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一一一

Ej | 2021-05-05 21:10:44 | 巴幣 6 | 人氣 76


《千萬英豪葬劍之塚》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后——土——!」

  「我在這。」

  「后...土...娘娘...」在剛才的戰鬥中精疲力竭後魍魎便失控了,但似乎不是完全,因為我的意識還很清晰,勉強能抑制著魍魎的衝動。

  「娘娘盡快,小新恐怕撐不了多久...」

  「我知道。」后土娘娘全身上下散發出魔力,皮膚開始顯現出本不存在的紋路...

  反射出異樣光彩的鱗片佈滿其全身,頭上長出角、下半身長出長長的尾巴、臉變成蜥蜴的樣子,背後出現了三個石環等速輪轉。

  「魍魎,我的不負責任與長久下來的不滿無從宣洩造就了"妳",現在才說讓"妳"回來也來不及了...但我還是要問..."妳"...要不要回來?」她的語氣...后土娘娘的語氣非常平淡...彷彿面前這一光景早已見過無數次...不,是夢過無數次...

  她的表情只透露出一件事...

  這一切都必須面對...

  一切都...

  無可奈何。

  「笑話——!我要吞了妳——!」

  「...嗯...意料之中的答覆...」無比的震動襲來,地下道場被規律的紋路攀附,五色光芒將這裡照耀的連影子都看不見「彌生一彎新...我的力量遠不如前,如果我失敗了魍魎就"拜託"妳了...」

  「等等!」一瞬間意識受到衝擊,眼前的風景瞬間遠去,純白覆蓋了整個視野。

  雙腳無法著地,總覺得輕飄飄的...

  「嘖...魍魎又佔據身體了嗎...得想辦法...」

  每當身體被魍魎侵佔,我的意識就會來到這個...應該是淺層的夢境空間...吧...?但這次有些不同,不同以往黑漆漆一片,反而是有些刺眼的潔白空間。

  「這是怎麼回事...?」而且也漂浮在空中,原本應該是會有地面的才對「嗯?那是...」赫然發現前方有團金色火焰漂浮在空中,我靠近觀察。

  「不會燙...有時會突然爆開又聚集...鬼火?」這是這裡唯一能見到的東西,故注意力全集中到這火上了「也許是出去的辦法...」將火捧在手掌上,意料之外的能移動帶著走。

  於是我就拿著它在這"散步",雖說是散步但其實是漂著的,還能完全的照意識控制方向與速度「嗯...得加緊...但毫無頭緒啊...」始終不曉得搶回身體控制權的方法,如果沒別人制伏魍魎我就得困在意識空間中「...真的得加緊...」

  不斷的尋覓著能從這裡干涉外部的方法,帶著那團迷之火焰四處張望「到底要怎麼出去...」逐漸焦躁起來。

  「妳出不去的。」一個聲音從身後傳來...

  我轉頭過去,一個高大的女人在我身後。

  「妳是...后土娘娘?」並沒有因突然出現的聲音而驚訝,總感覺在這裡見到她在意料之中。

  「哼哼...是,我是后土。」她的冷笑有些莫名,雖然我沒有直接跟后土娘娘有過多少交談,但總覺得這不太自然。

  「您知道要怎麼出去嗎?」

  「出去?放棄吧~那傢伙可在氣頭上呢~」

  「娘娘您也沒辦法嗎...」這人語氣怪怪的...

  「辦法嘛...只能等外頭分出勝負了~」

  以前被魍魎附身時,自我意識還是能夠看見外頭發生了什麼事...如果是這樣...

  我試著專注於與身體的視野進行連接,很順利的畫面出現在我們面前「什麼!?」

  「哦唷~」

  跟著畫面一起響起的是魍魎的怒吼,而在鮮紅的視野中后土娘娘倒在地上,星則是使役著七具傀儡與魍魎短兵相接。

  「看來那孩子也撐不久了~」

  「為什麼您還那麼悠哉啊!」

  「悠哉?啊~對啊,因為這樣子的話...」眼前的"后土"眼睛閃爍出鮮紅光芒,我迅速退開「這樣子的話...嘻嘻嘻哈哈哈——!」她就像我所熟悉的"后土娘娘"一樣,長出尾巴與角,臉變成蜥蜴的樣子...但那銀色的金屬光澤我再熟悉不過...

  「果然是你...魍魎。」

  「魍魎?哈哈哈~不...魍魎指的是那坨水銀,我的名字是...五行之土——后土。」

  「騙誰啊!」

  「我可是說實話呢~不管是我、魍魎還是妳口中的后土娘娘...我們都是"我"。」

  「呿...」深思熟慮後迅速逃命,手上沒有武器,但就算有能打贏嗎...

