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一零六

Ej | 2021-04-14 20:26:42 | 巴幣 6 | 人氣 96


《換裝與跳傘》


—————————»乙姬視角~

  百鬼錢湯旅小型晚餐會結束後,由紀帶著一彎新上樓睡覺,而我——乙姬,則是到"地上"處理些事。

   「...是說要我來做什麼總該講一下吧?工房堆了些東西要弄啊...」多依我說的帶了些"傢伙"跟在我後面。

  「等等就知道啦~」我沿著地上的馬車痕走「嘖...冠熊那傢伙...移動前也不給我通知...」

  想說過來的時候竟沒見到半點商隊的影子,聯絡後才得知他們躲到城市裡了。

  「終於到了...」眼前的是滯留在城鎮郊區的商隊,不過沒有營業中的跡象。

  忽略那些警戒的視線,大剌剌的走向熟悉的貨車「冠熊!」

  「噗啊——!奈...奈竹大姐!?」一拉開車廂的門便見到他把泡麵吐的到處都是。

  「驚訝什麼啊!剛不說過會過來的嗎?還有!我不是說商隊移動要跟我匯報嗎!?你知道你害我走了多少路嗎!?」

  「十分鐘而已,又沒多久。」

  「不要插嘴!」多閉嘴了。

  「可...可是情況緊急啊!當下不趕緊動作就要被殭屍滅團啦!」

  「別騙小孩啦!殭屍這種東西怎麼可能存在啊!」喊累了,喝口水。

  「不,妳幾個時辰前不是殺了一堆嗎?」多提醒。

  「是嗎?」

  「嗯...」

  「好吧...那至少之後要聯絡啊!」

  「聯絡不上啊!就是怎樣都接不通啊...」

  「藉口!」

  「可...」

  乙姬一屁股坐到桌上「把這次事件的損失通通彙整成報告,不管是人還是馬還是貨物還是錢,給我一個細節都不漏地整理給我。」

  「知...知道了...」冠熊迫於我的威壓急忙點頭。

  我們離開這輛車,往外圍走「所以說帶我過來幹嘛的?」

  「哦!老樣子十七小隊。」

  跟多在無數個車廂間尋找十七小隊的身影,雖然多的樣子挺顯眼的,不過現在沒什麼人醒著就是了...畢竟凌晨三四點...

  「找到了~」看到熟悉的馬車,多應該也是,畢竟這是他做的。

  讓多撐起我的身子,輕輕的掀開上方的氣窗「嗯~睡得很熟呢~」海原跟每安穩的靠在一起呼呼大睡「拍一張好了...喀嚓...」

  「好~再來是其他人~」十七小隊成員因為臨時用馬車上都是東西,所以他們搭帳篷睡,我偷偷的拉開帳篷拉鍊「嗯...看來沒問題...喀嚓...」

  再拉開另一個的拉鍊「雙胞胎被緊緊抱著呢~真幸福~」

  這時雙胞胎的眼睛猛然睜開,兩雙眼睛直直的盯著我,我把食指放到嘴邊「噓~」

  他倆微笑了一下,閉上眼繼續睡。

  「欸?奈竹小姐?」

  聽到後頭的聲音,我從多肩上跳下「真倪桑啊,我正要找妳呢~」

  「找我?」她拽著枴杖,吃力的移動著。

  「嘖,妳這樣不行~不是說要行動要找人陪嗎?」扶著她,趕緊找地方坐下。

  「沒辦法啊...大家都累了,已經好多天沒有好好睡一覺了。」

  「是說妳上哪?摘花?」

  「嘿嘿...」

  「還能習慣嗎?」

  「當然不可能那麼快...不過總有一天會的。」真倪這孩子也算是經過些社會洗禮的,但這種意志力還是很少見「果然是我看中的人才啊...」

  「嗯?奈竹小姐剛才有說什麼嗎?」

  「沒什麼事~來~這邊這個是多,咱家的工頭~」

  「咿!?」真倪桑被多的樣子嚇到想閃開,而我熟練的壓住她。

  「放心~多人很好的。」

  「幸會。所以找我來是為了給這位小姐做個義肢?」多注視著她的斷腿一段時間後「雖然膝蓋的部分會困難點,但沒問題!接下來量一下確切尺寸,失禮了。」他從帽子裡拿出皮尺,確認真倪桑腿長之類的尺寸。

