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一零七

Ej | 2021-04-21 21:05:13 | 巴幣 6 | 人氣 87


《與神的問答》


  這裡四張有靠背與扶手的椅子,各自坐著人。

  碩大的空間彷彿將山整個掏空只留外殼,三尊奇怪的巨大石像被四處飄蕩的微微光芒照耀,顯露出外型...

  「兩位別那麼緊繃嘛~開開心心把事情解決不好嗎~?」

  如果問東方人東方最著名、最具影響力的人物是誰?那撇除信仰的神——五行之外,他們肯定會回答...軍火女王——奈竹乙姬。

  我非常緊張的看東方兩大神話互瞪...

  東方大陸的守護神,五行之土后土娘娘。

  及現任鬼王,座敷童子奈竹乙姬。

  而正在化解兩人尷尬氣氛的女子是華夏最初的統治者,傳說中身高數十米的神官,帝王神兵之一的巨人巨門——姬軒轅...

  剛才才知道她本名叫星,雖然總是表現得和藹可親,但我還是有點敬而遠之。

  「唉...這兩人每次見面都這樣嗎...」她把椅子拖到我旁邊坐下。

  「...」

  「別緊張~要不要吃餅乾?」突然我前方發出齒輪運轉聲,地板在我面前升起。

  「這是...櫃子?」

  「裡面的點心隨便吃,放鬆下來~我們聊聊天吧。」她從櫃子裡拿出鐵盒子,裡面是各式各樣的奶酥餅乾。

  「唔...嗯...」不太敢抵抗,認命的拿了一塊放入口中咀嚼...

  「如何如何?」

  「很...很好吃...」嚐不出味道、嘴裡只有奶油的油膩感、一整個超想吐出來什麼的不敢說出口。

  「是嗎是嗎~哇~努力練習也值了。」不知何時她又拿出了茶壺,然後...泡可可粉?

  用中式陶壺來沖可可的畫面震撼了我的視覺。

  「我這裡小孩子喜歡喝的只有巧克力啦~而且也好配餅乾~來~」她把盛有熱可可的茶杯遞給我。

  是說我果然被當作小孩子嗎...

  「那個...」

  「不用在意她們兩個,阿乙不是真心恨著后土娘娘,娘娘也只是不知道怎麼面對她而已。」

  其實我只是想要她停止給我餵食就是了...

  不過奈竹小姐她們從見面起都一直盯著彼此沒有離開過,什麼話也不說、什麼事也不做...

  「好,我們邊吃邊聊吧~」軒轅小姐又拿出一大片等分的中式大餅「小新啊~」

  小新?

  「妳曾否聽到過腦中有個陌生女性的聲音?」

  「欸?」神明大人嗎?是說好久沒有聽到那個聲音了,反而是魍魎的廢話變多了「...有是有...」

  「那事情應該沒那麼難...魍魎的聲音應該也常聽到吧?」

  「嗯...近年都只能聽見魍魎...很久沒聽到神明大人的聲音了...」

  「哈哈哈~妳稱呼她神明大人啊~哈哈~好可愛...喂!娘娘妳有聽到嗎?」她看了兩人一眼「唉...嗨不起來啊...」

  我因為被笑有些不爽,總覺得還有回音在四周迴盪,但對方是華夏始祖皇帝,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拿捏分寸「...呃我...」

  「抱歉...想緩和氣氛...」她無奈的將杯中的茶飲盡「不是故意笑話妳的,但那兩個變成這樣就...唉...」

  從她的嘆息中不難察覺這不是第一次...

  「不說這個了,我們繼續聊吧!妳以前所聽到的那個聲音就是后土娘娘殘留在魍魎中的意識,主要是用來阻止魍魎失控。」

  「...但很久沒...也就是說...」

  「對,被魍魎吞掉了。」

  「那這樣的話不就糟了!」

  「是啊,以現在的狀況而言魍魎隨時都能佔據妳的身體。」

  我緊張的顫抖。

  「以前那聲音有沒有告訴妳什麼避免魍魎失控的方法?」

  「...不要請求力量的幫助,要讓力量請求妳使用它...是這個嗎?」

  「嗯!但那不是隨便都能辦到的,魍魎這個存在連五行都很頭疼,妳一個普普通通的人類女孩是辦不到的。」

  為什麼這個人能如此斷言?我真的辦不到嗎?自從我被魍魎附身後,每一次失控都釀成嚴重的災害...平時能壓抑著魍魎還讓我覺得自己也許辦得到,然而事實就是這樣...只要它想,我的身體就是它的...

