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一零九

Ej | 2021-04-28 20:57:21 | 巴幣 104 | 人氣 100


《五行》


  「呃...頭好暈...」

  「都提醒過妳了還暈澡...」

  「妳們剛才都洗澡了嗎?難怪換了套衣服...但衣服是哪來的?」

  「安心,為了避免看到不該看的我不會亂翻妳衣櫃,這些都是我帶的。」

  「要過夜倒是說啊...我能自己帶的...」

  「沒關係,那是旭的睡衣,她會很樂意借妳的。」

  「欸!姐姐的...嗎...那...也沒關係...啊~姐姐的味道...」

  「這孩子哈姐姐的程度不輸妳哈蘿莉啊。」

  「是嗎?但我最哈的是妳呦~♡」

  「嘖,滿嘴咖哩味不要湊過來!」

  我們圍在餐桌旁吃晚餐,星親自煮了咖哩,儘管我始終食之無味。

  「妳背後的線是什麼?」咬著湯匙看星接在衣服裡面一條條的線纜。

  「哦~這個啊,我沒事的時候會把身體跟整片山脈連接,這樣就能透過地底線路觀察各個地方,多少盡一下神官的責任。」

  「妳有什麼職責可言?不就看好這座山頭嗎?」

  「妳也知道這地方的生態有多夭壽,而且這裡有不能讓外人知道的東西。」

  「欸?那我們會不會...」

  「不會~乙姬已經知道了,小新妳應該不會察覺到所以沒事。」

  難道是什麼到處都是的東西嗎?我緊張的觀察四周。

  「這樣看不出什麼來,趕緊吃完飯去刷牙。」乙姬應該不會跟我說,但這樣我更好奇了...

  「小新今天動一整天了,趕緊去睡覺吧。」星把空盤子收走了「阿乙,妳還記得我教妳的機關保養吧?」

  「怎麼?不怕我弄壞妳的玩具啊。」

  「不是啦~想請妳幫我保養"我"。」

  「可以啊,不過弄壞了不要怪我哦。」

  「不會啦~我相信妳。」她離開房間。

  我起身到了浴室,架子上有乙姬準備的牙刷牙膏「...橘子口味?」看來被徹底當成小孩子了...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稍稍恢復血色的皮膚,多了點精神的眼睛,始終白如月的頭髮「嗯...減到肩膀這裡應該差不多...」用體內少許的水銀化作剪刀,再借用一旁的梳子「...就跟以前幫姐姐還有海原剪一樣...上吧...」

  喀嚓喀嚓喀嚓...髮絲落在毛巾上,我用梳子將頭髮梳理整齊,拍落身上的斷髮「結果...還是捨不得側髮啊~變成只剪後面了。」把毛巾上的頭髮丟進垃圾桶,再把它洗乾淨掛到杆子上「清爽多了。」

