」她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旭...?」

  「嗯,是旭姐姐哦~都沒事吧?」她順手的撥了下長髮,直髮隨之飄逸。

  「沒...事...剛才那光...是妳...」異樣的強光將我震懾住,每字每句都顫抖著。

  「啊,你說那個嗎?」跟著她的手指往上看,宛如太陽般的火球近在眼前。

  「唔!」反射的讓每躲到身後。

  「海原...」

  「沒事...別擔心...」

  「欸?嚇到你們了嗎?抱歉抱歉...因為獸群有點大,我只想得到這招能阻止牠們...」她舉高手中的銅鏡,太陽一般的火球便逐漸崩毀,被吸入鏡面內。

  「這...這力量...」我嚇得有點腿軟「妳...殺了牠們嗎?」

  「沒有啦~抽掉牠們體內的部分魔力使牠們乏力僅此而已。牠們醒來後應該會自己散去,到時你們自己應付啦~」

  「...怎麼可能...這種事做得到嗎?」

  「海原...」每突然叫我。

  「怎麼了?」

  「她...很厲害,是火行的高手...那時襲擊我們的那個人也許...不,根本比不上她...」

  「欸欸欸?在說什麼?」她把鏡子收起來。

  「每~」「海原~」「「沒事吧?」」雙胞胎跑過來。

  「旭小姐,救命之恩感激不盡。」剛才被丟出去的裏柳全身插著樹枝狼倉的走回來。

  「哎呀~沒什麼啦~感受到動靜就跑過來了...哈~不過才睡一半而已...真的好睏...」

  「妳原本在睡覺嗎?這麼勞煩妳...」

  仔細觀察不難看清楚,她衣服像是隨便穿的,頭髮也亂糟糟的...

  「沒關係~你們跟海原有危險嘛~」她伸個懶腰,不客氣的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哈~那我回去睡覺啦...是說海原啊~」

  「是...什麼事?」

  「你跟那女孩關係真好,我有些嫉妒了呢~」

  每下意識的躲在我身後迴避視線,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有點不好意思的站在原地。

  「那午安啦~哈~」她走掉了...

  一直躲在車廂那的玉子跟葡萄相繼走了過來「剛...剛才旭...」

  「好強大的壓迫感...」玉子難得坦承的說出這種話,也許是真的嚇到了。

  「妳們都沒事吧?」裏柳關心道。

  「嗯,沒事...」

  「海原跟每呢?差一點就被踩扁了...」

  「沒事...」

  「我也沒事...」

  「唔...總感覺...」「身體變得有活力了?」雙胞胎提到重點了,打從那太陽被吸收到旭的鏡子裡的同時,體內的魔力變得相當充盈且活躍。

  「那到底...是什麼招數...」



  「照柿~」「來玩~」

  「好好~不要跑那麼快~」

  當天晚上照柿就好很多了,雖然舛花還有點燒,但也清醒了。

  「玉子、葡萄,換妳們收拾嘍。」裏柳提醒剛吃完飯就跑到一旁研讀各自的書的妖精女孩們。

  「先把病養好吧...不用那麼急的。」我正勸說著想繼續練習的舛花,但她似乎不覺得感冒會影響到。

  「沒事的!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覺得好多了!來吧!」她已經拿著金屬碗躍躍欲試。

