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一零八

Ej | 2021-04-25 20:20:58 | 巴幣 8 | 人氣 99


《修行》


  西方的事我不曉得,但在東方有一群被稱為神的存在——神官,而統領神官們的就是東方人民的信仰中心——五行。傳說五行被"真正的神"賦予權利與力量,而他們再將這些分給底下的神官們。

  雖然想造就超越神的力量極為困難,但想得到跟神官並駕齊驅的能力其實沒有想像的難...此話出自奈竹小姐。

  「加油加油!這才第二個哦~」

  蹦——!巨響跟著腳下的震動一同傳來,不知不覺間天花板提高到了一百公尺有了,而三層樓高的"石像"在正中間與我對峙。

  「為什麼會是這樣啊!這不是巨人巨門嗎!?」跟歷史一樣的外表,靈活度與破壞力甚至超越記載,我基本上只有跑的份。

  「我沒說嗎?當時我就是駕駛這傢伙上戰場的哦~」星無關緊要的在廣播另一頭吹著口哨。

  「欸!?」

  「啊,注意後面。」

  「什麼...唔...」一個不注意就被大手拍向一旁的牆上,勉強用水銀緩衝傷害,但還是好痛「嘖...」

  「怎麼啦~剛才不是還嫌貪狼太簡單,不過第二個巨門就卡關,妳之後的要怎麼辦啊~?」好明顯的挑釁...

  手邊有四把武器,太刀、脅差、方刀、薙刀,目前只用到太刀與脅差,另外的反而礙事。跳上巨門的手沿著手臂跑向它的頭,瞄準脖子砍...噹——!「什麼...好硬...」

  迅速跳下來,差一點被當成蚊子打死。

  忍受著震動帶來的痛楚繼續進攻,然後被彈開。

  每一次用力砍時都只有感到反作用力跟令人不快的震動,完全沒有砍進去的感覺。

  「試試這樣...」收起兩把刀拿起薙刀,閃開襲來的拳頭,朝其手腕部分迅速的削,外殼金屬幾乎沒有損傷,但關節部分也不是完全傷不了「二五、二六、二七、二八、二九、三十、三一!」哐啷的一聲,連動手腕的其中一條"韌帶"終於斷裂了,我繼續趁勝追擊。

  巨門立即收回左手,但我用水銀纏住它,順勢跳到它手上,並把方刀朝它手腕的傷口插進去,然後將水銀灌進去「好,廢了一隻手...」

  再次跑到脖子旁,但同一招被看穿了,像頭髮的一條條纜繩動了起來纏住我,我將水銀包裹全身並撐開纜繩,結果一時大意被甩了下來,趕緊翻滾才沒被踩死。

  「回來!」聽到指示,方刀刀刃化為水銀,帶著刀柄回到我身上,我再次拔出太刀與脅差。

  結果巨門突然趴在地上,紅色的光穿透臉上的布,霎時無數條纖細的纜線從它背後射出,胡亂的插到地板上。

  「它要...做什麼...?」

  突然間,我無緣無故被震飛,地板傳來的震動將我拋向空中「糟...」趕緊防禦,巨大的手掌揮向我,將我打入牆壁間「...呃...」骨頭斷了幾根,有點腦震盪...

  「下一擊要來嘍~」星即時提醒才讓我閃過下一拳,我趕緊著地。

  結果...「唔...什麼?」再次被震到空中,不過這次我反應的快沒被打中「那些線覧還在我就不能落地嗎...那就...」伸長水銀將自己拉到它背上,可惜的是它不是人,是傀儡,所以手臂往奇怪的地方彎一點都不奇怪,故...我被打了,就跟蒼蠅一樣...

  「噗啊!咳...」吐了好多血...這力道下去地板沒半點裂縫,不過我的肋骨倒是斷了不少「沒辦法了...」勉強的站起來,將脅差對著自己。

  「欸!等等!」

  不顧星的驚慌,將刀刃插入胸膛...