  回到房間。

  「有點久哦。」乙姬抬起正在看書的頭,透過眼鏡看著我...彷彿要再次確認似的把眼鏡拿下來再仔細看一遍「...竟然把頭髮剪了!?」

  「唔...不行嗎?」

  「當然可以啦!」乙姬猛然躍起。

  「欸?」

  「什麼啦這個!超可愛的啦!」她跳到肩膀上抱住我的頭「旭都說捨不得頭髮所以留的越來越長,害我看到都好想給她喀嚓下去...」

  「姐姐嗎...不意外...自我有意識以來也只有她生重病那時給她剪過一次而已。」

  「是我在想啦,她可能是想等以後有機會時讓妳幫她剪。」乙姬跳了下去「妳先睡吧,我還要幫星星做事。」她從星的桌子旁拿了一個工具箱離開房間。

  「嗯...」照著一開始進來時星的做法,把燈光調暗,躺到床上「好軟...好舒服...」



—————————»乙姬視角~

  昏暗的房間被各式各樣的零件堆的滿滿的,稍稍偏黃的燈光只有一張床附近。

  「平時沒人妳都怎麼保養啊?」我把星星的衣服脫掉,將她背後接著的電線拔掉。

  「基本上是自己清洗保養過後再換一雙替換用的手,然後再做"雙手"的清洗。不過這樣無法做的很仔細。」

  「是嗎...」把她的雙手雙腳卸除放一旁,仔細的摸遍她的身體「我看看啊~除了手、腳、脊椎、後腦勺...肋骨也換了嗎?額頭也有...妳真的打算把自己變機器人啊?」

  「不會啦~重要的部位不會改的啦~」

  「內臟不會也有什麼機關吧?」

  「肝臟跟一顆腎臟也換掉了。」

  「說的那麼無關緊要...」我把額頭靠在她肚子上,很小聲的說「其實...我還蠻喜歡當初被妳抱的感覺的...」

  「抱歉啊,我現在手被拔掉了,不能抱妳。」

  「咿!妳怎麼聽到了!?」

  「嘿嘿嘿~剛剛忘了說,耳朵也換過了~」

  「唔嗯...可惡...」拿螺絲起子插進她大腿的連結機關。

  「啊——!會痛會痛!住手啊!」

  「哼!」

  「什麼嘛...明明妳自己說出來的說...」

  「妳真的不能離開這裡嗎?」一邊做星星身體的清潔一邊聊。

  「嗯...其他神官姑且不論,唯獨這座山不能無人把守。唔...好癢...」

  我在星星身上的機關裡噴酒精,用毛巾進行擦拭「...剛才也在一彎新面前說過,但我並不知道這裡有什麼,真的是那麼重要的東西嗎?」毛巾抽出來後變成黑色的,我不禁擺出厭惡的表情。

  「嗯?我還以為妳知道,明明都是兩儀時代的人。」

  用螺絲起把她身上的金屬殼剝下來做內部清潔「兩儀嗎...既然牽扯到那個,那也真不是說能離開就離開啊...」

  「妳明白就好~」

  「但我還是很氣妳啊!」

  「...」

  「妳知道當年...我在妳的墓前哭得多慘嗎!?既然還活著為什麼不告訴我...」

  「還是那麼多愁善感...真的很對不起,我沒有理由沒有藉口,想罵就罵吧...」

  從她體內抽出一條損毀的線路將其剪掉,換新的接上去,最後在用潤滑油擦一遍,右腳結束,換左腳。

  一樣把金屬外殼打開,檢查內部。

  「吶...至少說句話嘛...」

  我低著頭,以我的身高就算她坐著也還是比我高,我借此隱藏自己的情緒...

  「...看~我~的~」

  頭上多了股重量「唉!不要把那兩塊脂肪放在我頭上!」

  「嘿~成功了,終於肯抬頭了。怎哭啦~」

  「囉嗦...」用袖子把眼淚擦掉「乾脆把胸部也換成鐵的算了!」

  「都說了不會換~而且不是鐵,是山銅~」

  右腳也弄好了,換弄左手。

  把肩膀的鎧甲卸下,照剛才的步驟檢查損傷、進行調整、整體清潔、上潤滑油,雙手很快就好了。

  再來是後腦到脊椎,因為是背部所以她自己沒辦法弄的很乾淨「妳先趴下吧。」扶著她的身體,讓她趴在床上「我要打開嘍。」

  「嗯,小心點。」

  小心翼翼地將外脊椎一節一節的拆下,裡面是滿滿的、如髮絲一樣細的線路,無數光點在裡面流竄,差點看得入迷「看起來沒問題...」確認沒問題後,簡單清潔下就趕緊把它蓋回去「後腦要嗎?」

