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一二零

Ej | 2021-07-25 19:37:34 | 巴幣 4 | 人氣 108


《緊急逃離》


  「欸?臨時轉移?...發生什麼事了?」我被真倪桑叫起來後就聽到外頭的聲音,同時也聞到她身上濃濃的酒氣「真倪桑到底喝了多少啊?」

  「幾杯而已...好了,快去幫我把大家都叫起來。」她忍著宿醉的頭痛,腳步一頗一頗的。

  「枝桐小姐!」

  「藤田君?」

  「四周的動物開始不安分了,加快腳步!」

  「嘖...海原,去叫大家起來,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往內地的方向移動。」

  「欸!真倪桑呢?」

  「要去總隊了解狀況。」說完便跟藤田君走掉了。

  「海原...」

  「每,去叫大家起來...」

  「不用了,趕緊收拾東西!」伊吹小姐從車頂跳下來嚇到了每,我看她跟黑醬直直跑進森林,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我跟每下車,大家都醒來了,裏柳他們在收拾帳篷、照柿跟舛花在收拾桌椅之類的、雙胞胎則去整頓馬匹「我們也加緊。」

  「嗯。」

  注意到旭很趕的往總隊跑去,不禁有些緊張,決定讓自己不去多想。

  每負責把重物搬回車上,我把馬匹綁回馬車上把車牽出來。

  看見玉子她們動作有些慢「玉子、葡萄,我來幫忙。」

  「這個搬不動。」

  「好,我們一起...一二三!」把困起來的帳篷組件扛起來,慢慢運回他們的馬車上。

  「東西都收好了吧?要走了!」照柿下指示,三輛馬車一起出發了。

  我們照著指示往出雲內陸走...

  「不好意思啊!借搭個便車!」

  「欸?」

  有條鎖鏈射進來勾住車外的杆子,伊吹小姐抱著黑醬跳上了駕駛座「小少爺啊,那女孩呢?」

  「每嗎?在後車廂...」

  「好,等我回來。」她投出鎖鏈,飛去裏柳駕的那輛貨車。

  「呃...請問是怎麼...」話還沒問完她就跳過去了。

  「喵~」黑醬被留在這,他說的話始終完全聽不懂...

  不一會兒功夫伊吹小姐又跳回來了「好,我來駕車,你去後頭保護那孩子。」

  「欸?什麼狀況?」

  「一言以蔽之...鬼族的問題,反正你去抱著她讓她保持冷靜就好了。」

  「雖然不太懂...但每有危險吧?」

  「對!快去!」

  「知道了。」把車交給她,我鑽進車廂內「每,還好嗎?」

  「欸?海原?好是還好...但誰在駕車?」

  「伊吹小姐她來了,她說似乎有什麼東西會對鬼族產生影響,要我陪著妳。」

  「唔...我不需要啦!」

  「好了,這時候就不用逞強了,伊吹小姐她自己似乎也膽戰心驚的。」

  「唔...」

  馬車不斷晃動,我專注警戒四周。

  所幸很風平浪靜的跟其他隊伍會合了。

  車才剛停下來伊吹小姐馬上把頭伸進車廂「妳,過來。」

  「咿!」每嚇得腿軟不斷往後爬。

  「伊吹小姐!請不要這樣,每她比較...」

  「...哈...抱歉,我太急了...你們休息一下,我馬上回來。」它跳下馬車,留我們在這。

  我往車外看,聽已經到了的小隊,似乎都不曉得發生什麼事。

  「每,平復了嗎?」

  「嗯...」

  「對陌生人是進步很多,但鬼族還是不行呢...」

  「唔嗯...我很努力了...」

  「哈哈~我知道~我們去大夥兒那。」牽著每的手下車。

  「各位!都沒事吧?」真倪桑看到我後跑了過來。

  「總隊也到了嗎?但怎麼感覺還是一團亂。」

  「冠熊他們還沒到,我是跟著十六小隊過來的,冠熊他們似乎要先處理些事情,但很快就會抵達的。」

  「到底是怎麼回事?」每提問。

  「我只知道奈竹小姐突然通知冠熊說趕緊往內陸跑,遠離海岸之類的...」

  這時後方傳來大批馬蹄聲,冠熊帶來總隊過會合了。

  「通告所有小隊隊長!」冠熊打開揚聲器大喊「立刻過來集合!重複一次!所有小隊隊長立刻過來集合!」

  「束原,讓每一隊的戰鬥人員做好準備。」

  「收到。」

  「補充廣播!」揚聲器再次被啟動「所有鬼族同仁不得單獨行動!一定要有人陪著!」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每很不安,我們倆緊握著手。

