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一一四

Ej | 2021-06-13 18:11:26 | 巴幣 10 | 人氣 109


《於他 / 她身邊》


  夜幕之下,因為齋在附近的關係,天空被一層薄薄的雨雲蓋住,月色朦朧的照耀著森林。

  「那些孩子怎麼那麼慢吶...」坐在倒木製成的橫椅上抖著腳。

  「奈竹大姐啊,您在這坐了大半時辰了,不去走走嗎?」

  「唉...我說冠熊啊冠熊,為什麼十七小隊的孩子全都在這裡?」指著在後頭吵吵鬧鬧有說有笑的孩子們。

  「那是因為您要海原過來,每又堅持要跟,而且都快一時辰了,其他孩子都躲不下去乾脆出來玩了。」

  「唉...旭那傢伙竟然會遲到,搞什麼東西啊。」

  「要不去陪陪孩子們,每應該很想跟您聊聊天。」後方傳來不穩的腳步聲。

  「哦~真倪啊,義腿還習慣不?」

  「啊,這真是幫大忙了,雖然還得帶著拐杖 但總比坐輪椅好。」

  「看來妳狀況還不錯,有問題要記得說哦。」真倪坐在我身旁跟我一起看著踢著球的孩子們「冠熊,多謝你陪我等啊,你可以先回去忙了。」

  「收到~」

  「奈竹小姐,今天怎麼會過來呢?」

  「對哦,是沒跟妳說過...嗯...簡單來說是要治治海原的大腦。」

  「是說他失憶的事嗎...」

  「他這樣下去不行,而且我這邊也有他得見的人,搞不好可以當作某種契機。」

  「那是好事啊。」

  「不好說啊...問題朝我擔心的方向發展就難辦了...」我擔心的是每,如果海原的症狀是我擔心的那樣的話...那每的感情可能會付諸流水。

  突然漆黑的林間道路前方傳來喧鬧的聲音「不要再說了啦!都說那只是夢!」

  「有人說夢會反映出內在真實的想法哦~」

  「喵~嗯嗯。」

  「不要附和阿霞!」

  「呃...不...不要吵架...」

  三女一貓走到我面前「嗯,終於來啦...」

  「乙姬...」

  「奈竹小姐...」

  「咿!」阿蘇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給個遲到的理由好讓我不處罰妳們。」

  「呃...那個...其實是我...」

  「報告!晚餐吃壞肚子才讓她們等我的~抱歉~」伊吹自告奮勇的說出"實情"。

  「欸!阿霞...」

  「在廁所蹲了好一段時間才遲到的,黑醬也看到了~」

  「喵。」

  「哦~是這樣嗎...」看著她們的眼睛,雖然旭跟阿蘇都驚恐的回看我,但伊吹跟那隻貓倒是一臉平淡有些無聊「唉...下次會遲到必須提前通知,明白嗎?」

  「「「是!」」」

  「那跟妳們介紹一下,這位是枝桐真倪。」

  「妳們好~」

  「彌生旭,之前見過幾次吧?請多指教~」

  「伊吹一目霞跟...黑醬~!」

  「喵~」

  「啊...啊...那個...蘇...蘇-亞伯-伊瑪麗薇!Nice to meet you! 」

  「好,真倪,幫我支開其他孩子,伊吹跟阿蘇妳們跟那些孩子一起,確保不要讓他們過來,尤其是那個鬼族女孩。」

  「收到~」

  看著她們各個過去,只剩旭留在這「欸...我該做什麼?」

  「先把事實招來。」

  「唔...呃...我睡著了...對不起...」

  「白天在那吵吵鬧鬧的不睡覺,出發前給我打瞌睡...」

  「唔嗯...對不起...」

  「沒有下次。」

  「是...」

  「好了,做好心理準備。」

  「什麼意思?」

  「等等妳可能會受到很大的打擊,先說聲抱歉啦...」雖然有些過意不去,但在這樣下去也不是好事...總之,先試著恢復海原的記憶吧...



—————————»旭視角~

  枝桐小姐跟阿霞她們正把十七小隊帶開,而乙姬一直有種若有所思的樣子「乙姬...問妳問題哦...」

  「嗯。」

  「妳...知道我弟弟在哪嗎?」

  「...」

  這沉默令我害怕,雖然我認為不可能,但新之前跟我說的那些話令我不安「...妳...真的知道嗎?」

  「...」

  「為什麼不說話...至...至少...說些什麼...」

  「...把眼淚擦一擦,他來了。」

  「欸...?」

  看向乙姬手指指著的方向,我頓時瞪大雙眼、啞口無言的看著他...