  本認為在血月之夜時徹底擊垮戰意旺盛的魍魎,就能徹底控制住它,但我是如何得到勇氣的?我是如何得到我能勝利這個答案的?

  一直以來的修行到底有沒有意義我根本不清楚...

  然而現在的我如果沒了魍魎,就只是個殘破不堪的皮囊,根本活不了。

  我究竟是因為什麼才認為自己能超越魍魎?控制那神話時代的殺戮兵器...

  「因為對家人的思念,不是嗎?」

  「欸?」我抬頭左顧右盼,那熟悉的聲音再次在腦中響起「神明...大人?」輕吐出話語,本應連自己都聽不到,但坐在一段距離的后土娘娘卻斜眼看著我笑。

  軒轅小姐似乎是察覺到我的視線,也轉頭過去「哦~妳們吵完啦!」

  「...乙姬...」

  「后土,以我的立場我很希望我們能友好相處...但我絕對不會原諒妳的所作所為。」奈竹小姐眼神平緩多了,但氣氛還是很凝重。

  「...是嗎...對不起...」

  「道歉我聽膩了,想表示歉意就給我有所作為。」

  不難從后土娘娘的臉上察覺對奈竹小姐的歉意。

  而奈竹小姐似乎也不是真的在生氣,也許是原則問題吧...

  「拿去,我把常世神解決了,這東西派不上用場了。」奈竹小姐把銀樁交給后土娘娘。

  「...嗯...」接過銀樁後,銀樁的金屬光澤盡數消散,變成普通的沙土散落一地「謝謝。」

  奈竹小姐面對道謝則表現出隨便的態度。

  「好好好~兩位別把氣氛搞得那麼僵~今天是來解決魍魎的問題的對吧~?」

  「嗯,剛才是我失態了。」

  「星星,妳們到哪一步了?」

  「正要試試她的實力,一起來看吧~」

  「欸?難道是...我要跟誰...打嗎?」頓時有些不安,坐在椅子上被三雙充滿深意的眼睛看著「那...那個...能回答我嗎?」

  「嘻嘻~妳練過劍吧?」

  「妳怎麼知道?」

  「直覺~!」軒轅小姐彈了響指,。

  「等等...」腳下瞬間失去了支點,落入黑暗中。

  「我們底下見~自己想辦法落地吧!」

  本想咒罵一頓,但應該沒那個時間。

  漆黑一片,前後左右都有牆壁,但不知道有多深,距開始下墜過了五秒...

  「嘖...水銀都在刀裡面...」體內的水銀只剩能維持基本行動的量,其餘的都在奈竹小姐手中的天羽羽斬裡面。

  十秒...視野被突然開啟的光源刺激一時睜不開眼,努力掀起眼皮後看到的是近在咫尺的底部「糟...」伸出體內僅剩的水銀形成刀刃插入一旁的牆緩速,本不想破壞人家的設施,但管不了那麼多,保命要緊。

  金屬光澤的牆沒有想像中堅硬,降低插入的刃的鋒利度,我的身體漸漸減速最終停止下墜「嗯...這有多高啊...底下...離地板還有約二十公尺,這樣沒問題。」收回水銀在兩側的牆之間反覆蹬牆跳,降低高度。

  底下是充滿著古華夏風的室內廣場,天花板是一個星盤,而我掉下來的洞就在正中間。

  還沒看到其他人,所以就稍微觀賞了牆上的壁畫。

  「這是...應該是華夏建國始吧?看不懂...」在柔和的夜明珠光芒照耀下的文字不是華語,應該是更久遠的文字...雖然就算是華語也看不懂就是了。

  我靠近仔細的看壁畫的細節,卻無意間聽到奇怪的聲音,我將耳朵貼在牆上「...齒輪?」難道整座山都充滿機關嗎...我在觀察了下四周「天花板在增高...星盤也在轉動...」

