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一零一

Ej | 2021-03-28 21:02:03 | 巴幣 8 | 人氣 168


《扭曲的仙女》


  竹取公主,名:輝夜,身著俗世第一華麗,卻無法與其相襯的衣裳,此衣裳由絢麗如銀河的絲綢編織而成。最外面再披上一件薄紗般的大褂——天之羽衣,傳聞能使人遺忘俗世一切的衣物透過月光更為美艷。但喜歡跟孩子們打鬧玩樂的她不曾在意這些。

  建御雷神,名:轟天雷,眼神凌厲但溫柔無比、身材壯碩心細萬分。赤裸著上身跟凡人們一同揮灑辛勞的汗水、暢飲甘甜的酒,不管是誰,就算是敵對某個死神的信徒,只要在他面前遭難也絕不見死不救...這就是建御雷神。

  稻荷神狐,名:散華院,傳說中的神使之狐,對於人們的生活不干涉、不現身,不曾有人見過祂本尊,是否像傳說中一樣是狐狸的樣子也無人知曉。

  常世大神,名:不知火,塵世與冥府的交界點——常世國的死神、由各種生物死後遺骸組成的死夜行軍的統領。祂漆黑的蝶翼籠罩天空,吐出的黑色絲線將接觸的一切回歸死亡。靠著啃食強者的肝臟獲得力量,而每當某個個體死亡,祂,就會越強。



—————————

  那一嬌小的身軀懸浮在高空睥睨著地面上的"神"。

  炫麗的魔力光芒將她包覆,她丟棄手中的槍械,現在的她已不需要文明的兵器幫助。

  七彩的魔力自她雙眸中消散,現在的她不需要名為"鯤"的存在輔助她使用術式。

  她拉下拉鍊,脫下漆黑的緊身衣,取而代之的是一件羽織披在了她身上,這件羽織如銀河一般,在被烏雲壟罩的天空底下成了一點"星空"。

  她展開雙臂,一條有著不知如何形容的怪異光澤的白色布匹纏繞於身。

  她身邊的魔力光芒漸漸淡化,有著點點虹光的金銀枝枒從她額頭兩側長出,珠寶一般的藤蔓纏繞在她身上

  她向仰望著她的"神"傾吐...她呼出的氣息化為一隻純白的大燕子成為她的落腳處。

  此刻的她宛如仙女下凡,一瞬間一切彷彿變得像月球一樣寧靜,這份沉靜的美足夠奪去世界片刻的注意,當然連"神"也不例外。

  這般唯美的她緩緩舉起那纖細、晶瑩的右手,指向天空...並緩緩對著地上的"神"伸出左手...

  沒錯,如此美麗的她對著與自己可說是有深仇大恨的"神"伸出手,當然不為別的...

  肯定是毫不客氣的比出全球通用、飽含各種層面負面意象的不雅手勢...

  「哈哈!嚇傻了吧!但驚喜還不只這些啊!」乙姬用力的揮下右手,頓時厚重雲層被一龐然大物吹散,一個巨大的石缽從天而降。

  陽光穿過烏雲的破洞,在地上形成一個圓,中間墜下的石缽又阻隔了常世神頭上的陽光,形成了一個彷彿囚禁住常世神的圓圈。

  「別以為得到竹取的力量就能贏過我!」常世神宛如虛張聲勢的說,然而...

  「你真以為我這段時間的變裝戲碼是必要的啊?蠢貨!」乙姬毫不保留的嗤笑半人半蟲的常世神。

  此時常世神才回想起剛才...發動同一種術式的人不只一個。

  它瞬間感到一股惡寒,一股即使是身為神的它也無法忽視的顫慄感。

  還未看見那惡寒的源頭,常世神全身便被劇痛包覆「啊————————!!!!」一根銀樁不知何時便刺穿他的腹部,而從銀樁上浮現的是一個、兩個、四個、八、十六、三十二、六十四個金色的五芒星「這是什麼—————————!!!!」