  這一瞬間,刀刃化為水銀鑽入我的胸口,粉碎性骨折帶來的疼痛減緩許多「好,繼續!」

  「真是亂來啊...」

  把只剩刀柄的脅差收入刀鞘,主武器改使用方刀。

  老實說體內的水銀增多了反而更能習慣,久違的興奮起來,衝到巨門下擺將太刀卡在它腳踝關節,再舉起方刀猛力連砍接在地上的纜繩。

  甩出水銀繩索插進背部機關的縫隙使力一躍而上,將纜繩的根部一個個破壞。

  沿著脊椎跑向後腦勺,它翻身躺下打算壓扁我,我趁它大動作時將薙刀插進左手肩膀的關節後即時跳開。

  地面傳來震動,我將方刀朝倒地的巨門眉間投擲...叮——的一聲金屬碰撞聲傳來,控制水銀讓其回到我手中,並使其包覆在我手上,以最快速跑到它脖子處。

  「哈啊——!」纏繞在手上的水銀伸出利刃,借我的全力捅到巨門腦內「還沒完!」將其餘三把刀的水銀聚集回來,全數朝這洞口注入,然後在內部化為尖刺,從她身體各出穿了出來...

  「哦~精彩精彩~」醒看著化為殘骸的巨門又是一陣滿意的鼓掌。

  我將刀柄回收,讓水銀變回刀身「...唔...嘔嘔嘔...」突然一陣不適,吐了...

  「喂!一彎新!」聽到奈竹小姐的呼喊。

  「沒...沒事...只是...吃太多了...」

  「...」

  「...」

  「...還是休息一下好了...」觀測室得出這個結論...

  熟悉的掃地機器人又出來打掃啦,但這次的"屍體"還蠻完整的,而且又大,它們正拆解著一根根螺絲...

  「嗯...會ㄊㄨㄥ...

  「啊!」

  「看來會啊...」星把按壓我肋骨的手收回「看來一下子跳到北斗七星陣還是太難了嗎...但那也只是削弱版的巨門啊...」那叫做削弱?

  「我還可ㄧˇ...啊——!」

  「不要逞強,今天先休息養傷。」奈竹小姐無預警的掐我肋骨,因為我很瘦所以肋骨很明顯,瘀青的地方更明顯...

  我痛的在地上打滾...

  「星星,有房間嗎?」

  「喂喂喂...妳當這裡是飯店嗎?這裡可是墨山石窟啊...」

  「反正這個機構綿延好幾畝地,總有類似的地方吧?」

  「...有是有...但基本上都堆滿了傀儡殘骸跟失敗品,畫面不是妳們能想像的驚悚...」

  「我是沒關ㄒㄧ...」

  「有關係!」沒想到奈竹小姐反應那麼大「從小到大最討厭妳的這種娃娃了...」

  「哦呀~似乎有聽妳說過。但能用的房間應該就只剩我的寢室了。」

  「就是那!快帶我們去!」

  「欸——!以前幹皇帝時傳妳侍寢都沒下文的說...」

  「隨便!總之我死也不要跟人偶殘骸睡!」

  「嗯...阿乙難得那麼積極也不好拒絕...」

  「那個我其實是無所謂...」發出微弱的抗議。

  「不行,妳要養傷,需要好一點的空間休息。」馬上被奈竹小姐駁回。

  「好啦,不要用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看著我,馬上帶妳們過去...娘娘!一起嗎?」

  仍待在廣播台的后土娘娘搖搖頭「我要出去辦事,妳們好好休息。」

  「好~晚安~」

  總覺得眼前三位傳說人物之間的關係挺複雜的...

  過後我被帶到了剛才說的房間。

  「到了,這扇門後面就是我房間了~」

  「呵...呵...好累...」我已經筋疲力盡了。

  「這迷宮一樣的構造虧妳能記得怎麼走...」

  「因為我是作者嘛~」星的時指尖變成一個細長的方形鑰匙,我這才發現她雙手雙腳都不是肉身,透過頭髮也能隱約看見後頸處有些不自然的稜稜角角。

  她將鑰匙放入門上鑰匙孔,轉動一下門就很一般的開啟了「話說這也太大了吧...」這是我一進門的第一句感想。

  堪比天叢雲閣謁見之間的大小,地板是樸素灰白磁磚,如華夏宮殿似的紅色柱子支撐著這個空間。

  一旁有製作傀儡時的工作區,工具都井然有序的排列著,架子上還有各式各樣的義肢樣本。

  工作去旁邊是一個書桌,桌面看似亂七八糟的,但我認為這應該是星習慣的佈置方法,後方的牆上還釘著一大堆的研究紀錄,上方吊著幾架類似滑翔翼的模型機,牆邊的玻璃櫃裡也整齊的擺飾著許多小人偶或是奇妙的機械。

  裡面一點的地方有一張很大的床,一次睡五個人還綽綽有餘,卻只看到一個枕頭...

  牆角那些奇怪的按鈕拉桿還是不要碰為好...