  「呵呵...已經用不到碗了啦...」

  「欸?意思是...」

  「妳再試試把魔力注入碗中。」

  雖然她不太明白,不過也許從照柿那獲得不少自信吧,很努力的嘗試。

  過了一分鐘左右,我從口袋拿出事先準備的營釘,但手沒出多少力,釘子就被某種力量吸引到舛花手上的碗中。

  「這是怎麼?」

  「看來舛花能控制磁力呢~是個很明確的方向。」

  「原來...我真的...」

  「嗯?怎麼了...?」她低著頭發抖。

  「太好啦!照柿照柿,快看~!」她直直跑向在不遠處做著飯後運動的照柿那,我不曾見過的燦爛笑容,在舛花臉上是那麼的合適。

  一直以來都覺得舛花笑的有些勉強,這次很難得的看到她發自內心的笑容。

  「好了...每,從剛才開始都在幹什麼呢?」

  「...」她在一旁的空地不斷揮刀沒聽到我的呼喚,每次揮下刀時的表情都感到一種不甘或是不安。

  時不時火光會隨著刀鋒揮出「每,妳怎麼了?」過去關心她。

  她咬牙切齒的樣子最近不常見,開始擔心她了「...每...每?」我拍了她肩膀。

  「唔咿!」好可愛的叫聲...刀從她手中鬆脫「...海...海原...?」

  「妳怎麼了?下午開始就有點怪怪的...」

  「我沒事...」

  「每...眼神出賣妳了哦~」

  「唔...」她把刀拾起,用手帕擦拭土灰後收入鞘內「我先去休息了...」跑回車上躲起來了...

  「欸...」

  「那孩子怎麼了?」

  一個聲音極近距離在我耳邊低語,我甚至能感受到說話時吐出的氣息,理所當然的嚇了一跳「唔咿!誰!?旭...桑?您怎麼...」

  「嘻嘻~真可愛的叫聲~」

  「唔...」既視感...

  「各位今天都還好吧?」真倪桑回來了,看來是下班了,是說也這個時間了。

  「雖然難得睡到七點很爽,但不知道會不會被乙姬罵...」

  「那個旭姐,剛才通過話了,奈竹桑說暫時沒緊急要件,可以悠閒一點!」西洋女孩跟在旭身旁走過來。

  「阿蘇謝啦~」

  「請問您怎麼來了呢?」先拿了個凳子給真倪桑坐下。

  「本想來看看你們的狀況,畢竟今天受了不小的驚嚇吧?順便來看可愛的弟弟~是說剛才怎麼了?跟女朋友吵架了?」

  「唔...」我該怎麼回答...我們沒有吵架但總覺得每躲著我...

  「唉...海原也長大交女朋友了~姐姐我好感動~」

  「還請...不要那麼...」

  「都每天同床共枕,被別人調侃還知道害臊啊~」真倪桑突插話使我臉紅。

  「真倪桑不要亂說話啦!」

  「每天同床共枕!?不不不不不...就算你失憶我聽到這也不能當作沒聽到,海原!」

  「咿?是...」

  她很激動的逼問我「做到哪了?晚安吻?抱著睡?裸睡?難道已經到本壘了!?還是都插...」

  「最多抱著睡!您再說下去我都不想承認我有姐姐了!」急忙阻止打算說出粉不妙發言的旭。

  「是嗎,到這一步嗎...嗯!以海原現在的年齡還算勉強能接受。」她自己說的滿臉通紅...

  「旭...小姐,晚安,吃過晚餐了嗎?」舛花回來了。

  「小姐就免了~剛剛吃過了哦~」她看了下舛花手中的碗「在練習魔力操作嗎?」

  「欸?妳怎麼知道?」

  「因為妳全身的迴路都是敞開的狀態,而且雙手都還在讓魔力在碗裡循環呢~」

  「您看得出來?」我不禁感到驚訝。

  「種種原因所以看得見魔力~啊...果然海原的敬稱讓我心好痛啊...」

  「抱歉...」

  「嗯~果然跟我知道的一樣,百鬼錢湯旅都是莫名其妙的怪物呢~」

  「枝桐小姐~這話很傷人呦~」旭她的表情似乎是非常認同真倪桑的話,但卻又因自己被歸類為怪物而無法釋懷的複雜表情。

  「吶!旭法術很厲害吧?」舛花問。

  「我是覺得還好欸...每次都被說穩定度不夠或是過度浪費魔力什麼的...唉...」

  雖然她是真心覺得自己不怎麼樣,但就我們的觀點來看真的會覺得心裡一股不滿。

  「各位慢慢聊,大人工作累了先去休息~」

  「真倪桑晚安~」她起身後舉著拐杖,嘗試純使用義腿行走,我看著這樣的真倪桑就只能抱著擔心的心情,默默為她加油。

  好在她沒跌倒。

  「請問旭那麼厲害是怎麼修行的呢?」舛花跟旭坐在一旁的灌木上。

  「因為我的魔力量很大,所以一開始都是被關在結界裡學習控制,一個失誤就會整個大爆炸呢~」

  「呃...」

  「在我看來,舛花這種魔力含量不多的情況,首先要學習如何把魔力輸出調整至最小,或是跟大~自~然~借用魔力。」

  「欸!那做得到嗎?跟大自然借什麼的...」葡萄不知不覺已經在一旁聽了。

  「做得到哦~」

  「「「請教教我!」」」連玉子也湊過來了...