  「"陰陽爻,散華院"」魑魅將大量魔力灌入銀樁,由常世神為中心,向四周展開了數百米的大型結界。

  「你...稻荷!!!!為什麼你會現身!!!!!!呀啊啊啊啊啊——————!!!」常世神瘋狂扭動身體並發出慘絕人寰的慘叫,魑魅不發一語從他身邊跳開。

  天上的石缽也剛好落下,直接罩住了常世神。

  題外話,現場有變身的只有乙姬,其他人都穿著原本的衣服沒有變。

  站在天上燕子身上的乙姬聽到這殺豬般的叫聲,臉便因瘋狂的笑容變的扭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比我當年轟掉一個國家還爽快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乙姬,冷靜點,觀眾快搞不懂誰是反派了。」多拍動著翅膀來到乙姬身邊。

  「哈哈哈...抱歉抱歉...」乙姬向著石缽伸出雙手,四周的岩石變聚集到她手邊,不斷壓縮、塑形,變成一根巨大的石杵。

  乙姬揮動近一百米的巨大石杵,將蓋著常世神的缽輕輕挑起。

  「稻荷...不對...你是誰...啊啊啊啊————!!!」常世神因插在身上的銀樁而痛得不斷叫喊「你們兩個!給我把這東西拔出來!」

  沿著巨大的異形殭屍身體,雙胞胎舉著鐮刀衝向常世神。

  「多,那兩個給你處理。」乙姬甩著如頂天柱的杵,使巨大的缽滾動,將地上不斷冒出來的死屍行軍輾成粉末,除此之外便是作為俯視這戰場一切的神"觀賞"著這一切。

  雙胞胎已接近常世神,但突然像是聽到什麼聲音似的摀住雙耳。

  「你們兩個還在幹甚麼!」

  「現在的他們不會聽從你的命令的,除非你解開這結界。」多擺動著蜻蜓一樣的翅膀盤旋在空中,他的十肢手中的工具跟以前的不太一樣,其中包括了長弓、銀樁、雙叉槍、祓串、毛筆、鳴子、磨刀石、注連繩、葫蘆,以及常用的大木鋸。

  「別以為我束手無策!」常世神喊著,接著它便開始嘔吐,吐出一堆血色的半流體,接著一隻手從它口中伸出,常世神宛如蛻皮一般從原本的身軀口中爬出。

  多將銀樁架在長弓上。

  常世神睜開四隻血紅的眼睛,背部裂開噴湧出大量的血色絲線「我這不就出來了!我就從你開始!大生部多!」

  「我說過了,那不是我的名字。」多掀開遮著臉部的白布,拿下頭上有著工具箱功能的帽子,並用毛筆在白布上畫了個表情符號(╬☉д⊙)。

  常世神被此舉徹底激怒,它躍起衝向多,張開嘴露出嘴裡的顎,將臉頰整個撐破打算直接將多給吃了。

  多只是靜靜的看著。

  然後一道雷光閃過...

  「呀啊啊啊啊————!!!」常世神再次慘叫。

  「"冶自身,鑄自靈,轟天雷"」八道雷柱從底下還困著常世神前一個身體的結界升起,常世神再次被結界困住,而因熱量被燒的赤紅的銀樁又插向了常世神腹部。

  「建御雷的刀...啊啊啊啊啊————!!!」

  九鬼童身上的赤色皮膚都浮現了閃電形狀的焦痕,雷電在他的頭角間穿梭,八個雷球在它背後形成一個環「居然真成功了?」九鬼童看著建御雷憑依的自己有些難以置信。

  「你這傢伙...」常世神也許認為九鬼童是在嘲諷它,但他真的只是純粹感到很驚訝。

  這時一個聲音高喊「怎麼?繼續脫殼啊?」

  眾人抬頭,乙姬站在陽光底下,居高臨下。

  常世神自己知道如果它繼續脫殼會發生什麼事,但現在他又沒又別的手段脫離結界的束縛,不掙脫就只能不斷承受這不存在於它身體概念的感覺,及是"痛"。

  「呀啊啊啊————!!!可惡————!!!」它大吼,嘴巴張得出奇的大,吐出了比剛才更多的半流體,不過這次是黃色的。

  一樣的全新的身體從他口中竄出,這一次它已經明白...它必須逃。

  它從全身噴發出黃色的絲,絲形成無數片狀的觸手遮住眾人的視線後,迅速往下方的雙胞胎俯衝「擋住他們!」兩根細絲次進了雙胞胎後頸,雙胞胎瞬間停止摀住耳朵的動作,舉起鐮刀看向多。

