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一百

Ej | 2021-03-24 21:18:45 | 巴幣 6 | 人氣 155


《傳說憑依》


—————————»九鬼童視角~

  「這些東西好噁哦!走開!」由紀發出許久沒見過的語調,大概是現在的狀況真的很讓人想吐吧...

  「燄王殿下。」

  「羽月,你還能動吧?」大幅度的揮著童子切,讓好幾隻殭屍跟骷髏腦袋搬家...不過它們好像沒差就是了,沒了頭還是照樣爬起來,並纏上佈滿四周黑色絲線,跟殘骸結合起來變成更不堪入目的東西「羽月你跟...跟那個...」

  「赤符?」

  「對對對,你跟他在這支援由紀,我要轉移下戰場。」順手把路上各式各樣的詭異怪物燒成灰。

  「明白,祝武運昌隆。」羽月縱使滿身傷也緊緊的握住手上的剃刀。

  我讓刀鋒燃起熊熊烈火,在殭屍群中開路,來到快被逼到絕路的祇身旁「支援抵達!」

  「千...千幡平...」她一臉淚眼汪汪的看著我。

  「欸...怎麼啦...?」

  「它們好噁心哦!呃呃呃...好可怕...」記憶中祇好像曾經有被鬼片嚇到口吐白沫的片段...看來她真的怕這種的...

  「好~盡量不要離我太遠,也盡可能的給點支援,」

  她點點頭...

  「好了,再怎麼說都得防止這些噁爛的玩意兒這麼擴散下去。」集中魔力在腳下,四周的地面竄出火柱把祇身邊的殭屍骷髏燒光。

  「呼...」祇鬆了口氣。

  我鼓動魔力,大量的雷電纏繞在雙手,刀鋒上的火燒的更旺「啊——!」我大力的揮刀,然後...

  「嗶嗶嗶——」通訊器鈴聲響起。

  「喂喂~我在忙,請長話短說~」雖然氣勢少了一半,但我還是一手掃蕩著殭屍跟骷髏,一手扶著耳邊的通訊器。

  「我啦~」

  「乙姬啊!那邊如何?」

  「一切順利。」

  「那有什麼事嗎?」

  「哦,就是啊...」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我切斷通話,然後再次打開通訊器「狐狸老弟~」

  「做什麼!」

  「我什麼都還沒說,別那麼生氣...」衝到祇身邊把企圖靠近她的、看不出是什麼東西的怪異殭屍砍了並燒了。

  「快說!」

  「乙姬要我跟你過去她那~...欸?嗯...對,在旁邊...」把童子切插在地上,雷電形成磁場向外擴散,把那群沒完沒了的殭屍骷髏大軍震飛「我知道了,那你記得過來。」切斷通話。

  「千幡平?」祇對我表現出疑惑。

  「祇,她們有狀況。」

  「欸?」

  我跟她說明了一下地點後「我開路讓妳過去。」

  「不,你先去乙姬那,我自己沒問題。」

  看了她認真的眼神「...好,一路小心。」鼓動魔力,以堪比雷的速度前去乙姬身旁,順勢以雷光驅散祇身邊的殭屍。



—————————»某處~

  「「「啊啊啊——!」」」

  「逃命啊——!」

  「地獄...這是地獄...!」

   平民百姓們不斷的逃竄,而全副武裝的士兵們則是在前線抵擋著死之軍團的攻勢。

  「不要讓它們跑進城鎮!」

  「盡力保護民眾!唔啊——!」雖然敵人都是隨手就能擊殺的骷髏或行屍,但數量實在太多了,士兵們漸漸處於劣勢。

  「啊呃...可惡!」

  軍隊大力嘶吼著,但他們的攻勢不像氣勢一樣,反而是越顯減弱。

  「隊長!快不行啦!」

  「死也要撐到居民避難完畢!」

  「但我們的人數已經剩十幾人了!那群怪物卻一點都沒有減少!」

  「少囉唆!我們可是發誓要以百姓的命為優先啊!要死也要撐到最後一刻!」僅剩數人的軍隊以及軍隊長使出渾身解數防止如海浪一般湧上的漆黑怪物繼續侵襲城市,儘管這裡早已是斷垣殘壁,但至少得讓居民能徹多遠算多遠。

  雖然內心都充斥著恐懼與絕望,但他們手中的武器卻都沒有停止斬殺眼前的殭屍。

  「可惡...難道我們只能到這裡...」隊長細聲吐露出自暴自棄的話語。

  隊員們也漸漸的露出絕望的表情,但突如其來的呼喊就像救贖一樣給所剩無幾的士兵們帶來希望...