  我看向一直站在旭後方的女孩,穿著和服短裙的西方人「不跟她們一起嗎?」

  「欸?我...唔嗯...」

  「阿蘇~現在不是在工作,可以放鬆點哦~」旭回頭叫了她。

  「呃...好的!」她坐下來靠在旭身上,從口袋拿出了個包子吃。

  「所以我覺得現在學那些還太早了,先學會自由控制身上的魔力迴路吧~」我不記得的姐姐——旭的夜間課程開始了。

  我回到貨車那,遇到自願幫玉子跟葡萄洗碗的雙胞胎,他們剛從河堤那回來「海原~」「剛才~」「「看到每哦~」」

  「嗯?在哪?」

  「往河堤去了~」「躲躲藏藏的~」

  「是嗎,我正打算去找她呢...抱歉讓你們洗碗了,玉子跟葡萄被旭擄獲了~」看著認真聽課的三個女孩,無奈的笑。

  「哦~」「好像~」「很有趣~」「趕緊弄完~」「「去湊熱鬧吧~!」」他們帶著鍋碗瓢盆離去。

  我也前往河堤找每,穿過樹林我見到她的身影,四周圍繞著粉紅色的烈焰「每...?」躲在樹幹後偷看。

  她在火圈中間對著空氣揮刀,那些火焰都是自刀刃濺出「不要再讓我看到了!」她對著天空大喊。

  「每!」

  「海原!?」

  衝過火圈握住她的手「呃...好燙...」她異常的激動,不然體溫不會那麼高...

