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一零三

Ej | 2021-04-04 19:44:58 | 巴幣 6 | 人氣 199


《試煉》


  當乙姬一伙在處理常世神時,另一頭的旭這裡發生了些事...

  「喂喂喂~行不行啊!」阿霞的聲音傳進耳裡。

  我睜開雙眼朦朧之間看到數個穿著金屬盔甲的人,然後阿霞跟一心稜小姐也在「...呃...那個...」我坐起身。

  「旭!太好了!妳醒了...」阿霞抱住我。

  「呃呵呵...有點難受...」把她推開「魑魅呢?」

  「他去跟奈竹小姐會合了,小狐狸似乎也過去待命,不過很快就會回來的,放心。」

  「是嗎...那這些人...新呢?她在哪!」沒見到妹妹一時心慌。

  「他們是路上遇到的軍隊,目前正請軍醫給二小姐急救。」

  「急救!?她沒事吧!?」

  「冷靜冷靜...我也不是醫生所以不清楚,但似乎不樂觀...」

  我迅速起身,無視貧血造成的暈眩四處尋找著妹妹的身影,最終在牆邊見到幾個疑似是軍醫的人,跟帶著氧氣罩的新「新!」

  「呃...妳...妳還好吧?能動了嗎?」

  「我不重要!重點是她情況如何?」

  「老實說我沒見過這種狀況...初步檢查多處肌肉溶解、體內幾乎沒有血、心跳極度微弱、身體輕得像是隨時碎掉...我們沒有完整的機具,但就算有我們也沒自信能救她...」

  頓時腦袋陷入一片空白,一心只想著我一定是聽錯了,但事實擺在眼前,新臉色慘白,連呼吸時胸部的起伏也幾乎看不出來「我...我該...怎麼辦...」

  「當然是救她啊。」救世主般的聲音傳進耳裡,我回頭,祇就站在我身後。

  「妳...妳是...」士兵們警戒起來。

  「你們通通讓開,這裡交給我。」她伸手推開武裝著的士兵,本應不敢接觸男人的祇在命危病人前便會拋開一切,一心一意的救治。

  她佈滿木紋的皮膚伸出纖細的樹枝,一根根插入新的皮膚。

  「啊...啊...祇...」

  「冷靜,妳先到一旁,需要幫忙會叫妳。」難得聽到祇如此冷淡的口吻,有些被嚇到,乖乖的在一旁安靜坐著。

  「...骨頭中空...肌肉溶解...內臟損毀...」她一邊用右手仔細檢查新的身體,一邊用左手在不知何時拿出來的文件簿上做記錄「魔力不足,但還有條理...旭,過來。」

  「是!」

  「妳知道她的魔力屬性嗎?」

  「欸...我看看...」我閉上眼,再次睜開時虹膜變為金色,水流般的魔力印入眼簾「...陰掛、土行...非常細微。」

  「嗯...旭,妳把魔力非常慢的注入,最好是遵循消化道的順序讓她自己慢慢消化。」

  「欸?意思是...」

  「從嘴注入魔力,妳的屬性是陽掛火行,陰陽調和,火能生土,妳的魔力很適合。」

  我猶豫了一下「...好!為了救她我什麼都敢做!」下定決心,我盯著新的嘴唇,然後親了上去,我們嘴唇交疊,我感受著她的柔軟與虛弱,滿臉通紅的像是要燒起來一樣。

  魔力緩慢的從我體內流進新的嘴裡,不知過了多久,我抬起頭來換口氣,嘴邊還連著不知是誰的口水,當我打算繼續時卻被祇攔下。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旭,妳在做什麼!?」我抬起頭來,不知為何她也滿臉通紅。

  「欸...不是妳說...」

  「但我沒說嘴對嘴啊!」

  「欸?欸...?欸——!」

  這時一旁的士兵們各個淚流滿面。

  「少女的吻...啊嘶...」

  「神哪!感謝您讓我活著...」

  「隊長,謝謝您鼓舞我撐到最後...」

  「不客氣,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百合賽高...」

  「「「人生真幸福啊...」」」這彷彿在沙漠找到綠洲的表情是怎樣啊!