  這時軒轅小姐的聲音充滿了整個空間「歡迎來到我無聊做出來的地下道場!過了兩千年終於有我以外的人用啦!可喜可樂~(華語)

  「這是...」

  「廣播啦廣播,叢雲也有吧?應該還算普及啊。」

  「回音有點重...」傳來別的聲音。

  「啊,娘娘抱歉,我下次改良。」

  「請問妳們在哪裡?」

  「"土"這邊,看過來一下~」所謂的"土"應該是只五根柱子其中的"土"吧?我看過去,柱子上面那裡確實有個玻璃窗,奈竹小姐在那跟我揮手。

  「...請問現在是...」

  「問的好!當然是修煉啦!」

  「修煉?」

  「至於對手嘛...先這些來試個身手吧!」

  五面二十公尺高的牆底下兩公尺部分縮入地面,形成長條型的門,而裡面出現了些不得了的東西「那是...人?不...傀儡?」

  「這是拿來當木樁用的武曲量產型!作為東方第一劍豪徒弟的話...一次打個一百架應該不是問題~」

  「什麼不是問題!?至少給個武器啊!」

  「武器什麼的從它們那搶就好啦~總之定時十分鐘,超時它們會自爆還請留意~」

  「不,等等...」不聽完我的話,傀儡們動了起來「呃呃呃...啊——!渾蛋!」好久沒有這樣大罵了...

  它們開始加速跑向我,我體內的水銀只有平常戰鬥使用量的二十分之一,必須在維持身體平衡的狀態下形成武器「...總之先搶把刀來...」

  也許是讓我習慣吧,一開始只有三個比較快的跑向我,它們同時揮下手中的刀與槍,很簡單就閃開了「難道是全自動的嗎...」絆倒其中一架將刀搶來,朝脖子砍...

  「不夠利...」刀刃被卡在中間,我以此為支點跳起躲開接踵而至的攻擊。

  我朝其手腕施力打掉銅劍後,躲開後方襲來的斧槍,握住槍柄一把搶下並毫不猶豫的刺穿前方的傀儡頭部。

  撿起落地的大刀抵擋前面的攻擊,再奪取兩把太刀斬斷背後傀儡的手腳。拔出插入地面的大刀使勁揮舞,靠離心力將四周一定距離內的傀儡擊退「嘖...正常人這樣早死了...」人偶不像人類,只要還能動就會不斷的站起來。

  將殘骸作為盾,用拿起來不太習慣的華夏銅劍做武器穩住陣式,武器壞了就再搶,槍、刀、劍、錘,甚至還有不講武德的躲在後排射箭...

