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一零五

Ej | 2021-04-11 18:41:35 | 巴幣 6 | 人氣 126


《不想愛,不需要愛,沒資格愛》


—————————»一彎新視角~

  「情況算是穩定下來了...」塑料與金屬製成的拉門自行打開,替姐姐治療的醫生走了出來「跟我進來吧。」

  我不自在的跟在她身後,純白色的實驗袍背後印了個粉綠色的妖魔自治區紋章「...妳是...千本祇?」

  「妳認識我?」

  「看過相關資料...我能...相信妳嗎?」

  「嗯...就看妳嘍~」

  我們站在一個圓盤上,四周噴出的白色煙霧嚇了我一跳「這是...什麼...?」

  「消毒,不用緊張。可以進去了。」眼前的自動門敞開,帶著氧氣罩的姐姐躺在金屬台上。

  「姐姐...」沒見過的設備、不斷發出嗶聲的機器、令人發寒的空間都令我毛骨悚然「...姐姐沒事吧!?」

  「嗯...妳聽話的話就沒事嘍~」

  「什麼意思?」

  「沒什麼~妳就牽著她的手等她醒來吧~那等會兒見,有狀況就按牆上的黃色按鈕~」

  「欸!等等...」走掉了...她就那麼離開了「...姐姐...」

  輕輕的抬起她的手「還是這麼...這麼的溫暖...」我忍不住的啜泣「我到底...有什麼資格在這裡...」

  「不准走...不准...」

  「欸...?」明明還處於昏迷狀態,卻就這麼抓住了我的手不肯放開「...不要...求求妳...這樣我又會...」我跪在姐姐的病床邊,緊握她的手不停的哭...為了不吵到姐姐我努力的忍住聲音,忍著忍著...

  我也睡了...

—————————

  身體打了個冷顫,驚醒,身上披了條毯子。姐姐始終握著我的手,但不一樣的是她睜開著眼注視著我...

  「啊啊啊呃呃呃呃呃——!姐姐——!」我忍不住內心的激動,抱住了她。

  「呃...新...求妳...放手...傷口...很痛...」

  「咿呃!抱歉...」我轉過身拉開距離,但被抓住了手。

  「我不會在讓妳走的...」

  「姐姐...姐姐...對不起!我又...又傷害了姐姐...我不能待在妳身邊...」

  「不行~為了不讓妳傷害別人,妳要永遠待在我身邊~」

  「但是我...」

  「好了~我想睡一下,妳要陪著我哦!」

  「...我...」

  「為了不讓妳跑走...就牽著手吧!...新的手...變得很粗糙呢...」

  「因為...練...練劍...」

  姐姐閉上雙眼,也許是睡著了,我趁隙想拉開她的手「...就...那麼...想離開我嗎...?」

  「不...只是...姐姐醒了...要去通知醫生...」

  「這樣啊...」她老實的鬆開手。

  我把姐姐垂在床邊的右手放到她身上,這時我注意到不曾見過的東西在她手心中「...這...昨天有嗎?」黑色的風箏形圖案仔細看是個超精細的紋路「...算了,先去找醫生...」

  我走到門前「...唔...拉不開?不對...這好像是自動的...但要怎麼開啊?」白色的門在我面前不為所動,我讓水銀從指尖伸出「不對不對...不能亂破壞別人的東西...」

  於是我努力的研究這扇門,一段時間過去了...

  「不行...完全打不開...」現在可謂是身心俱疲,我坐在地上抬頭看門,這時才注意到在一旁發光的黃色按鈕「...」按下去~

  「沒反應...」

  這時外頭傳來腳步聲,門打開了「什麼事~欸...妳怎麼坐在地上?」千本祇走進來。

  「門...」

  「嗯?」

  「終於...終於開了!」

  「咿!」我突然歡呼似乎嚇到她了「啊~抱歉,我忘了非工作人員無法進出這扇門了...」

  「...」

  「別用那種表情看我嘛~旭的事讓我有點累了...」確實,即使她的臉有一半佈滿木紋,但我能很明顯的看出她的疲倦。

  「那個...謝謝妳...」

  「嗯?」

  「謝謝妳救姐姐...」

  「沒什麼~只是做醫生該做的~妳也打起精神吧!剛好有人要找妳。」她把我帶到外頭。

  我急忙煞住「等等,姐姐剛才醒了。」

  「好,我等等去看看,先帶妳到上面。」

  我們進到電梯,後頭有一面鏡子,我才注意到自己的臉是多麼的憔悴...