  「你怎麼在這裡...?」

  「擔心妳啊!妳到底怎麼了?」

  「...我...」四周火焰熄滅,她閉上眼逃開。

  「不要逃!」在此抓住她,雖然溫度降了些,但她的皮膚還是很高溫。

  「放手,會燙傷...」

  「跟我說怎麼了,好嗎?」用水纏繞著我們的手幫助降溫。

   「...我一直看到...」

  「什麼?」

  「一絲一絲的光芒,到處都是...我眼睛好痛...閉上眼還是看得見...」

  我仔細看她的雙眼,虹膜變成比原本的朱紅色更鮮豔,還有些發亮「...去找旭看看,搞不好她可以...」

  「不要!」

  「?」

   「她身邊...總是圍繞著光芒...太亮我受不了...而且...」

  「而且?」

  「每個晚上我都夢到她...她會把海原搶走,我又變成一個人...我不要這樣...」

  摸一摸她的頭,抱一下她「我不是說不會離開妳嗎?」

  「但只要她在,你就一直看著她...」

  「那是因為...」我猶豫了一瞬間,決定還是說出來比較好「雖然我不記得,但旭她啊...是我的姐姐。」

  「...你...想起來了嗎!」

  「完全沒有~看著她只是覺得很不可思議而且苦惱,對我而言跟她才初次見面,但對她而言我確實失散多年的家人...完全不知道怎麼面對她啊...」

  「你不會...跟她走嗎?」

  「不會,我會跟著每,每去哪我就去哪。」

  「...區區海原...」

  「好了,去給人家看看吧,搞不好她知道妳的眼睛是怎麼回事。」

  「...好啦...」於是不情願的每被我拖回營區了。

  回來看到她們還在上課,雖然有些不好意思打擾,但為了每還是開口了「不好意思,旭,能佔用些時間嗎?」每牽著手躲在我身後。

  「好啊好啊~沒問題~」她起身,把現場交給"學生們"自習。

  「每,自我介紹一下~」

  「...我...我是...天逆每...」

  「嗯,我是彌生旭~雖然叫旭(あさひ),但很怕太陽光呢~」俏皮的自我介紹讓每有那麼一點的卸下心防。

  「能看看每的眼睛嗎?」

  「怎麼了嗎?」也許是被我的語氣影響,旭也嚴肅起來了。

  讓每站出來「抱歉,她比較怕人...」

  「沒關係,我看看哦~睜開眼~」確定每的眼睛還是朱紅色的,但每她一下子就受不了似的閉上眼回過頭「...是有什麼症狀嗎?」

  「每,試試自己說...」

  「...看到一絲一絲的...」

  「嗯,是神通眼呢。」每話說一半旭就得出結論「神通眼俗稱魔眼,有能看到世界上靈脈中流動的魔力,當然人體內的也看得到。」旭眨一下眼,虹膜瞬間由黑轉金。

  「妳也...看得到嗎...?」

  「嗯,在我看來妳是還不能控制吧?雖然我是因為別人的關係才有這雙眼,但我能教妳控制哦~」

  「...」每遲疑了。

  「每,不用怕,她也是奈竹小姐認識的人。」

  「那...請...教我...」

  「嗯!妳會控制魔力嗎?」旭讓每輕鬆點坐下來。

  「...會...」

  「那試著放空雙眼的魔力,先減緩眼睛的不適。」

  看著每,她閉上眼一段時間,表情有些猙獰的睜開眼「...看不到了...」

  「嗯,如果之後又有這種症狀就冷靜下來這麼做,想看到魔力時再讓魔力集中在雙眼就好,習慣後能轉換的很快,然後就是不要把它當一種病,這是天賦,有的人不多。」

  「天賦...」

  「沒錯哦~」

  突然意識到剛剛旭說的「旭,妳剛才說妳是因為他人才有這種能力是什麼意思?難道...」

  「我沒有挖別人眼睛啦!魔眼有兩種正常的獲得方式,一是天生的,但不見得會遺傳,也有可能祖宗十八代都沒有,但偏偏你有。另一種就是契約,跟有魔眼的人簽訂契約,共享一部分能力,我就是這樣。」

  「契約...是指...」每發問。

  「像是主從契約、結拜之類的,或是生死約特別推薦給你們倆呦~」

  「咿!生死約...那是...」

  「俗話說就是婚約哦~」

  臉變得好熱,每也都臉紅了...

  「好羨慕弟弟有那麼可愛的對象啊~顯得姐姐我愛情慘淡...開玩笑的~每就好好練習吧!海原也可以一~直~陪著她哦~」走掉了,回去給舛花她們上課了。

  每拉了我的衣袖「也...也不是不行哦...海原想要的話...婚...婚約...什麼的...」雖然每這麼說我很高興,而且她害羞的臉依舊那麼可愛,但那些對我們來說太早了點...



—————————»一彎新視角~

  伊吹城劍道場~

  「將軍...我...我覺得...基本上都是您的錯...」妙純有些淚眼汪汪。

  「嗯,我知道。」

  「那還請放他們下來!他們都腦充血了!」

  「...你們聽好啊,我是不會再到附設淋浴間洗澡的。」

  「「「欸——!」」」

  「通通閉上嘴對練去!」

  「「「唔...」」」

  「雖然我是不怎麼在意,但對你們太好也不行,所以這就是最終決定。」

  「將軍!雖然您身材不怎麼好,但作為女孩子倒是在意一下啊!」

  瞬間額上多一條青筋。

  「還有,隊裡不是沒別的女孩子,以後你們誰敢搞出什麼事...就全隊去勢!」

  「「「欸——!」」」

  「閉上嘴練劍!」揉了下雙眼「現在看在妙純的份上放你們一馬,下來後給我好好感謝她。」拔刀把綁在他們腳上的繩子砍斷,他們重摔在地,尤其是阿武松。

  「將軍人其實很好呢...」

  「好說。」

創作回應

每在賣萌嗎...?
2021-07-11 21:58:31
Ej
是的ww
2021-07-12 13:53:3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