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九八

Ej | 2021-03-17 21:51:40 | 巴幣 6 | 人氣 137


《狂骨兵裝汞》


  「吼——!」震耳欲聾的吼叫震盪空氣,每一寸肌膚都為之顫抖。

  「碰——!碰——!」乙姬的魔力子彈炸開新身上的銀色鎧甲,但它只花不到一秒的時間復原。

  由紀姐拿著長杖繞著魍魎奔跑,在沿路上的地上撰寫文字,凝聚了魔力的文字閃爍光芒,魍魎四周半徑五公尺的範圍變為冰湖,它腳步不穩的倒下,但卻機靈的用水銀插入冰內支撐,雙手揮刀逼退以雷加速的酒大哥。

  「呿...」

  「你們後退!」魑魅合掌,魍魎被由五邊形組成的正十二面體困住「"天地定位,山澤通氣..."」地上冒出一個巨大的八卦,這是源自華夏的術式太極圈。

  藻兒跑到魑魅的對角線「"...風雷相薄,水火不相設"」

  無數層的符文充斥著金、木、水、火、土的魔力元素,魍魎被無形的力量壓制在地。

  「魑魅!不要傷到新!」

  「我知道!啊呃...力量好大...」魑魅眼看狀況不對,馬上衝到藻兒身旁。

  下個瞬間,結界盡數碎裂「嘎啊——!」魍魎一能行動,便從全身上下射出水銀飛刀,魑魅展開屏障抵擋保護藻兒。

  我從八呎鏡中釋放魔力將其抵消。

  「伊吹!」乙姬大吼。

  「「收到!」」姐妹兩投出鎖鏈把魍魎五花大綁,但鎖鏈漸漸被水銀溶解,很快地便斷裂。

  「現在!由紀!九鬼童!」

  由紀姐以杖指著魍魎,迅速的寫了一串字,液態的金屬開始凝固、結凍,魍魎的動作逐漸慢了下來。

  「"金靈,電解"」奇特的雷光劈向魍魎,白光乍現。

  視野還沒回來就聽到哀嚎「啊呃...」

  「九鬼童!」乙姬不知什麼時候戴上了墨鏡,對著它連開槍,並把受傷的酒大哥拉回後方。

  現在所有人都跟魍魎保持距離。

  「"現世吧!"」乙姬開始唱法,黑霧之中出現了四個達摩不倒翁立於四角「"佇立吧!"」達摩像是聽到指示一般,一個個打開,奇妙的機關冒了出來。

  達摩延伸出魔力屏障形成結界,上空出現一個巨大的碗落下來,蓋住魍魎,大地傳來震動「旭!輪到妳了!」

  「嗯!"納奉萬萬千百尊神,大神御尊為我己身,三昧貫通,真火昇華,天照降生憑依"」八呎鏡鏡面溶解、塑型,變為長弓。

  我努力的抑制還在顫抖的手,我拉弓、瞄準,聚焦於魍魎的魔力源...

  接著,乙姬掀開巨大的石碗,魍魎的怒吼再次傳出...

  但我卻遲遲無法放箭...

  「旭!妳在幹嘛!」

  「快點!」

  「可是...新還在...」我不敢放箭的原因就是新被魍魎困在其體內。

  「別管了!魍魎不會讓她死的!」

  「呃...啊!」我閉上眼,用力的拉滿弓放箭...但一個奇妙的手感傳來「欸...?」

  原先變為弓的八呎鏡在我面前應聲碎裂,一塊塊的金屬碎片掉落在地。

  「不對...不應該是...」

  「哐啷!轟!」乙姬的達摩裂開,結界逐漸崩毀,魍魎逃了出來。

  一條鎖鏈伸過來纏住我,將我拉開免於遭到魍魎攻擊。

  「等等!」我來不及阻止,八呎鏡的碎片被魍魎吞了進去...