  「喂,你們幾個...」

  「「「嗯?」」」數人轉頭看拉著鎖鏈的阿霞。

  「感意淫我家小姐,現在就宰了你們!」

  「「「啊——!」」」他們被趕出去了...

  「好...我們繼續...」

  「嗯...」我努力保持表面上的鎮定,但內心全在想「我的初吻啊——!新的初吻啊——!雖然不知道她是不是...但不是也很不妙啊——!誰敢奪走新的初吻我就殺了他——!但萬一是我怎麼辦啊——!但好像就是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總之先繼續...

  「魔力有慢慢恢復,做得很好。」

  我跪坐著,讓新躺在膝蓋上,並用手指貼在她的嘴唇上「太好了...」

  「不要鬆懈,至少要讓她心跳恢復正常才行。」

  「嗯...祇,妳知道為什麼新會變成這樣嗎?」

  「她體內殘留了不少水銀,臟器、骨髓、血管...這已經不是重金屬中毒的程度了。」

  「祇能救她吧!?能吧!?」

  「冷靜...我不會放棄...」她眉頭深鎖,我也看得出來她遇到了難題「...水銀裡...旭,妳知道這些水銀的來頭嗎?」

  我想了想「啊!是魍魎!陰掛土行也是它的魔力。」

  「是那個魍魎嗎!?竟然纏上這麼小的女孩...」

  「祇...該怎麼做?」

  「旭,有沒有可能妳妹妹的身體已經被魍魎取代了?」

  「騙人...不可能...不是這樣...」

  「冷靜下來...冷靜聽我說,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只能讓魍魎回去她的身體,不然以這個狀況就算救活...也會全身癱瘓。」

  我不能想像,稍早前才為了救她將魍魎封印,然而卻是變成這樣...我不能接收這個結果,如果不讓魍魎回到新身上就救不了她,但一旦新又成為魍魎的容器,她還會更痛苦...

  「我...我該...該怎...」

  感受到祇粗糙的手輕輕的摸我的頭,她安慰著我「妳慢慢來,我會努力想辦法...」

  我難著一旁的一盆透明橘色黏液,那是祇的血,裡面漂浮著一點點的水銀,而祇則是面有難色...

  祇以插入新體內的樹根抽出水銀,而左手腕則是切開一個縫將髒血導出。

  「祇,妳這樣不要緊嗎...?」

  「我沒事。」她短短的回應我,繼續專注於急救。

  我到底該怎麼辦...讓魍魎回去就能救她,但她會生不如死...可我也絕對不能讓她死啊「爸爸媽媽...我該怎麼辦...?」看著八呎鏡澄澈的鏡面,眼淚掉了上去...

  這時鏡面產生了漣漪,金黃的銅閃出點點青藍色光點「這時候妳會怎麼做呢?」突然我彷彿進入夢境般,意識變的朦朧,且聽見一個耳熟的聲音...

  「妳是誰?」

  「不知道~」

  「這個聲音...難道妳是...」

  「噓~」突然有股無形的力阻止我說出"她"的名字「來,做給我看,突破這個困境~」

  「如果是妳的話能救新吧!拜託...求妳,一次就好...」

  「不不不~這是妳的人生、妳的考驗,不要依靠他人,憑著自己的力量化解危機。」

  「為什麼!我什麼也做不了...妳明明有力量為什麼不...」

  「妳以為妳做不了什麼?哈哈哈~我就給妳點提示吧~」

  「欸?」

  一陣風拂面,我突然清醒過來,角落的一塊布掀起,金屬反射的光線照到我的眼中,是還覆蓋著一層霜的天羽羽斬。

  「難道...妳要我...」

  「不試不知道~誰知道事情會怎麼發展呢~呵呵~」

  「但萬一失敗的話...」

  「那萬一成功了呢~?」

  「...」聲音沒再出現,我睜開雙眼發現手中已經拿著天羽羽斬之中的短刀「...祇!」

  「做好決定了嗎?」

  我右手握緊刀柄,左手緊抓掛在脖子上的八呎鏡「嗯...祇趕緊止血吧。」

  「確定能成功嗎?」

  「不知道...」

  「那還是別...」

  「但妳也沒辦法不是嗎!啊...對不起...」心裡太焦躁,不小心把氣出在祇身上「對不起...明明妳那麼努力的幫我...」

  她抱住我「沒關係,見到家人那麼痛苦誰都會心急...妳確定要這麼做?」

  「嗯...如果魍魎有失控,我會親自阻止它...」讓祇退到後面,我把刀鋒對準新的心臟「"Θάλασσα, Καρδιά"」朗誦出當初在刀柄上施加封印的人所使用的咒語。