  「那個...」她有點害羞呢~

  「搞定。」多在不知何時掏出的文件簿內紀錄著。

  「好~真倪桑趕緊去睡吧!」

  「欸?」

  「妳也累了吧?趕緊休息,我們還有事先走啦~」

  「等等...」



—————————»一彎新視角~

  「好睏...」我記得是凌晨三點左右睡著的,而在剛才七點左右的時候被由紀姐叫起來「...是要去哪裡嗎?」

  我正在換衣服,睡前只是把衣服脫了後隨手亂丟,不過一早起來卻是整整齊齊的疊放在一旁的椅子上。

  「乙姬要妳八點前到樓下大門找她。」由紀姐邊在手中的筆記本上寫些什麼,邊跟我聊天「話說妳睡覺都不穿衣服的嗎?」

  「嗯...感覺比較自在...」我拉起床上的棉被「由紀姐晚上沒睡覺嗎?」

  「等等送妳過去後要去看看旭,然後就準備睡覺了。」

  想說他們可能有事要忙才到現在還沒睡「作息調整好很重要。」因為有在控管自己的作息,所有有時候會對他人雞婆一下。

  「嗯?不是不是~這自治區的人都白天睡覺哦。我們固定在晚上開工,雖然也是有早班,但人數不多。」

  「欸?這麼說姐姐也...」

  「一開始她還沒習慣的時候神情都恍恍惚惚的,有點不捨啊...」

  「那現在呢?」

  「放心~她完全跟上我們的作息了,不過變得有點怕陽光就是了...」

  變得跟孤魂野鬼一樣見光死了...

  「妳好了嗎?」

  「嗯。」著裝完畢。

  「乙姬要妳把那邊的袋子也一起帶去。」她指著門邊的布袋。

  「那是...」我一走近便感到體內的傢伙開始躁動「...呃...啊...」我蹲在地上。

  「沒事吧!?」

  使勁氣力撐起身體,壓抑那股令人不快的力量「沒...沒事...」確定站穩後,我提起布袋「走吧...」

  「沒問題吧?」

  「嗯...」總算是抑制住了那股躁動,有些步履蹣跚,撐著走道上的扶桿緩慢前進。

  「不需要扶?」

  「不用...我自己可以...」我明明拒絕了,但她卻不假思索的拉起我的手,支撐著我。

  該怎麼說...不想放手...

  「妳大可以多依靠身邊的人哦。妳給人的印象感覺不太會撒嬌。」

  「...我曾經...憎恨著離我而去的父母...一直以來心裡只想著姐姐跟弟弟是我僅剩的一切...直到遇到了某人,他讓我理解了不少事...」我們走進了電梯「即使如此我還是沒辦法太信任別人...」

  「...跟旭一樣呢。」

  「欸?」

  「我的意思是妳跟旭一樣,都讓我感到一種似曾相似的感覺...」

  「由紀姐...妳也有過什麼...」

  「...我的事下次再說吧!」電梯門打開,我們走了出去,比起剛才魍魎安分很多,我能自己走。

  走廊間不像外部清一色的紅,而是令人感到舒適的木頭原色與一些金色花紋,牆面上不時會見到些風景畫,整個空間非常乾淨,幾乎沒什麼灰塵「難道整棟樓都這麼乾淨嗎...」我如此想著。

  過了個彎,眼前的東西解開了我的疑問,莫約十隻的白色小人正在打掃...

  「呃...那是...?」

  「哦,它們是小白人,算是這棟建築物的主要勞動力吧。」

  「...它們是什麼生物?」

  「勸妳還是別問了...」由紀姐撇開視線,看來是什麼難以啟齒的...