  「真倪桑,是什麼重要的事不能讓大家聽到嗎?」

  「等等就知道...」

  走路一拐一拐的枝桐小姐帶著那個男孩過來,那熟悉的臉龐、過了四年成長了不少的身材...那這些年來只能在夢中見到的身影。

  我迫不及待想要大喊他的名字衝上去抱住他,但乙姬早料到會有這反應的我,將我攔住「先冷靜下來...」

  「這...這要我...怎麼冷靜...」

  他走到我們面前,原先還在跟枝桐小姐說話的他將視線移到我們身上「奈竹小姐,晚上好~」他似乎認識乙姬,但為什麼...

  「海...」

  「啊,初次見面,我叫彌生海原,請多指教。」但為什麼...不認得我...

  大腦一片空白,只能驚恐的倒退跌坐在地,我像是要從絕望中尋求有點光芒似的問「海...海原、乙姬...你們在開玩笑嗎...?是吧?」

  然而乙姬只是回以悲哀的表情,連海原也對這麼問的我一臉擔心。

  「...這...這不對...不該是這樣...海原!這樣不好笑!」

  對於突然大吼的我他嚇得退一步。

  「旭,妳先冷靜下來。」

  「那妳先給我解釋一下這什麼狀況!為什麼...為什麼妳要隱瞞海原的事!為什麼他會不認得我!為什麼...」

  「那個...請問...」看向出聲的海原,他思考了許久後說「對不起,也許我們在哪見過但我不記得了,如果這讓您感到痛苦我感到非常抱歉。」

  「不...不對...你不用道歉...但...到底...到底...」

  「旭,深呼吸,妳魔力全亂了。」

  「呵...呵...呵...對不起...失態了...」我坐在乙姬旁邊,摀住整張臉不想看到那張臉...不然又會失控。

  有個腳步聲,聽來是枝桐小姐離開了...而海原還在這。

  「好...海原你聽好了。」

  「呃...是。」海原的聲音聽起來受到不小壓力,乙姬也許很嚴肅的看著他吧。

  「你對於四年前的事知道多少。」

  「唔...呃...」他似乎在思考,不,是在回想「當時我覺得身體很冷,全身動彈不得...之後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的感覺逐漸淡去,醒來才發現是被每救了。」

  「嗯...更之前的事呢?」

  「唔嗯...完全想不起來,只有種感覺,覺得得去做什麼事、找什麼人,但完全想不起來。」

  「嗯,旭,妳也聽到了吧。」

  我說不出話來,只是非常懊悔的任由眼淚從指縫間滲出。

  「唉...海原。」

  「是。」

  「這件事很重要所以聽好了。」

  「...」

  「雖然你沒印象,但這邊這位哭的唏哩嘩啦的是你的親姐姐,彌生旭。」

  「您是說...她是...我...我的...姐姐?」聽這語氣,他非常的驚訝,我不敢抬頭看他的表情...

  「旭...」乙姬催促我做些回應。

  「...海原...」

  「唔...我在。」

  「如果今天...你重要的人重病不起,不管多嚴重多悲慘...你會留在她身邊嗎?」我始終低著頭遮住臉。

  「那不是當然的嗎?既然是重要的人,不管怎麼樣也要留在她身邊,就算幫不上忙也要找到能幫上忙的事。是說...您問這是...」

  雖然他的敬稱讓我咬牙、雖然他失憶的事實令我揪心、雖然她始終想不起我...但他還是海原,我那個可愛的弟弟「哈哈...」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旭?還好吧?瘋了?」

  「沒有啦!乙姬~」擦掉眼淚深呼吸「果然海原還是海原,既然還是他那失憶什麼的都只是小事~再想辦法就好。」

  「啊...這樣嗎...」對於我突然樂觀起來,海原他似乎有些嚇到。

  「哈哈哈~不愧是旭,心境轉化真快!」

  「海原,就像你剛才說的一樣,不管重要的人變得如何,都要待在他身邊,所以我一定會讓你想起過去的一切的!」

  「...謝謝。」

  「啊,我這樣叫名字會不會讓你不太舒服?畢竟對你來說我們是初次見面...」就算想讓自己樂觀看待,但一想到還是很難受...