  刀刃上的霜逐漸裂開,裡頭的水銀重新獲得自由,刀刃不受控的刺進自己妹妹的胸口。

  突然間「旭!快閃開!」

  「咿啊!」另外三把刀的水銀衝過來,我為了閃避而不小心鬆開了短刀。

  水銀四處流竄,衝撞石牆造成震動,天花板撒下許多沙土。

  「喂!剛才的尖叫...這是什麼狀況!?」伊吹姐妹一衝進來就被嚇到。

  當水銀漸漸平穩後就鑽入新的體內,她握住胸口的刀柄將其拔出,然後站了起來。

  「伊吹,去把那些軍人叫過來。」祇趕緊讓兩人跟上狀況。

  我把八呎鏡從頸上拿下來「我知道是你...魍魎...」

  「呵...佔據宿主...內心...之人啊...我...馬上...將妳抹除。」毫無意識的新,被魍魎操縱著身體,我看到這內心除了憤怒容不下別的情緒。

  「"納奉萬萬千百尊神,大神御尊為我己身..."」面對朝我衝來的魍魎我不僅沒有發抖,甚至不會害怕,手中的銅鏡軟化、塑型,變成長弓。

  「旭,這裡是地下室,不適合用...」

  「我知道!」祇被我的吼聲嚇到「"...此身獻予惡火祝融,此心贈予亂雷勾騰,八雷神火"」銅繼續變形,分裂為兩半,變為兩把弩。

  這時魍魎已經在我面前,我毫不猶豫的朝他臉上打下去「"火拿"」火焰從手掌延伸至整隻手與弩上,極少練習近戰的我竟然就這樣把魍魎打飛,也許是它低估我了吧。

  「還好吧!?」阿霞帶著軍人們進來。

  「那是...是...」

  「什麼怪物...?」他們驚訝道。

  「你們都出去!離遠一點!」我大聲喝斥。

  「可是旭...」

  「別管了!」我就這麼把擔心我的祇還有眾人趕出去。

  用手中的弩抵擋利刃攻擊,每次抓到機會就朝它放出魔力箭矢,但屢屢被水銀抵擋「我一定能喚醒她...只要撐住...」

  「別以為妳贏得了...她的身體是我的了...」

  「啊——!」敵人力道太大,即使抵擋住了,還是因作用力向後跌「"封天烈火如艷陽高照,其明跨越東昇之光"」從弩射出的火球擦過魍魎轟開天花板,火球逐漸增大,光芒也越顯耀眼,崩塌的碎石砂土也都被吸入火球之中,連原本不在乎的魍魎也回頭一看...

  極度接近地面的偽造太陽正持續增大著。

  「這是...妳想...做什麼...」

  我將其中一把弩朝魍魎丟出去,好不意外的被擊飛「妳到底...」

  我看著弩飛出去,沒入太陽的火焰之中「"炎華四散,烈陽以光之瓊頂照耀無辜之人,以焰火風暴焚燒罪惡之徒"」偽太陽上的火焰蠢蠢欲動,接著朝地上噴發數道火柱,四周空氣中的水氣被蒸乾、磚頭熔化為岩漿。

  「妳難道想...妳想殺了...自己嗎?」

  「水銀終究是物質,你不想被蒸發就給我放了新!」

  「在我蒸發之前...妳會先...死...」

  「誰說的?」我從脖子上拉出一條項鍊,上面有錐形的冰晶「由紀姐,拜託妳了...」我身邊纏繞著寒冷的白霧,跟四周的高溫抗衡。

  「妳...不管...這傢伙的...死活嗎?」

  「怎麼可能!"香車"」我將弩丟到空中的太陽裡後衝上前,利用將兵步法閃躲因高溫而有些行動遲緩的水銀刀刃,身上多處數道傷痕後我終於抵達魍魎懷裡,伸手用力朝水銀裡一伸「借我力量吧!由紀姐。」

  這時一把刀插入我的側腹「給我...滾開!」

  「啊...」我忍痛,將另一隻手也伸進去,用力把新拉出來,在我接觸到新的身體時,我將冰晶留在她那兒後就被魍魎一拳打飛。

  「妳做了...什麼...」

  「咳咳咳..."三昧真火"!」太陽瞬間散發大量熱浪、氣溫飆升...由於我將由紀姐的護身符留給了新,所以我再也承受不住熱力,倒地了...