  「閃開!閃開!閃開——!」遠處傳來女性的咆哮,骷髏跟殭屍的碎片滿天飛舞,那嘶吼聲越來越近...

  最先出現在士兵面前的是十幾條鎖鏈與兩名操縱它們的女性「哦!是活人!」背著一個少女的鬼族女性驚呼。

  「快後退!我們要清場!」另一名扛著布袋的女子告誡到。

  「可是...」

  「快跑就是了!被炸成灰我們可不負責!」金髮的弧耳少女恐嚇般的吼。

  「知道了...喂!撤退!」

  果不其然的...沒幾秒後,所有人身後的地面整個抬起形成高牆,上面的街道建築盡數崩塌,將死之軍團隔離在後。

  「這...這範圍...究竟是何等高手才辦得到...」隊長即其隊員們傻眼的看著這道高大的土牆,其高度少說有二十公尺,而牆的盡頭則無法從這觀測到...

  「別看了!繼續跑啊!那只是防止波及到我們的護牆啊!」

  「咿呃...是...」數人加大步伐。

  在急促的三秒後,後方傳來驚天動地的爆炸,餘波將眾人吹得東倒西歪,只有操縱著鐵鏈的兩名女子勉強站穩腳步。

  青藍色的火光帶點綠,疑似敵人的灰燼在空氣中到處飄蕩,形成陣陣濃煙。

  「「「啊...啊啊...」」」

  「這...是什麼...力量...?」像是回應軍隊長的問題一樣,身穿大袍的男子從火光與灰燼中走出。

  他將燒了起來的袍子脫下,上下抖動或是用手拍,期望能把火薪熄滅...他越走越近...

  「您...您是...」

  「嘖...失手了...」他把已經穿不成的袍子扔到一旁。

  「失...失手是指...」軍隊的成員們驚恐的問。

  他臉色凝重的看著身穿盔甲的將士「...我不小心...把衣服燒掉了...」

  「「「喂!」」」眾人的緊張氣氛被這一句話打散。

  「哥哥!」

  「藻兒,妳沒事吧?」

  「沒事~但你自己也小心點啊!衣服竟然燒掉了,這不是你會犯的失誤啊!萬一自己燒傷怎麼辦啊!」

  「...唉...抱歉,讓妳擔心了...」剛才為了將殭屍骷髏大軍一掃而空而差點炸掉整片森林的男子正乖乖的聽這女孩碎念。

  「不要那麼急嘛!那種東西哥哥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解決嗎?做事慎重點嘛...」

   「好~對不起~」他微微的笑著,摸著少女的頭...然後轉過頭問抱著布袋的女子「沒傷到她們吧?」

  「一根汗毛都沒有。」

  「嗯,你們幾個...」他轉向軍隊長。

  「是!」大家都因冷冽的眼神不自覺的立正。

  「你們有軍醫之類的嗎?」

  「呃...是的,有的...」

  這時隊長的身體突然懸空,他被面前高大的男子拉住衣領「我不相信你們,但我只能請你們幫忙...」

  「呃...是...」他倒抽一口氣。

  「這裡有人快斷氣了,需要急救。」他將布袋輕輕的放到牆邊的地上,一掀起便看見兩個昏迷的女生,年紀相仿,一個昏迷一個臉色慘白「...等等會有人過來幫忙...這段時間...拜託你們了...」從他的語氣中可以察覺他是多麼的不甘,不甘願將這兩個孩子交給這些分裂派的軍隊,但他還是轉過身「我先告辭了...」他的身影消失了,只留下地上稍微龜裂的磚頭與揚起的沙塵。