  「不...我不在意,但是...我應該怎麼稱呼您?」

  「叫我旭就好,雖然還是希望能向以前一樣叫姐姐...」

  「我...我盡量...」

  「啊...不用勉強的啦!」

  「乙姬還有別的事嗎?不是有很多文件要處理?這裡就放心交給我吧!」

  「好好好~那你們姐弟倆就慢慢敘舊吧,晚安~」咻的一聲乙姬消失在一陣微弱的光芒中。

  「是說差不多到你們睡覺的時間了吧?趕緊回去休息吧,不然長不高哦~」看看月亮已經高掛空中,催促著海原趕緊休息。

  「啊,先帶您去見見我的同伴...」

  碰——的一聲巨響打斷海原,後方不遠處竄起陣陣塵煙「發生什麼?欸!海原!」似乎是察覺到那邊是他同伴們的所在地,二話不說的跑過去叫也叫不住。

  我也立刻追上去。

  穿過樹林很快的追上海原,老實說覺得他跑得有點慢...但距離不遠一下子就到了海灘。

  「各位!發生什麼...事...」

  「欸...?魔力爆炸...」立馬就察覺到了魔力濃度異常,集中在沙地中間有一團黑色的物體燃燒著漆黑火焰,阿霞站在後方護著十七小隊的隊員們。

  「每!大家!」

  「海原!」鬼族女孩子擔心的喊著他的名字。

  我小跑步到阿霞旁「黑醬怎麼了?」

  「唉...說來話長~但應該沒事。黑醬!還行不?」

  「喵——...」這叫聲聽起來超痛的...