  躲開突刺讓它直接攻擊同夥,用地上隨手可得的金屬碎片插進它脖子,再刺穿它的頭部。

  就這樣,最後一架也倒下了「呵...呵...呵...咳咳咳...中了三箭,然後六處劃傷...還有左手被斧頭砍到嗎...好痛...」

  「辛苦了辛苦了~時間竟然剛好壓線,差點就要爆了。」

  「一彎新,過來。」奈竹小姐向我招手,她拖著把椅子出來示意我先坐下。

  「身手真了得,竟然兩百架都給幹掉了。」星看著滿地殘骸,滿意的點頭。

  「什...兩百?不是一百...」

  「嗯,想說妳絕對沒問題,所以偷偷追加了一點點~」

  「星星,這太過...」

  「哈哈!沒事沒事~倒是妳有沒有感到什麼不一樣?」

  我坐在椅子上,奈竹小姐正在替我包紮,即使已經休息了會兒,但還是氣喘吁吁的「不一樣...?」

  我重新審視自身...舉起手臂觀察傷口「嘖...痛...」

  「喂,別亂動,傷口又會裂開的。」奈竹小姐不高興的看著我「真是的,血流的真多...」

  「什麼!?」聽到這話我猛然的舉起左手。

  「喂!妳找碴啊!我都那麼認真的幫妳上藥...」

  「是血...而且...好痛...」

  「這不是當然的嗎!會痛就給我安分點!」

  「我...我的血...不是水銀...是血...我的血!」我興奮的站起來,站在一旁凳子上的奈竹小姐平衡不穩向後倒。

  「唔啊啊啊——!呃...痛...妳做什麼啊!」

  「奈竹小姐!我流血了!不是水銀,是我自己的血!仔細感覺下來連心臟也熱熱的...好久...已經好久...」

  「妳怎麼...」

  「好久沒有那麼像個人了...」

  「看來妳找回身為人的溫暖了呢!可喜可樂~(華語)

  「啥?解釋一下吧...」奈竹小姐還是不明白怎麼回事。

  「事情是這樣的,小新早已變得沒有魍魎就什麼也做不了了...所以!在剛才戰鬥的時候我跟娘娘偷偷的在修復她的體內器官。」

  「所以妳們才都無視我?妳們知道我快尿出來了嗎!很急欸!」奈竹小姐不悅的叫。

  「好嘛~抱歉...剛不是帶妳去過了嗎~小新現在因為體內水銀大部分都被關在刀身裡了,所以她剛才可是久違的靠"自己"戰鬥,這讓她心臟恢復到正常的頻率,血液重新流竄到全身,萎縮的肌肉也在我跟娘娘的巧手下漸漸恢復!」

  奈竹小姐思考了一會兒,然後彈了一下我的額頭「咿...痛...好痛...我感覺得到痛了!好耶——!」

  「唉...狀況算是明白了...但妳們是怎麼治好她的啊?」

  「商業機密!有興趣就拿身體來換~」

  「...算了...」

  「吶!接下來呢?還要做什麼?」我現在感到前所未有的興奮、愉悅、激情,感覺現在我能做到任何事。

  「是不是覺得能做到任何事?」馬上被軒轅小姐猜到「那...嗯...吶!娘娘~要直接來嗎?」她轉頭朝方才她們觀戰的玻璃窗那喊。

  「循序漸進,照順序來。」廣播出現后土娘娘的聲音。

  「好!那阿乙。」

  「怎麼?」

  「把刀給她。」

  總覺得剛才奈竹小姐狠瞪了后土娘娘一眼「好吧...拿去。」她把放在地上的布袋給我。

  我把裡面的天羽羽斬拿出來「刀鞘?」

  「我請人緊急做的,好好珍惜哦。」

  「嗯!」

  「那休息一個小時~我們來吃東西吧!娘娘~下來一起啊~」透過玻璃窗看到后土娘娘默默的搖頭。

  接著從一旁打開的門中又出現了幾個傀儡,它們拿了桌椅跟點心出來整齊擺放在我們面前。

  「請坐~」

  「我說星星...我們一定要在這堆破銅爛鐵中間喝下午茶嗎...?」

  「嗯,說的也是。」她只說這句話,其中一面牆翻了一面,三架大隻傀儡出來開始打掃,大大的雙手一隻是掃把一隻是畚箕,就像掃垃圾一樣...

  「那些殘骸...」

  「啊,基本上都是金屬,熔掉再造就好,別在意,妳剛才打的很精彩哦~不是爆頭就是割喉,妳很有天份呢~暗殺部分。」

  「喂,別亂開玩笑...」奈竹小姐拉扯著她的臉頰。

  「啊~痛痛痛~開玩笑的啦...」

  「這口氣一點都不像玩笑話...」

  「那個...軒轅小姐是神官對吧?」

  「叫我星就好了啦...軒轅什麼的好不習慣...是啊,就是神官哦,怎麼了?」她大口大口的吃著洋芋片。

  「妳跟奈竹小姐是怎麼認識的呢?」

  「這個嘛...阿乙,能說嗎?」

  「又不是什麼不好意思說的事,隨妳。」

  「嗯,就在我三十...三十...總之就是三十多歲那年,我們在軒轅之丘上的柳樹下相遇,我對她一見鍾情,之後經過我對她死纏爛打的求愛之後我們開始交ㄨㄤ...噗啊——!」被打了...