  「狐狸隊長!加油哦~」鬼族女子高喊。

  「不要受傷了——!」金髮的女孩操心的大叫。

  「好了...」鬼族女子轉過頭來蹲在昏迷的兩個女孩旁,眼神惡狠狠的瞪著軍醫「...」

  「...」軍醫緊張的吞口水。

  「...好啦~開玩笑的~不要緊張,她們兩個就拜託你們了!」她一改原先的表情,燦爛的笑,然後雙手合十低頭。

  「呃...是,我盡力。」

  「嘻嘻~」



—————————»乙姬視角~

  「大生部多!」長著枯爛翅膀的半人半蟲遺骸不斷的朝我們這飛。

  「你別鬆手啊!」

  「我知道,乙姬妳專注制空就好!」一下左的閃一下右的閃、一下急煞一下迴旋,雖然多飛行技術還不錯,但我也有點頭暈了。

  把手中彈匣已經空了的衝鋒槍扔掉,一道光劃過,又從齋那接收到一把火神機槍「哦~嘻嘻嘻~」忍不住露出邪笑「死吧——!」我開始掃射。

  「欸...乙姬...等等,那有點重...這樣晃的話...」接連不斷的槍鳴使我沒聽到多說的話。

  「啊——!哈——!哈——!哈——!」看著剛才還讓我們吃不少苦頭的異形一個個被轟下來讓我心裡超——爽快「多,打的到常世神了嗎?」

  「可以。」他舉起長弓,將一根細長的銀樁射出。

  迅速逼近常世神腦袋的銀樁被它兩邊的"護法"給擋住了。

  「嘖,不解決那兩個會很難啊...」多舉起手,一道光閃現,剛才射出去的銀樁回到多手上。

  「那兩個絕對不能殺,當然常世神也是,還得救橘出來。」

  「這是沒多久前才用巨獸的死光砲全力轟炸的人說的話嗎?」多用銀樁敲了我的頭。

  「一時氣昏頭了嘛~欸嘿~」

  「還欸嘿...算了,它們又聚集過來了。」

  「煩人的蟲子!」喀噠一聲從手中傳來「唉...又沒子彈了...齋!」再次拋棄手中的武器,然後再從接收到了兩把步槍「吼啦啦啦——!」沒有剛才連發的爽快感,所有吼的沒什麼氣勢。