  「嘖..."不倒翁倒了"」乙姬高喊,四周的不倒翁張開龐大的鐵壁,彼此接合城一個金屬瓊頂,並逐漸縮小變成近乎實心。

  「藻兒!再來一次!」魑魅指示「"天地定位,山澤通氣..."」

  「"風雷相薄,水火不相設..."」

  「"陰陽調和,風水輪轉..."」

  「"化陰為無,化陽為虛..."」

  「「"萬物歸根,歸於太虛!"」」無數個圓圈結界困住魍魎,範圍內的魔力被完全打亂,魍魎掙扎的震動變得平緩。

  達摩組成的半球型機關幾乎已經縮小的不能再小了,機關之間的密度達到極限。

  「旭!現在不是混亂的時候!」乙姬大吼。

  「可是...我...」

  「旭!我說過了!神器不是必要!試著靠自己的力量!」魑魅也易邊維持著結界一邊吼著。

  「旭,這裡能完好救出妳妹妹的只有妳!妳也知道我們大可以直接宰了她!」乙姬無情的表情讓我打從心底感到心寒,這使我更害怕...

  結界開始產生震動,半球型機械表面出現了腐蝕痕跡。

  「嘖...沒用的東西。」乙姬冷冽的一句話刺穿我的心。

  我抱著頭跪在地上發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一根指頭也動不了...

  接著巨大的震波將我整個人吹飛,好在阿霞及時將我給接住。

  乙姬的機關被魍魎硬是扳開,魍魎的身影再次映入眼簾。

  不知為何比起剛才,我更加恐懼。

  那驚悚的骸骨、鋒利的刀刃、不詳的紅色煙霧...

  我發覺我開始頭暈,雙眼快無法聚焦於一點。

  乙姬從黑霧中召喚出數個陀螺網結界內甩,陀螺的邊上展開刀片迅速的轉向魍魎。

  魑魅跟藻兒的結界沒有失效,但魍魎確漸漸變得靈活了。

  酒大哥衝進結界中,以不科學的速度與靈活度揮舞著童子切巨大的刀刃與魍魎無數把刀相互摩擦,發出刺耳的噪音。

  「呵——!」巨大的柴刀不斷朝魍魎揮砍,由上而下、由左至右,魍魎避開了每一個可能傷及新的攻擊,被迫居於防守態勢。

  「由紀!降低這附近的溫度!」乙姬大喊。

  由紀姐拿起她的杖沿著結界外圍繞,並在地上留下許多文字。

  魔力流經地上的符文,四周的空氣變得乾燥,地面也漸漸覆蓋了一層霜,纏繞著魍魎的紅色煙霧也漸漸消失。

  阿霞跟她姐姐不斷將鎖鏈投向魍魎,將它捆住。乙姬將魔力灌入鎖鏈避免鎖鏈又一次遭到溶解。

  「不好意思。」

  「欸?」這時意外的人跟我搭話。

  「我知道這對妳來說太過困難,但是我相信將軍在等妳...」天狗羽月全身上下佈滿了傷痕,身上的盔甲也因為過於殘破而乾脆卸下了。他臉色蒼白的像是失血過多、隨時會倒地一樣...但他仍緊握手中的剃刀。

  「但是...我沒那個能力...」

  「吵死了——!」後方另一人憤怒的嘶吼使我戰慄「我們可不會...把將軍交給妳這無能的傢伙!」赤符舉起大刀衝進結界。

  「就是這樣,請妳作為將軍的家人...振作點。」羽月把快掉下的面具死死的綁緊,用已經有諸多裂痕的剃刀迎戰魍魎。

  天狗的剃刀敏捷的削去魍魎身上伸出的尖刺不讓酒大哥受傷。

  天狗的大刀斬斷了魍魎用來抵擋攻勢的太刀。

  乙姬召喚出無數個矮小的達摩圍在結界旁輔助術式的維持。

  伊吹姐妹在結界外尋找時機投擲暗器。

  「旭,相信自己,妳的力量不是源自於神器,妳要相信只要妳還愛著妳妹妹,妳隨時都能觸及到她。」祇過來拍拍我的背安慰我,然後走上前「"落櫻花語,極樂華糜,蔓枝生藤,盤結成夢。"」

  八邊形的結界外圍鋪上了一層樹藤編織成的網,加固了外圍的防禦。

  「旭...」

  「由紀姐...我...」我的雙腿仍在抖著...