  「不用,幫我看看額頭裡的晶片。」

  把她的身體反過來。

  「哇~阿乙騎在我身上~」

  「閉嘴。」將她頭上像是金箍環的東西拿掉,按了下藏在底下的按鈕,五邊形的晶片顯露出來。

  「有裂開或發黑嗎?」

  「有的話會怎樣?」

  「不會怎樣,那只是輔助思考的東西,不了換一片就是。」

  「嗯...沒什麼問題。」從床上下來,把事先準備好的部件拿來,給星星裝上「...星星...」

  「?」

  「后土那傢伙...有辦法制服魍魎嗎?」

  「有,但不是絕對。」

  「那...」

  「關於小新的事可能得靠她自己。」

  「什麼...?」

  「萬一后土與魍魎結合失敗,被其同化...那東方就玩完了。她能做的最多是輔助...」

  「結合!她一直在想那麼危險的事!?」

  「哦~擔心她了嗎?」

  「唔...唉...該怎麼說啊...」

  「我不斷勸娘娘嘗試著交給下一代,都沒成功過...但小新有希望。」

  「為什麼這麼認為?」

  「因為她呀...是目前唯一一個能靠自己的意志抵抗魍魎的。」

  「唯一嗎...」

  「而且她使用魍魎時,總有種"要幫就幫,不幫我自己來"這樣的感覺,讓魍魎覺得它是多餘的,進而激起它展現身手的慾望...娘娘是這麼說的~」

  雙手接上了,再來是腿「我聽旭說過,那孩子是個會把事情往自己身上背的類型。」

  「是旭以前病倒那件事吧。」

  「嗯。」

  「這也可能是個原因,但我覺得她之所以能控制魍魎是因為她心中有個絕對無法動搖的存在。」

  「嗯,她們都渴望家人,卻無法如願的在一起。她們都在他處尋求親情,卻總是差了那麼一個角...」

  因為星星的手已經能用了,所以雙腿很快就好了。

  星坐在床邊看著我「怎麼?」我問。

  「阿乙,妳知道五行的現狀嗎?」她突然岔開話題讓我有些錯愕。

  雖然摸不著頭緒問這做啥,但還是思索了一下「木的句芒在蓐收寺做院長、水的熬廣在龍宮城做皇帝、火的祝融沒什麼消息,似乎在到處旅遊、金的勾騰在戰後就毫無消息...土的后土...」仔細這麼想下來,后土真的是為這片大陸傾注最多心力的...

  「看來妳也知道娘娘一直以來是多麼努力了。」

  「妳問這些做什麼?」

  星突然將雙手放到我肩上「阿乙...祝融幾年前捨棄了自己擁有的權能,作為單純自由的人無聲無息的離開了。」

  「...欸...?」瞬間我腦袋一片空白,五行缺了一角這種事從來沒發生過,連我內心都驚慌了起來。

  而星則是不管我的驚慌繼續說「句芒已經透漏將在近年將蓐收寺院長之位交給神官九天,並一同捨棄五行權能。」

  我已經驚訝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熬廣也已經不想繼續了,他累了...娘娘則是過度將自己的力量灌輸給大地,現在已經殘破不堪,這次處理魍魎不管成功與否...都活不了。」

  「妳...妳說什麼...?儘管知道...這樣...也還是叫...我們來?」我全身顫抖著,腿軟跌坐於地。

  星扶起我,我雙手按著腦袋,腦中不斷流竄過的是今後失去五行的東方將會如何的各種可能性,東方大陸的一切將會從信仰開始...分崩離析...

  我努力保持冷靜,畏懼的問「那...那勾騰呢...?」

  而最後的希望卻被星無情的擊碎「勾騰早在分裂戰爭時去世了。」

  我彷彿沉入深淵一般,我不在乎五行是否存在,我在乎的是五行消失後,東方的信仰、人心、經濟、局勢...一切都將被打破,這令我十分恐懼...

  這時星蹲在我面前,握住我的雙手「人們的信仰不是問題,問題在於許多人們不知道的事必須由五行管理...阿乙,我知道妳很難接受,但我必須拜託妳一件事。」

  看著她如星斗的雙眼,我努力的冷靜了下來「什麼事?」

  「完成輝夜最後的難題,取得龍首珠...接任五行吧。」

  我一巴掌推開她越靠越近的臉。

  「痛痛痛...我很認真欸...」

  我全力運轉腦迴路「這說不通...勾騰在大戰時期就去世了...那這三千年來五行之金這一角是由誰擔當?」

  星看著我,她按了下額頭上的五邊形紋路,紋路上便浮現一個華語的古字...金。

  「欸...?難道...」

  「乙姬,五行的位置必須有人接手,妳是除我之外現任五行一致同意的人選,妳有那個能力升任,甚至不接收五行的權能也擁有與五行匹敵的力...」她話說一半,我便摀住她的嘴。

  我嘆了口氣,因為我聽到這大概是理解五行在想什麼了「星,妳就老實說吧...如果我拒絕...五行便會將我抹除吧。」

  她握著我的手「唉...妳為什麼會知道?」

  「...」再怎麼笨的人都知道,我擁有身為巨獸的齋的力量,甚至花了三千年的時間將他的力量鑽研到五行無法想像的地步,只要我一個彈指,將一個國家從地圖上抹去根本輕而易舉...