  「隨妳說不是隨妳瞎說!」

  「讓我幻想一下嘛~」

  「唉...當時我十七歲,雖然不管多大都是這副樣子就是了,我離開叢雲到處增廣見聞,在我...十八...十九歲時我混進了當時華夏的宮中做侍女,庭園裡倒是真有那麼一棵柳樹就是了...然後就跟當時的軒轅大帝相識了,竟然用傀儡偽裝自己是男的,還一輩子都沒揭露...真的是...當時妳到底是抱著什麼心態給我看真面目的啊?」

  「無可奉告~」

  雖然奈竹小姐一臉不悅,但總覺得她樂在於跟軒轅小姐的談天時光「軒...星...我能問個比較嚴肅的問題嗎?」

  「嗯,儘管問。」

  「妳很了解魍魎吧?」

  「嗯,基本上。」

  「我聽說魍魎是神負面情緒下的產物...難道說...」沒錯,我在想的就是后土娘娘。

  只見星臉上的笑容逐漸淡去,我也不敢追問下去。

  「我是了解魍魎沒錯...甚至能說是最了解魍魎的人...」

  「欸?難道不是后土娘娘...」

  「不,那東西確實是從后土娘娘體內誕生的東西,也是在戰後最棘手的東西...」

  「但既然是這樣,那最了解的應該會是后土娘娘...」

  「一彎新,這麼說妳應該比較能明白...妳覺得是妳了解自己還是旭更了解妳自己?」奈竹小姐丟出的問題令我陷入沉思。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有時候人比起理解自己更容易理解他人。」星握著茶杯,看著裡面反映出的自己「娘娘她...在戰爭時期累積的壓力、不安、不滿、恐懼、憎惡...諸多情緒束縛著她...」

  「是這些壓力...」

  「沒錯,分裂戰爭中期的某一晚,娘娘層對著星星哭泣,她祈禱著"即使剝奪我的感情也好,我現在絕不能一時衝動做出錯誤的判斷。"」

  「神還祈禱什麼啊...」奈竹小姐扶著額頭、啃著仙貝。

  「...隔天早上...娘娘就變了...變得開朗許多,也比以往冷靜,多虧如此我們的兵線推進不少。但...」

  「魍魎誕生了...」

  「嗯,同一段時間,我收到現天竺北部區域出現一個日以繼夜、不分敵我殺人的"東西",我趕到時它毫不遲疑的攻擊我,它的嘶吼、它的吶喊...是多麼的憤恨...」

  「憤恨?」

  「沒錯,我從它的哭喊中聽到的...是對於被拋棄的自己的不安與恐懼...」

  「被拋棄?難道妳要說它知道自己是被丟棄的人格嗎?」我有些驚訝。

  「雖然沒有證據,但我能確定...如果當初我沒看出這點...我也會成魍魎的刀下亡魂吧...」

  「等等!難道后土不知道這些嗎!?」奈竹小姐激動的站起來。

  「當然知道,但她在害怕...」

  「什麼!?就因為自己害怕而把責任扔給新!?我現在就去找她理論!」

  「慢著!」星突然大吼。

  奈竹小姐被嚇到,停下了腳步「東方三千多年歷史中,撇開小新不論,得到過魍魎力量的人不在少數,而能將其力量為自己所用的只有一人,但能保持理性到最後的一個都沒有...」