—————————»祇視角~

  「旭!」被趕走後還是很擔心就又跑了回來,且這異常的高溫與徹底崩塌的地下室肯定發生了什麼。

  「千本小姐!退後!」我被伊吹拉住,險些被飛來的水銀刃砍到。

  伊吹姐妹跟出雲的士兵們下到地板被炸開的地下室,擋在魍魎面前保護奄奄一息的旭「千本小姐,給旭急救!」

  「知道了...」

  「別...礙事!」隨著魍魎憤怒的一吼,無數的水銀刃向四面八方飛出。

  他們勉強抵擋住了,但魍魎趁勝追擊,連續好幾刀將前方持盾的幾名士兵腰斬、切成肉塊。

  「姐姐!小心!」

  「別管我!留意自己。」兩人操弄手中的鎖鏈綁住魍魎,卻反被甩出去。

  「可惡!別給我害怕!那個女孩都能自己面對這東西!我們沒必要怕!給我上!」隊長鼓舞士氣。

  「「「哦——!」」」

  「等等!」我來不及阻止,他們又一個個的成為魍魎的刀下亡魂。

  我給旭急救之餘也鼓動魔力操控地底的樹根阻礙魍魎的步伐,但他只是輕輕揮舞刀刃就將它們切斷「糟了...」

  「給我!」

  「住手!」

  從天而降的兩個身影抵擋本該落在我身上的刀鋒「你們是...烏天狗...」

  「我們會盡量撐...」

  「快帶她走!」

  「可是...」

  「別管了!叫妳走...唔啊——!」淺綠色羽毛的天狗被一腳踢開。

  「別礙事...」

  「啊呃...咳...」刀插進朱紅羽毛的天狗腹部。

  「可惡!」淺綠色羽毛的天狗揮舞剃刀主動進行快攻,卻又不敵,挨了好幾刀。

  另一個則使用法術抓住魍魎,但它隨便就將結界破壞。

  我抱起旭轉身逃跑,她身上的燒傷意外的少令我有些驚訝。

  幾乎在我踏出步伐的同一時間,天狗們的身影從我身旁掠過,重重的撞上石牆,頭破血流昏迷不醒。

   「嘖...」我讓樹木編織成堅固的網蓋在魍魎身上,不過完全沒有辦法止住它的動作。

  眼看刀鋒近在眼前,自己卻無計可施...

  這時一股意想不到的力將我向後推,一個身影擋住水銀反射的光芒...

  「祇...快跑...」

  「等等...旭——!」

  刀刃刺穿旭的心臟,熱騰騰的鮮血像洪水般噴灑在我身上「旭——!」她倒在我腳邊,雙眼失去色彩。

  魍魎放開手中的刀柄「嘎啊啊啊啊——!」它開始痛苦的嘶吼,雙手不斷的將身上的水銀撕開,彷彿在尖銳的叫聲中傳來崩潰的哭泣。

  水銀開始無法定型,我趕緊用身上生長出的樹枝伸進旭的胸口,堵住傷口避免失血過多。

  「啊啊啊啊呃呃呃呃呃...給...我...嘎啊啊啊啊啊——!」水銀完全散開,紛紛流回四散的刀柄中變成普通的刀,只在她身上殘留著一點「...姐...姐...」

  「我...成功了...」旭吐出虛弱的一句話,沉默了。

  「旭!保持清醒!妳昏了就完了!」我驚慌的大叫,而她妹妹則是驚恐的跌坐在地,崩潰的哭了起來。

創作回應

百合...真棒...\=v=/(話說士兵們...你們都是萬年單身宅嗎...XDDDD
2021-04-05 00:10:25
Ej
就算不是萬年單身,人人心中也都有個百合夢ww
2021-04-05 07:49:0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