  「阿霞!」旭從總隊的隊伍裡跑出來,叫喊著伊吹小姐。

  「大小姐!奈竹小姐那有訊息嗎?」伊吹小姐從人群中走出來。

  「沒有,妳先顧好自己,妳是伊吹的直系血族,可能會更容易染上詛咒。」

  「旭,能說明一下是什麼狀況嗎?」焦急的向旭詢問。

  「完全...不清楚...是怎麼回事...」每很努力的擠出話語。

  我看了看四周,各隊隊長都已經過去冠熊那集合了,各個隊員們都很不安...

  「...去把裏柳也叫來,我統一說明。」



  兩小時前,百鬼錢湯旅~

  「唉...好累...」趴在辦公桌上,望著山一樣高的文件嘆氣「...每體內的詛咒沒辦法嗎...九鬼童那傢伙搞個這麼麻煩的東西做什麼啊!」

  「大叫也改變不了什麼...我在做什麼啊...出雲又莫名其妙一直有動物騷動的消息過來...應該沒事吧...」

  「乙姬~」水氣充滿辦公室,齋從地板縫裡竄起的黑霧中冒出來。

  「什麼事?」

  「該怎麼說呢...海坊主好像在調皮搗蛋哦~」

  「海裡怎麼了嗎?」真不曉得我能理解齋的笑話該不該高興。

  「感覺奇怪,但說不上~」

  「嗯...」我按摩著太陽穴讓自己清醒「能具體點嗎?」

  「有種怨念很深的感覺呢~」

  「啥鬼?」

  蹦——蹦——蹦——蹦——蹦——隨著激烈的腳步聲傳來,門被大力推開「乙姬,出大事了!」

  「唉...九鬼童啊...我現在頭有點痛,能別那麼大聲嗎...?」

  「哦...抱歉...不對!真的出事了!」

  「有事齋早就跟我說了,難不成你想說被安倍晴明封印在天沼海峽的八岐大蛇跑出來了嗎?」趴在桌上玩筆,有點累到不想思考了...上次睡覺是啥時來著?上周?還是更久...?

  「...妳...妳妳妳...」九鬼童驚訝的指著我。

  我們沉默了會兒...

  「欸...欸?...難道我說中了!?」

  「原來是猜的嗎!我還在想妳怎麼知道!」

  「是開玩笑!不對!這是很嚴重的事吧!」

  稍微冷靜下來,齋給我們兩泡了潤喉提神的香草茶「感覺大事接二連三的發生啊~」齋悠哉地泡茶。

  「我說齋啊...八岐大蛇算是巨獸嗎?」

  「嗯...姑且算。」

  「...齋,幫我帶阿蘇回來一下,然後準備離開這片海域,九鬼童去幫我叫狐狸過來。」

  「「收到。」」

  他們走後,我看著通訊器,決定先告知冠熊「如果是封印在天沼海峽的話...那往內陸走會安全點...」天沼海峽是位於出雲東邊的海峽,被出雲與叢雲夾在中間,當年晴明就是把那麻煩的東西給封印在天沼海峽深處。

  想著這些事,跟冠熊說明。

  告知後繼續看著通訊器猶豫「...也跟旭說一下吧...」

  告知完畢,繼續盯著通訊器...