  這裡有床、餐桌、沙發、書櫃、奇妙的機械,已經可以是個住宅了...本來好像就是住宅來著...

  「左邊那間隔間是廁所,書架上的書可以自己拿來看,但要放回原來的位置,然後冰箱跟零食貴裡的東西也可以吃,至於醫藥箱放在床底。那接下來阿乙就先幫小新療傷,我去弄晚餐,等等回來。」走掉了「還有就是我筆記什麼的不要亂動,到時找不到會很麻煩,那告辭。」這次真的走掉了。

  「一彎新,妳去床上躺著吧。」

  「可是...那是...」

  「沒關係,星星都說我們隨意了,而且要幫妳包紮有個床會讓妳舒服點。」

  「嗯...好吧...」我把衣服脫下來放一旁的椅子上「衣服居然沒什麼破損...到底是什麼材質?」不過倒是變的艇髒的...

  「是說妳脫的太順了吧...習慣性脫光的嗎?」

  「嗯。」

  「...唉...現在的小孩真是...」她苦笑了一下「基本上都是內傷...」我身上原先的紗布被拆開,刀傷箭傷仔細感受其實還蠻痛的。

  終於骨折的部分我利用魍魎的力量大致上治好了,但還是會痛...

  「手舉高然後躺下。」

  若無所思的照做。

  ...

  ...

  ...

  「為什麼我被綁起來了?」雙手雙腳都被粗麻繩綁在床上。

  「怕妳痛的亂動~把這個咬著。」她把毛巾捲起來塞進我嘴裡。

  開始感到不安...

  「那開始嘍...」奈竹小姐將冰冰涼涼的藥膏抹在我身上瘀青的地方「一二...」

  「咿咿咿咿咿——!」從胸口傳來的劇痛可謂是痛不欲生,整個人彎成拱狀,不斷的拼命的拉扯繩子。

  「這藥很厲害的哦~推拿後一個晚上就能治好這種內傷,所以再忍忍吧~」語畢,她再次以纖細的雙手狠狠的蹂躪。

  「咿呀啊——!唔唔唔——!唔嗯嗯嗯嗯——!」

  半小時過去...

  「唉...口水跟眼淚流的到處都是...還好有先墊毛巾。」繩子鬆開了,但我始終完全動不了...

  「呃...啊...」連嗓子都叫啞了...

  「我真該慶幸妳沒失禁啊...是說有這麼痛嗎?我沒出多少力欸...」

  這樣叫沒什麼力?感覺都能把肉扯下來了還沒出力...

  胸口因藥膏而涼涼的加上現在連內衣褲都沒穿,所以有點冷...

  慢慢爬起來,感覺全身的神經都麻痺了,痛什麼的已經無所謂了,我站起來走向廁所。

  「...唔...」

  「喂!別趁我收東西的時候起來啊!」差點跌倒,所幸奈竹小姐即時撐住我「去廁所嗎?」

  「嗯...」

  「藥應該也滲透的差不多了,順便洗個澡吧,全身都是汗臭味...」

  因為我剛經歷過地獄啊...

  「浴室就在廁所旁邊,我先去放水,妳處理完就過來吧。」

  我點點頭,經歷過那些後泡個澡放鬆一定很棒...

  上完廁所,通過一扇霧面玻璃門就是浴室了,看起來是個人用的,但大小也非同小可。

  「沖個澡就先泡,雖然只有溫泉粉,但姑且一下吧!」奈竹小姐也已經把衣服脫了,不過看起來還沒淋浴,現在的她正專注的研究牆上的按鈕「嗯...按摩浴缸什麼沒用過,試試好了~」按下去了。