  門關上了,她選定樓層後我們開始上升。

  「叮——!」門打開來,外頭是有些老舊的木造建築,與裡頭的高科技設備截然不同,比起剛才冰冷冷的地方我更喜歡這。

  她帶我走出來我才發現這裡是一間神社,外頭是一片櫻花林,前方有整排的千鳥居,而有個人坐在石製台階上等著。

  「乙姬,我把她帶來了。」

  「哦~辛苦了~妳快去休息吧~」

  「嗯。」千本祇回到神社內,留下我跟自治區領主兩人在這。

  「...請問...」

  「等等,我吃完這串...」她把糰子接連塞入小嘴中,隨意咀嚼後大力吞下「好,跟我來。」她二話不說的走進林中,雖然不能掉以輕心,但我也只能跟上。

  「跟緊點,被幻術抓到很麻煩的。」她稍微後退牽住我的手讓我有點嚇到。

  「我...」

  「給。」

  「什麼?」我根本沒說話就從她那拿到一個銀色的小東西。

  「這是通訊器,之後再教妳怎麼用,總之先吃飯吧!」

  「欸?可是...」我抬頭看天空白白的月亮高高的掛在空中「請問現在幾點?」

  「半夜兩點哦~」

  「...呃...這時間吃東西不太好吧...?」因為之前有在做飲食控管,所以有些抗拒「咕嚕——」但身體一點也不...

  「身體挺誠實的嘛~」

  「唔...」害臊的撇開頭。

  「安心吧!咱們的廚師可是世界一流~就盡量吃吧!」不知不覺我們走出了櫻花林,印入眼簾的是一棟巨大的紅色木造建築物,看上去大概三十樓左右,一旁還有個鐵皮倉庫一樣的東西「就是這樣~歡迎來到百鬼錢湯旅!」



—————————

  「所以說啊!為什麼我只有在一旁掃兵的份啊?難得有這手感...」

  「好好~宰豬的時候不要大吼大叫噴口水~」奈竹小姐打發正拿著比我高的菜刀剁全豬的主廚...不對!那不是菜刀吧?

  「喂...我的雪花冰好了沒?」白髮女性有些不耐煩的問。

  「藻兒!由紀的冰!」

  「知道了啦!馬上好!」廚房傳出聲音。

  是說近冬天的深夜吃冰沒問題嗎...

  「來~特大味噌拉麵~誰的?」長著蝴蝶翅膀的人端著托盤走出來。

  「我我我!謝啦~」奈竹小姐接下大碗拉麵跟煎餃「我開動啦~」

  「...請問...我...」

  「哦!妳要吃什麼?隨便說~」鬼族的主廚手邊的工作沒停下來,但眼睛卻看著我,像是急著知道答案一樣...

  「那...那...茶泡飯...」

  「好~馬上來~」

  「雪花冰來了!」狐仙一族的女子從廚房端著冰品出來,放到剛才的白髮女子面前,然後又跑回廚房。

  「炙燒全豬分解完畢!大家來吃吧!」

  「終於好啦!」

  「喂!嘴裡的麵不要掛在嘴邊!給我吞下去!」奈竹小姐意外的不拘小節...

  「嗯...Nachiku桑...」突然有個穿西式服裝的小女孩有些趕的跑到奈竹小姐身旁「這個...」她遞出一封信。

  奈竹小姐把麵條吸入嘴裡,並拆開信撇了一就收起來「謝啦~妳也一起吃吧,去找個位置坐。」

  「Thank you very much. 」是個西方人啊...

  「九鬼童~鹽巴拿來了!」從窗子跑進來的大蜈蚣嚇得我抽出水銀刀來,然後後腦勺就突然遭到重擊讓我趴在桌上...