  「...啊——!不忍心跟每說啊!要不乾脆接她回來...但這不就等於否定她的努力了嗎!讓她一個人生活那麼多年...啊——!心煩氣燥啊——!」

  「老闆娘...」聲音突然傳來,辦公室不知啥時多了個人。

  「呃嗯?狐狸啊...身體怎麼樣?」

  「理論上酸痛已經沒了,但魔力要回到完全狀態還需要休養一天左右。」也許是察覺了什麼,他一五一十的回報,沒有頂嘴什麼的。

  「祇說的?」

  「嗯。」

  我打電話給祇「喂~我能讓狐狸出任務嗎?」

  「...要看是什麼樣的...」聽聲音可以發覺,我好像打擾到祇睡覺了。

  「呃...欸...假設啦只是假設,讓他去支援旭處理一下八岐大蛇之類的東西,這程度可以嗎...?」

  「這...不是當然嗎~」

  「是啊,當然...」

  「不行啊!」

  「果然不行啊...」

  「如果說最低限度的話是沒問題,也能順便當復健,如果沒別的人選的話是沒問題,但要跟旭說一下不要讓魑魅太過度。」總感覺祇也是察覺狀況,很盡力的給我放寬限制...還真是謝了。

  「好的~!謝謝~好好休息吧!」掛斷通話「狐狸,你趕緊準備一下,立刻去支援旭。」

  「剛才聽到八岐大蛇是...」

  「姑且做好心理準備吧...」

  「欸...該不會...那東西真的跑出來了?」狐狸擺出一臉不想牽扯進去的表情。

  「我知道麻煩一直上門很煩,但這就是事實...」

  「...算了,反正旭有危險我就去。」

  「那請慢走~」

  狐狸離開辦公室後,馬上一道彩虹從窗戶射入,粉色頭髮的西洋女孩子出現在我面前。

  「咿?欸?What? Why? 」她似乎對自己出現在這感到有些驚慌。

  「阿蘇,我就直接說了。」

  終於理解這是哪冷靜下來後,她才轉向我「Yes? 」

  「我需要跟你姐姐說個話,妳就睡一下吧~」

  瞬間,阿蘇的表情變的驚恐「咿...!?妳...知道...!?」

  「放心,我不會怎麼樣~只是接下來的工作,身為"亞伯"的妳可能不太能勝任,我需要的是妳的姐姐"該隱"。」給她倒了杯茶,讓齋端給她。

  阿蘇仍防備著,拿著茶杯遲遲不敢喝下。

  而且總覺得她快哭了...為啥每次都搞得像是我在欺負人啊!!!!

  「奈竹...小姐...一...一定...只能她嗎?我...」她的話語顫抖著,不知道是希望保護我所說的那個"她",還是單純畏懼著那個"她"。

  我聳聳肩「阿蘇,我指派妳做旭的貼身祕書不是有趣才做的決定,而是"妳們"有那個能力,我不知道"妳們"實際處的怎樣,但既然都是"蘇",那就都是我的員工,所以聽話吧。」

  ...

  好太棒了...這下她真的哭出來了...

  阿蘇全身顫抖著,她握緊拳頭不吭一聲...突然她全身癱軟,又馬上用雙手撐住地面。

  重新站了起來後,她把粉色的長髮撥到肩後,雙眼中浮現出有些光亮的三角形紋路「我說...」她瞪著我「可以別欺負我妹妹嗎?蘿莉老太婆...」

  我笑了一下,有些年沒被這麼叫了沒想到我聽了還是這麼不爽...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既然妳終於肯出來了,就回去工作吧~齋,把那些東西也一並給她。」

  「喂...老太婆,少在那邊自顧自地給我指派工作啊!」阿蘇很不爽的把手中的杯子砸在我辦公桌上。

  同時我用食指抵住她的額頭「...砰~...」

  「唔...!」阿蘇瞬間不動了,身體開始顫抖,眼角來出了些淚。

  「別忘了我是誰啊~...好了,少頂嘴,我很期待妳的表現哦~」語畢,阿蘇被虹光帶離了我的辦公室。



—————————»海原視角~

  「那...那不是...傳說嗎?是真的嗎?」舛花聽到旭的說明後嚇壞了,當然不只她,阿蘇、真倪桑、葡萄、玉子、每還有我都臉色發青。

  「之前才遇過常世神也該相信了吧...」伊吹小姐很不客氣的說。

  「意思是說八岐大蛇散發出來的氣息帶有毒跟詛咒,而鬼族對其的耐性極低,是這樣沒錯吧?」也許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吧,裏柳反而很冷靜的分析。