  「這給妳。」

  「欸?這是什麼?」

  「還記得乙姬一開始給妳的絲帶嗎?」她把手繞到我後腦勺,把絲帶抽下來,我的馬尾散了開來「看妳還帶著就是記得吧...現在我把我的給妳。」由紀姐把一個水藍色的錐形吊墜給我。

  「...為什麼...」

  「乙姬不會做出讓妳難過的事,所以相信她吧...也相信我們。」她將我的粉紅色絲帶綁在我滲著血的手掌上。

  「...」我顫抖的手被握住,漸漸的平復了...我驚慌的心慢慢的因由紀姐的體溫冷靜下來。

  我下定決心的站起來,凝視著結界內。

  「羽月!」

  「是!」天狗們跟酒大哥默契配合,魍魎只能被耍著玩。

  酒大哥大力的揮刀,魍魎不斷往後退,羽月再從一旁快速的突刺,赤符從後方絆倒它。

  魑魅抓住這個時機施展了術式銬住魍魎的四肢。

  然而不知為什麼我有一種不安的感覺,不是剛才那種恐懼...而是對於另一種東西、另一件事...

  我努力保持鎮靜仔細的觀察,一開始我以為是我多心了,畢竟魑魅跟乙姬都沒發現什麼異狀,但突然間我明白了...這細微到應該只有我感受得出來...

  只有我這八尺鏡的持有者感受得出來。

  「酒大哥!你們快離開!」

  「「「什麼?」」」

  「魑魅!藻兒!解除結界!不要再輸出魔力了!」

  「旭?」魑魅遲疑了一下「...為什麼...難道!?」他瞬間解開既有的所有術式,乙姬跟祇雖沒搞懂狀況,但也順勢解除魔力傳輸,改變架勢。

  但在魍魎身旁的三人就來不及了...

  「吼啊——!嘎咿——!」瞬間一股魔力衝擊從魍魎體內炸開,進戰的三人被陣飛,外圍的人也都向後倒。

  「那是...」

  魍魎的身上冒出一個個小型的金色圓盤,搖曳的紫色火苗在上面燃起。

  「它在使用八呎鏡!術式對它已經幾乎不管用了!」乙姬解釋它剛才屈於防守的原因「它剛才...都在吸收我們的魔力。」

  「一得到神器馬上就能使用...不愧是神代的兵裝...」酒大哥重新站起擺好架式。

  也許是感受到我是八呎鏡的持有者,又或許是感受到我跟新的情感,魍魎一個箭步向我逼近。

  在水銀太刀刺穿我眉間之前,魑魅救了我「妳振作點了嗎?」

  「嗯。」

  它繼續朝我揮刀,我抽出脇差盡可能防禦,只要我用將兵步伐就能閃避大部分的攻擊。

  我抵住從上而下的劈砍,但不過一秒我的刀就斷裂了「啊——!」

  魑魅迅速將我拉開,酒大哥上前接手。

  「千幡平,你臉色不太好!」

  「是魍魎的毒...放心,還過得去。」他回頭給我們比了個讚。

  魍魎瘋狂的揮刀,其速度像是狂風一般,換酒大哥處於防禦態勢,每當它的刀敲擊到酒大哥的童子切安綱時,傳來的震動都彷彿能擊碎骨頭...