  三千年前,五行試圖抹除鯤,也就是齋,這即是我厭惡神的起因之一...至於這三千年五行為何對連限制契約都沒訂定的我毫無動作?

  那肯定是我眼前的這位所為吧「星星...」

  「決定了嗎?」

  我搖搖頭「謝謝妳...這事等我把該處理的東西解決後再說吧~也許幾十年吧~這段時間妳先跟其他候選人努力一下吧~」

  「欸...超累的欸...虧妳說得出這麼無情的話...」

  「哈哈~給我失聯三千年,趁這機會好好反省吧!」用手肘頂了下她的側腹。

  星星苦笑著「哈哈...」

  「是說近十年五行肯定會徹底換人接手吧?其他人選...」

  「秘密。」她毫不遲疑的回答道。

  雖然在我意料之內,但她不先說反而打亂了我剛才幾秒內定的計畫...不過也罷「好吧~」



—————————»一彎新視角~

  「哈啊——!」脅差與太刀同時落下,剛才還不斷對我開火的傀儡手瞬間就沒了,向上翻身朝它下巴使出踢技。

  只剩雙腿的傀儡翻了個筋斗平穩著地,接著它的大腿機關打開,從中伸出兩把管狀槍械接在肩膀的斷面上。

  「還來...」拉開距離,揮舞太刀射出水銀針,但沒什麼效果。

  兩把槍快速連發,能擋的用方刀抵擋,以最快的速度拉近距離,將脅差插入其胸口,猛力向上砍,它上半身裂成兩半。

  「哇~貞廉也被幹掉了~」

  「再來!」

  「不是我在說,接下來的有點厲害哦,確定不休息一下?」

  「不用。」

  「新,不要勉強自己,好好休息一下。」乙姬的聲音也出現了,今天在觀測室的人只有乙姬跟星,后土娘娘不知哪去了。

  「是啊是啊,我準備了小籠包哦~還有麥茶。」星用食物說服了我。

  收起刀子,習以為常的在從地面升起的椅子上坐下。

  「姓彌生的都對食物沒什麼抵抗力呢~」乙姬端了個蒸籠出來。

  「唔...想吃嘛...」

  「真的跟旭一模一樣啊~」

  「小新,身體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嗎?」星放下茶杯。

  「在沒有魍魎的情況下,身體變得更輕盈了,力氣也變大了。」

  「很好~娘娘的術式有在正常運作,妳只要在這地方再待個一兩天應該就能回到正常人類的狀態了。」

  「真的嗎?」聽到這消息很開心。

  「只要以後不再讓魍魎附身就不會讓情況惡化,然後要有規律的作息,飲食運動要均衡,這才是健康的關鍵!」看著她金屬的手臂,我內心不禁吐槽...星這種身體需要運動嗎?

  「那就別一直拿點心給她吃。」星被乙姬吐槽了。

  「這是慰勞~接下來的可沒那麼好對付哦~」

  「我這樣跟傀儡戰鬥有什麼意義嗎?如果是純粹當練習對手又感覺太不留情了點。」

  「只是要讓妳的肌肉充分運動而已,其餘就真只是給妳當木樁用的。還有一部分只是我想測試它們的性能就是了~」

  原來我被利用了啊...