  「但...說不通啊...我調查過了,有關魍魎的文獻只有分裂戰爭時期的...」我提出疑問。

  「因為消息都被我壓制了。」

  「為什麼?」

  「不這樣的話娘娘會更恐懼,我所等待的是她能接受過去、接受自己的時機...」

  「就算是這樣...就算這樣她還能自詡是東方的神嗎!我就是討厭她這樣!明明沒種...明明連自己都不明事理,卻硬要跟別人講道理!」奈竹小姐激動的比手畫腳。

  「不是每個人都跟妳一樣什麼事都敢做!」星則是坐在位子上對著她吼。

  兩人越來越大聲,逐漸失去理性。

  「"神就是要作為人的典範"這話不是五行說的嗎!?」

  「難道他們做的還不夠嗎!?五行不是神,是被捧為神!就算擁有力量,他們還是生物,會有情緒、七情六慾!不要把他們守護東方大陸當作理所當然!」

  「唔...呃...」奈竹小姐無法回嘴,她不甘願的坐回椅子上。

  「他們選擇順從人們的期望,但不代表他們要做人民的奴隸一輩子!」看來星是真的生氣了。

  「但至少要盡責善後吧...」奈竹小姐的氣勢變弱了。

  「所以不是找妳們來了嗎?」

  「...妳剛才的言論有夾帶私情嗎?」

  「不可能沒有,我多少是五行養大的...」

  兩人都深深的嘆氣,星留在這慢慢品嚐茶香,奈竹小姐則是走回電梯,回到剛才她們的觀測處那,應該是去找后土娘娘吧...

  「小新,換我問妳個問題。」

  「是...」

  「如果娘娘無法控制住魍魎,妳有自信能做到嗎?」

  這我該怎麼回答...如果后土娘娘都做不到我又怎麼可能...但星剛才也說了,五行是被人們捧為神,他們始終是這片土地上的生物,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也許...

  「好啦!那第二回合,開始。」



—————————»百鬼錢湯旅某處~

  白色的門敞開,我走進來「...嗯...」躺在病床上的旭睜開模糊的雙眼,努力聚焦在我身上「是誰...?」

  「...」故意不說話,現在的旭應該也看不清我是誰。

  把她的右手提起來,對著手掌心搔癢,讓她抗拒的反抗「...放手...」

  「嘻嘻~」不小心笑了出來,急忙摀住嘴。

  看旭又閉上了眼,才想起有正事要做。

  把自己凌亂的金色捲髮撥到耳朵後面,並讓旭放鬆的手掌攤開,觀察中間的風箏形紋路「這麼簡單就給紋章沒問題嗎...也罷,反正我也早料到了。」將旭的手放進被子裡。

  接著將手伸向自己右眼,並輕輕的將眼珠挖出來,動作就像是折下路邊的花一樣隨性,不管誰見到這場面一定都會嚇的退避三舍。

  面帶著微笑跟睡夢中的旭面對面「我看看啊~」將眼珠拋出後,其浮在旭的胸前,散發出火焰般的橙黃色光芒。光芒包覆旭的全身,仔仔細細的給他掃描了一翻「嗯...沒有什麼變化嗎...」

  「妳是誰?」突然間脖子被一把刀抵著,我不慌不忙的回過頭。

  拿刀的人瞬間退了一步,因為我故意瞪大空無一物的眼窩對著他「嗯~勸你回去休息喲~」

  「妳...妳是...」

  「狐狸啊狐狸啊狐狸啊~關心主人是好事,但自己的身體狀況沒顧好是會惹她生氣的哦~嘻嘻嘻~」刻意對著眼前靈狐一族的金髮少年發出驚悚的笑聲。

  「妳是怎麼進來的...?」

  「誰知道~那你又是怎麼過來的?」

  「我有那到許可...」

  「啊~我知道,察覺到主人身邊有異樣,所以拖著全身的酸痛趕過來,然後又無視醫生的忠告隨時準備釋放魔力~」

  「什麼!?妳怎麼...」他露出驚慌的表情。

  「唉呀~勸你收手吧~無神論者還使用神話憑依太操勞身體了,這種狀態打不過我哦~雖然平時也打不過就是~」

  「妳想對旭做什麼?」他的眼神更加銳利。

  「沒什麼,來確認一下她的傷勢而已,馬上就走。」讓眼珠飛回的手中,並將其裝回自己眼窩「那就告辭啦~」

  「妳給我慢著...」在被他碰到的前一刻...我離開了這間病房...

創作回應

軍火女王...wwww
嗯嗯...所以一彎新變成正常(?)人了...=w=?
2021-04-22 00:26:15
Ej
你可以這麼認為=w=?
2021-04-22 06:22:3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