  「我有辦法...」

  「什麼?」魑魅的臉彷彿再說有辦法就快說。

  「乙姬!」

  「怎麼?」

  「幫我把天羽羽斬送過來!」

  「哈?!妳瘋了不成?」

  「我沒有!快點!我有辦法!」

  乙姬注視著我「明白了..."煙雨記遊,領路之虹"」一道彩虹劃過,布包著的殘破刀柄"天羽羽斬"出現在我手中。

  這個瞬間,魍魎似乎也察覺到了,把酒大哥打向一旁衝向我。

  我迅速抽出其中一把刀柄,緊握著指向魍魎「..."Καταψυγμένα για πάντα"...」不知為何這句咒語在我拿著刀時便浮現在我腦中。

  伴隨著咒語,幾乎不可見的微光一點點自我掌心擴散。

  本還急忙想阻止我的魑魅愣住了...

  魍魎的刀在接近我之後瞬間結凍碎裂,只剩斷裂固化的水銀從我面前灑落。

  「哈呃...妳...」這畫面令它十分憤怒。

  「新,該醒了。」隨著我的魔力流動,地上的水銀碎片融化,但它沒有回到新身上,反而聚集到了我手上的刀柄,變成一把方刀。

  「嘎啊啊啊——!」看到這一幕的魍魎盛怒,它跳開後向我射出上千的水銀針。

  我看著如雨下般的千根針,舉起手「"天照敞開雙手接納萬物光輝"」

  「那是!」藻兒驚呼。

  我的手中出現了個火焰形成的圓盤,本該刺穿我的針雨皆被吸收。

  「吼——!」魍魎趁機衝過來,三把巨大的刀刃從三方逼近,我絕無法閃避。

  再抽出一把刀柄,將右邊的水銀變為自己的刀刃。

  「旭應該用不了天羽羽斬不是嗎?」魑魅看傻了眼。

  「不...她在利用刀柄上某人施加的術式。」乙姬回。

  我將奪來的太刀跟方刀掛在腰間「新!起——床——!」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一定!會讓這怪物!離開妳的身體——!」右手持太刀、左手持空刀柄向退開的魍魎跑去。

  比起剛開始,新身上的水銀少了很多,我想一鼓作氣把它全剝下來。

  但我忘了一件事...

  沒錯,就是我們最一開始的目的...