  常世神衝到了地面,黃色的絲扎入四面八方的死屍行軍之中,那些殭屍被絲線纏繞全身,變成活像是扎草人的樣子。

  但常世神知道,它無論怎麼強化這些死屍都毫無作用,它必須找到脫離這些人的突破口...

  就在此時它看到了,在死屍行軍的邊緣,不斷冒出的冰牆,以及在那阻擋數千數萬殭屍的潔白女性與兩個天狗。

  常世神裂嘴一笑,毫不猶豫地衝向那女性「得手啦!」

  只見那女性斜眼瞪了它一下,兩個天狗便抓起她的雙臂飛上天,常世神也想飛起追它們,但沒卻沒料到從天狗們影子中出現的是數隻乳白色、陶瓷一般的燕子。

  大量的燕子正面飛向它,將它的翅膀一塊一塊的扯下,向是在撿路邊數隻回去築巢一樣。

  常世神頓時失去了飛行的翅膀,它驚慌地想逃離,但一個影子將它的光明給無情遮斷...

  巨大的石缽滾向常世神,乙姬輕輕揮動手中的石杵讓缽不斷的在常世神身邊滾,每當它想逃離便會被缽碾碎。

  接著那聲音在缽之中環繞「...我說...你剛才是想對誰動手...?」它"驚恐的"抬頭,乙姬雙眼空洞的瞪視著常世神。

  接著白色的火焰從乙姬身上的白布竄起,她打了個響指,地面冒出了大量金色銀色的樹枝將常世神給緊緊絞住。

  乙姬緩緩飄下,落到常世神面前「雖然我還沒玩夠,但也有些膩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乙姬拿著手中的銀樁刺進常世神腹部,是人類肝臟的位置。

  她緩緩地轉動銀樁,慢慢地將銀樁扎進常世神體內,而不管常世神怎樣掙扎乙姬都不予理會,即便四周纏繞著金絲的殭屍異形湧上,也會被那白色的火焰燒成灰。

  「吶...我說三千年前你也是用這黃色的絲控制我對吧?」乙姬雙眼空虛,話語間毫無感情。

  「啊啊啊啊————!!!」常世神只是不斷的慘叫。

  乙姬繼續在它耳邊細語「吶...我說你當年操控我,讓我吃了全族的人...當時你也是露出像我這表情表情嗎?」

  常世神看著乙姬的臉,那是笑臉,極度瘋狂的笑臉,瘋狂到扭曲的笑臉,彷彿是享受著將眼前弱小的生命慢慢玩弄制死的瘋狂眼神...

  ...

  ...簡直就像當年的自己一樣...

  因為來自不同維度的空間,擁有這世界不存在的力量而被奉為神,因而自視甚高,欺騙人們世界上存在著極樂的國度,可然只是為了吞噬人們,將他們的一切占為己有。

  為什麼自己會這樣?

  「啊啊啊啊————!!!」常世神幾乎瘋了,它的身體裂開、爆裂,噴濺出大量的青色液體,乙姬因而被逼退。

  常世神又脫了一次殼,這一次它趁著脫殼,幾乎捨棄了自己的意識「嘎呀啊————!」它漆黑的翅膀漸漸佈滿青色的絲,它仰天長嘯。

  「...來這招啊...」乙姬看了看四周「九鬼童,別讓那兩個靠近。」察覺到雙胞胎的動靜,給予九鬼童指示。

  然後再次觀察了一下「狐狸,所有的殭屍要湧回來了,交給你。」

  「「知道。」」

  「好了...多,我們把那傢伙解決掉吧。」

  「嗯...」

  四面八方,自從約半時辰以前爬出的殭屍行軍現在正以最快的速度全部往回跑。

  魑魅在半空中建立一層結界站上去「...直接全解決好了...」他感受體內流轉的魔力,然後輕輕吹了口氣「呼..."天殤"」四周奔跑的殭屍們仍奔跑著,但一切的一切卻彷彿安靜了數秒...