  「嗯,我跟鬼族的前輩確認過了,所以我在想能不能讓乙姬先送鬼族的同伴去避難...但很遺憾...」

  「為什麼?」

  「這樣不是很可憐嗎?」

  「乙姬的決定我反駁不了,對不起...」

  「旭,不要這樣,抬起頭來。」照柿仍舊是最冷靜的那個。

  「喵噢!噢哦——!」

  「黑醬?怎麼了?欸!等等!」黑醬突然伸出爪子撲向伊吹小姐,旭阻止不及,爪子撕開了她脖子的皮肉,血流入注。

  「阿霞!」

  「呃...咳咳...你還真狠吶...不過謝啦...」伊吹小姐按住噴著血的頸部。

  「喵!」

  「旭...這是我要黑醬做的,我自己清楚伊吹的血脈會被影響的很深...但沒想到...」

  「夠了!先不要說話!玉子,來幫我!」

  「好的!」

  「不...」伊吹小姐推開她們「把我送回去,我的血已經被詛咒了,必須放掉才行...」

  「可是...」

  「放心吧!千本小姐很厲害的...」

  「唔...我知道了。」旭拿出通訊器「乙姬,阿霞有狀況,立刻把她送到祇那裡!」

  瞬時,一道彩虹吞沒伊吹小姐,她的身影消失無蹤,只留下滿地血跡。

  「旭,伊吹的血脈是什麼意思?」我發問。

  「...你們應該也聽過,八岐大蛇的另一個名字...伊吹大明神,鬼族的始祖。」

  「什...什麼...?」每被嚇個正著。

  「各位,安靜一下...」旭突然別過頭,嘴巴開始碎碎念「...好消息,乙姬派援軍來了。」

  「真的嗎?」

  「太好了...」

  「難不成是怪物軍隊?」

  「枝桐小姐...」

  「能夠應付嗎?」

  「嗯,"他"的話絕對可以。」

  「欸?一個人?」

  「嗯。」

  「不對不對,一個人能應付那個八岐大蛇?」我無法理解。

  「他是什麼樣的人物?安倍晴明轉世嗎?」

  「有點像但不是,他是教我術式的老師,也是跟我簽了契約的僕從。」

  「旭術式的老師...」

  「嗯...總覺得有那麼點可能了...」

  「是很有可能...」

  「不會也是怪物吧...」

  「枝桐小姐!這次我不能裝作沒聽到了!」

  「總之可以認定為很可靠吧?」

  「嗯,是的。有時來無影去無蹤,搞不好我們剛才的對話他都聽到了。」

  「是聽到了。」

  「...」

  「...」

  「...」

  「...」

  「...」

  「...」

  「...」

  「...」

  「...」

  「...」

  「...」

  「「「欸——!什麼時候!」」」

  深綠的大袍緩緩地垂下,金色的頭髮很是顯眼「...旭,剛才通知過妳我會馬上到,這樣子都沒察覺到萬一哪天被偷襲妳早就死了。」感覺是個很刻薄的人。

  「唔嗯...對不起...喂!不對!哪有人說馬上到下一秒就到的啊!還有你出來有經過祇的許可嗎?把身體搞成那樣子讓我擔心死了知道嗎!」

  「唔...妳自己心臟的傷也還在,沒資格說這些。」

  欸?心臟的傷?這不是很不妙嗎?

  「至少我康復的比你快!」旭冷不防的朝那男人肚子戳。

  「呃啊...妳...」

  「迴路明明還亂糟糟的就先好好休息,乖乖把傷養好不行嗎!」

  「嘖...」

  看來刻薄的是旭...