  「別在餐廳拔刀~」奈竹小姐把手槍收回衣服裡。

  「謝啦!多先吃吧。」主廚收下感覺有二三十公斤重的布袋回到廚房。

  看來蜈蚣也是自己人...

  「來~茶泡飯~」鬼族主廚將碗放在我面前,並給了我一根湯匙。

  我有些猶豫地拿起湯匙,然後左顧右盼了一下...為什麼所有人都在看我啊!好尷尬!難道不吃會被宰掉嗎!?拿著湯匙的手開始抖「...我...開動了...」

  將一點米粒還有柴魚送到口中...

  「...」

  「...」

  「...」

  「...」

  「...」

  「...為什麼...都看著我...?」

  「等妳的感想啊~」

  「好奇合不合口味啊~」

  「純粹想看而已啊~」不是,千本醫生什麼時候來的?

  壓力好大...這樣要怎麼吃飯...

  「不好意思~」身後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個女人搭了我的肩,我下意識地轉身拍掉她的手...

  「妳是...」褐色膚色的女人完全沒有氣息,而且那張詭異的笑容讓我猜不透她在想什麼。

  「有些事想找妳單獨談談。」她睜開笑咪咪的雙眼,頓時我感到無比壓力...哭臉與怒顏的金色耳飾散發著難以忽視的壓力。

  這是什麼...總覺得沒辦法直視她...

  「喂!現在還在吃飯呢~」奈竹小姐將手放到我肩上讓我坐下。

  「不好意思,我這事情有些急,得馬上說。」那女人抓著我肩膀的手越漸用力。

  「那就在這說啊。」奈竹小姐的笑容消失,墨綠的虹膜被彩色光輝覆蓋。

  「這必須單獨跟她說。」

  兩人交錯的眼神漸出火花,在場所有人的視線都匯集在此。

  「那就等吃完飯再說。」

  「不不不~這得看她吧?」她指著我「現在就要說...對吧?」

  這是什麼感覺?沒辦法反駁她的話「我...」

  「就是這樣,她我帶走啦。」她抓住我的手臂,將我跩起來,我本來下意識的驅使水銀,但在那之前有人制止了她。

  「給我放手。」奈竹小姐的手槍指著她的頭,四周莫名冒出烏黑色的水氣。

  蜈蚣拿著大鋸子、鬼族主廚將大柴刀架在她脖子旁、千本醫生從手中伸出了支木製長槍對著她的太陽穴、白髮女子散發出冰冷的白霧。

  「...妳們這是在妨礙公務。」

  「不好意思,只要在這地方就算是神官也得聽我的,就算是妳也一樣。」奈竹小姐眼神凌厲,一點也找不到剛才的隨興「怎樣?想打嗎?阿修羅...」

  神官是直屬五行的那個神官?為什麼這種人會在這裡?

  「...」她沒說話,但始終抓著我的手,並從右手凝聚魔力,憑空變出一把長戟...

  「夠了!涅多羅,給我回來坐好。」在吧檯附近的桌子那,坐了名短髮女性「告訴過妳很多次了,不要一言不合就亮刀亮槍的。」

  「...」

  「回去啊。」奈竹小姐催促著。

  「唉...中華炒飯,大辣。」長戟憑空消失,那女人不得不回到座位上。

  「好,馬上來。」這轉換的也太快了吧!看著主廚放下刀立馬開火讓我有點傻眼。

  她鬆開我的手後奈竹小姐跟她說「五行那邊我會處理,妳管好自己的學生就好。」這段話有點聽不懂。

  「...哼...」不久後炒飯端了上去。

  「請問...」

  「明天再說,趕緊把飯吃了快去休息。」

  「...哦...」雖然有些疑問...不,是不少疑問,但肚子真的餓了,就趕緊吃...儘管我常不出任何味道...