  「我——來——也——!」遠處的殭屍軍被火與雷震飛到天上,聲音的主人迅速的朝這裡衝刺,每一步都帶著高壓的雷電將敵人們烤焦。

  他丟出手中的大柴刀,像血滴子一樣飛向常世神。

  常世神看一眼,一旁的護法便上前阻擋,但當他們鐮刀接觸到的瞬間便被電流逼退,這時常世神才顯現出點慌亂。

  雙胞胎護法趕緊發動術式,柴刀穿過了常世神卻沒造成傷害。

  「又是這招...」

  柴刀像是牽著線一樣迴旋,飛到我這後,被隨著雷光出現主人接住。

  「終於來啦!九鬼童。」

  「嗯,我來了!」

  「那道雷...」常世神再次瞪過來。

  我還以輕蔑的嘲笑「還沒完哦~」

  「妳這...」

  「轟——!」遠處的巨響轉移我們所有人的注意力。

  遠方那青藍色的火焰熊熊燃燒,這火將不知不覺擴散到市區的死之軍隊燒掉了一部分。

  「這魔力...妳連稻荷也...」

  「好了,多,佈陣!」

  多舉起兩把長弓,將四根銀樁朝天上射,並擲出螺絲起子改變銀樁的掉落方向,最終四根樁有氣無力地掉落到了四周的殭屍群中。

  常世神看著銀樁落地的點「...那東西...」然而等它反應過來時已經有些晚了。

  「呦嘻!」我彈了個響指,原先落在常世神四周的四支銀樁各向天上射出一道魔力光芒。

  「什麼?啊咿啊啊啊啊——!」他按住頭,痛苦的尖叫著。

  「這是當年五行封印你的術式,要不是有這招也許你三千年前就得逞了。哼哼...」

  「老闆娘,抱歉來晚了。」

  「狐狸啊,剛好趕上好戲~」

  「妳...啊啊...你們兩個...給我破壞那東西!」雙胞胎聽令,迅速衝向銀樁的方向。

  「老闆娘,這樣沒問題嗎?」

  「嘻嘻嘻嘿嘿哈哈哈...這樣才有趣嘛~嘿哈哈哈哈哈~」

  「「夠了,乙姬。」」多跟九鬼童異口同聲。

  「好嘛...沒事啦,你照我說的做就行。」

  銀樁的光消失了,常世神的嘶吼也停了下來。

  「哈哈,就算有四柱神跟巨獸的力量也是不過如此!」

  「老實說...」看著眼前的局勢,我小聲的說「那兩個的出現讓計畫有點走樣了...」

  「喂喂喂...」狐狸露出無奈的表情。

  「總該有備用計畫了吧?」多機靈的問。

  「嘿嘿~就是這樣~!」聽到這句話的三人一一點頭。

  「不過是四柱的力量殘渣!別因為能贏過我!」它伸出絲線構成的觸手猛力的揮舞,我們各自閃避散開。

  我又喚來了一把狙擊槍,朝著銀樁的位置各射了一發子彈。

  「妳...做了什麼?」常世神警戒著,但並沒有甚麼變化,銀樁所在之處始終沒再散發出魔力光芒。

  我拋棄手上的狙擊槍,齋變為我送來了一把大刀,我在空中快速轉動身體,刀鋒閃爍著彩色光點,將纏上我的觸手剁成碎屑。

  縱使常世神有雙胞胎為它重現穿梭空間的能力,似乎也無法讓如此大量的絲傭有那能力,這讓多他們也很輕鬆的擺脫開觸手的攻勢。

  「儘管掙扎吧...我到要看你們能撐多久。」常世神嘴巴裂開吐出更多絲線,絲線與地面上的殭屍接觸,使它們變得更為巨大、更為怪異也更為強大。

  「「「吼!!!」」」一群高大的怪物發出異樣的吼聲,圍著常世神不讓我們接近。

  我看了下天空,烏雲越來越厚、彩雷越來越密集、頻繁。

  「乙姬!差不多了吧!」九鬼童喊。

  常世神的絲纏上我,我用大刀將它們切碎,我看著身獸被絲接觸到的地方,皮膚開始潰爛,露出肌肉甚至骨頭「...哼哼...哈哈哈...是啊,差不多了...」無視身上各出的瘡,瞪向常世神「我給你最後的機會,把橘交出來。」

  常世神的面容極度扭曲,它一句話也沒說,朝我吐出大量的漆黑蜂群。

  就在這時,我打了個響指。

  一股與齋不同的魔力從我體內膨脹,四周的一切像是不存在一樣被削去。

  「這又事...難...難道...!?」常世神對我這魔力應該是熟悉的很,它更為憤怒也更是驚恐「妳想做什麼...」

  這使我發出冷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麼!?我們的力量不是不足為懼嗎?」我放聲嘲諷。

  「妳難道想...」它展開巨大的漆黑翅膀,從那像是眼睛的巨大斑紋中伸出無數的觸手,想制止我們發動術式...

  但是...

  「太慢啦!渾蛋!」常世神四周四個角爆發出龐大魔力,位置恰巧是剛才銀樁的位置。

  我、多、狐狸、九鬼童都看著常世神,並同時唱著法...

  「「「「"神話降靈,傳說憑依!"」」」」

  在那個瞬間那些觸手將我們包覆、擠壓,但笑容沒有從常世神臉上出現,因為我們四人像是撕開信封一樣將那些觸手撕碎。

  「哈!別以為變裝戲碼只會出現在漫畫裡啊!」我對著難以置信眼前一切的常世神嗤笑。

  現在

  我們四人

  才是這戰場上的神。

創作回應

乙姬=移動軍火庫...wwwwww
2021-03-25 23:34:50
Ej
哈哈真的wwww
2021-03-26 15:34:3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