  畢竟平常只有星一人在用,所以蓮蓬頭什麼的都只有一個,我想迅速的洗完交給奈竹小姐,但現在連走路都有困難的我實在是做不到「奈竹小姐...」

  「嗯?」

  「我...有點...」

  「哦,還是不太能動啊...那我來幫妳吧。」她拿起水龍頭,調整水溫後用洗髮精熟練的搓揉我的頭皮。

  不知不覺我閉起眼睛開始享受。

  「說起來我沒幫旭洗過呢。」

  「嗯?」

  「沒什麼,只是想說剛見面沒多久就能那麼自在的跟別人一起洗澡,妳也沒什麼戒心嘛~」

  「我...那...是因為...畢竟姐姐那麼相信你們...」

  「是嗎~不過撇除髮色仔細看,妳跟旭還真長的一模一樣啊,難道不是雙胞胎?」

  「不是...我小一歲。」

  「開玩笑的~但妳說小一歲...某個地方的發育不太一樣呢~」

  「唔...」察覺到在說什麼後趕緊遮住胸口。

  「哈哈~!害羞了害羞了~」

  「這是...因為魍魎...導致的...消瘦...」

  「這樣就好~看來妳多少還有身為少女的自我意識。以後盡量不要讓魍魎回到身體裡,知道嗎?」

  「哦...嗯...」

  「要沖水嘍。」

  緊閉雙眼,下一秒熱水連同泡沫沖過臉頰,能感覺到奈竹小姐她仔細的在幫我沖去泡沫,舒服的彷彿連煩惱也沖去了一般。

  接著她迅速把我身體也洗乾淨了「好了。」

  「謝...謝謝...」給別人幫忙洗澡什麼的,果然還是很害羞啊...

  奈竹小姐繼續給自己沖澡,我率先進入浴缸,底部不斷噴用而出的水柱應該就是所為的按摩浴缸吧...好爽...

  「話說一彎新。」

  「嗯?」

  「妳對於火箭筒、加特林、衝鋒槍、機關槍這類型的東西了解多少?」

  總覺得不明所以的問題裡有一堆不明覺厲的東西,努力回想過往在高天雲閣或伊吹那讀過的資料,奈竹小姐指的應該是西方那邊一種俗稱熱兵器的東西,這類型的資料在叢雲地區頗少的「欸...火槍那種東西嗎?」以防萬一問一下。

  「嗯...連聽都沒聽過嗎...」奈竹小姐思索了一會兒「也是...叢雲地區會有那些的基本上都是地下集團。」

  「欸...」

  「等晚點我多少教妳一些熱兵器相關知識好了~現在先來聊些別的!」她坐進浴池的另一邊面對著我,雙手大喇喇地靠在池邊上。

  「奈竹小姐?」

  「說實在的我聽煩了,叫我乙姬。」

  「呃...好的...」

  「嗯,妳有打算跟旭一起住我們那嗎?」

  「...有...但還不行...」

  「重建革命軍那件事?」

  「妳怎麼知道?」

  「監聽到的,別在意。」

  「怎麼可能不在意...」

  「革命軍嗎...關係不淺的傢伙們啊...」

  「奈竹小姐以前也是革命軍嗎?」

  「怎麼可能啊,我可是受害者!妳父母竟然讓我欠人情,該死的...」這樣算受害者?

  「所以妳認識爸爸媽媽...」

  「當然,那時候是我在暗地裡接線,提供軍火等物資,不過我只做了合約上的事就是了,他們拿去幹什麼我不在乎...結果...」她在暗地提供均需物資的事情我知道...

  「結果?」

  「結果因為革命軍的關係,我的自治區差點就沒了,又因為革命軍的關係逃過一劫...」

  「所以才說欠人情...」

  「不,那是另一件事。」

  「是什麼事?」

  「嗯...由紀她啊...當時被抓了,原因是"她疑似是初雪的末裔",就在一次外出時被抓了。因為我直接攻進天叢雲閣的話整個東方會動盪不安,所以我嘗試求助於革命軍...還好什麼事都沒有的就把人帶回來啦~擔心死了...」

  「原來如此...等等,妳說她也是宗家後裔!?」

  「我不會讓她上戰場,妳死心吧。」馬上就被看透想法,這個人真的不能掉以輕心。

  「...不過搞不好我會一時興起參與革命也說不定哦~」

  「這事是能一時興起的嗎...」

  「哈哈~活了三千年妳就會發現什麼事都能一時興起。」奈竹小姐在我面前玩水。

  「呃...呵哈...哈哈...」為什麼她笑的那麼開心...

  「對了,妳回去之後去常磐神社找個姓千時雨的,他能幫妳,如果他不幫就報我的名字。」

  「呃...是指獄天吧?」

  「哦!已經認識啦,那事情好辦了。妳就跟那小子說"不幫忙我就請他吃W16火神機槍"。」

  那是什麼東西...聽起來很危險...

  「那通訊器也給妳了,以後如果有什麼事就通知我或旭,"不要再自己一個人逞強了哦"旭是這麼說的。」

  「唔嗯...」

  「那我出去了,不要泡太久。」乙姬走出了浴室。

  我則是留在浴缸裡繼續享受背部按摩。

創作回應

新醬賣萌日常...XD
2021-04-26 04:16:2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