  「別走啊,我們繼續聊天嘛!」

  「什麼!」突然潔白的視野前方變成水銀,一把抓住了煞車不及的我「唔...啊...」

  頭硬是被轉向"她"「反正我也出不去,妳抓住我能做什麼...?」

  「果然妳就是妳啊...這種情況還能嘴硬。」我毫不在意指著我的無數水銀劍,狠狠的與其對視「話說,我看著妳成長的時間可是比妳爸還久啊,這眼神是什麼意思?」

  「妳這話又是什麼意思?妳這傢伙剝奪我的身體還說這種話是存心找死嗎...」

  「哈哈哈!不是不是...就說那是魍魎~我是"我",雖然魍魎也是"我"就是了~」

  「到底...」這傢伙搞得我好亂啊!

  「這麼說比較好理解吧...我是"我"所留存於八岐叢雲血脈之中的"我"的一部分。」

  宗家之一,八岐叢雲血脈的末裔...我們三姐弟...這話不是謊言,因為她的口氣跟魍魎也是截然不同,不過這身水銀又是怎麼回事...

  「"我"之所以把妳關入這個空間是有用意的。」

  「妳是說我會脫離身體是因為后土娘娘?」

  「唉...明明都是"我"為什麼對本體那麼有禮貌啊...不甘心啊...」

  「回答問題。」

  「...嗯,好好好~」她讓水銀收起刀刃「沒錯,"我"交給了我個任務,但我們能見面的地方只有妳的夢裡,不過平常的話會有第三個傢伙在所以不行。」

  「魍魎嗎?」

  「嗯,所以"我"要我盡快的完成任務,順便說一下,"我"的任務是在外頭壓制魍魎。」抓著我的水銀鬆開,圍繞在她背後,形成三個破損的環。

  「妳的任務是什麼?」

  「欸...是什麼呢...直接來就能明明白白啦~!」拍掌聲迴盪耳邊,水銀無止盡的從她腳邊溢出,在這無止盡的世界中形成地面。

  接著一個個的疙瘩如雨後春筍般冒出,變成滿坑滿谷的劍塚「這是...」

  「曾在這片大地上以血持劍的英豪,亦或是他們的刀下亡魂...」這就是眼前宛如星辰無數的各式刀劍的真面目...

  「給我看這做什麼?」

  「拔刀吧。」

  「什麼!?」大腦還沒來得及反應,身體就反射性拔起一旁的刀抵擋她的攻勢。

  銀色的利爪不費功夫便捏碎刀刃「順便說一下,這裡並不是妳的心向世界。」

  「我知道!」隨手拿起的長戟在眼前跟鈎爪擦出火花,熟悉的鏗鏘聲不斷回響。

  「哦~那妳知道這是哪兒嗎?」

  這問倒我了,但我也沒時間思考答案,接二連三的攻擊直襲而來,不過三十秒我就被繳掉十幾柄刀槍。

  「看來是不知道...我順便說一下吧~這裡是"我"經歷千萬年後...僅存的內心。」

  什麼?明明什麼都沒有...

  「沒錯,就如妳想得一樣什麼都沒有。」雖然她的語氣沒變,但說出這話的瞬間攻擊力道加重了。

  「嘖...」這種力道我這樣硬接骨頭早斷了,也許是因為這裡是夢中,既不會累也不會喘,但正因此所受傷害的疼痛格外明顯「咯啊——!」手筋被切斷,刀掉了下去。

  雖然傷口馬上就癒合了,但痛楚卻使我拿不穩武器。

  「順便說一下,這裡以前可是七彩繽紛的花花世界呢~」

  「誰管啊!」長戟成功刺穿她身體,趁這個空檔後退重新拾起武器。

  「華夏戰亂時期呂大將軍的方天化戟嗎...哈哈哈~也是個跟魍魎頗有淵源的傢伙呢~」無所畏懼的笑著,自己把長戟拔出扔在一旁「妳會用的武器也挺全面的嘛~繼續讓我享受啊~!」

  「這種以嗜殺為樂的個性跟魍魎一模一樣,還說自己不是它!」雖然這麼說,但我知道這傢伙跟魍魎在本質上有很大的差別...

  魍魎...是將一切視為敵人,無情的斬殺...