  又過了幾個彎,來到了正門前的櫃檯,奈竹小姐正等著「久等了。」

  「不會不會~一彎新就交給我吧!由紀快去休息。」

  「我去看看旭就上去。」

  「好~」

  「走好。」她對我微笑,一時不知道怎麼回應,在回應之前她就離開了。

  「嗯...確實由紀有時還蠻有母性光輝的,不過別看她說話那麼客氣,以前可是個太妹呢~」

  「欸?是嗎...」

  「嘛~一開始我很頭痛呀~」奈竹小姐把桌上的帳簿合上,收進櫃檯內的櫃子裡並走出來「那我們走吧!」

  「等等。」有人叫這她,我們抬頭看了下天花板一個半人的蜈蚣倒吊垂了下來。

  「怎麼了?」奈竹小姐很順手的從蜈蚣那接過三根與我手臂差不多粗的銀樁。

  「雖然有一根無法修復了,但剩下的至少要還回去。」蜈蚣說。

  奈竹小姐挑眉「沒差吧?這東西插在那幾千年了,既然我們都幫他們修好了,就留著等他們自己來要。」

  「乙姬,雖然常世神被押入地獄,這封印的樁自然就沒什麼用...」蜈蚣的話停了下來,他的臉被布蓋住我無法觀察他的表情,感覺是在打量我「...總之把這東西也帶去,妳不拿去還的話我就把它銷毀。」

  「欸...這東西讓你改造一下能挪作他用吧?」奈竹小姐表現的一臉不耐煩。

  「...總之請把這樁拿去還給后土娘娘。」奈竹小姐一聽到后土娘娘這詞彙,表情便收歛了許多。

  她看著刻有複雜紋路的銀樁「...呿...算了,反正也是順便...」她揮揮手,蜈蚣便從櫃檯後的門爬了出去。

  奈竹小姐不知從哪掏了條繩子出來把銀樁綁住背在背上「好了,我們走吧。」

  「去...去哪?」

  「墨山。」她給了我一個意味深遠的微笑。

  於是我們在街上走著,過程中無論我怎麼問都只得到"等等就知道"的答案...

  走著走著,奈竹小姐跟路上的行人問好,人們的態度不是帶有畏懼,就是尊敬...依我看來這裡的法治沒有想像中的差,不過人倒是比資料中少很多。

  「最近整個自治區休假,人好少好安靜啊~」

  整個自治區休假是什麼意思...

  她帶著我過了個小巷,穿過後是另一條大街,而我們的目標似乎是一間服飾店。

  她毫不客氣的打開掛著休業中門牌的拉門,闖了進去「打擾啦!」沒人應。

  稍等片刻後...

  「嗯...誰啊...?哈~」應門的女子打了個大大的哈欠「都幾點了...不都掛歇業...奈竹小姐?怎這時間來?」睡眼惺忪的她只穿著睡衣。

  「不好意思~稍早的那個做好了嗎?有點急。」

  「阿霞是還在埋頭苦幹啦...但可能還要一段時...」

  「終—於—搞—定—啦—可—以—睡—覺—啦—!」陰暗的屋子內部傳來歡呼聲,之後就再也沒聽到聲音了。

  「發...發生了什麼?」

  「唉呀...我進去看看狀況啊~」她走回房裡,我跟奈竹小姐就在這等。

  我仔細的打量這裡,一排排的架子掛滿衣服,天花板的吊燈還挺有特色的,牆上也都是些展示品,一旁的書櫃有不少書,上面放了些相框、擺飾品跟招財貓...

  「唔...動了...」在陰影下的身影突然動了起來,原來是真的貓啊...

  我就這麼盯著牠梳理自己漂亮的灰色毛髮。

  盯著盯著盯著...

  「...」

  盯著盯著盯著...

  「...」

  盯著盯著盯著...

  「...可以請妳他喵的別看嗎...」

  「唔...說話了...腹語術?」

  「貓妖啦!貓妖!」牠亮出爪子。

  「哦~動作配合的很準欸...好厲害...」

  「就跟妳說我是他喵的貓妖!貓—妖—!」

  「還是說是配合主人啊...該不會是式神?」

  「...算了...沒一把手抱過來就很不錯了喵...」

  「哈哈哈~你們的對話真有趣~」奈竹小姐哈哈笑的坐在一旁的圓椅子上轉圈圈。

  「久等了~奈竹小姐,這是您要的衣服。」剛才的女店員走出來,手上多了些東西「需要包裝嗎?」

  「不用,直接給這孩子穿上吧。」

  「欸?我?」

  「對對對~錢已經付了,放心的進去換吧!」

  「等等!可是...」沒機會把話說完就被推進了更衣室...

  「把換下來的衣服丟出來~」奈竹小姐在外頭喊。

  「...我到底...被當成什麼...」有些無奈的嘆氣,幸好不是什麼奇怪的服裝...