  「如何?剛才有受傷嗎?」

  「在祿存的時候受了不少傷,不小心被文曲的法術燒到了左手臂,貞廉的子彈則中了兩發...好痛...」

  「真是的,都這樣了還想繼續?今天先休息吧?」乙姬這才擔心的跳起來為我療傷。

  「基本都只是皮肉傷,沒關係。」

  「嗯,今天要把武曲跟破軍也搞定,這樣明天才能照計畫進行。」

  「什麼計畫?」我問。

  「給妳的實力來個最終測試。」回答的是乙姬讓我有些意外。

  「今天就一樣把剩下的搞定,一起吃個晚餐睡個覺,迎來明天的早晨~」

  「這裡從早到晚天都是黑的,沒有任何早晨可言,而且連窗戶都沒有是要怎麼確認時辰?」乙姬又吐槽了。

  「唉唉~別那麼認真~小新,再休息十分鐘就開始,沒問題吧?」

  「馬上開始也無所謂。」

  「別太衝啊。」

  「嗯。」

  第二回合開始。

  太刀跟青銅劍擦出火花,對面的武曲可說是完全看穿我的動作,抓住左手的脅差將我踢開。

  脅差化作水銀回到刀鞘中,我改用薙刀取得長度優勢。

  向下化解攻擊,上揮進行攻擊。每一擊都被擋下,只有震動傳回手心,

  再次以太刀與之對峙,我讓水銀軟化纏住它的劍,迅速拔出脅差削去它鎧甲的一角。

  突然武曲雙眼閃爍金光,我躲避不及,全身被電流傳遍「啊——!」鬆開手中的刀,連滾帶爬的退開「糟糕...身體麻了...」現在最多只能跪著,被直接電擊導致全身無法動彈。

  意料之外的是武曲只是把劍立在面前站著不動,似乎正等著我站起來舉起劍。

  「呵...冷靜...」勉強站起來了,雖然還是麻麻的但姑且穩住了身子。

  它確認我拿穩刀後也舉起了劍,仍然是我主動攻擊,用方刀抵消橫砍揮下太刀,它靈活躲避。

  武曲轉身朝我的右手劈砍,一瞬間看到手被看下來的畫面,即時用方刀抵擋,但還是被壓制。

  「它不會攻擊倒地的人...對手用劍術它就用劍術,對手用術式它就用術式...那如果這樣!」翻滾、起身,將方刀丟向它,不意外的被彈開,再來也把脅差投擲出去,也不意外的被它閃過。

  太刀跟薙刀也從它腦袋兩側飛過,它完好無損。

  我狂奔向它,用拳頭朝它胸口打去,沒什麼傷害,但武曲退了幾步,再賞它一技迴旋踢,它以左手抵擋,我跳起以雙腳夾住這隻手,奮力的扭「你不會對赤手空拳的人用劍吧!」

  不出我所料,它放下劍把我從身上扯下來,變成拳對拳的比拼。

  在旁人眼裡徒手跟金屬打肉搏戰很不明智,但眼前這個對手拿起劍來更麻煩...

  用體內少許的水銀化作手甲不斷突進,金屬間磨擦出點點火光,踩住武曲右腳制止它後退,使盡全力擊向其肩膀。

  武曲頓時出現了半秒破綻,我抓住它的手將其摔了出去。

  在地上翻滾一圈後穩住陣腳,我拿起刀衝向它猛砍。

  鏗鏗鈧鈧的撞擊,每一刀都被它巧妙的化解毫無縫隙。

  我加快速度與力道,整個地下空間都是刺耳的回音,我的力道使武曲腳下揚起沙塵,每一次揮刀都調整角度,一點點的對其手甲造成傷害。

  最後...

  裝甲破裂,碎片散落一地,要不是武曲即時退開否則我就得手了。

  它沒了手甲就無法再像剛才抵擋我的斬擊,當我想趁勝追擊時我感到後方一股寒氣,迅速的防禦從背後飛來的劍,火花在眼前閃爍。

  「居然...」劍飛回武曲手中,回到了剛開始的狀態。

  「好吧...」我放棄耍手段,將太刀以外的部分水銀化為盔甲裝備於雙手「就來比劍吧!」

  刀光一閃,雙方力道不相上下,我奮力將其彈開踢向其腳踝,並再次以快刀壓制。

  這種劍不適合迅速大幅度的改變姿勢,我刻意加快攻勢從不同的地方攻擊,用同樣的策略消減其裝甲,頭、手臂、腳甚至是劍身都出現許多傷痕。

  「哈啊——!」鏘——它的劍斷了,我將大多數水銀聚集於手中的太刀,揮出全力的一刀。

  轟——!地底為之撼動,水銀刃劈開武曲後朝後方飛出,散成蜘蛛網狀,灑在壁畫上。

  「呵...」

  「恭喜~那就來解決最後的對手吧!」武曲的殘骸被自動人偶回收,地板中央打開了個洞,最後的對手從中升起「不用客氣,儘管上吧!破軍!」

創作回應

新:是姐姐的味道...(吸吸吸吸...
2021-04-29 00:09:12
Ej
瘋狂呼吸
2021-04-29 06:20:4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