  而眼前這傢伙...只是單純想砍人的瘋子。

  「是啊是啊~!我也總覺得自己已經壞掉了~在妳與魍魎接觸的那一刻起我可是只有在魍魎控制你的身體時才能停下這雙爪子啊!啊,順便說一下,我還有另一個任務就是慢慢的跟魍魎同化。」

  鏘——!爪子再次與刀鋒撞擊出火光,我用腳挑起一柄匕首踢向她腹部「呃...不錯...順便說一下,妳之所以能一定程度的使用魍魎的力量都是我的功勞,不惜讓自己人格崩壞也不能讓妳被吞噬。」

  「多管閒事!」手斧擊碎了她的爪子,但水銀將之瞬間修補,勉強躲開才避免身體被開洞。

  「順便說一下,被破壞的武器不會復原。」

  「說這的意義是什麼!」推開她將手斧扔出,她躲開並以金屬利爪擊碎它。

  「沒什麼~只是勸妳在武器用完前幹掉我!」

  「幹掉妳就能奪回身體主導權嗎...正有此意!」甩出鎖鏈上的鐮刀捆住她,將其拉過來以長劍貫穿其身軀、以蛇槍釘住其雙手。

  最後以圓刃斬下腦袋...

  起身退了幾步席地而坐「總不可能那麼簡單吧...?」過了好一會兒都沒動靜才不小心吐露這句話。

  「嘻嘻哈哈哈~妳看看妳~其實在期待能打久點對不對?對不對~對不對~?」她緊握拳將固定她的槍折斷再拔出胸口的劍,水銀從脖子斷面流出將頭接了回去「順便說一下吧~我現在可是興奮到快泄了!來吧!一起享受吧!啊哈哈哈哈哈!!!」血紅的雙眼更加閃亮,越漸扭曲的性格著實令我作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血的味道~讓我嚐嚐更多~!」

  「咿呃...變態...」



—————————»旭視角~

  純白的天空底下,我坐在美麗的沼澤中央,四周漂浮著無數團金色火焰,像螢火蟲一樣飄來飄去。

  「唔嗯...」然而面前有個奇妙的東西。

  「說是夢中有什麼都不奇怪,但還是好好奇這是什麼...」抱著其中比較特別的紫色火焰,盯著眼前浮在半空中的詭異紋路。

  那是一個風箏形的紋路,比我還高,不管從哪個角度看它都會面對著我,這片沼澤似乎是以這東西為中心擴散出來的,範圍不大。遠點看就是一個黑色的色塊,但靠近看後才發覺這是個超精細的圖樣。

  「好像很眼熟,這形狀...你知道什麼嗎?」玩笑性質的問懷中的紫色火球團,當然沒有回應。

  要說我為什麼要抱著它...我也不知道,不過這些火球我很清楚是什麼,簡單說就是八尺鏡,不過這紫色的不太一樣,我也說不清哪裡不一樣,但我就是想抱著。

  在這夢中意識意外的清晰,但我也只是無聊的坐在這「嗯...這夢到底有什麼意義啊...雖然醒來也只能躺病床就是了...」

  「啊啦~有客人。」陌生的聲音使我有些驚訝,有個成熟女性站在一旁。

  「妳是誰?」

  「妳怎麼會在這裡?」她似乎對於我在這感到意外。

  「妳又為什麼會在這裡?」

  「妳在這裡才奇怪吧?」

  「但這是我的夢啊。」

  「是我的意識吧?怎變成妳的夢了?」

  「...」我低頭深思...然後開口「這裡是哪裡?」

  「...原來妳不知道嗎...剛不是還說是自己的夢嗎?」

  「...因為我只能這麼認為啊...」

  她沉默了一陣「唉...好像也是...」她走到我身邊坐下,姿勢端莊的找不出任何破綻,令我為之驚艷。

  「請問妳到底是誰?這又是哪裡?」

  「嗯...我是誰嘛...」思考了一會兒後她伸出手指,四周的火球聚集了過去,化成了個圓盤「這樣子能明白嗎?」

  「唔嗯...哦!八尺鏡!」

  「嗯,答對一半。」

  「那另一半...」

  「啊嘞?啊!妳還不知道呢...」

  「不知道什麼?」

  「那孩子也許有自己的考量...所以另一半保留,早晚妳會知道的~」

  「欸~!告訴我嘛...」感覺被耍有些不悅。

  「啊,順便說一下,這裡是我的意識空間,並不是妳的夢哦~」

  「哦~原來神器有這麼清晰的意識嗎...還是說是保留的另一半的意識呢...啊——!好好奇!」

  「哈哈~妳還真可愛呢~」

  「咿...欸...嘿嘿~」

  「順便說一下,這奇怪的東西不是我弄的,是妳的嗎?」她指著這黑色的紋章問。

  「不是不是,我也很好奇這是什麼。」

  「是嗎...那算了吧!該妳回答妳為什麼在這兒了。」

  「嗯...難道不是純粹的做夢嗎?」這是我能想到最有根據的答案。

  「可是作為八尺鏡,我還沒認可妳,妳應該沒理由進得來啊...」

  「唔唔唔...原來我還沒被認可呃呃呃...多虧我覺得已經很順手了的說唔唔唔...」

  「啊...不,別哭了...對不起我說錯話了哈哈,妳是很好的使用者,拜託別哭了...」

  看著她驚慌失措的樣子我也心滿意足了「好啦~開玩笑的開玩笑的~」沒錯,剛才都是裝的「因為妳保留那一半讓我很不爽。」

  「唔...竟然耍我...別太得意忘形了!妳這乳臭未乾的小鬼!」唉?生氣了?不對...看她臉紅應該是不甘心「我順便告訴妳啊!我可是五行之土的后土!給我注意妳的措辭!要用敬稱!敬稱敬...稱...」