  「怎麼還沒好啊!」門突然被打開。

  「才剛脫完而已...而且我才進來沒三十秒吧...」手上還拿著剛脫下來的內衣,老實說有些尷尬「而且我記得我有鎖門吧?」

  「這種鎖隨便都撬的開,總之動作快點~」

  「...嗯...」我繼續換衣服,雖然很想問為什麼內衣褲也要換,也很想問為什麼她們知道我的尺寸...但還是算了吧...

  「這不是挺好看的嗎~」

  「就算是我,被人看著換衣服過程還是有點不好意思的...」

  「別在意~」

  將原本的衣服折好交給奈竹小姐,只見她身邊散發出些光點,手中的衣服就不見了。

  而現在身上穿的是黑褲襪加短裙,上半身則是黑色的、有些緊身的綿衣跟灰紫色半纏「那個...可以不要穿裙子嗎...?」

  「為什麼?這樣很好看啊~」

  「但...這未免...太短了吧?」

  「嘻嘻~明明給人看裸體都沒差,短裙就不行啊~嗯嗯,我懂了。」

  「誰說沒差的啊!」

  「妳部下啊~綠綠的那個。」

  羽月說了什麼啊——!

  「總之別害羞了啦~又不是沒給妳穿內褲,而且妳這麼可愛,穿那種衣服多浪費啊~」

  「...不好意思,那衣服是部下送我的,還請別說這種話...」身上的衣服是當初羽月給我的,雖然的確不怎麼好看,但我還是挺珍惜的。

  「這樣啊...抱歉啦~衣服送回去洗了,之後會還妳,身上這套就當我送的吧!」

  「嗯...」所以真的不能換短褲之類的嗎?感覺短裙什麼的好羞恥...而且又是絲襪什麼的...

  也許是我的想法都寫在臉上了吧,奈竹小姐跟我說「說真的啦,妳這樣很好看啊。別遮遮掩掩的,該走嘍。」

  「真的嗎...?」多少有些釋懷了。

  「而且這其實是不久前旭跟我聊天時提到的...」店員小姐坐在一旁「她一直說著給自己妹妹穿這套一定很可愛~這樣,所以我試著話了設計圖,做了出來。」

  「既然是姐姐說的...為什麼妳知道我是誰?」

  「因為妳們姐妹很像啊~各個方面。」

  「好了,差不多要趕一下了,跟人約的時間要到了。」

  「慢走~」

  「啊...嗯...告辭。」跟著離開了這。

  我們繼續在街上走著,街道有著越來越小的趨勢,大概是正離開大路吧。雖然依舊沒什麼人,但我能感覺到這附近屬於郊區,建築明顯樸素,而且也有些髒亂「嘖...這區的傢伙都沒給我好好打掃,找時間教訓一下。」奈竹小姐在筆記本上寫下備忘錄。

  「...」

  「想說什麼都可以說哦~別太見外。」

  「嗯...我...沒事...」

  即使我趕緊撇開頭,但仍感覺到奈竹小姐的視線落在身上,我跟著她停下腳步。

  「...」

  「...還是太難為情?」

  「不...不是...」

  「肚子又餓了?」

  「不是...」

  「唉...其實妳再想什麼我大致上猜的到,但既然妳不想說那我就不雞婆,不過妳要自己振作起來哦。」我們繼續走...

  最終最終,一片雲海印入眼簾「這...這是...」

  「這樣比較快,所以緊急移動了一下...來,這給妳。」

  「呃...護目鏡跟...背包?」

  「背包背上,然後像我一樣把帶子什麼的都扣上。」

  雖然不明白這是要做什麼,但姑且照做了。

  「我檢查一下啊...嗯...好,沒問題。等等跳下去的時候等我指示把這個拉環用力拉開。」

  「哦...等等,跳下去!?」

  「嗯,跳下去。」

  「欸——!這...這裡不是雲層上嗎!?會死!絕對會死!」迅速猛退,卻被狠狠抓住。

  「因為雲層太厚傳送不進去只能用跳的啦~別在意~好,準備數到十就下去。一...二...」奈竹小姐將我推到邊緣,厚厚的雲層就在腳下。

  「等等...請等一下...我還...」

  「...三...」

  「不!我說等一下!」

  「...十!走吧——!」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被她意外大的力氣直接推下去,發出見不得人的慘叫。

  「哈哈哈!好久沒跳傘啦!」她在空中歡笑著,但我還是睜不開眼「嘿咻~」

  「唔...唔嗯...咳咳咳...妳給我吃了什麼!?」被莫名其妙往嘴裡塞了個東西。

  「等等會經過一層比較危險的雲層!先打個預防針!」

  「危險!?難道是雷雲!?」

  「比那危險多了!等四周的雲開始變黑就絕對不要放開我的手!」

  我都快氣喘發作了!怎麼可能放開啊!