  他緩緩起身倒在一旁的地上,腹部纏繞著火焰的肋骨有些裂痕,之中有個人倒在那。

  「葡萄——!」

  「沒事吧!」他們擔心的衝上前,我跟阿霞也急忙關切變回一般黑貓的黑醬。

  「黑醬,做過頭了~」阿霞帶著些責備語氣的戳了下他的臉。

  「喵嗷...唔唔唔...」

  「是是是~犧牲自己替大家擋住衝擊波很厲害~但你也想想我的感受啊。」難得看阿霞不太高興。

  「解釋一下發生什麼事,好嗎?」

  「簡單來說就是黑醬在教葡萄操作魔力,但他的教法太激了,所以魔力暴走啦~」

  「阿霞...他們都受傷了,別這麼嘻皮笑臉的。」

  「唉...緩和下氣氛嘛...好啦,對不起。」

  把黑醬交給阿霞後,過來關心一下這一邊「葡萄,聽得到我的聲音嗎?」

  「...」

  「昏迷了嗎...」

  「彌生小姐!有什麼辦法嗎?葡萄昏倒了!該怎麼辦...唔呃...呃呃呃...」玉子著急到哭了出來。

  「欸?妳們見過?」海原問。

  「基本上除了你身後的鬼族女生之外都見過了,那不是重點,先緊急處理。」

  「旭,有什麼能幫忙的嗎?」照柿冷靜的問。

  我量了下葡萄的脈搏,仔細觀察她的魔力流動「...你們都退開一點,玉子待著。」

  「請...請問葡萄她...」

  「放心,沒什麼大礙。」這麼說後舛花才鬆了口氣。

  大家稍微離遠點後,只剩我跟玉子還有昏迷的葡萄「彌生小姐...」

  「叫我旭就好,放心吧,只是急性的魔力暴衝,剛開始學術式的人常會遇到這種事。」

  「嗯...」

  「這種時候要先確認全身的魔力流動,如果只是純粹魔力從體內衝出來,只要緩慢的把魔力注入回去就好,但如果整個魔力迴路都亂掉了的話會比較難辦。」

  「那...葡萄是...」

  「雖然迴路亂掉了,但還在我能應付的範圍。」把一隻手按在她胸口,另一隻不斷在她身上遊走。

  「旭...小姐,妳的眼睛...」

  「噓,安靜。」虹膜轉為金色,看清楚細微的魔力路線。

  有些路徑末端因為魔力瞬間爆開所以有些損毀,但還不影響治療。

  確認迴路的破洞都補上後,輕微的刺激心臟加快魔力流回全身的速度「這樣就沒問題了,等她自然清醒就好。」

  「呃...唔...謝謝...」玉子握緊葡萄的手低頭,那圓滾的淚滴落了下來「結果...結果我還是...什麼忙...都幫不上...」

  啊...聽祇說過這件事「同伴受傷很難受對不對?」

  她點點頭。

  「自己幫不上忙的無力感很不甘對不對?」

  她點點頭。

  「那妳下次一定要保持冷靜,如果連醫護人員都焦急的話其他人會更慌。」

  「但...我...」

  「就算"還"沒有能力,也要保持鎮靜,就算"還"幫不上忙,更要細心應對。」我幫她擦掉眼淚捏捏她臉頰「打起精神,過後有空我能把知道的教妳,我好歹也是祇教過的。」

  「真的...?」

  「嗯,當然。」

  「唔嗯...我怎麼了...」

  「葡萄!」玉子一把抱住坐起來的葡萄「我好擔心妳知道嗎!」

  「對...對不起...」

  其他人都過來「沒事吧?有什麼地方會痛嗎?」舛花急切的關心。

  「還好?」「很痛的樣子?」

  「能站起來嗎?」裏柳把兩人拉起來。

  「對不起讓大家擔心了~」葡萄灰頭土臉的苦笑著。

  「妳太勉強了啦!」

  「嘿嘿...」葡萄這一段時間變了不少。

  「有人有水嗎?讓她補充些水分會比較好。」

  「我...我...有...」一直待在海原背後的鬼族女孩第一次說話,似乎很提防我...

  她把水交給葡萄後又躲回海原背後,其他人都用有種溫馨的表情看她...

  「黑醬,道歉下呸~」阿霞頭頂黑醬走過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那鬼族女孩更畏縮了。

  「喵...嗯...」

  「這是...道歉吧...?」

  「是吧...」

  「剛才~」「低頭了~」

  「我們還沒有人能聽懂她說的話啊...」

  「他說他的方式不適合葡萄,太刺激了,對不起這樣。」

  「「「原來妳聽得懂!?」」」大家同時對說出意外話語的舛花驚呼。

  「啊...呃...不知不覺...」

  「喵~喵嗷。」黑醬蹬了阿霞都頭跳到舛花肩上,磨蹭她的臉。

  「不行不行,我不能喝酒,而且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她越說越小聲,但我還是聽到了點。

  「黑醬,不要騷擾女孩子。」拉著他後頸的皮讓他離開舛花身上。

  「看來你們都沒事~」陌生男子跟枝桐小姐從樹林裡過來。

  「突然爆炸擔心死人了!都沒事吧!」

  「枝桐桑、藤田先生。」照柿叫出他們的名字,看來也是商隊的人。

  「看著枝桐桑著急的跑過來,看她不方便就帶她過來啦~」藤田先生陽光的笑容讓大家的心情都好些了。

  「你們剛才在做什麼?爆炸是怎麼回事?葡萄!怎麼灰頭土臉的?沒事吧!」大概就只剩枝桐小姐還很驚慌。

  「我...沒事,不用擔心。」

  「大家趕緊回營區吧~時間不早了。」避免讓枝桐小姐更過度操心,還是早點讓大家回去睡覺比較好。

  她帶著大家回去後,只有個人留下來「是百鬼錢湯旅的各位吧?初次見面,在下藤田,我會在旁輔助妳們,那請問...幹部是哪一位?」

  「...」

  「噗嗤...」

  「喵...呼呼...」

  「你們兩個笑的太露骨了...」

  「抱歉抱歉...只是沒想到還真有人會這麼問...哈哈...」

  「啊...冒...冒犯到您了是嗎...?」

  「對,沒錯,雖然我不是很在乎,但之前不是有把個人資料先寄過來,應該看過吧?」內心還是有點在乎...

  「啊...這麼說也是...我記得是...啊...啊...啊——啊——!在下失禮了——!」

  「哈哈哈~旭好可怕哦~」

  「喵~嗯~」

  「你們兩個安靜點!」

  「非...非常抱歉,現在帶您去營地。」

  「嗯,麻煩了...等等,阿霞。」

  「怎麼?」

  「阿蘇呢?」

  「剛剛好像說奈竹小姐有給她任務,所以先離開了,不過好像有點久...啊,在那裡~」跟阿霞看向同一個地方,有個嬌小的人影奮力擺動雙腿狂奔而來。

  「阿ㄙ...」

  「Ms. Asahiiiiiii! Help meeeeeeeeeeeeee!!!!!!!!!!!!!! 」

  「啊嘞?」

創作回應

沒有感想...這幾天都處於心死狀態...看什麼都很冷...很無力......
2021-06-13 18:21:43
Ej
讓時間沖淡它吧,至少到了那一天,要笑著。
2021-06-13 19:29:5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