  等兩位吵累了之後~

  「請用水...」

  「葡萄謝了...」旭扶著額頭把水喝下,另一邊的陌生男性也接過水杯「魑魅...不要太亂來。」

  「這是我要說的話才對...」旭稱其為魑魅,披著大袍不太能看清身體特徵,唯一確定的是他很高,目測一百九,還有一頭金髮。

  「魑魅,你知道些什麼吧?」

  「...總之,這次的問題歸咎於上次的常世神復活,由於它破壞了出雲中不少的地脈,甚至吞掉了幾個安倍晴明留下的封印基石。」

  「所以...八岐大蛇才會跑出來?」照柿提問。

  「連日的封印結構鬆動無人處理,大蛇才有機可乘。」

  「現在修復還來得及嗎?」舛花擔心道。

  「最多延長時間,地脈匯集的點有幾個被破壞,憑現有的技術只能等它自行修復。」

  「吶~大哥哥~」「問題問題~」

  「嗯?」魑魅先生意外親切的跟我們對話。

  「剛剛旭說啊!」「你能單挑大蛇是真的嗎?」

  「...」他瞪向旭。

  「欸嘿嘿...你就給人這種感覺嘛~」旭傻傻的笑著撇開雙眼...

  「如果我辦得到我早把千本大太燒成灰了...」

  「「「呵——!」」」所有人倒抽一口氣。

  「不...這話不能說啊...」

  「會被抓走的!」

  雖然這類的話在叢雲可謂是禁句,但現在在出雲,而且說出口的那人還老神在在的喝茶...

  「能具體說說...八岐大蛇是什麼樣的東西嗎?」裏柳思考了很久,決定開口提問。

  魑魅先生看了他一眼,再把視線移到每身上「是鬼族的小孩嗎...旭,伊吹呢?」

  「剛剛回去了...似乎是已經受到詛咒了...」

  「什麼?毒氣散播那麼快...不對,因為血緣的關係嗎...」他低頭思考「你們兩個,想確保自身安全的話就立刻離開叢雲地區。」

  「欸?」

  「什麼意思...?」

  「大蛇的詛咒會無時無刻剝奪對象的一切,直至乾死。」所有人都被嚇出冷汗,無一不恐懼「其中鬼族更是毫無免疫力,只要中了詛咒就很難救回來。」

  「那...該...該怎麼...」

  「舛花,冷靜...」照柿撐著腿軟的舛花。

  玉子跟葡萄抱在一起,裏柳努力的保持冷靜,每甚至嚇到抱著我暈倒了...

  「我們該...」「怎麼辦...?」

  「有...應該有,防範措施吧...?」裏柳努力擠出問題。

  「對一般人有,但對鬼族的話...」

  「怎麼這樣...這樣裏柳跟每怎麼辦?」

  魑魅先生他沉默不語...

  「魑魅,那種詛咒你不能撕開嗎?就像你撕開結界一樣。」旭問。

  「理論上可以,但畢竟對象是那種東西。」

  「意思是還是可能可以解除詛咒...」旭站起來戒備「...魑魅...」

  「我知道...」

  「所有人上車!我們要離開出雲了!」突然傳來的大吼,冠熊將擴音器開至最大,一接到指示所有人立馬整頓完跳上車,一駕一駕的離開「往西邊走!明天正午前要到西岸!會有船帶我們到朝鮮往華夏內陸去!」

  「明天正午?」

  「也太趕...」

  隊員們一個個交頭接耳。

  「乙姬做出決定了...」我把注意力拉回來,見到旭剛放下通訊器。

  「旭、魑魅先生,一起上車逃吧!」

  她對我笑了,然後回頭「黑醬,保護他們。」

  「喵!」

  「旭!妳是想...」

  「抱歉~姐姐先去工作,等等會合哦~」語畢,她跟魑魅先生用不合理的速度跑向與商隊的反方向。

  「喵~」

  「欸?咿啊——!」突然衣服被提起,整個人被丟到車上,下一秒每也壓到我身上。

  「喵~!」纏繞著漆黑火焰的巨貓骨架發出可愛的叫聲。

  「呃...黑醬?」

  「喵,哼哼~」他把頭伸進車內一直推我,把我從另一邊推出來。

  「對,得趕緊走了...」這才反應過來,甩動韁繩讓馬匹跑起來「等等!真倪桑呢?」回頭看。

  「喵嗷嗚~」

  「啊——!等等!太晃了!」黑醬在後頭載著真倪桑跑過來。

  我們跟上前方的隊伍,在我們急忙趕路時,來自出雲某處的警報高聲響起。

創作回應

八岐大蛇啊...刷它會掉草薙剣嗎...?
2021-07-25 23:42:41
Ej
敬請期待ww
2021-07-26 06:18:2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