—————————

  進入這棟建築的電梯,直直向上,帶著我的是剛才的白髮女子「然後按下按鈕...這樣子會用了嗎?」她教我使用通訊器,我跟著操作了一下後總算是學會了。

  「...請問妳的名子是...?」

  「皓白由紀,叫我由紀就行了。」她身邊總是散發著一種讓人不想靠近的寒冷。

  「嗯...我是...」

  「我知道,一彎新吧?旭常跟我提到妳。」

  「姐姐嗎?」

  「嗯,總是說妳挑食什麼的~苦瓜啊茄子啊芹菜啊。」

  「...茄子跟芹菜已經會吃了啦...」有點不滿的抱怨。

  電梯門敞開,她帶著我來到姐姐的房間,並跟著進來「這裡就是旭的房間,當初做床組的時候還說為了以後能跟你們一起睡,所以做了大一點。」

  「很有姐姐的風格呢...」反觀我現在的房子,雖然大,但都空蕩蕩的「...做?是妳做的?」

  「不是,妳目前在她房間看到的東西幾乎都是她自己做的。」

  「姐姐?但...她是怎麼...」

  「是剛才在餐廳時的那隻蜈蚣教她的,旭學什麼都很快,而且也都做得很好。」

  我看著她的眼神「妳...姐姐...對妳來說是不是什麼特別的存在?」

  「嗯...旭啊曾經跟我說...我像她第二個母親,而且也想要讓弟弟妹妹們也那麼想...」

  「媽媽...嗎...」我握緊拳頭「皓白小姐!」

  「叫由紀就行了。」

  「...由紀小姐...」

  「不需要加小姐。」

  「唔...那由紀姐...」

  「唉...不虧是姊妹,連稱呼都一樣...」

  這是沒問題的意思吧「我...很對不起...」

  「?別突然哭啊...」

  「我傷害了姐姐...我差點殺了她...如果妳像個母親一樣愛她的話,妳會恨我吧?絕對會吧?我沒辦法待在這...」我被抱住,不知為什麼最近常被抱,而我在她冰冷的體溫中感到溫暖,我逐漸變成金屬的身軀也彷彿再次有了溫度。

  「妳是旭的妹妹...我怎麼可能恨妳。」我們坐到姐姐的床邊,她讓我躺下去「就跟旭說的一樣,我也希望妳能當我是家人...」她輕撫我的側臉,就像小時候姐姐照顧我時那樣。

  「不行...我沒辦法...我不想被愛也不需要愛...我沒資格被愛...」我按壓著雙眼止住淚。

  但她卻將我的手拉開「妳愛著旭嗎?」

  「我...不能...」

  「妳知道嗎?不管妳怎麼想,旭都會愛著妳,所以不能再說這種話了。」

  「...」

  「趕緊睡吧,旁邊那扇門打開就是我房間,有事再找我,晚安。」

  「等等...」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留住她,我將害羞的臉埋入被褥裡「沒事...」

  「嗯...那晚安。」她出去了...

  「為什麼我會那麼不想她離開...明明是冰冷的...卻那麼溫暖...」我不斷思考著這感覺,跟姐姐給我的感覺很像卻又不一樣。不曾在羽月跟赤符那感受到、不曾在宮本先生那感受到,在大和食堂似乎有那麼一點「這到底是...什麼感覺...」

  「是母愛吧。」念話突然連通。

  「羽...羽月!你幹嘛偷聽!?」

  「將軍思緒很混亂,念話容易失調,所以嚴格來說是將軍自行接通的。」

  大失敗啊!「是說你現在在哪?沒是吧?」趕緊轉變語氣。記憶中我也傷到了他們,很過意不去。

  「跟大夥在一起,這次事件過後出雲的內亂姑且算是平息了。」

  「赤符也沒是吧?」

  「那傢伙在睡覺,好的很。」

  「太好了...」鬆了口氣。

  「將軍擔心我們?」

  「怎樣?不行啊?」

  「不是不行,只是覺得將軍好像挺開心的。」

  「要你管...我要睡覺了,你也快休息...然後幫我跟大家說聲...辛苦了。」

  「嗯,祝好夢。」

  念話切斷「母愛嗎...」記憶中對於媽媽只有模糊的印象,所以不太清楚,想著想著我漸漸闔上雙眼,在姐姐每天生活的地方、姐姐每天睡的床上睡著了「嗯...姐姐的味道...」

  這個夜晚睡的異常的香。

創作回應

姊妹百合...姊妹百合...\=v=/
2021-04-11 18:55:5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