  「啊哈哈哈——!」遠處傳來笑聲,包刮魍魎在內,所有人都看過去。

  「常世神...」

  「嘖...該死!」

  「咿啊——!」魍魎大叫一聲,我彷彿看到它在笑,一個不注意它就全速衝向常世神「獵物啊——!」

  「原來它是在找獵物嗎!」乙姬機靈的召喚出一個達摩,它張開變形成一輛機車,騎上去追魍魎。

  「魑魅,我們先去處理魍魎!」

  「了解。」

  「等等!」藻兒抓住我們「...我不知道...辦不辦得到...但...但...」她的淚珠大顆大顆的滑落「我想...我還想見到橘...」

  我跟魑魅面面相覷「「交給我們吧!」」

  「阿霞,藻兒交給妳照顧!」

  「了!」

  我跳到魑魅身上「"桂馬"」他全力的跳躍僅在一瞬間跳到魍魎前方,在原地留下一個坑洞。乙姬則是從後面直接把摩托車撞在它身上。

  我跟魑魅擋在魍魎面前。

  「呵...呵...喀嘎嘎嘎嘎嘎啊啊啊啊啊——!」

  面對它的叫聲我沒那麼害怕了,雖然還是不禁打了冷顫,但我的雙手不再發抖了。

  我把兩把刀交給魑魅,並在手中凝聚魔力形成一個圓盤「請你...把我父母的遺物還來。」

  「唔啊...啊...啊...」魍魎開始吐,吐出金黃色的液體。

  「"納奉萬萬千百尊神,大神御尊為我己身,三昧貫通,真火昇華,天照降生憑依"」液態銅開始往我手上聚集,化做長弓的姿態。

  「旭...」

  從背在背後的布袋中取出第三支刀柄,這長度來看的話是剃刀,我把它架在弓上「魍魎!給我放開我妹妹!」

  「別...太...囂張——!」

  我放開魔力形成的弓弦,射出去的刀柄被魍魎以雙刀抵擋,然後它開始結冰、碎裂。

  「還剩一把。」新身上的水銀已經少到無法形成有效的防禦了,它要不防禦要不攻擊,但大概也只能變出兩把刀而已「新——!」

  「啊啊啊——!」魍魎突然痛苦的抓著大腦,身體搖搖晃晃的跌在地,我注意到在水銀中那纖細的手臂抽動了一下。

  「我這就來救妳!」把手中的弓拋開,拔出最後一支刀柄「哈啊——!」

  「嘎啊啊啊啊——!」它盡全力伸出尖刺穿透我的胸口,但並不會痛,因為它一接觸到我便化為了碎片,被我手中的刀柄吸收。

  「...」

  「...」

  「...魑魅...我...好像...」

  「旭?」

  「有點...頭昏...」幾乎跟魍魎化為碎片同時,我昏過去了



—————————»上帝視角~

  烏雲籠罩整片森林,彩虹色的雷光不斷落在地上,常世神被奇特的結界封住了動作。

  「抓你這傢伙比魍魎簡單多了。」乙姬坐在半空中的魔力屏障上翹著二郎腿。

  「竹取的女孩啊...妳用的能力真特別...哈哈哈...」它扭動被束縛的身體

  「難得見到你這可惡的傢伙,我就趁機問幾個問題吧。」

  「儘管問,趁我力量恢復之前...」常世神露出笑容。

  「唉...用這那小子的樣子說話真違和...」跟橘一模一樣的臉面對著乙姬讓她感到不太舒服「算了...第一個問題,三千年前出現在我面前的是你沒錯吧?」

  「嗯?哦...那一次啊...如何?朋友的肝臟好吃嗎?」

  「轟隆——!」七彩的雷擊震懾大氣,雷聲掩蓋槍鳴,乙姬憤怒的用霰彈槍將常世神的頭轟掉,青筋從她緊握火槍的手浮現出來「托你的福我齋戒了五百年!渾蛋!」

  「嘶呃...臭小鬼...竟給我真的開槍...」

  「在那次之後你把竹取公主跟建御雷神弄去哪了?給我招來!」乙姬憤怒的嘶吼甚至能蓋過雷鳴,她現在努力的忍耐...忍耐不讓那三千年前衝動的自己出現。

  「...妳說呢?哈哈哈哈哈——!」

  「...齋...」乙姬小聲的呼喚同伴的名字。

  隨後,燒灼眼珠的七彩雷光不偏不倚的命中常世神「轟——隆——」轟然巨響遲了一步傳來,正巧覆蓋常世神尖銳的慘叫。

  「...妳...到底...」它的眼神不再從容,即使全身被燒成爛泥,還是惡狠狠地瞪視著乙姬「...這不是輝夜或是建御雷的力量...妳從哪弄到這力量的!告訴我!」

  「蹦!」乙姬再次用霰彈槍轟爛它的嘴「問問題的是我...最後一問題,不知火橘在哪?」

  「哼哈哈...不就在妳面前?」

  「換個問法...那小子的意識在哪?」

  「也許在我體內某處吧...要不進來找找看?哈哈哈~」

  乙姬轉身背對它「齋,動手。」指令一下,烏雲開始聚集,包圍住了三十幾尺高的、被束縛住的常世神「我就大發慈悲回答你的問題吧...」

  「別自我陶醉了...我可是神!」

  「那你有種接下這擊啊...偽神...」突然之間常世神跟乙姬正上空的烏雲中衝出一隻巨大的彩虹鯨魚,其垂直俯衝而下。

  「什麼?!竟然是"巨獸"!」常世神驚慌地挪動身體,然而乙姬加固了束縛結界,它連根手指都動不了。

   鯨魚張開血盆大口,直接將嘗試神褪吞下並撞向地面,化作一道光柱。

  那熱浪焚燒森林、衝擊貫穿大地...數十秒後才漸漸消散。

  原處只剩乙姬毫無損傷的站立在半空中。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