  不過四周確實開始變得黑壓壓的,我抓的更緊。

  「妳可以先閉上眼!等時候到了我會給指示!到時就拉拉環!」氣流從四周竄過,阻礙著聲音傳進我耳中...我眼睛從頭到尾都沒睜開過啊!

  這一段時間我彷彿看見了人生走馬燈,一秒有如千秋。

  「哦!準備嘍!隨時聽我指示!」

  「三!」

  「二!」

  我努力的睜開雙眼,因為有護目鏡所以並不會睜不開,純粹只是害怕而已,但在我微微睜開的眼中,看到了有如山水畫中的美景一樣的景色,這景色就像是由墨水組成,幾乎只有明度差而沒有色彩「...好漂亮...」

  「一!拉!」奈竹小姐的吼聲將我拉回我還在下墜的現實,我聽從指示後拉開拉環,同一時間就被她推開。

  突然間背上的背包膨脹,巨大的布從中噴出,我們在這降落傘的幫助下減緩了速度,慢慢落地...

  「呵...呵...嚇死了...」

  「別掉以輕心哦~我們離雲層蠻近的,要小心靜電。」

  「咿!?」

  「哈哈~開玩笑的~就這樣不要亂動,慢慢的等落地。」這不像是玩笑啊...

  「嗯?那裡...有人?」底下的某個山頂上似乎有人正在揮手。

  「啊~那人就是我們要找的。」奈竹小姐拿出手電筒一閃一閃的開開關關打信號。

  不久後我們降落在一個圓形的空地,石磚鋪設而成的地板下傳來輕微的震動,一陣陣不太舒服的細碎雜音不斷磨損我的耳膜。一旁的山壁則是琳瑯滿目的石雕,我記得在華夏這叫做石窟的樣子...

  「奈竹小姐,那裡有人...」站在空地正中間的是全身穿盔甲的人,身前立了把劍,聞風不動就像是雕像一樣。

  「不要接近它,等等就會有人來接了。」奈竹小姐示意將降落傘取下,我跟著她的動作將降落傘盡量折起,跟背包堆在一旁。

  接著後頭山壁的石雕壁分變成兩半,原來是一扇高大的門。

  漆黑的空間內走出個人「進來吧,娘娘已經恭候多時了。」她穿著有點鮮豔的衣服,雙手戴著奇怪的手套...

  「我說星星啊,別裝模作樣的了~」照奈竹小姐的口氣來看應該是她的熟人。

  「阿乙,說真的...嚴肅點...」她皺起眉頭。

  「...」

  氣氛頓時凝結,緊張的使我說不出話。

  「哈哈哈!瞧妳這認真的臉~我開玩笑的啦~」

  「竟敢耍我...妳個渾蛋!」

  兩人瞬間就打了起來...

  「哈——哈哈...妳的表情真好笑...」

  「放開我!」奈竹小姐被她夾在腋下。

  「好好好~快進來吧!不是有重要的事要說嗎?」

  站穩後奈竹小姐先是不開心的踢了她一腳,然後跟著走進去「快點,要丟下妳嘍。」

  「啊...嗯...」跟上兩人,朝石窟內走去。

  到了內部,廣闊的空間只有四張椅子,而那已經坐著一名女性。

  「娘娘~人來了~」

  她抬頭,我們的視線對上了「她...她是...」這種壓迫感,而體內的魍魎也躁動不安...

  「...后土...」奈竹小姐惡狠狠的瞪著她「好久不見...」口氣中只能感覺到滿溢的怒意。

創作回應

[就跟妳說我是他喵的貓妖!]這句話莫名有喜感...wwww
話說一彎新越來越萌了...XDDDD
2021-04-14 22:54:50
Ej
一直都很萌啊~~/=w=/
2021-04-15 06:18:0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