  「啊...哎呀...」

  「不對!剛剛那個不算!不算啦不算啦!」端莊優雅的舉止似乎被我毀了呢...作為防禦型的八尺鏡,口風意外的鬆呢~

  「嗯...呃...啦啦啦啦啦~我什麼都沒聽到~」

  「唔嗯嗯嗯嗯...」自稱是五行的女子鼓著紅通通的臉頰,不甘心的發出悲鳴「...妳不相信我嗎...?」

  「唉~什麼東西~我沒聽到~」稍微有點理解乙姬整人時的心情了...嘿嘿嘿...

  最終她似乎是打算無視剛才的對話,刻意咳了兩聲清嗓子遮掩自己的失態「回到正題,妳也不曉得眼前這是什麼?」

  「嗯,我一來就在這了,這片沼澤也是。」

  「我才想有些奇怪,原本這裡除了我跟那些火球是不會有別的東西的啊...」

  「那...妳知道為什麼只有這孩子是紫色的嗎?」把懷裡的火球舉起來給她看。

  「...竟然有雜質?」她接下那團火「看來得清理...欸!?什麼!?」突然,紫色的火球在她手中膨脹,雖然沒有爆炸但一跳跳金屬色的紫色絲線纏上了她。

  「欸!欸欸欸!啊...沒...沒事吧?」我有些驚慌。

  只見她注視著那紫色光芒,嘴唇輕微的動著念念有詞,過了幾秒光芒漸緩,絲線被紫火燒掉,火球變回原樣。

  「還好...吧?」

  「嗯,沒事...」接著她一改原先沉著的表情,驕傲的說「順便說一下!我可是八尺鏡!這點程度的火不算什麼!」

  「可是它不會燙啊。」

  「...剛才它不是突然伸出很危險的東西嗎?還變大,像是要爆炸似的。」

  「但沒有啊,而且那些絲線似乎不危險哦。」

  「唔...被纏上的是我...」

  「但就我看來它的那種微弱魔力根本無法造成傷害。」

  「呃...」

  「而且還出現超~精細的魔力分段明顯是刻意弄的某種密碼。」

  「...」

  「簡單說它只是傳遞訊息而已,雖然不知道是誰。所以結論是!」

  她嚥下口水。

  「這孩子沒有殺傷性!妳只是想讓我對妳刮目相看而已!」對於自己完美的推理,滿意的微笑,雖然後半段是在瞎掰但不管。

  「我...我才沒有要...要妳刮目相看!順...順便說一下!我...我可是后土啊!五行的后土啊!妳本來就該刮目相看的存在!」啊,又自己說溜嘴了。

  「啊~不用害羞嘛~我本來就對妳刮目相看了呦~」

  「不要安慰我!唔唔唔...她娘親的我竟然被一個小鬼玩弄...唔唔唔...」

  「欸...爆粗口不好哦~」老實說有點好玩。

  「明明就是妳先玩弄我的!現在一定在想隨便安慰我一下再繼續玩我吧!唔唔唔...」不太想承認,但她猜對了。

  「好好好...不會繼續了啦~不要哭哦~是不是該說一下剛才的訊息是什麼內容啦~」收起玩心,趕緊把話題拉回正軌。

  「對齁!」一個轉變就不哭了,反而是有些焦急的握住我的手「得加緊!」

  「欸?什麼意思?」

  「要讓這個跟另一邊的換回來才行!」她指著紫色的火球。

  「咿?另一邊是...換回來又是...」

  「唔嗯...要怎麼解釋才好...總之要先找到金色的火球!」

  「不...不是到處都是...」我被她的氣勢打壓下去了,變得有些畏縮。

  「不是那些,是更...更...反正妳會察覺不一樣的!快找!」

  「啊...是...」

創作回應

所以后土到底是壞掉了還是壞掉了...=w=?
(話說...之前幾篇看到的"達摩"...到底長什麼樣子...不倒翁嗎...=w=?
2021-05-05 22:51:40
Ej
達摩不倒翁哦,紅紅的那種假裝了幾把機關槍
后土娘娘你就當已經壞掉了吧XD
2021-05-06 05:52:5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