  下一瞬間,殭屍盡數散架,有的甚至直接灰飛煙滅。

  「唔...咳咳咳...嘔啊...!」魑魅腳下的結界解除,他垂直下墜,險些跌落在地,不過被赤紅色羽毛的天狗接住。

  「你剛做了什麼?」天狗問。

  「...如你所見...咳咳咳...」魑魅開始吐血,身上的憑依解除,全身無力「嘖...啊...副作用...」

  見魑魅似乎已無法動彈,天狗赤符盡快將他帶離戰區。

  而戰區中央,乙姬與多仍對峙著常世神。

  「咯啊————!!!」此時的常世神便得只會不斷的吼叫,絲毫不見一絲理性。

  它盤旋於高空,身體各處不斷噴出青色的液體,液體在空中變成無數怪異生物,那些生物由各種生物的肢體、骸骨組成,青色的絲線形成它們的肌肉。

  與先前的殭屍不同,它們都像蒼蠅一般漫天飛舞,且它們的速度更快、力量更強。

  「多!記得別讓那傢伙再脫殼了!」乙姬喊了一聲便與多散了開來。

  「知道!」多揮舞祓串,鱗粉隨之撒出,他再將葫蘆打開對著前方的殭屍怪物「轟!」朱色的火從葫蘆噴出,鱗粉成為媒介,火勢瞬間擴散開來。

  「啊啊啊啊啊—————!!!」常世神再次大吼,更多的怪物從青色液體中誕生。

  多用毛筆在面前畫了一個十字「槓!」剎那間,黑色的絲線交纏為觸手,以十字中心噴出,將青澀的怪物群盡數淹沒「岔!」多將雙叉槍以長弓射出,雙叉槍貫穿周邊的怪物。

  「鳴!」多又輕甩了一下鳴子,飛出的槍在半空中改變軌道.,直直朝上方的常世神飛去。

  「嘎啊啊啊啊啊——————!!!!」常世神的吼聲彈開了槍,數隻怪物集中於它面前聚成一團,變成一個巨大的物體,它只有一張大嘴跟七肢歪歪扭扭的手臂。

  那不知算不算生物的東西毫不猶豫地飛向多打算將他吃掉。

  「掛!」多手中的注連繩伸長,將那東西綑住,並用力摔到地上,地面上的東西都因而顫抖「鳴!」多再一次甩動鳴子,早已不知飛向何方的槍又飛了過來將那怪物刺穿、刺穿、再刺穿「岔!」雙叉槍順著那怪物表皮將它撕碎,並又往常世神的方向飛。

  「啊啊啊啊啊啊————————!!!!!!」那令人煩躁的吼聲再次傳遍各處,更為大量的青色液體從常世神身體各處湧出,多的雙叉槍被淹沒其中。

  「嘖...鳴!岔!」鳴子的聲音使槍飛出那坨液體,直接飛上天,由上而下次向常世神的脖子,常世神被槍異樣的重量釘在地面上,槍的兩個槍尖剛好劃過常世神脖子兩側,並沒有直接貫穿它「乙姬!」

  「收到!」這時,剛才不知何時消失的石缽又出現在天上,垂直下墜將常世神給罩住,翅膀還有一角被壓在外面「多~該你了~」

  多降落在倒扣在地上的缽頂端,朝半球形的頂端,將銀樁插入石缽,霎時奇特的深紅色符文佈滿石缽。裡面的常世神不斷衝撞石缽造成震動,但多不在乎。

  「"常世之闇,四色裏路"」在不知不覺間,青、黃、赤、黑四種顏色的鳥居在四處一一冒出,遍佈地上的黑色物質慢慢朝缽上的多聚集「三千年...就在此做個了斷!」

創作回應

乙姬開掛啦...XDDDD
2021-03-29 00:56:14
Ej
錯,她是外卦本身XDD
2021-03-29 10:37:5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